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八章

  不管邵先生將經受怎麼樣的危難,溫先生都已經決定跟吳毓希離開他的高級公寓,邁向一段難得的同居之旅。

  吳毓希帶溫亦君回家放行李箱,拿鑰匙出來,開門之前問:「對了,你會怕貓嗎?」

  「不會。」溫亦君搖搖頭。

  「我們家有貓,你不怕就好。」吳毓希鬆了一口氣,畢竟來得太急,事前完全沒想到這點也是他的錯。

  原來毓希家有養寵物,這是溫先生之前對他不了解的事。

  吳毓希將溫先生的行李放在門口,就又關上門,「我騎機車載你去附近買東西。」

  溫亦君第一次坐機車後座,感覺很新奇,他喜歡坐在毓希的後座,也喜歡從沒去過的大賣場,賣場裡的便宜浴巾、一組四支的牙刷、大包的洋芋片、兩公升的牛奶、冷凍的澳洲牛排肉……

  溫先生想買什麼東西這種小事一向有助理包辦,他只要寫下所有需求就行了。看著玲琅滿目的貨架,溫亦君好像看到另一個世界的大門正在朝他展開——這個電視看起來很不錯啊,微波和烤箱兩用的機器要不要添購一台呢?最新出的掃地機器人看起來非常棒耶!

  「我可以買掃地機器人送你嗎?」溫亦君心動地看著掃地機器人問。

  「我家已經有買了。」吳毓希說:「貓很愛坐在上面玩。」

  「好吧。」既然毓希有就算了。

  至於溫亦君自己家,有家政每天打掃,買機器人好像剝奪了家政的工作,所以他家不需要掃地機器人……

  與溫亦君相反,吳毓希光是工作時段,就得面對下廚和餐碗瓢盆一整個早晨,回家還得幫自己和妹妹做晚餐,光這樣就夠累了,所以他們租屋的地方掃地機器人、洗碗機、洗衣機、烘衣機都非常齊全,這些機器都是吳毓希難得奢侈的花費,但它們大大提高他的生活品質,是真的必要存在的物品。

  採購完畢,兩人回家已經接近五點,吳毓希打開電視讓溫亦君隨便看,自己到廚房準備晚餐。  

  吳毓希打開大門,提著大包小包,招呼他說:「你隨便坐,我開電視給你看。」

  溫亦君坐到沙發上,手上立刻被吳毓希塞了電視遙控器。

  「你先看電視,我去做晚飯。」吳毓希說。

  「好。」

  確定溫先生沒問題,吳毓希進到廚房開始準備晚餐。貓咪們站在高處觀察陌生的人類,陌生的人類溫先生也在觀察貓和環境。溫亦君沒養過寵物,所以看到貓很稀奇,原來毓希家裡有養貓!

  溫亦君有聽毓希提過這裡是他和妹妹租住的房子,雖然外觀老舊,但內裡的裝修整潔乾淨,深色的木地板和淺色的木製傢俱讓整個「家」顯得十分溫暖。溫亦君喜歡這裡,他把電視的聲音轉小,離開沙發,在客廳四處打轉。客廳不是很大,但是牆上的相框和書櫃,甚至貓跳台都非常吸引他的注意力。

  他找到一個插著各式貓玩具的桶子,選了帶粉色羽毛和小球的逗貓棒,溫亦君遲疑了一會兒,盤腿坐在木地板上,晃動逗貓棒,想吸引貓咪靠近。貓咪對遠離陌生的人類和去玩心愛的逗貓棒感到動搖,尤其是粉色的羽毛就在眼前晃動……

  搖啊搖,晃呀晃。

  溫亦君太想要和貓咪玩了,他試著叫了一聲,「喵。」

  端著拌好的堅果沙拉走出廚房的吳毓希,正好聽見他的國王企鵝細聲細氣的貓叫聲,心都融化了。

  「喜歡貓嗎?」吳毓希問。

  「喜歡。但是我沒養過貓,我這樣做對嗎?他們會跟我玩嗎?」溫亦君看著他,無意識地晃動著逗貓棒。

  國王企鵝揮舞著逗貓棒……光想像那個畫面,吳毓希覺得自己被可愛到要流鼻血。

  「你做得很對。」吳毓希說。

  吳毓希把沙拉放在餐桌上,到一旁放貓咪用品的小抽屜拿出一罐貓草,撒了一點在逗貓棒上面。其中黑色的貓咪聞到貓草的味道,終於忍不住了,牠湊過來嗅聞逗貓棒,開始撲玩粉色羽毛。

  溫亦君生疏地拿著逗貓棒左晃右晃,吳毓希寵溺地看著他,兩人前幾天的矛盾好像一下都忘記了。

  累了一整天的社畜吳毓欣一回家,差點被她哥和她哥男朋友的溫馨互動閃瞎。

  「你們在做什麼?」吳毓欣耐著性子問。

  「和貓玩。」吳毓希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答。

  「……我和你男朋友的晚餐呢?」

  「我這就去做。」吳毓希嘆息,為兩人介紹,「亦君,這是我妹吳毓欣。老妹,這是我男朋友溫先生溫亦君。你陪一下亦君,我繼續去做晚餐。」

  「你好。」溫亦君有一點緊張。

  「你好,溫哥。」吳毓欣乖巧地問好。

  看妹妹對溫先生還算友好的樣子,他替兩人倒了水,才勉強放心離開,回到廚房去做晚餐,溫先生只吃了一頓早餐,現在肯定餓壞了。

  吳毓欣在溫亦君捧著水杯喝水的時候,冷不防問:「你上了我哥嗎?」

  「噗——咳咳咳……」溫亦君臉都紅了,也不知道是嗆的還是害羞的臉紅,「算、算是吧。」

  「了不起,你真厲害。」吳毓欣真心誠意的為他鼓掌。

  ——這不算什麼。

  想這樣回答的時候,溫亦君又覺得這樣回答好像不太好,畢竟那是毓希的妹妹,要客氣、禮貌地對待。

  「你覺得我們家怎麼樣?」吳毓欣問。

  「很溫馨,我很喜歡。」溫亦君回答。

  「這樣啊,會不會覺得太小?」吳毓欣繼續問。

  「是有點小,但是空間規劃得很好,比我家還要舒適多了。」

  「你其實很會說話呀,為什麼還會惹我哥生氣?」吳毓欣超級好奇,「你到底買了什麼禮物送我哥?」

  「他沒說嗎?」溫亦君很意外。

  「沒說,我問了半天他都不願意透露是因為什麼禮物生氣,要不然你跟我說,我幫你分析看看?」

  「真的可以幫我分析?」溫亦君很心動。

  「當然,我是他妹,多少理解他在龜毛什麼。」吳毓欣回答說。

  「我送給毓希一對寶石袖扣。」溫亦君說。

  「哦,原來是袖扣……我哥從來沒戴過那種東西,我想他覺得他不太需要。」吳毓欣問:「不過你會送袖扣,一定有什麼理由吧?」

  「我想如果他來我們公司辦的派對或晚宴,可以戴我送的袖扣。」溫亦君低下頭,不好意思地說。

  眼前這位真的是活生生的有錢人。

  我們公司、公司晚宴或派對,這些關鍵字聽起來莫名其妙得讓人覺得厲害,不過吳毓欣大概明白他哥對男朋友拼命送禮物感到焦慮的原因。那些禮物可能更讓她哥感覺到他和他男朋友的落差。哼,蠢哥哥莫名其妙的自尊心,她哥應該學會放下那種無所謂的東西。

  對眼前活生生的有錢人溫先生來說,適應蠢哥哥的興趣、嗜好、生活方式,同樣有巨大的落差,憑什麼要讓溫先生配合蠢哥哥?而不是蠢哥哥配合溫先生?或者他們應該好好談一談,各退一步。

  吳毓欣認為溫先生已經先退了一步,她會好好監督吳毓希,不准他做得太過火。

  「我懂你想送哥哥禮物都是好意,不過他太龜毛,以後你要送什麼,可以先問問我,我幫你想可以送或不可以送。」

  「真的?會不會太麻煩你?」溫亦君說:「其實毓希不是龜毛,他只是捨不得我花太多錢……」

  溫先生真的很喜歡他哥,吳毓欣認為溫亦君心裡認知的太花錢跟吳毓希的認知百分之兩百差異巨大。

  「嗯,你可以送我謝禮嘛。普通一點就好,如果不懂什麼算普通,我們可以一起去逛街。」吳毓欣笑嘻嘻地說。

  她的要求不太高,最近正好想換皮夾,哥哥的男朋友就送上門來,她討了這份見面禮,就會好好對溫哥負責。

  「那就拜託你了!」

  「我們這幾天住在一起,就好好相處吧!」吳毓欣和溫亦君握手,達成同盟協議。

  另一方面,可憐的邵先生正站在碩大的辦公室,手背在身後挺直身體罰站,低著頭接受溫家姊姊的質詢。

  「你說我們家小亦君搬家,搬去哪裡了?」

  「溫先生他搬去男朋友家暫住,沒說多久回來……不過!」邵庭諭吞了一口口水,頂著溫家七魔女的銳利視線說:「我聽溫先生準備了七天份的衣服,我想他住一個禮拜就會回家了。」

  「你說我們小亦君要去不知道什麼鬼地方過一個禮拜?他從來沒住得那麼差過!」溫家大姊說。

  「會是那種要爬樓梯的老式公寓嗎?」

  「不會要小亦君睡沙發上吧?」

  「小亦君不會去吃那種秤重的自助餐吧?他從來沒吃過那麼差的大鍋菜……」

  姊姊們七嘴八舌地用問題砲轟邵先生,問題密集得邵先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邵庭諭額上沁出汗水,他想回話卻不敢說出口。譬如魔女們說,秤重的自助餐是很差的大鍋菜實在太誇張了。邵庭諭自己收入不錯,他也不是天天吃兩三百塊的西式套餐,他常常吃那種秤重的自助餐,他不可能像溫先生一樣天天吃專人烹調的大廚私房料理。  

  邵庭諭逮著空隙回答,「溫先生的男朋友是餐飲業的老闆。」

  「哦?是哪家飯店的小開?」溫家大姊問:「是那家五星飯店的林少東?還是海鮮酒樓的王董事?」

  「我們家小亦君怎麼認識人家的?」

  「餐飲業?具體是做什麼的?」

  「……早餐店。」邵庭諭知道混不過去,只好誠實回答。

  萬萬沒想到是早餐店這種平凡、不用太多資金就能開成的小店,溫家大姊沉默一會兒,才緩緩說:「做高級西式早午餐的那種?沒想到小亦君會看上那種——」

  「不是,是平常路邊的那種早餐店。」邵庭諭硬著頭皮打斷溫家大姊的話,他說完就聽見溫家七魔女倒抽一口氣的聲音,怕她們暈倒,邵先生連忙補充說:「但是他們家的菜單很多元,料理也做得很美味!很受整個社區男女老少的歡迎,生意非常好。」

  溫家魔女最小的七姊突然開口問:「好食早餐店?」

  邵先生一臉意外,其他姊姊們也看向自家的姊妹,沒想到有人知道小弟的男朋友具體是哪家早餐店的老闆。

  「對,溫先生的男朋友就是好食早餐店的店長。」邵庭毓說。

  「我吃過他們家的早餐。」溫家七姊說:「上次去看小弟,就順便在他們家樓下公園旁邊的早餐店吃了一份早餐。」

  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到她的身上,尤其是溫家的大姊,表情凝重地等待妹妹宣布心得。

  「鮪魚起司蛋餅味道不錯,就是道地的台式早點。」溫家七姊說。

  和從小被嬌寵到大的溫亦君不同,溫家七位小姐雖然也有本錢天天吃飯店的自助早餐吧,但她們國高中、大學階段去外面的補習班上課,也吃過外食,從攤販包的早餐飯糰、一般台式早餐店或者連鎖店咖啡店夾火腿和起司的可頌,她們都嘗試過。

  雖然沒有老溫先生對溫亦君特別偏心,但她們七個也是吃著私家廚師做的早餐長大,舌頭多少比平常人要挑剔,所以溫家七姊能認可味道不錯。對一般人來說,已經算得上特別好吃了。

  就算小弟的男朋友廚藝很好,七位姊姊的心情還是很複雜。

  拐走弟弟這種事,和廚藝無關。

  她們的心情一下子沒辦法接受。雖然小弟都三十一歲了,但她們總覺得小亦君還小。小亦君也一直沒有想要結婚的跡象,她們覺得小弟不想結婚就不結婚吧,她們會教自己的小孩好好愛護小舅舅。

  現在她們請來專門幫忙弟弟分攤工作兼照顧弟弟生活的高級經理人卻隱瞞秘密,直到小亦君都要搬去對方家住了,才來告訴她們小亦君交了一個男朋友?

  一個男朋友!

  性別……性別不是最重要的問題……

  重點是小亦君怎麼會「決定」喜歡上對方?那個什麼好食早餐店的店長到底施了什麼巫術!

  「我們必須見一見小亦君的男朋友。」溫家大姊說。

  「但是大姊,小亦君既然瞞著我們,如果我們私下去找對方,小弟會不高興吧。」溫家二姐說。

  「……會嗎?我們只是關心而已。」溫家大姊問。

  「我也不知道,但這是小亦君第一次找對象,我覺得我們要慎重一點。」溫家二姐說。

  「妳說得對。」溫家大姊說。

  經過密集的討論,七魔女決定明天找小弟和小弟男朋友都在時間,親自登門拜訪對方。雖然沒有事先通知就登門拜訪不太禮貌,但她們實在沒有餘力顧及禮貌。

  商量出結論的溫家七魔女開始拷問邵先生關於早餐店店長男朋友的資訊,包括身高、體重、學經歷、個性、曾經有幾個前任……問題五花八門無所不包,好在邵庭諭提早準備,而且準備得十分周密,問題都答得上來。

  邵先生被審問到十一點半才被放走,他拖著沉重腳步離開公司,被溫家七魔女審問耗盡他所有的精力,他現在只想回家倒在床上一動也不動。

  但是在休息之前,他還得捏著良心決定要不要向老闆告密。雖然被七魔女再三威脅要是他敢洩漏什麼話給溫亦君知道他就慘了,但畢竟邵先生真正的老闆是溫先生,不是溫魔女們……

  坐在末班的捷運上,邵先生難得頂著一頭抓亂的頭髮,一邊打簡訊內容一邊碎碎念:「溫先生必須給我一筆獎金補償我受傷的心靈,不然我就不幹了……就算待遇怎麼好我都要辭職……」

  簡訊發送出去,邵先生緊張地握著手機,一路瞪著手機,連下捷運車廂到刷悠遊卡離站,往回家的路上走,他都緊盯著手機不放。

  在他到家之前,他終於收到溫先生的短信。

  ——我知道了。

  隨後還有一通銀行簡訊,通知他有一筆不斐的獎金入帳。邵庭諭終於鬆了一口氣,覺得他今天可以睡一個安穩覺了。

  明天一定要請假休息不上班。邵先生下定決心想。

  收到簡訊的溫先生立刻去找新結交的盟友吳毓欣,他嚴肅地說:「我現在馬上訂機票,我們明天就坐飛機去澳洲滑雪吧。妳可以請假嗎?我想請妳和我們一起去玩。」

  「等等,我明天不可能跟主管請假說我要去澳洲滑雪,他會殺了我。」吳毓欣繼續幫貓梳毛,一邊梳毛一邊問:「你先冷靜一點,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

  「我的姊姊們要來了。」溫亦君凝重地說。

  「哦,那就讓她們來啊。」吳毓欣平淡地回答。

  「我有七個姊姊。」溫亦君強調說。

  吳毓欣瞪大了眼睛,「哇,你媽好會生,一次生八個。」

  「只有一個姊姊跟我是同一個媽媽。」溫亦君解釋。

  「哦。」吳毓欣想了想問:「有錢人都這麼花心嗎?」

  「我不花心,我只喜歡你哥一個。」他立刻保證,生怕她不相信。

  「好吧,我知道了。」吳毓欣說:「不過就讓你的姊姊們來吧,我哥可以應付。」

  「真的?」

  溫亦君還是很擔心,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真的。」吳毓欣下定決心說:「這週末你陪我去逛街買新皮夾,我現在就跟主管請特休,明天陪你和我哥一起招待你姊姊。」

  雖然不可能跟主管請假說要去澳洲滑雪,不過臨時用掉一天特休的權利還是有的。吳毓欣決定不幫溫亦君省錢,一定要挑一個最新限量款的超貴名牌皮夾。

  「但是妳只有一個。」溫亦君說。

  吳毓欣把梳子遞給溫亦君,「別擔心,除了我和我哥,我們還有貓啊。你要不要幫貓梳毛?」

  溫亦君小心翼翼地試著幫貓梳毛,梳著梳著,煩惱好像都消失了。

  吳毓希從浴室出來,很欣慰地看著和貓親近在一塊的男朋友,覺得自己的妹妹還是很會招待客人嘛。

  這天直到結束,都沒有人記得告訴吳毓希明天溫家姊姊要來拜訪的事。

***  

  隔天早晨,溫亦君站在狹窄的浴室裡洗臉刷牙,看吳毓希輕手輕腳地準備一份吳毓欣的早餐,飯糰放進餐盒裡再放進保溫便當袋,這時溫亦君才想起來昨天有很重要的事情沒說。

  「毓希。」溫亦君喊說。

  「嗯?什麼事?」吳毓希問。

  「我姊她們今天下午會來拜訪我們。」

  「我知道了。」吳毓希正忙著換衣服,他衣服穿到一半,突然停住,「等等,你再說一次,你說誰今天下午要來?」

  「我姊姊,我七個姊姊都會來。」

  七個姊姊?怎麼有這麼多姊姊?

  才交往沒多久就見家長是不是不太好?不對,現在想這個沒用,重點是人家姊姊要來,他根本沒做任何準備……

  現在早餐店那邊也不可能臨時請假,等上班回來吳毓希肯定沒時間準備招待客人的點心。

  「怎麼這麼突然……」吳毓希有點慌張。

  「她們想來突襲我,但昨天邵先生有先跟我打小報告,我昨天晚上跟毓欣討論過了,毓欣說她會請特休留在家幫忙招待。」

  「你昨天晚上怎麼沒跟我說?」吳毓希無奈。

  「……不小心忘記了。」他覺得心虛。

  昨晚溫亦君顧著梳貓,毓希家不只一隻貓,梳著梳著,煩惱和重要的事情都一起忘掉了。

  「本來想帶你去早餐店,現在……」吳毓希煩惱地走來走去,心慌讓他緊張得不知該做些什麼才合適。

  「我還是跟你一起去。」溫亦君想跟去毓希他上班。

  「不,你留下來。吳毓欣那混蛋竟然說要請假,她應該想讓你做點什麼……」吳毓希煩得都想咬指甲了,他抬頭看向溫亦君,「你姊姊有什麼喜歡吃的東西嗎?我下午回來之前,去買材料回來做。」

  溫亦君跟著慌張了起來,他為難地說:「她們七個喜歡吃的都不一樣……」

  聽到他的回答,吳毓希發覺自己想錯了,重點不是吃的東西,他只是下意識想拿擅長的廚藝表現自己。

  「我想錯了,她們應該不會在飯點來,我準備她們喜歡吃的會很奇怪。」吳毓希心煩意亂地說。

  「你們一大早的在吵什麼?」吳毓欣睡眼惺忪地站在自己房間門口。

  「說亦君的姊姊她們要來拜訪的事。」吳毓希質問她,「妳知道這件事昨天怎麼不跟我說!」

  「我忘了。」吳毓欣一點都不怕她哥兇她,打了一個哈欠,「你去上班,我會想辦法。」

  「你要想什麼辦法?」吳毓希很不安。

  「只不過是見對方姊姊,又不是見家長,你要遲到了,快點去上班。」吳毓欣說。

  吳毓希看時鐘,知道自己現在出門已經要遲到了,他作為店長還得開店門,做早晨的準備,不能不去。

  「我今天看看能不能早點打烊,我先出門了。亦君,桌上便當袋裡的飯糰給你吃,吳毓欣你自己去買早餐吃——」吳毓希抓起隨身的背包,出門前還是很不安心,他又看了一眼時鐘,真的沒有時間了,「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溫亦君說。

  吳毓希湊過來吻他的臉頰一下,就飛快地離開了。

  溫亦君摀著臉,站在原地發呆。

  「五點半……現在還好早……」吳毓欣看了一眼鬧鐘,又打了一個哈欠,作為上班族她平常不用這麼早起床的。

  「我們要怎麼辦?」溫亦君問。

  「先餵貓。」吳毓欣強打起精神,睜開還很沉重的眼皮,「等超市開了,我們去買麵粉回來做餅乾,你姊姊吃過你親手做的點心嗎?」

  「沒有,我沒做過餅乾。」溫亦君覺得這是個好主意,但他不確定自己能做好。

  看出他的擔心,吳毓欣保證說:「別擔心,那是我哥號稱笨蛋也能做好的餅乾食譜,很簡單也很好吃。」

  在吳毓欣的示範下,溫亦君學會餵貓和換貓咪的飲水。

  餵完貓,吳毓欣毫不客氣地吃了溫亦君分給她的半個飯糰,然後為自己和溫哥各熱了一杯牛奶,沒搭理她哥讓她自己出去覓食的指令。吳毓欣領著溫亦君把家裡收拾一遍——這大概是溫亦君這輩子第一次做家事,他覺得很新鮮,不過他的工作成果顯然帶著災難性,沒有扭乾的抹布的工作成果,讓吳毓欣多花了一倍時間拿乾抹布把水漬弄乾淨。

  吳毓欣反省過自己不應該指望溫哥有做過家事的經驗,她吸取經驗,決定待會拖地自己一個人完成。吳毓欣等掃地機器人工作完,用半小時拖好地板。溫亦君也看見了掃地機器人工作的樣子,兩隻貓輪流坐在機器人身上,監督它將整個家灰塵清了一遍。

  不知不覺到了超市開店的時間,吳毓欣花了半小時等溫亦君換衣服,她自己花了半小時,溫亦君在七套衣服猶豫了很久才挑了今天要穿的衣服。吳毓欣第一次領教溫哥的優柔寡斷。

  「我哥從沒跟我說過你有這個毛病,我想他不覺得你的個性優柔寡斷有什麼不好。」

  「他沒說過嗎?」溫亦君說:「我以為這也是一個很嚴重的缺點。」

  「別擔心,我覺得這對我哥來說,沒有你買很貴的禮物送他嚴重。」吳毓欣擺擺手。

  看來毓希真的不喜歡他買太多禮物。溫先生默默地反省了一會兒,跟在吳毓欣身後,一起走到超市。

  小超市和賣場的感覺又不太一樣,不過超市同樣可以刷卡,所以買麵粉、糖粉和雞蛋、奶油的錢是溫亦君付的帳。

  今天提前一個小時打烊,提早趕回家的吳毓希一回家就聞到濃濃的餅乾香味,溫亦君穿著圍裙,端著烤好的餅乾,拿了一片遞給他吃。

  「這是我做的!」溫亦君雀躍地說。

  「好吃。」吳毓希捧場地吃完一片,又拿了一片,吃完問他:「做餅乾好玩嗎?」

  「好玩。」

  吳毓希突然沒那麼緊張了。

  比起突然來拜訪的溫家姊姊們,他本來該擔心的是溫亦君沒辦法適應在他家生活,他們租的房子空間不大,又沒有傭人幫忙打掃,也沒有助理可以幫溫先生處理大小雜事,但他看起來很適應環境,和吳毓欣也相處得很融洽。

  溫亦君看吳毓希吃了餅乾,自己也吃了兩塊,他從來沒烤過餅乾,這盤餅乾帶給他的成就感比談好一個商業併購案還要大。他學烤餅乾的過程更接近毓希,毓希天天都是抱著做出美味的心情工作吧?

  也許他們結婚的喜餅也可以自己做,溫亦君覺得自己做得才能更確切地和人分享自己心中的喜悅。

  吳毓希沒想到溫亦君又再次想到結婚的事,現在他心情放鬆多了,帶著剛才買回來的食材,為溫先生和妹妹做了一頓豐盛的午餐。

  吃完午飯,吳毓希去洗澡洗掉身上的油煙味,和溫亦君一起在沙發上邊看電視邊陪貓咪玩,一人身上偎著一隻貓咪,心情意外的平靜。聽到門鈴響起的聲音,吳毓希有事情終於發生,重心落地的輕鬆感。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