[Arthur/Orm 無差]Fairy tale-02

*

  Orm上岸的時候還是白天,太陽還未落下,燈塔並不會發亮,他知道天空上正在朝海面落下的圓叫太陽,等太陽落下,月亮和星星才會出現,燈塔才會開啟——

  他沒有看到任何符合母后描述的燈塔,那座雪白的、頂端發亮的圓柱型建築,他只能沿著海岸尋找,碰碰運氣。

  走路。

  真是無趣。

  Orm思考過亞特蘭提斯擁有腿的意義是什麼,擁有一雙腿,不會合理的增加他在海裡游動的速度。即使他的速度比鯊魚還快,但他認為他的雙腿對於增加泅水的速度沒有幫助,亞特蘭提斯人應該生長得更符合海洋世界的邏輯。這雙腿對行走在海岸邊毫無幫助,他第一次感覺到腿部的肌肉依照陸地人行走的方式運作,他不喜歡這樣。但他必須盡快找到燈塔,他相信擁有強大燈塔的兄長即使沒有繼承權,擁有亞特蘭提斯高貴血統的他必然能夠統治人類的世界,他可以和人類的統治者——他的兄長Arthur擁有一段開誠布公的對話。

  他不會搶奪兄長的燈塔,只要Arthur願意拒絕回到亞特蘭提斯就好。

  Orm並沒有那麼討厭他的混血兄長,硬要說的話,他有些同情Arthur,作為偉大亞特蘭提斯的王子,他簡直難以想像活在貧瘠的陸地上該有多痛苦有多糟。

  在沒有水的環境生活、承受地表生物骯髒的污染、四處充斥著陸地人的陰謀詭計、從不停歇的戰爭……

  從他母后說過的童話故事裡,Orm了解陸地有多恐怖,陸地人是一個毫無建樹的種族,他不明白為什麼母后會愛上一個陸地人,也許燈塔真的和母后說得一樣神奇。

  他站在海岸邊的峭壁,看著太陽沉入海面,感受到海風漸漸變涼。

  Orm不知道自己活像想不開要自殺的傢伙,Arthur看到站在海崖邊的Orm,立刻衝上前抓住他的手臂。

  「喂!後退!」Arthur說。

  「別抓著我的手,陸地人。」Orm先用亞特蘭提斯的語言說了一遍,看Arthur仍然執著地拉著他不放,他突然意識到自己該切換成母后曾經教給他的陸地語言,他用生澀的陸地語說:「放開。」

  「不,我不會放開。」Arthur說完,一把扛起Orm,粗魯地直接把他帶離危險的地方。

  這個粗魯的陸地人!

  Orm驚呆了,他第一次被人扛在肩上,懸空的感覺很不好,他的肚子壓在陌生人的肩膀上,那感覺很不舒服,所以他掙扎著想要下來自己走,但是被暴力鎮壓。

  「放開我!讓我自己走!」Orm憤怒地喊。

  「不,我不會放你一個人走。」Arthur越是堅定地相信Orm是想要在海邊自殺的傢伙。

  他偶而會離開燈塔,在海岸邊巡視,確保沒有人會選在他的家裡附近自殺,和其他自殺勝地比起來,他們這兒的海崖不夠高也不夠陡峭,但Arthur整年巡視下來,仍然能遇到不少選擇在這裡自殺想不開的人。

  「粗魯的傻瓜!放開我!」Orm氣呼呼地捶打Arthur,按照他的力道,一般陸地人恐怕都會被捶飛出去,但Arthur承受得住,「卑鄙的陸地人!」

  「嘿,你的力氣真大。」Arthur被打得疼了,有點兒不高興,拍打他的屁股說:「老實點!」說完之後Arthur大步往燈塔走,他想回家用晚飯暫時安頓這個想要自殺的陌生人。

  這是Orm第一次被人打屁股,他第一次被人扛在肩上,第一次被人打屁股,兩個第一次讓他驚呆了,幾乎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這粗魯的陸地人怎麼敢這樣對待他!

  他憤怒地想要做點什麼,雖然比母后用的差一些,但他的三叉戢仍然能夠召來風暴和海嘯——

  「死吧!」Orm手裡召喚出他的三叉戢,正想做點什麼。

  「別鬧了,回燈塔我請你吃頓晚飯,不管有什麼想不開的,只要填飽肚子就不會有別的煩惱了。」

  Orm正要把三叉戢插到對方背上,忽然聽到關鍵字,他遲疑地說:「……燈塔?」

  「對,我住在燈塔裡,我父親和我是燈塔的守塔人,負責指引船隻方向,偶而救一救像你這樣想不開的人。」

  「人類,你的名字叫什麼?」Orm問。

  「Arthur,Arthur Curry,怎麼了?」

  這個粗魯的人類是他的混血兄長,Orm看著他如同母后一般漂亮的金色頭髮,忽然感到一絲嫉妒,他的髮色肖似父王而不是母后,雖然有點遺憾,但他以前並不非常在乎。

  「原來你就是Arthur。」Orm說:「放我下來,我沒有想不開。」

  「別想騙我,我知道你還想跳海淹死自己。」

  「跳海淹不死我。」Orm客觀地指出事實。

  但Arthur並不相信他的話,只當他在隨口胡扯,「是嗎?你能在海底呼吸?」

  「我當然能在海底呼吸。」Orm驕傲地說完,怕兄長覺得自卑,補充一句說:「你也可以。」

  「別開玩笑了,普通人類才不能在海底呼吸——你看前方,我家到了。」Arthur說。

  Orm終於看到了的燈塔,點亮著的燈塔非常閃亮,光芒甚至有些刺眼,比太陽的光芒還要熾白。他怔愣地看著燈塔,下意識把燈塔和亞特蘭提斯的王宮放在一起比較……

  亞特蘭提斯的王宮比燈塔好多了,Orm驕傲地想,燈塔雖然特別,但怎麼樣也比不上亞特蘭提斯。他的心情複雜,扛著他的兄長坐擁這座燈塔好統治人類,這座燈塔卻比亞特蘭提斯的王宮還要普通……除了燈塔的光芒之外,這座燈塔堪稱普通,不像亞特蘭提斯的王宮外牆裝飾著散發各色螢光的海草,純白色的燈塔非常樸素。

  「你一直都住在這種地方?」Orm說。

  「這種地方是什麼意思?我們家燈塔沒什麼不好。」Arthur挑眉,手又開始發癢,想再打一次他客人的屁股。

  「太樸素了,一點都不華麗。」

  「一座燈塔要華麗做什麼?」Arthur覺得他的客人有些瘋癲。

  但這座燈塔不符合兄長亞特蘭提斯的高貴血統,Orm真切地對他的兄長感到愧疚,為了自己能夠繼承王位,他必須說服兄長留在這個除了足夠閃亮之外,沒有其他優點的燈塔……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