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Die Sommerferien(暑假)-Ch02

  和只見過一面的英國巫師一起出門郊遊,有沒有野餐籃對Gellert本人來說無傷大雅,不過他的Bathilda姨婆為此卯足全力,甚至在野餐籃上用了擴展空間的魔咒,準備了豐盛的三明治、蛋糕和餅乾等等各式各樣的點心,連熱茶和熱牛奶也沒有落下。

  他不習慣拎著野餐籃,說實話那和他一身黑的襯衫、馬甲和西裝褲一點都不搭,Gellert還撐了一支黑傘阻擋過於熱情的艷陽,要不是手上的野餐籃,Gellert Grindelwald看起來像是要去哪兒奔喪似的。

  他們約在村口,Albus大老遠就看見顯眼的德國少年,身上的那股不耐煩的態度還是和昨天一樣,或者說比昨天還要更明顯。不過他的金髮碧眼、白得發光的膚色和窄而長的俊秀面龐,仍然為他吸引不少目光。

  高錐客洞少有陌生的帥氣小伙子出現,鄰居幾乎都對彼此了解得一清二楚,了解的程度甚至包括鄰居的親戚有哪些,畢竟這是一個巫師聚集的村落。按照巫師的人口,彼此祖上曾有淵源是再普通不過的事了。即使高錐客洞有零星的麻瓜家庭,這些人多半和高錐客洞的人有親緣關係,只有極少數的外人。

  為了遵守《保密法》,大多數巫師還是會在外出時維持麻瓜裝扮,至少不穿巫師袍,以免被當成怪人,引來魔法部派來的處罰。

  「Gellert,等了很久嗎?」Albus揚起笑臉問。

  「不。」他簡短地回答。

  Albus手插在燈芯絨的褲口袋裡,兀自往前走,「那我們走吧,去附近的山丘看看,那兒有一片野玫瑰花叢,現在初夏正好是盛開的時候。」

  玫瑰?兩個男巫去賞花?

  算了,去哪裡不是重點。他出來是為了結交Albus Dumbledore,不是為了踏青。

  Gellert跟著Albus往他口中的山丘走,沿途遇上人家Albus就可以講上大半天,從門口的郵筒到屋頂的公雞風向標,這家鄰居種的籬笆和那家鄰居養的狗和貓,他熟稔地一一道來,就好像在說自家事似的。Gellert忍了又忍,一直告訴自己不必和這瘋瘋癲癲的英國巫師計較,當作沒聽見就是了。

  直到Albus介紹到一家麻瓜,Gellert挑起眉毛,「麻瓜?有麻瓜住在高錐客洞?」

  「只有一兩戶,這一家就是其中之一。」Albus說。

  「讓麻瓜住在這裡太危險了。」Gellert不贊同地搖頭。

  Albus覺得他的擔憂太過誇張,失笑解釋說:「麻瓜不會魔法,並不危險——」

  「他們愚昧無知又殘忍,對未知的事物全然否定。」Gellert直視他的雙眼,冷冷地說:「你不能否認幾百年前獵巫的歷史,直到如今的《國際保密法》在一六八九年通過,巫師才躲過麻瓜的襲擊,開始過安穩的生活。」

  Albus暫時失去回話的能力,他永遠不會忘記最初進入霍格華茲就學的那段日子,所有人都曉得他的父親因為殺害麻瓜進入阿茲卡班,他是殺人犯的兒子,他的父親被冠上仇視麻瓜的罪名,而他同樣受到牽連。不只在葛萊分多學院遭受許多指指點點,所有學院針對他父親罪行的竊竊私語,即使在教授的干涉下仍然屢禁不絕。

  有同樣仇視麻瓜的純血同學朝他伸出橄欖枝,讚美他父親殺害麻瓜為義舉,但他不想繼承這一份仇恨,他不希望仇恨佔據他的人生,最終Albus用優異的成績取代眾人的看法,在第一學期結束前,將眾人的看法扭轉,將他當作前所未有的最聰明的學生。

  他應該解釋,但他不能解釋,他不想把Ariana的遭遇公諸於眾討來同情,他只希望自己的小妹妹可以擁有安穩平靜的生活。

  他逃避了仇恨,同樣假裝忘記他父親為何要殺害那些麻瓜——為了可憐的Ariana,他那備受驚嚇小妹妹Ariana。

  那些罪有應得的麻瓜。

  「你說得對。」Albus匆匆地將這些年勸慰自己的話,說給自己和Gellert聽,「但是用力量制止仇恨,不是最恰當的方法,濫用力量會讓事情變得更糟。」

  「能變得多糟?」Gellert質問他。

  Albus沒有回答,沉默地帶著他繼續往前走。Albus一安靜下來,Gellert發現自己也找不到話題可說,只好靜靜地跟在他身後走。

  可惜這天難得的好天氣,他們之間的沉默浪費了璀璨的陽光和舒適的氣溫。順著山坡向上爬,他們一滴汗都沒流,舒舒服服地走到山丘頂端。

  山頂有一棵筆直的胡桃樹,枝葉繁茂,一看就很適合靠著睡午覺。

  Albus主動打破沉默,指著胡桃樹底下的樹蔭說:「我們能在樹蔭底下野餐,或者在草原上享受陽光也可以,今天的天氣很舒服。」

  Gellert站在山頂上,徐徐的風拂過他的衣領袖口,他放下野餐籃,環視一週。

  「玫瑰花呢?」

  「在山丘底下,那裡有一大片,看到了嗎?」Albus只記得夏天玫瑰花會開,但到底什麼時候開並不確定,他前一天也沒到山丘上來看看花開了沒有,沒想到玫瑰只開了零星幾朵。「哎呀,只開了一些啊。沒關係,等下個禮拜,花會開得更多。」

  Albus的解釋聽起來極沒誠意,找人看花的是他,現在說下禮拜再來看花會更好的也是他。不過對Gellert來說,花本來就不是重點。

  樹枝上鳥兒啁啾,Gellert打開野餐籃,從裡面掏出一塊野餐布鋪好,兩人坐下來安靜地用了一頓豐盛的餐點。

  夾著火腿起司的三明治,用接骨木花果醬和卡士達醬搭配的司康餅,還有香噴噴的熱紅茶和熱牛奶調製的奶茶,糖罐裡的糖好像取之不盡,想加多少就加多少。

  他看Albus加糖的動作,忍不住問:「加那麼多糖好喝嗎?」

  「喝一口看看?」Albus真摯地將杯子遞到他麼面前。

  甜。太甜了。

  嚇死人的甜味淹沒了他的味蕾,他趕緊咬了一口沒抹醬的司康餅,綜合掉嘴裡的甜味。

  Albus笑嘻嘻地問:「怎麼樣?」

  「我喝不了那麼甜。」Gellert說。

  「那真可惜,糖可是這世界上最棒的食物了。」Albus真心惋惜地說。

  他沒辦法贊同Albus的話,往旁邊一看,恰好看到一隻棕色的兔子從草叢掠過,他立刻用無杖無聲魔法施展了一個石化咒。

  Albus注意到魔法的波動,「怎麼了?」

  Gellert走過去,拎回那隻兔子,遞給Albus,「你能把牠變成石頭給我看嗎?」

  「如果Ariana聽到你的要求會嚇哭的。」Albus接過兔子,啼笑皆非。

  「那你變不變?」Gellert不耐煩地問。

  「變。」Albus爽快地說。

TBC

]]>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