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夢與補夢的男人-05

  他們回到公寓,朱莫知拿了一個精緻的金魚繪瓷缸,唐眠眠主動把夢錦團吐進去,讓朱莫知待會拿去漂洗。
  吐完夢唐眠眠嘴裡有一股混雜的怪味,他漱了漱口,總覺得嘴裡還是五味雜陳。
  算了,待會吃點好吃的夢,應該就能蓋過嘴裡的怪味了。
  唐眠眠一抹嘴角,準備出發覓食。「那我去找東西吃了。」
  「等等,你先喝這個,清清嘴裡的味道。」朱莫知從今日起打算貫徹好好對待同事的決定,端給唐眠眠一杯紅棗和枸杞泡的糖水,「早點回來。」
  「你怎麼這麼好!」唐眠眠感動地想給朱莫知擁抱。
  朱莫知趕緊閃避,把杯子高高舉起,「別靠這麼近,撞翻杯子燙到怎麼辦?」
  「嘿嘿,我會小心啦!」唐眠眠傻笑,等朱莫知把杯子給他,他喝了一口熱呼呼香噴噴的糖水,「蛛蛛寶貝,你真好。」
  「不要隨便幫我取綽號。」
  朱莫知完成給同事餵食好感度累積的日常任務,直接捧著瓷缸去洗夢錦,等洗完了,他可以在工作室提前做些補夢的工作。
  「晚點見!」唐眠眠蹦蹦跳跳,快樂地出發覓食。
  也許是細細的弦月讓月光格外昏暗的緣故,他們誰也沒發現工作室緊閉的門扉下,有黑霧如絮湧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