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九章

  吳毓欣拿起對講機聽筒,「喂?」了一聲,聽溫家姊姊們說想找溫亦君就爽快地按了開門鍵放人上樓。

  她打開窗戶往下看,七個盛裝打扮的女人依序進門,「她們來了。」

  吳毓希應聲,放下貓去開門,溫亦君亦步亦趨地跟著他,他們倆一起站在門口,吳毓希他們租住的是在三樓的無電梯公寓,一層兩戶,等溫家姊姊們爬上樓梯,抬頭一看,就看見半開的大門,和弟弟溫亦君探出來的頭。

  「快進來,免得貓都跑出去。」溫亦君催促姊姊們說。

  本來想開著門等人,但他們都忘了家裡的貓有多難纏,吳毓欣攔著想跳出寵物柵欄衝出家門的貓咪們,吳毓希本來注意力還放在即將到來的溫家姊姊們身上,但貓咪這麼一亂,他跟著擔心貓跑出去,過去和妹妹一起阻止貓咪逃獄。

  七個女人進了吳毓希家,在玄關擠成一團,溫亦君看人都進來了,趕快關上門。聽見關門的聲音,吳毓希才放下貓,打開卡在玄關口和大門之間的寵物柵欄,把注意力重新放在客人的身上。

  吳毓希深吸一口氣,端起親切的微笑,招呼說:「姊姊你們好,我是吳毓希,快請進,妳們隨便坐。」

  沙發不夠溫家七個姊姊和兄妹倆和溫先生整整十個人坐,好在他們事先考慮過了,搬了餐桌椅子放在沙發邊,不僅如此,吳毓欣還把自己和她哥的兩張電腦椅和化妝台的椅子都搬出來,全部排在客廳才勉強夠大家坐。

  吳毓希端來了茶水,一看他們準備這麼齊全,溫家姊姊就猜到一定有人告密。

  不過現在溫家大姊更在意吳毓欣,她們沒聽說有這個人存在,她抓著溫亦君的手,小聲問:「那個女人是誰?」

  「那是毓希的妹妹毓欣。」溫亦君介紹完,說:「姊,你們怎麼突然過來?」

  「哼。那個姓邵的經理人不是已經偷偷和你報告過了嗎?我們來看你和你的男朋友。」溫家大姊和弟弟小聲說完話,才看向吳毓希,朗聲說:「不好意思,我們這樣匆匆上門來,沒通知一聲就來打擾了,你們不用忙,我們只是來看看亦君……」

  「姊,吃餅乾。」溫亦君沒管她們說不用招呼的話,拉著大姊說。

  「不用了——」

  溫家大姊剛拒絕,溫亦君就端起盤子,遞到眾位姊姊面前,「那是我做的,妳們都吃吃看。」

  什麼?是小亦君自己做的?

  溫家姊姊們幾個女孩子小時候都學過西點點心,作為除了茶藝外,老溫先生向客人炫耀自家兒女的才藝,她們小時候跟著老溫先生一起寵弟弟,幾乎都做過點心請小亦君吃。

  現在看到弟弟將賣相不好看,聞起來卻很香的餅乾端到自己面前,姊姊們都拿了一塊,用手墊著怕掉餅乾屑,小心翼翼地吃完,然後為好吃的餅乾陷入感動之中。

  「味道怎麼樣?」溫亦君問。

  「好吃。」溫家大姊說:「你做得很好,亦君。」

  「亦君,你烤餅乾沒燙到手吧?」溫家二姊突然出聲問。

  「沒有,我有帶隔熱手套。」溫亦君說。

  「分餅乾麵團的時候有沒有切到手?」溫家三姊問。

  「沒有,麵團是毓欣幫我切的。」

  幾個姊姊對溫亦君噓寒問暖了一番,讓吳毓希見識到溫家姊姊們對弟弟滿滿的寵愛。

  有了手工餅乾緩和氣氛,原本殺氣騰騰的姊姊們恢復貴婦的姿態,端坐在餐桌椅、電腦椅、沙發等等位置上像坐在什麼超高級傢俱上,吳毓欣暗自咋舌,這些姊姊們果然不好應付。

  「亦君啊,你怎麼住到這裡來了?」溫家大姊作為代表發難,「這裡……客廳這麼迷你,恐怕臥室也不大吧?你和你的男朋友睡得開嗎?」

  「雖然只是一般大小的雙人床,但已經夠我和毓希睡了。」溫亦君回答得很誠實。

  吳毓希這裡的雙人床還是比溫亦君臥室那張國王尺寸的大床要小多了。

  「你住在這裡,工作要怎麼辦?」

  「就讓邵先生過來這裡就行了,至於線上家教的工作,我在這裡可以用毓希的電腦,一樣可以幫小朋友上課。」

  「但是住在這裡,還是沒有住在你的公寓方便吧?你的公寓就已經太小了,這裡……就更不用說了。我們幾個姊妹就把客廳塞滿了。」

  「但是我很喜歡這裡。」溫亦君抱起才一天就混得很熟的貓咪,露出貓咪手掌的肉球捏給姊姊們看,「這裡有貓。」

  溫姊姊們沉默了一會兒,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有貓這項優勢。

  溫家二姊艱難地找話說,「你才住一天,怎麼知道自己能不能習慣——」

  「我真的覺得這裡很好。」溫亦君語出驚人,「而且我之後會跟毓希結婚,過一輩子,不管我在這裡住幾天都不會改變我的想法。」

  吳毓希和溫家姊姊們一起驚呆了,他根本沒想到溫亦君會在這種時候,又再度提起結婚這件事。先不說他根本還沒答應要結婚,在這種時候說結婚的事情,不是會更刺激家人嗎?

  「結婚?」

  「你們才交往多久就要結婚?」

  「亦君,你還年輕,現在結婚會不會太早了——」

  姊姊們果然非常驚訝,七嘴八舌問個不停。

  吳毓希立刻澄清,「我們沒有要結婚。」

  他沒想到這麼說反而引火燒身,溫家姊姊們反而將矛頭對準他。

  「我弟想跟你結婚,你還不答應嗎?」溫家大姊冷冷地問。

  「我不是不答應,只是我們才交往沒多久——」吳毓希想辦法解釋。

  「姊姊,毓希在這方面希望慢慢來,畢竟結婚需要慎重,準備婚禮、蜜月都需要很多時間。」溫亦君體貼地替男朋友解釋說。

  不,他的慢慢來不是指慢慢準備結婚。所以之前好不容易和溫先生達成要慢慢談戀愛的共識,結果其實溫先生根本沒懂「慢慢」的意思嗎?吳毓希覺得頭很痛,他求助地看向妹妹。

  吳毓欣挑眉,轉頭對著溫亦君問:「你們準備幾月結婚?」

  哦,糟了,他都忘了老妹大多數時候只會落井下石。

  吳毓希只好親自向她們解釋。不過溫先生是他的男朋友,他本來就得負責招待溫家姊姊。

  「我們真的還沒有詳細地談過關於結婚的計畫。」吳毓希說:「但我真的很喜歡亦君,也想和他一起生活,以結婚為前提交往。」

  「我也很喜歡毓希。」溫亦君跟著表示。

  「但是他有什麼好?」溫家七姊直接了當地問:「他能幫你管生意嗎?」

  「那不是邵先生的工作嗎?」溫亦君反問。

  話是這麼說沒錯。

  溫家姊姊們這時候終於感到後悔,不該為了給弟弟分攤工作找來邵先生,現在好像搬了石頭砸自己的腳。

  「但是你的溫氏企業需要一個幫手——」

  溫亦君打斷她,「姊姊,那是我們的溫氏,不是我一個人的溫氏。妳們一直都做得比我好。」 

  「但我們終究是外人……」

  溫家姊姊們一直謹守著外嫁女的身份,就算現在還有幾位留在溫氏工作,她們也都非常小心謹慎,不讓夫家找理由找藉口亂塞人進去溫氏企業工作,她們從小到大受到的教導就是她們要好好愛護弟弟,還要好好守護弟弟的溫氏。

  「姊姊,那是爸爸的意思,不是我的意思。溫氏現在已經不是爸爸的溫氏了。」溫亦君堅定地說:「而且比起親自經營溫氏,我寧願放手讓專業經理人去處理我們溫氏的生意,好好過我的生活。」

  「……你想過什麼樣的生活?除了教小朋友家教,學一些興趣嗜好,其他什麼都不做?」

  「我想和毓希一起過日子。」溫亦君毫不猶豫地說。

  溫家大姊換了一個方式,用柔軟的語氣說:「你知道,姊姊這樣突然來找你和你男朋友,只是擔心你。」

  「我知道妳們擔心我。」溫亦君回應。

  「你是我們溫家的頂樑柱,我們的家主,就算我們比較年長,但我們都尊重你做的所有決定。但是你的結婚對象,我們希望你能更慎重的決定。」她繼續說。

  「你們的成長經歷不同,思考人生規劃的時候會有很大的差異。」溫家四姊接著說。

  「你們的家世完全不同。亦君,你的成長影響你的價值觀,你們會有很大的分歧。」溫家五姊說。    

  「我已經思考過了,姊姊,我從來沒有這麼認真想過我的未來。我知道我們兩個的個性、想法很不同,我們也會為此起爭執。但只要想到可以和毓希一起過一輩子,我就覺得沒有什麼可以讓我猶豫或害怕的。」溫亦君說。

  吳毓希心裡感動極了。

  他一直都明白自己和溫先生彼此相愛,但聽他這樣坦誠地訴說愛意,原本覺得阻礙他們相異的金錢觀變得微不足道了起來。雖然還是不希望溫亦君亂花錢買一堆禮物給他,但他們可以慢慢溝通,總有一天兩人會找到最恰當的相處方式。

  「不管有什麼困難,我會和亦君一起克服。」吳毓希握著溫先生的手,對溫家姊姊們真誠地承諾。

  「……既然要一起過日子,為什麼不搬去亦君那裡住?他的住處條件也比較好。」

  「因為我哥覺得溫哥太愛花錢買禮物送他了,這樣太奢侈,不太好,他應該體驗一下普通人的生活,學一下普通人怎麼花錢。」吳毓欣毫不猶豫地出賣兄長,良心一點都不覺得痛。

  所有人一起看向吳毓欣,吳毓希還用指控的眼神看著出賣自己的妹妹。

  溫家大姊問溫亦君說:「她說得是真的嗎?」

  每個姊姊心裡都在想,弟弟還沒有常常送禮物給她們呢……小亦君的男朋友太可惡了,那傢伙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嗎?

  「我覺得毓希說得對,送禮物最重要的是心意。」這句話是溫亦君和吳毓希起了爭執之後,經過反省的結果,不過讓他察覺禮物不是貴的最好,還是吳毓欣教他做得手工餅乾和姊姊們吃了餅乾的喜悅,「送很貴的禮物不一定代表我很有誠意,反而會增加毓希的心理負擔,如果毓希不能接受的話,我們的婚禮也可以從簡,不用辦得太盛大。」

  唉,溫先生這樣動不動就提到結婚的習慣是不是一直到真正結婚之前都改不過來了?

  吳毓希很喜歡溫亦君,其實他制止溫先生提結婚的事只不過是覺得以一般情況來說,戀愛沒多久就結婚實在太快了,他覺得閃婚的感情基礎不夠穩定。但許多想法都是他覺得這樣……他覺得那樣……

  他其實也想和溫先生結婚,只是覺得時候還沒到。

  不過什麼時候結婚這件事本來就是他們兩個自己決定的,現在溫先生很果決很主動一直提到結婚,反而是他優柔寡斷了起來,難道是被傳染了?吳毓希自嘲地笑了笑,他想可能是自己不夠勇敢,覺得溫亦君太好,他配不上。

  但是真正遇到認為他配不上溫先生的溫家姊姊們,即使她們是溫亦君的親人,吳毓希也不願意輕易放棄這段感情。

  吳毓希緊抓著珍稀的國王企鵝的手不放開,下定決心向溫家姊姊們保證,「請妳們相信我,我愛亦君,我會給他幸福。」

  「我相信你。」溫亦君立即回應。

  空氣突然變得安靜,除了深情對望的這對情侶,其他人都被他們突然展現的洶湧愛意閃得說不出話來。

  「我們可以把結婚這件事放進行程表裡面,但是我最近有展店的計畫,所以結婚能不能等我的新分店經營穩定了再開始準備?」吳毓希說。

  「當然沒問題,開分店需要我幫忙嗎?」溫亦君問。

  「不用,只是從一間變成兩間,我不打算一下子開成連鎖早餐店,下一間分店打算以中式早餐當特色。」吳毓希說。

  他們旁若無人地討論未來計畫,溫家姊姊們都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姊姊們因為擔心溫亦君才特別跑來,除了邵先生的介紹和緊急調查的資料,她們都還沒確定對方是個怎麼樣的人,是不是真的適合她們最寶貝的小亦君……

  但是目前看起來溫亦君已經離不開吳毓希了,她們該怎麼做才好?

  溫家姊姊們不禁將目光轉向溫家大姊,想徵求她的意見。

  「只要你過得開心,姊姊們不會干涉你的決定。」溫家大姊說:「但是如果他讓你難過,姊姊也會很難過。我希望你對自己好一點,亦君。」

  「我知道,大姊妳們都是關心我才特別來看我。謝謝你們。」亦君站起來,走到溫家大姊身邊給她一個擁抱,接著依序給姊姊們擁抱。

  接著溫亦君回到沙發上,抱著跳到身上的貓,一邊捏貓咪肉球一邊向姊姊們說他和毓希的戀愛故事。

  他講述與吳毓希宛如命運初相遇,彼此深受對方的吸引,在動物園浪漫的定情…… 

  吳毓希聽著聽著,總覺得他和溫先生的戀愛故事被溫先生自己美化了好幾倍,跟他的記憶有一點不符。不過只要溫先生開心就好。姊姊們也都聽得很認真,吳毓欣也聽得很認真,於是吳毓希自己也透過溫先生回憶了他們怦然心動的戀愛回憶。

  不過溫亦君沒發現姊姊們只是表面上看起來很認真,實際上她們的視線都放在溫亦君和貓的互動身上——小亦君抱著貓的樣子好可愛啊!亦君果然是世界第一可愛的弟弟!作為姊姊,她們會永遠愛護並守護他。

  危機順利地度過,晚上溫家姊姊作主請大家去吃飯,吃飯的氣氛很愉快,她們對待吳毓希和吳毓欣兄妹倆態度友善,就像過年親戚一起吃飯一樣熱鬧。

  在餐廳一樓一個個送溫家姊姊們搭計程車離開,吳毓希、溫亦君和吳毓欣也招了一台計程車準備回家。

  坐到計程車裡,吳毓希終於鬆了一口氣,溫亦君握著他的手,小聲說:「今天辛苦你了。」

  「那是你姊姊,我本來就應該和她們好好相處。你也辛苦了,夾在我和你姊姊中間,忙著緩和氣氛……」

  「姊姊她們只是太著急我了,她們不討厭你,放心吧。」溫亦君說:「七姊剛剛還悄悄告訴我你早餐做得很好吃,尤其是美式鬆餅做得很好,附的蜂蜜味道很純正。」

  「你七姊有吃過我做得早餐?」吳毓希很驚訝。

  「對啊,她說有一次來找我的時候,在你們店裡吃了一次。七姊當時就覺得那是一家很不錯的早餐店。」溫亦君說。

  吳毓希心想還好他堅持食材品質,不用組合肉也不用太差的麵粉,連雞蛋都買稍貴一些的好雞蛋,雖然成本高了一點,但是至少品質無可挑剔,連溫家姊姊都認證味道不錯——還好沒讓溫家姊姊覺得難吃,真是萬幸。

  溫家姊姊們的來訪不止讓他們度過能否被親友祝福的難關,也讓吳毓希認清自己的內心,他喜歡溫先生喜歡得不得了,甚至有點患得患失,覺得他們的感情積累不足,因為吳毓希不夠自信,他才會拒絕溫亦君的求婚,希望繼續緩慢地談戀愛。

  而現在,他不再排斥結婚的話題,未來也變得更加容易想像,他們會過得更好,每一天都過得像熱戀期。


  溫先生還是按照預定,和吳毓希兄妹倆一起住了一週。

  他變得喜歡貓咪,喜歡吳毓希幫他買的情侶塑膠漱口杯,喜歡打掃——雖然吳家兄妹倆總是制止溫先生做家事。溫亦君更喜歡和吳毓希一起到菜市場去買菜,一起洗菜、擇菜,幫忙把裝進盤子裡的菜放到桌上。

  只攜帶七套衣服讓溫亦君每天選擇換穿什麼的速度變得更快了,尤其是最後一天只剩下一套的時候,他根本不需要選擇,很快換好衣服和吳毓希一起去早餐店,幫忙點餐和送餐。

  當天吳毓希下班後,帶溫亦君回租屋處收東西,溫亦君有些不捨,他覺得這裡比他那間高級公寓還要有家的感覺。不過對他來說,毓希兄妹倆租的房子對溫亦君來說確實不夠大。光是溫亦君自己的更衣間大小就和吳毓希房間的大小差不多,他不可能把家當搬來這裡,所以他不適合長期和毓希兄妹倆擠在這間無電梯公寓。

  「東西都帶了嗎?」吳毓希問。

  吳毓希幫著他收好行李,溫亦君特別把漱口杯等等一些雙雙對對的新用品放進行李箱,行李箱比他剛來這裡住的那天還要重多了。

  「都收好了。」溫亦君不捨地抱著貓咪,一邊替貓咪摸肚皮問:「你會和我一起搬回去住嗎?」

  雖然吳毓希搬去和他住的話,這樣吳毓欣就得自己餵貓、自己買晚餐吃,但溫亦君還是問出了這個顯得自私的要求。

  「今天嗎?今天會。」吳毓希還在檢查家裡有沒有溫亦君落下的東西,他漫不經心地回答。

  「不止今天,我希望我們可以先同居。當然我們偶而可以來看毓欣和貓咪,但我們平常都住在我的那間公寓,那裡以後可以當成我們的家……」溫亦君想得很遠,「如果那間公寓不夠大,我們可以買下隔壁之後,打通兩間房子,或者我們可以在其他適合的地方買房子。」

  「不用在其他地方買房子。」吳毓希覺得買房子的話題太奢侈了,不過這次他有找準重點,知道溫亦君在邀請自己和他一起長期同居,「你確定真的想和我一起住嗎?長期一起住可能會衍生很多問題,有些生活習慣上的不同也會造成小摩擦,和這週我們一起住的感覺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溫亦君問。

  「這週你在我家更像客人,我和毓欣一起招待你。就像之前我短時間住在你家,你安排人照顧我一樣。同居就不一樣了,我們分享同一個空間,也許會有摩擦……吵架之後,我們也沒有辦法分開冷靜一陣子的選項,我們就算吵架的時候也會住在一起,可能會越吵越兇。」吳毓希不確定溫亦君是否真的想清楚同居的好處與壞處,他想把話先說清楚講明白。

  「不會越吵越兇,吵架了我們一起面對,好好把話講開了就好。」溫亦君認真地表達他的想法,「就像我們這次因為禮物的事情起了矛盾,我已經明白你的生活不需要我送的那些貴重禮物,而且有時候心意更重要。我想跟你一起住,我希望可以和你一直待在一起。」

  ——想要一直待在一起,不想分開。

  不止溫亦君這麼想,吳毓希也想和他一直在一起。他們彼此相愛,待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非常幸福又快樂。

  如果可以一輩子都在一起就好了。兩人都不約而同地想著。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