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 2019 年 3 月

【國父紀念館站】Pan House Wine&Bistro 葡萄酒餐酒館,來和朋友一起小酌吧! #餐桌有酒

  想要成為美食家!秉持著這樣的心情開始吃吃喝喝之旅的我,因為購買了eatpire終身會員加上目前擁有半年的餐桌有酒會員,目前有意識地以eatpire有推薦的餐廳為目標努力踏上美食征服之旅!

  Pan House剛剛搬家到新地址,在國父紀念館站一號出口,走出來我就「啊」了一聲說「原來是這裡啊」,之前我曾經和一大群朋友們約在【國父紀念館站】Intention,無酒單酒吧。延吉街這裡有很多美食,我想以後我應該會多多拜訪各家美味的餐廳。

【小說】水平面之下-第三章

  曾一今站在路口,跟著下班下課人潮一起等候紅綠燈好過馬路。天空有著漂亮的火燒雲,太陽即將落下,她放空腦袋,抬頭盯著紅綠燈上面倒數的數字,等待綠燈亮起。

  曾一今隔壁站個一對親暱相依的情侶,手牽著手、肩膀貼著肩膀,緊緊相依不放開彼此。

  兩人的對話飄到她的耳裡,她聽見男方帶著調笑問:「你喜歡哪種求婚?」

【自由書寫】保持冷靜,寫點東西

  我不得不承認有目的的寫總是痛苦的。尤其是當你想完成一個佳作,無論是詩、小說或者劇本,「想要變得更好」是一個好的想法,但做到是另一回事。

  在寫作的時候,我們因為達不到預期的高度感到痛苦,但人們不會因為缺乏練習跑步而跑不動感到痛苦,我們會知道這是因為懶惰、缺乏練習或其他的原因,可是我們很少覺得自己不夠熟悉寫作,因此我們完成不了「傑作」。

【小說】水平面之下-第二章

  保持高度興奮的情緒上完心靈成長課簡直累透了。

  曾一今隨便吃了一頓晚餐填飽肚子,她沒想到毫無意義的心靈成長課程比原先預期的還要消耗體力。吃飽飯,她背著小小的側肩包,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到冰冷的公寓——那是她以前置產買的電梯公寓,但是和屈過庭交往之後,她幾乎都住在屈過庭那裡——她不喜歡她的家,沒什麼家的味道,堆積著各式各樣的雜物,充滿灰塵……

  夜已經深了,街道上沒有什麼人,顯得有些冷清。

  曾一今疲倦地走進電梯大樓,大樓門房喊住她,「曾小姐,有您的包裹,請您簽收一下。」

  曾一今有些意外,她想不到是誰給她寄包裹。大樓門房把放在架上的包裹拿到櫃台,翻開登記冊。

【Netflix】比宇宙更遠的地方|宇宙よりも遠い場所(2018冬番),無雷心得。

  大家補番的時候記得準備衛生紙。

  這部比我預期的還要優秀太多了,一開始在Netflix上補番,我還把它當作配運動的影片,沒想到會在滑步機上感動到哭出來,到後面乾脆一口氣補完了。

【自由書寫】寫作使我們特別又不特別

  當文字從你的腦袋一股腦的傾瀉而出,通常多少會有種成就感,或者完成作品那一瞬間的興奮,那是少數幾個讓我感受到——這是我的創作,是我獨一無二的創作,我很特別⋯⋯諸如此類的傲慢想法。好吧,也許不那麼傲慢,畢竟在我求學的過程或我讀過的繪本,看過的作品都告訴我,我可以認真地幫自己貼上特別的標籤。

  然而事實上不是那麼一回事,寫作和閱讀、看電影甚至吃飯、睡覺都應該變成「某件事」,不管是好事或壞事,但把寫作當作瑣碎日常中不需要拼盡全力去對待的事,用洗衣服、洗碗的心情面對它——有時候沒那麼情願好好的寫,不過普通的寫好像就簡單多了。

【小說】水平面之下-第一章

  凌晨五點,曾一今從第一航廈出關,來到桃園機場的計程車招呼站,很快搭上一台計程車。

  「麻煩送我到台北南京東路和敦化北路口。」曾一今說。

  「好。」司機點頭,離開機場駛上高速公路。

  她迫不及待地想見到她的未婚夫,給他一個驚喜,雖然計程車費比較昂貴,但她相信這筆錢絕對值得。

  打開手機,曾一今檢查在搭乘飛機的時候,有沒有收到什麼訊息。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