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四章

  隔天早上,作了噩夢一夜沒睡好的店長帶著黑眼圈,用送瘟神的心情上供豐盛的早點——火腿玉米蛋餅加起司配大杯鮮奶茶,硬是趕走堅持要來早餐店一遊的妹妹吳毓欣。好不容易送走妹妹,吳毓希才鬆了口氣。

  他才不要讓妹妹宣布他的戀情成功或失敗,他想要自己努力!努力追求到溫先生!

  「店長,你怎麼可以昨天就把店就這麼丟下——」

  「因為我是店長。」吳毓希說。

  他希望打斷這個話題,因為昨天的約會不算成功,要是讓這些八卦男女問起跟溫先生約會順不順利怎麼辦?

  「就算是店長也不能這麼任性啊,店長你要自己扣自己的薪水!」

  「我當然會扣!」吳毓希爽快地回答。

  吳毓希會扣自己的店長薪水一天,不過扣掉的收益也還是他的,他是店長兼早餐店投資者,多的收益本來就歸他。只是他通常都存下那些收益,準備用來開第二間分店。目前他也在全力培訓一位可以成為分店長的熟手店員。

  目前只剩下一兩萬,就到達他開第二間分店的存款目標了,分店的選址應該開始準備了。也該去二手店看冰箱、製冰機和各種早餐店的道具,第二家分店開了以後,也許他應該引進POS機點餐,會更有效率一點……

  「老闆早啊!我要一個豬排蛋土司,不要美乃滋。」一位熟客沒拿菜單,直接和他點菜。

  就算在考慮分店的事,吳毓希手上的動作也沒停,他動作俐落地煎蛋餅,一邊為客人點餐,「好,一份豬排蛋土司不要美乃滋,飲料想喝什麼呢?」

  「豆漿,冰的。」熟客說。

  「好的,這樣一共六十元。」吳毓希說。

  一邊忙著店裡的生意,一邊思考未來,吳毓希第一次沒有在第一時間發現溫先生已經來店裡了,直到溫亦君走到櫃檯,溫和地和他打招呼,他才發覺。

  「毓希,早安。」

  「早安……」看著西裝筆挺,氣質溫潤如玉的溫亦君,吳毓希瞬間有些不知所措,「溫先生。」

  溫亦君有點兒失落。今天吳毓希不喊他的名字,又喊他溫先生了,聽起來好生疏。他不由自主地想是不是昨天他做錯什麼了?

  「昨天——」

  不知道溫先生想法,只怕被他拒絕的吳毓希急著接話,「昨天累壞了吧?對不起,天氣那麼熱還強拉你去動物園。」

  「不會,我要謝謝你,昨天我度過很愉快的一天。」溫亦君鬆了口氣,想了想微笑補充說:「企鵝很可愛。」

  看著心目中肖似國王企鵝的溫先生說著企鵝很可愛,吳毓希心情一下飛揚起來,也跟著微笑。

  「那就太好了。」

  但一看溫先生拿出字條,吳毓希的心臟又一下收緊,「那是——」

  絕對不要是拒絕他的便條!

  「我今天想吃的,還是寫在紙條上。」溫亦君展開紙條,遞給吳毓希,「麻煩你了。」

  一樣是溫氏企業的便條紙,用鋼筆寫著好看的字,吳毓希接過紙條,大大鬆了一口氣,爽朗地笑著回應:「沒問題。」

  吳毓希在心裡想著:太好了,不是拒絕。 

  要是像噩夢一樣,溫先生真的拿紙條拒絕他,還說吳毓希不是他的菜,他更喜歡美少年,那就傷腦筋了。

  還好那只是夢。畢竟吳毓希不是美少年那一型,他長得俊朗英氣,因為每天搬冷凍食材上上下下,運動量也足夠,肌肉鍛鍊得很勻稱,他一向對自己的肌肉很自豪,但美少年應該更美型更柔弱一點?他不是美少年,在夢中被溫先生拒絕可是讓他大受打擊。

  幫溫先生準備好三塊煎得恰好蓬鬆柔軟的圓形美式鬆餅、煎得滋滋作響香氣撲鼻的豬肉排,接著在小碟子放上一塊奶油,和小罐子裝著的蜂蜜,還有一個裝在盤子裡加上一點醬油的心型荷包蛋——利用他特意從家裡帶來的心型模具做成的荷包蛋非常完美——最後是一杯奶泡打得綿密均勻的熱拿鐵,店長決定親自將餐點送到溫先生桌上。 

  ——上吧,你沒問題的!

  吳毓希不斷這樣催眠自己,緊張地端著餐盤,確定荷包蛋煎得百分之百完美,端起笑容送餐。

  「您的豬排鬆餅和熱拿鐵,還有額外招待的荷包蛋,請慢用。」

  「謝謝。」溫亦君驚喜地發現今天也有荷包蛋,而且蛋還是心型的,所以店長沒有討厭他吧?真是太好了!他決定今天當場吃掉熱呼呼、蛋黃中間還將凝未凝的溏心荷包蛋!

  「你喜歡就好。」

  「我很喜歡荷包蛋,本來一直很猶豫要不要寫在紙條上。」溫亦君臉頰微微泛紅。

  婚宴請客的時候其中一道菜就選擇愛心荷包蛋吧。這很有意義。

  「不用寫在紙條上,我也會招待你吃荷包蛋。」

  「一直這樣麻煩毓希會不會不太好?」

  「我不怕麻煩,請你多多麻煩我,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吳毓希連忙說。

  溫先生害羞地笑了,「嗯。」

  「我先回去了!」吳毓希也臉紅了。

  「好。」溫亦君看著吳毓希轉身,吳毓希似乎沒留意,筆直地撞上隔壁桌桌角,「小心——」

  溫先生的提醒慢了一拍,面紅耳赤的吳毓希一不留神直接撞到隔壁的桌角,狼狽地絆了一下,手扶著桌子穩住重心,大腿淤青了一塊。好在那桌沒人坐,沒造成什麼額外的麻煩。

  「我沒事!別擔心!」吳毓希說話的音調有點高,他看店裡的人都注意到自己了,更覺得丟臉,趕緊回到崗位上。他幾乎同手同腳的走回去櫃檯內,姿勢僵硬。

  哇啊,他從來沒有這麼遜!轉身撞到桌子!太蠢了吧。

  溫亦君目送吳毓希的背影,提醒自己店長可能在害羞,表達心意的方式才這麼含蓄,他得慢慢來,讓店長敞開心房……

  嗯,蜜月旅行果然還是選馬爾地夫吧,在沒什麼人煙的海島度假,藍天、白雲、廣闊的大海和寬敞的白色沙灘,讓腳深陷在細軟的白沙裡,一定能讓毓希的心情更加放鬆。

  徹底地暢想未來後,溫亦君開始享用他的早餐。

  店長的手藝精湛,綿軟的鬆餅充分吸收了蜂蜜,加上一點鹹味的奶油,每一口都是濃郁的甜蜜滋味。鬆餅和豬肉排的味道也很搭,豬肉排的油脂和甜美的鬆餅交織,又是另一種甜鹹的美妙風味,不管單吃鬆餅或者配肉排吃,都十分美味。

  不過更重要的是心型的荷包蛋。用刀子切開蛋黃,還未凝固的蛋黃流淌出來,金黃的色澤彷彿閃耀著光芒。加上一點醬油的滋味剛剛好。把荷包蛋一口送入嘴裡,蛋黃一下子就在嘴裡融化了,灑在上面的醬油和蛋非常合拍,幾乎能在溫先生的腦海內交織出一首輕快的小步舞曲。

  溫亦君心滿意足地吃光它們,把盤子餐具整理到旁邊,再從今天帶來的電腦包裡拿出筆電,一邊享用熱拿鐵。他今天打算待到打烊,等店長下班,多和他聊幾句,再和他交換聯繫方式。

  除了早餐時段以外,溫亦君希望可以更認識吳毓希一些,從生活的一點一滴到他的興趣嗜好,他想了解吳毓希的一切。

  溫亦君這輩子很少有特別想做的事,他的人生一直都在軌道上被安排妥當,從學習到工作,他不需要選擇,只要被動接受,按部就班,他從出生就被規劃著接管溫氏企業,即使他有七個能幹的姊姊,只因為父親老派的想法,只有他才是接班人。

  如果不是在大學出國留學前,偶然聽到六姐跟其他姊姊們哭訴,說不願意去跟他一起美國留學,溫亦君不會發現自己的人生有什麼不對。

  六姐說她都已經被歐洲好幾所音樂學院錄取,她已經回信給最想念的、在德國的學校了,就連語言學校的先修課程都已經準備開始,去德國留學的學費、生活費也遠比去美國留學還要便宜,為什麼父親非要讓她改去美國?

  ——為什麼所有的事,都是溫亦君優先?這不公平。

  當時才十六歲溫亦君站在牆角,永遠都記得大姐冷漠地回答六姐,被迫放棄夢想的不止她一個,她和七姊已經足夠幸運,她們大學一個能夠繼續學音樂、一個能夠繼續學舞蹈,已經比其他被父親要求去商學院進修的姐妹幸福多了。

  ——因為這是溫亦君的家,我們這些會出嫁的女兒都不被當成溫家的一份子。

  ——認命吧。妳必須對溫亦君好一點,等他成年、等他接管溫家,也許他會願意分一份豐厚的嫁妝。

  ——妳以為妳不需要,但是妳的生活方式,每季換新訂做的衣服,都需要金錢的支撐。溫家的錢,妳會需要的。

  大姊的話,直到現在溫亦君也無法忘記。那是他第一次知道他也許是不受姊姊們喜歡的,不只六姐怨恨他,其他姊姊心裡對他也有很多不滿。

  他以為的幸福家庭一直都是假象,不是真的。

  溫亦君第一次想要嘗試選擇,選擇拒絕六姐和七姐陪同到美國讀書,但他做不到,他沒有能力違抗父親的決定。

  在那之前,他從未質疑過自己的人生,從未懷疑過未來,他理所當然的認定自己是溫氏的接班人,他所做所學的一切都是為了成為接班人,沒有其他原因,沒有其他理由。

  他從來沒有機會選擇,除了成為合格的接班人,他其他嘗試的選擇都得不到好的結果。

  連他終於給姊姊們的自由都不是他拼命排除萬難、違抗父親做出的決定,是父親逝世,他才擁有「選擇」的自由,他在喪禮結束,律師宣布遺囑之後,當場叫住律師,試圖將家產均分成八等份,七份贈與姊姊,一份留給自己。

  由大姐帶頭決定,姊姊們接受了一部分金錢和不動產,屬於溫氏股份的劃分,只象徵性的每人留下1%,讓大部分的溫氏股份——也是最值錢的部分,仍然留在溫亦君手上。從那天起,溫亦君才覺得自己重新擁有姊姊,他盡可能做到善待所有姊姊,這些是他十八歲的時候做不到的選擇。

  他把掌管溫氏的權力分給那些被迫學商的姊姊,然後一起將溫氏發展成龐大的企業,直到某一天,他才驚覺父親已經成功將他塑形,他會是一個成功的商務菁英,他仍然慣性看財金新聞,他仍然做著溫氏掌權人的工作。

  那是父親為他做出的選擇,不是他自己的選擇。

  等溫氏穩定,他對大姊提出要將溫氏的權力下放,僅持有股份,他想要有「自由」。他的姊姊們為他找來專業經理人邵庭諭,他留在溫氏工作的姊姊們自由地選擇離去或者留下。但溫亦君心裡明白,留下的大姊即使是自主選擇留下,即使已經從溫家嫁出去,但大姊也受到父親根深柢固的影響,即使她曾經說過這只是他「溫亦君的溫家」,她仍然不自覺地維護溫家的一切。

  因為大姊、因為其他所有的姊姊們的縱容,溫亦君才有權力選擇對溫家放手,才有權力選擇自由。

  但是等到他開始擁有自由,開始利用這些自由,他才發現「選擇」很難。

  普通人的一生活到他這個歲數,也許已經做過成千上萬次的選擇,但是溫亦君不同,他乍然獲得選擇的自由,反而有了選擇障礙,他優柔寡斷,一開始連在超商選吃鮭魚和鮪魚飯糰都可以花上半小時。

  他曾經放棄選擇擁有親密伴侶,他想他沒有能力「選擇」自己的伴侶,他只發展過短暫的肉體關係,從來沒有真正興起與人精神交流的意圖。

  但碰上毓希,溫亦君自然而然地作出了決斷。

  吳毓希對他而言,是很不一樣的人,他很慶幸自己對掌管無數選擇的早餐店老闆感到好奇,他慶幸自己選擇走進這家早餐店裡用餐,能認識毓希是他一生的幸運。

  忙完一個段落,立刻來關心喜歡對象的吳毓希問:「咖啡還要續杯嗎?」

  「那就拜託你了,這次要冰拿鐵,謝謝。」溫亦君嘴角自然地綻放出燦爛地笑容。

  「好!沒問題!」吳毓希說。

  雖然很訝異溫先生今天一下子就決定續杯要喝什麼飲料,但溫先生毫無陰霾的笑容讓他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溫先生今天願意待在吵鬧的早餐店裡辦公真是太幸運了。

  待會如果不忙,一定要來和溫先生多聊聊,吳毓希決定要把握機會,好好地追求溫先生。

  收店時是店長最忙的時候,要清理的工作非常多。

  店員們開始掃地的時候,溫亦君有點坐立難安,是不是應該到外面的公園等呢?待在店內好像有點礙事。

  吳毓希怕溫先生先走,特別出來問:「亦君,我們等一下可以一起去吃午餐嗎?」

  「好。」

  「那等我一下,不好意思,還要大概半小時才會收完。」吳毓希問:「還要一杯咖啡嗎?」

  「沒關係,不用了,謝謝。杯子也可以拿去洗,我喝完了。你慢慢收。」

  「那等我一下哦!抱歉!」吳毓希又說了一遍。

  太好了,溫先生願意等他。不過他還有很多收尾工作要完成。  

  不只炸鍋、瓦斯爐、烤箱都要清理刷洗乾淨,烤麵包機的碎屑也要全部倒出來,再用酒精消毒。最重要的煎台必須用菜瓜布沾上清潔劑刷洗,刷完在塗上一層食用油保養。咖啡機、各個飲料桶也要確實清洗,等所有東西都清洗完畢之後,還得清洗截油槽——截油槽是一種安裝在水槽下面,過濾油渣的濾槽——打開截油槽蓋,取出濾網將殘渣撈出倒入垃圾袋,然後再將濾網刷洗乾淨,蓋上截油槽蓋,這天的工作才算結束。 

  吳毓希的牛仔襯衫上都是油煙味,他在小小的員工置物間換上另外帶的另一套乾淨衣物,梳了梳頭髮,給自己加油打氣。沒問題的!好好的利用午餐約會,追求溫先生吧! 

  員工都走光了,吳毓希走出置物間,對鐵門半拉下來之後,唯一留下的溫亦君露出完美無瑕的笑容。

  「讓你久等了。」

  「沒有,我一邊用電腦,時間過得很快——」溫亦君闔上筆電上蓋,對吳毓希靦腆地笑,俐落地收起筆電,他提著筆電包問:「我們去哪裡吃飯?」

  「我朋友在附近開了一家不錯的餐廳,是義式料理,你喜歡披薩或者義大利麵嗎?」吳毓希略緊張地問。

  雖然有備案,但是他是真的想和溫亦君分享他很喜歡的披薩和義式料理,尤其是朋友開的店隱密性比較高,座位與座位之間比較寬,不會有和其他客人擠在一起的擁擠感,甚至有一部分是特意隔開的情人雅座。如果可以跟溫先生坐在情人雅座的位置上就更好了。 

  「喜歡。」

  「那我們走吧!就在附近而已,可以直接用走的過去,現在去應該還有位置。」

  幸運!溫先生答應了!

  他不知道溫先生在苦惱吳毓希是不是要先他一步求婚,真糟糕,他還沒想好求婚前要訂哪裡的餐廳,買什麼款式的戒指,最後在哪個看夜景的地點製造驚喜求婚……

  他們兩人在大太陽底下並排走著,雖然天氣很熱,但吳毓希很想牽溫亦君的手,他從溫先生右手拿電腦包的位置換到左邊,手有意無意地觸碰溫先生的手,他的手還是很冰涼。

  於是吳毓希自然而然地牽起他的手,然後在溫先生詫異地看過來的時候,自然而然地問:「你的手很冰,我想握著。」

  「嗯。」溫先生悄悄紅了臉。

  店長這是要量他的戒圍嗎?確定戒指合不合適,或者先求婚,等之後他們在一起去選戒指?

  他的腦袋裡塞滿了各式各樣的可能性,因此等店長說餐廳到了的時候,還沒有馬上反應過來。

  「你好,今天和朋友一起來?」站在門口接待的服務生正好是吳毓希朋友的男朋友,看著吳毓希和溫先生牽著的手,服務生馬上就明白狀況,露出曖昧的笑容,「還是老位子?」

  「要靠窗,安靜一點的位置。」吳毓希朝他打眼色,讓他不要太過分,他怕嚇走溫先生。

  服務生看不懂他眨眼想表達什麼,在他眼裡看來兩個人對彼此都有意思,他是想來點特別的嗎?但是他們店裡不提供定捧花的服務?也沒有表演可以演奏情歌的小提琴手……

  「這是菜單,你們慢慢看,待會我會過來為你們點餐。」

  「好,謝謝。幫我跟老闆問好,我等一下過去跟他打招呼。」吳毓希說。

  「沒問題。」

  服務生朝他微微一笑,便離開了。

  在靠窗的情人雅座上,吳毓希端著菜單慢騰騰地一個字一個字看,雖然他來過這家店很多次,甚至熟悉到不用看菜單就可以點餐,但他知道溫先生大概要決定很久,為了不增加溫先生的壓力,所以他想特別陪溫先生一起看菜單。

  溫亦君陷入艱難的抉擇,這家店的菜單非常豐富,從前菜、沙拉、湯、主餐、甜點,全部都有數種選項可以選擇,尤其是主餐,更有十幾種披薩和十幾種義大利麵,加起來總共二十幾個選項。溫亦君想選,可是他覺得每一個選項都充滿誘惑力,哪一種都想試試看。

  怎麼辦,好難決定……

  「有什麼推薦嗎?」溫亦君不得不向吳毓希求助。

  如果和姊姊們出去吃飯,知道他看菜單會看很久的姊姊都會直接幫他選好餐點,如果是和商業夥伴用餐就更簡單了,一切都交給秘書決定,他不需要管這麼芝麻綠豆大的小事。

  「他們的口袋披薩很不錯,或者墨魚海鮮白醬義大利麵也很好吃,你有特別不吃的食物嗎?」吳毓希問。

  「沒有。」

  「吃不吃辣呢?」

  「辣的話,只要是小辣的程度,我都可以接受……」

  「那這個墨西哥風味的前菜可能就太辣了。」

  吳毓希耐心地用刪除法一個一個去掉溫先生不太喜歡的食物,但是剩下來可選擇的數量還是太多了。

  店長人真好,都不急著要他點餐。

  雖然可以自己點餐雖然很高興,但是他不想讓吳毓希餓著肚子等他。

  所以溫亦君用信任地目光注視吳毓希,「你可以幫我點嗎?我相信你的選擇。」

  「真的讓我幫你點?」吳毓希特意和溫先生確認。

  「嗯,麻煩你了。」

  吳毓希招手,叫服務生過來,他挑選了自己覺得特別好吃,溫先生可能也會喜歡的菜。他在心中反省,下次應該到無菜單的高級餐廳,客人來沒有任何選擇,只要坐著等待美食上桌就好,這樣不用讓溫先生擔心拖太久點餐時間……但是溫先生猶豫要點什麼的權力好像也被剝奪了,選哪一種餐廳都有優點和缺點呢。

  解決了點餐的問題,吳毓希決定循序漸進地進入重點。

  「謝謝你,昨天陪我逛了一天動物園。」

  「不會,我過得很開心,謝謝你帶我去動物園。」溫亦君很喜歡昨天的約會,他也很期待今天的午餐約會,他想更了解店長,更接近吳毓希,「也謝謝你帶我來這家餐廳,我不常出門,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這附近有這麼一家店。」

  「我們不要這樣謝來謝去的,沒完沒了,知道心意就好。」吳毓希說。

  「說的也是。」

  「那我們聊聊別的話題吧,你特別喜歡義式料理嗎?」

  「也不一定要是義式料理,我喜歡美味的食物,也喜歡研究料理,所以我才會開好食早餐店。不過只開早餐店,在菜單的豐富程度還是比不上一般的餐廳——」

  「絕對沒有這回事!你的早餐店非常棒!選擇非常多,我很喜歡!」

  「你喜歡真是太好了。」吳毓希不好意思地笑。

  他們一起用了一頓愉快的午餐,天南地北漫無目的地聊著,但彼此非常契合。溫先生雖然更加了解吳毓希,但他沒等到吳毓希的求婚,有點小小失望,不過隨即假設「吳毓希或許會害羞」這樣的理由。

  吳毓希也很高興他和溫亦君聊得很愉快,可是直到吃完甜點,喝完餐後上的咖啡,吳毓希還是沒有抓到告白的時機。

  他很少這樣慎重,把「我喜歡你」這樣簡單的句子在肚子裡咀嚼再咀嚼,直到午餐約會結束,兩人分道揚鑣,各自回家都還沒說出口。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