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Die Sommerferien(暑假)-Ch05

  「不,尋找死神聖物雖然重要,但拿到死神聖物,只是為了成就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我希望和你一起建立一個新的世界。」Gellert說。

  「建立新世界?」Albus以為自己聽錯了。

  一個比自己年輕些的少年,站在自己的面前,大談要建立一個新世界,他為面對如此荒謬的一幕感到哭笑不得。

  「你覺得保護麻瓜合理嗎?」Gellert問。

  「他們弱小——」

  「不,擁有《保密法》的巫師們,才是真正弱小的存在!我們明明擁有優勢,純血血統讓我們擁有純粹且強大魔力,這是梅林賜與獨一無二的天賦,使我們可以施展魔法。我們擁有統治麻瓜的實力,讓我們屏除《保密法》,重新建立秩序,建立一個讓巫師們安心生活的新世界!」

  Gellert鏗鏘有力的發言擊中Albus的心坎裡,Albus從未想過屏棄《保密法》,他將擁有一個什麼樣的生活……

  把麻瓜放在眼下看守的方法確實讓人心動,他們巫師確實有能力統治麻瓜,但這樣真的妥當嗎?Albus心裡還有些動搖,在霍格華茲數年求學歷程裡,他學到的總是麻瓜很脆弱、麻瓜需要保護,以及巫師必須遠離麻瓜,才能讓彼此都享有安穩的生活。

  「我們不會殺掉所有麻瓜,他們仍然能夠存在這個世界,這世上有許多事可以讓麻瓜去做,他們仍然能夠保有原來的生活。」

  「那麼你打算怎麼建立新世界呢?」Albus笑盈盈地問。

  「我們都擁有強大的力量,而像你這樣優秀的人,自然有吸引人追隨的魅力。」Gellert說。

  「多謝誇獎。」Albus不為所動。

  「我也有我的追隨者,他們信奉我,追隨我。和追隨你的類型不同,他們嚮往黑暗,而你的追隨者嚮往光明。我們是一體兩面的存在,Albus,我們密不可分。」

  原本還抱著輕鬆心態聽Gellert說話的Albus表情嚴肅起來,Albus知道以Gellert在黑魔法上的絕佳天賦,能吸引多少嚮往黑暗的人追隨他、信奉他。而Albus也清楚他自己能招攬到多少人,以他曾任霍格華茲學生會長的號召力,至少年輕一代的巫師都願意聽他發言,若往後他以教授身份在學校待上幾年,他能成為更加有影響力的人。

  就成為巫師的領導者而言,他們兩人都有能力勝任。只是他沒想到想出建立新世界的Gellert,會願意和他分享權柄。

  「為什麼找上我?」Albus問:「你不需要我,也有能力成為新世界的王。」

  「我不想成為王,我只是不希望巫師的世界繼續腐朽下去,既然我有能力改變這一切,為什麼我不去做呢?如果只有我,構築新世界也許需要很多年,但只要有你在,改變世界就會變得更加迅速,這難道不是一件好事嗎?」

  Gellert的眼睛就像天空一樣藍,沒有雲翳遮掩,乾淨透徹。Albus想,他確實是為魔法界尋求未來的一個可能。

  雖然冒險,雖然建立一個新世界聽起來太過莽撞,但非常的吸引人。

  「你可以待在這裡繼續思考,我先失陪了。」

  「你不再多說點什麼說服我嗎?」

  「重要的話,說一次就夠了。」

  「傲慢的傢伙。」Albus笑了,他坐下來靠在胡桃木上,拔了一片野草在嘴裡咀嚼嫩白的根部,青草的清甜味在嘴裡瀰漫開來。

***

  德國少年說到做到,之後幾天都沒有來拜訪Albus,Albus還以為Gellert會用還在他手上的那本《尖端黑魔法揭秘》當藉口,來找他讓他還書,順便說服他一起加入那彷彿天方夜譚的計畫。

  但Gellert什麼都沒做。

  這幾天Albus一直反覆閱讀《吟遊詩人皮陀故事集》,他想藉由〈三兄弟的故事〉讓自己冷靜下來,好好思考所謂的建立新世界將會改變什麼、帶來什麼、毀滅什麼……

  「Albus哥哥?」Ariana覺得一直抱著童話故事看個不停的Albus很反常。

  Albus朝妹妹招招手,要自己的妹妹一起和他窩在床上,等Ariana坐好了,他才問:「Ariana,你覺得哥哥聰明嗎?」

  「Albus哥哥很聰明,比Aberforth哥哥都還要聰明。」Ariana說。

  擔心妹妹的Aberforth一直偷偷跟在妹妹身後,聽到她的話,他忍不住跳出來抗議,「喂,我聽到了,Ariana。」

  被抓到說二哥壞話的Ariana躲在Albus身後朝Aberforth吐舌頭,少見地露出明媚的笑容。

  「我說的是真的嘛,不然二哥拿成績單出來跟大哥比。」

  「看什麼成績單,要就靠決鬥比!Albus你敢不敢!」Aberforth抽出魔杖。

  「靠決鬥太粗魯了,而且你晚餐做好了嗎?」Albus不想和弟弟打架。

  「什麼晚餐?」他一愣。

  Ariana悄悄探出頭,小聲地提醒她二哥說:「今天輪到你做飯了。」

  「我當然知道我得做飯,我這就去。」Aberforth收起魔杖,悻然離開。

  「大哥別一直欺負二哥,二哥很好很好。」

  Ariana其實更親近Aberforth,Aberforth的年齡與她更接近,又會耐心地陪伴她一起喂羊,他是唯一能夠安撫她情緒的哥哥,相較之下Albus一直有一種距離感,讓她不敢太過放肆。

  「好吧,看在Ariana的份上。」Albus先答應下來,隨後又開玩笑說:「Ariana偏心,更喜歡妳二哥。」

  「沒有,我都喜歡。」Ariana趕緊說。

  「你們不要再來了!」Aberforth的怒吼聲從大門口傳到Albus的房間。

  他的憤怒嚇得Ariana一下縮到棉被裡,Albus拍拍她的肩膀,「待在哥哥的房間裡,先不要出來好嗎?」

  縮在棉被裡的Ariana點點頭,同意他的要求。

  Albus這才踏下床,去外面看到底發生什麼狀況,看到門外來人的著裝,他一下就明白了。

  聖蒙果醫院的人又來了。

  「抱歉,我們需要確認Dumbledore小姐的狀況,她過得好嗎?」穿著綠色長袍的聖蒙果治療師帶著悲憫的表情詢問說。

  「好得不能再好!」Aberforth被他的問題惹火,再次怒吼。

  「Dumbledore先生,您認為讓她生活在這樣的地方真的好嗎?」聖蒙果治療師以真摯的表情問Aberforth說。

  「我家很好,很安全,沒什麼不好!」Aberforth很不高興。

  聖蒙果治療師不緊不慢地說:「但是我們聽聞您母親——」

  Albus主動打斷他的話,圈著Aberforth的肩膀,和他站在一起,「不好意思,我們有能力照顧妹妹,請你們不要再來了。」

  「讓Dumbledore小姐繼續住在家裡,這是對你們自身的安全不負責任!」聖蒙果治療師加重語氣說。

  「這不關你們的事!」Aberforth說。

  「失禮了。」Albus當著聖蒙果治療師的面,關上大門。

  Aberforth垂下頭,握緊拳頭,對Albus說:「讓我休學,在家照顧Ariana。」

  「不行,你必須上學。」Albus否定他的提議。

  「但是只有我能安撫Ariana!」他急切地說道。

  不知道什麼時候,Ariana離開了房間,悄悄來到客廳,「他們又來了,對嗎?Albus哥哥?Aberforth哥哥?」

  聖蒙果醫院一直希望能讓Ariana住進精神病房接受監管,他們全家人包括Ariana都知道這件事,但他們的媽媽Kendra並不願意把女兒送到聖蒙果醫院孤零零地關在病房裡,即使Kendra身為麻瓜家庭出身的巫師,魔力不夠強悍到得以應對女兒的魔力暴動。

  如今Kendra因為女兒意外身亡,Ariana的兩位兄長也沒有改變態度,他們不願意將她送到聖蒙果醫院待著。

TBC

]]>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