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Mein Schatz-06

  「我不會讓他們傷害你。」Gellert覺得邀請Albus來玩還讓他遇到危險很沒面子,他心裡想著虐殺對手的一百零一種方法,再度將Albus摟進懷裡彰顯自己保護他的心意。

  兩台保鑣車都開窗掏槍,朝休旅車的輪胎射擊,Gellert相信兩台車的保鑣制伏一台車的殺手不難,但要是派來的人不止那台休旅車就麻煩了。

  不好的預感很快成真,他們乘坐的加長型禮車再度被另一台休旅車衝撞,對方試圖將他們撞下高架橋,Albus和Gellert眼睜睜看著自己乘坐的車被壓在橋邊圍欄摩擦,但假裝富商和大學教授的兩人都沒辦法動手,Albus忍著去拿公事包做點什麼的衝動,Gellert空著的那隻手在空中抓握兩下,忍耐翻開椅墊拿出槍枝把對方狠狠修理一頓的慾望。

  「先生。」Vinda想要回擊,回頭向Gellert請示。

  「那些廢物保鑣在幹什麼?」Gellert怒氣沖沖地問。

  早就知道別帶那群裝模作樣的手下!什麼保鑣!

  比起保護,Gellert的屬下更擅長殺人,他們都忘了比起幹掉第一台休旅車,來保護他們裝作普通富商的老大Gellert比什麼都還重要。

  Gellert還沒決定要不要讓Vinda出手,那台壓著他們摩擦的二號休旅車變本加厲,車上的殺手探出身體端著衝鋒槍朝他們掃射,子彈密集地打在雙層的防彈玻璃上,雖然防彈玻璃成功擋下所有子彈,但也製造出一片蛛網裂紋,阻礙他們向外觀測狀況的視線。

  「小心!」Albus大喊。

  二號休旅車後退之後,再度猛然衝撞加長型禮車的側面,這回他們的車被撞出圍欄,懸在空中。Vinda不再猶豫,翻身離開副駕駛座,來到仍在高架橋上的部分,然後抽槍瞄準二號休旅車的輪胎就是一槍,特製的防彈玻璃可以通過由內往外的子彈。

  然而這一槍還不夠,Gellert和Albus、Vinda都知道二號休旅車還有機會再撞第二下,撞第二次使他們掉下高架橋的機率是百分之百。

  「跟緊我。」Gellert一咬牙不管隱瞞身份的事,掀開椅座抽出一把槍,然後摟著Albus跳車,Albus在心裡可惜後車廂的那個有機關的登機箱,二話不說拎著公事包就跟著Gellert下車,Gellert一邊射擊一邊閃避,Albus動作俐落地跟著Gellert,有意無意地用公事包擋住致命位置,公事包內襯有和製作防彈背心相同的布料,可以用來擋子彈。

  Vinda雖然殿後,但她不需顧忌別人,跳車之後就直接槓上二號休旅車的殺手,先一槍射中對方眉心,再抓著二號休旅車的後照鏡攀上前車門,試圖幹掉司機。

  Gellert帶著Albus繞到車尾,加長型禮車搖搖欲墜,隨時都要滑下高架橋。晚三人一步的司機也下車,持槍和敵人戰鬥。Gellert護著Albus,槍架在後車蓋上,時不時探頭狙殺敵人。

  解決完第一台休旅車的保鏢們姍姍來遲,跳下車將Gellert和Albus團團圍住,以密集的陣型保護兩人。

  Gellert剛鬆了一口氣,想編個他喜好狩獵的藉口來掩蓋他擅長用槍的表現,他的屬下就以驚慌的語氣喊道:「先生,他們帶了火箭砲!」

  ——不會打回去嗎?蠢貨!

  他的車上也有火箭筒,不過現在已經來不及去拿了。

  「快躲!」

  Albus反過來抓著Gellert一起滾到另一側閃避,所有保鑣也跟著散開,部分仍然有序的以身為盾,好保護Gellert。火箭砲打到加長型禮車上,裝滿槍枝火藥的豪車立刻引爆,化作火球落下高架橋,轟隆地爆炸聲和火光沖天而起。

  Gellert氣炸了,他站起來越過圍欄往下看,瞪著掉下高架的火球,他送給Albus的玫瑰還在車上呢。

  「你們還愣著做什麼?把他們幹掉啊!打算站在原地吃第二枚火箭炮嗎?」Gellert暴躁地說。

  Albus眼尖,看到有槍口對準Gellert,不假思索扯Gellert往地上一滾,撲倒他閃躲攻擊,「小心!」Albus用公事包遮著兩人的頭部,子彈落到包上。

  Gellert聽到子彈擊中什麼的悶響,瞪大眼睛捧著Albus的頭臉檢查。

  「Albus!」

  「我沒事。」

  Gellert摟著他微微顫抖,低聲喃喃說:「怎麼可能,子彈、我聽見槍聲——」

  「真的沒受傷,你看。」Albus忐忑不安地把卡著子彈的公事包展示給Gellert看。

  Gellert一定馬上能反映過來他這個公事包有多不正常,一個普通的大學教授不會有一個可以擋子彈的公事包。Albus繃緊背脊,做好隨時被Gellert推走或攻擊的準備。

  「沒事就好。」Gellert緊緊地抱著Albus,用盡全身力氣,就怕懷裡的人消失。

  Albus手緩緩地舉起,輕輕放在Gellert身上,拍拍他的背,最後摟著他的頭,兩人頭抵著頭,Albus勸慰他說:「你做得很好,我們都沒受傷。」

  能幹的特助Vinda帶著保鑣們收拾了敵人,最後讓出一台完好的車,用最快速度把人送回準備好的別墅。Gellert像摟著泰迪熊一樣緊緊抱著Albus不放,硬讓他坐在自己的腿上,抱著Albus有效地撫平了Gellert的怒意和後怕。

  回到別墅,Gellert想帶著Albus回到房間,Vinda執著地擋在Gellert面前。

  「走開!」Gellert瞪著擋路的Vinda。

  忠心的特助並不希望她的上司遭遇什麼危險,她認為Albus在遇襲的表現異於常人,「他不是普通人,先生,你和他待在一起太危險了。」

  「我知道,我可以自己處理。」Gellert當然知道Albus表現得不像普通劍橋教授,不過那又怎麼樣?他現在只想把Albus鎖進自己的私人領域,好壓下差點失去戀人而慌亂的情緒。

  「別為難她,她是為你好。」Albus說。

  「你為什麼一直幫她說話?她沒有我重要。」Gellert瞪著摟在懷裡的男人,隨後鬆開手,冷冷地宣布,「我不管你是什麼身份,先跟我回我的房間再說。」

  「我覺得你該知道我是什麼人,再決定要不要讓我進你的私人空間。」Albus說。

  「就算你是來殺我的殺手又怎麼樣?只要你乖乖的,別動手殺我,我不會打斷你的手腳,並且會繼續愛你。」Gellert說。

  Albus溫和地回應他,「我是MI6的特務,殺掉你不是我的任務,Gellert。」

  「不是來殺我的就好。」Gellert點點頭,片刻反應過來,皺著眉頭看他,「……MI6?」

  「只是怕你在我們英國亂來的監視人員,沒打算對你做什麼。」Albus微笑。

  「我不相信他,先生。」Vinda嘗試往前跨一步擋在兩人中間,但被Gellert的眼神釘在原地。

  「那就辭掉MI6的工作。」Gellert霸道地要求。

  Albus摸摸自己的鼻子苦笑,「這個我不能自己決定。」

  Gellert拗不過Vinda,只好選擇坐到一張單人沙發上,用凌厲的視線瞪著Vinda,看她叫人來給Albus搜身,檢查他的公事包,連公事包裡的鋼筆都沒放過,拆開來確認它們的作用。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