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XIEM|Rock Band AU] Threesome-07

未滿十八歲請勿閱讀

  他的身體渴望Ike,被喜歡的人進入的感覺是不同的,心跳加速,幸福感讓腦袋輕飄飄的。
  Vox要他輕一點,反而激起了他的逆反心理。Ike握著他的腰,狠狠地頂進他的體內深處,聽Vox發出大提琴般的悅耳呻吟。
  「Ike⋯⋯不行⋯⋯」
  體驗到這種過於激烈的快感,Vox不確定自己可以撐過整場性愛。
  Ike細細地吮吻他的耳垂,慢條斯理地說:「是你想要跟我做,現在又說不行?」
  「慢一點,Ike,我不習慣在下面。」Vox示弱。
  Ike緩下律動的速度,伸手去撫摸Vox胸口的凸起,他不只用手,甚至低頭去吸吮他焦糖色的乳頭,吸吮得嘖嘖有聲。
  酥酥麻麻的感覺從胸口蔓延到全身,他忍不住挺起胸膛迎合Ike的唇舌,還想要求更多,「另一邊也幫我舔一舔。」
  「你都不會覺得害羞嗎?」Ike忍不住問。
  熾熱燃燒的慾望稍緩,Vox又再度露出仍有餘裕的表情,他微微一笑,「比起害羞,我更想要讓我們更舒服的結合,Ike。」
  Vox自在的模樣既吸引人,又讓人感到不悅。
  「我用力幹你的時候,你不舒服嗎?」Ike問。
  「⋯⋯舒服,太舒服了,所以我承受不住。」
  Vox說出實話,這取悅了Ike。
  「很好,你知道你真正想要什麼。」
  Ike握著他的腰,將陰莖深深地插入最深,讓Vox清晰地感受到它的形狀,讓他產生了自己要被Ike貫穿的錯覺。Ike大開大闔的進出,燃燒的慾望使得血液都沸騰起來,Vox盡量放鬆,努力打開自己的身體,任憑對方索取。
  「Ike,我真喜歡你。」
  「⋯⋯我一直不懂,你喜歡我哪一點。」
  「你在舞台上閃耀的模樣、你吃魚子醬吐司心滿意足的表情,你的一舉一動都讓我無法移開目光。你太可愛了,可愛又迷人。」
  Ike聽他這麼說,還是沒辦法理解。
  「你還是閉嘴,讓我好好幹你就好。」Ike說。
  「只要Ike高興,怎麼做都好⋯⋯嗯⋯⋯」Vox享受地發出長長的呻吟。
  Ike動得又快又粗魯,陰莖下的囊袋拍在他的屁股上,發出響亮地啪啪聲。Ike每一下抽插都抵到最深的位置,這讓Vox感受到從沒有過的快感,強烈的歡愉幾乎要把Vox逼瘋。
  「嗯啊⋯⋯太深了⋯⋯」
  汗水蒸騰,高溫讓Vox難以思考,也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Vox攀附著Ike的肩膀,咬住他的肩膀避免發出聲音,在他的肩膀上留下齒印。
  所有的感官都被性慾調動,不斷地邁向高峰。每當Vox覺得自己已經不能夠再承受,卻又被拋到更高的位置,歡愉變作大量的蜂蜜浸潤他,他幾乎要被甜美的慾望溺斃。
  「哈啊⋯⋯嗚嗯⋯⋯啊⋯⋯」
  身體變得不像自己的東西,好像要壞掉了。
  Ike還是不清楚他對Vox是什麼樣的感覺,但他們的身體確實契合。Vox濕熱柔軟的甬道彷彿能夠攝取人的靈魂,Ike低下頭看陰莖進出帶出魅粉色的穴肉,畫面煽情。
  不管怎麼說,Ike確認自己動搖了。
  他沒有成功拒絕,和Vox滾到了床上,進行負距離的接觸。他們未來會變成什麼樣的關係呢?Ike無法想像。
  Ike將複雜的情緒,傾注在每一下抽插,他加快頻率狠狠地貫穿Vox,最後深深地埋入Vox的體內。灼熱的精液射進Vox的體內,燙得他一顫。
  「嗯⋯⋯你射了好多。」Vox說。
  這傢伙開口說話,真讓人火大。Ike這麼想著,低下頭吻他,讓他閉嘴。

***(Chapter 4)

  Ike確定Mysta知道他和Vox做了。
  不過Mysta的表現跟Ike預期的不太一樣——不,Ike心裡其實對自己和Mysta、Vox一團亂麻的關係毫無頭緒,更說不上對未來有什麼預期,Ike根本不曉得該用什麼態度面對他們。
  Ike感覺到Mysta在悄悄觀察他。他不知道Mysta觀察到什麼,或者還想繼續觀察什麼,才會總是一有閒暇,就直直地面向他發呆。與Mysta相比,Vox的態度沒什麼改變,原本怎麼和他相處,現在也一如往常,反而讓人有一種安心感。
  Shu找Vox談話過一次,比起什麼都不知道的Luca,Shu很明顯地注意到他們三個相處時,不同尋常的氛圍。在那之後,Shu有一天沒頭沒腦地和Ike說:辛苦了,那兩個傢伙就拜託你了。
  他不用猜就知道Shu指的是Vox和Mysta,雖然Shu只找了Vox談話,但似乎認為他是三個人之中,更能夠控制場面的人。他覺得Shu太高估他的本事了。與其說自己能影響另外兩個傢伙,不如說Vox和Mysta做出的事,讓他不得不小心應對。
  ——他們是什麼關係呢?

  某個LUXIEM在其他城市宣傳的晚上,Vox和Mysta一起敲開Ike的飯店房門,Ike又想起來他存在心底的那個問題。
  自己和這兩個傢伙有什麼樣的關係,才會讓他們選擇在這個夜晚來到他的房間?
  「我帶了一支紅酒來。明天是假日,終於可以休息了。」Vox舉起手上的酒瓶晃了晃。
  「我們今天可以玩到天亮都沒關係。」Mysta手裡提著從外面餐車買的塔可餅,興高采烈地說:「經紀人說可以睡到傍晚再退房,如果真的要待到後天再回去,也不是不可以。」
  「你們把我的房間當什麼地方了?」Ike無奈地問:「要打牌的話,也去把Shu和Luca叫來。」
  「沒有要打牌啊,我們要打砲。」Mysta無辜地眨眨眼睛。
  Mysta語氣自然,講得像難道你不知道晚餐菜單是什麼這種語氣。
  「別擔心,我和Mysta會給你最好的享受。」Vox將Ike抱進懷裡,這麼說著。
  Ike沒有被Vox的話語動搖,即使肌膚相觸的感覺很舒適。
  「我們愛你。」Mysta說。
  聽見Mysta這句話,Ike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們確實有性,但是愛?輕易說出口的愛太廉價了,Ike和以前的交往對象,也不曾說出:我愛你。代替「我愛你」的「我喜歡你」已經是Ike表現愛情的極限。
  他從未有說我愛你的衝動。
  「打炮歸打炮,我不想玩感情遊戲。」Ike說。
  「你不相信嗎?」Vox又說了一次, 「我愛你。我們都愛你,只要我們待在一起,心裡就有滿足和幸福的感覺,這就是愛情。」
  「聽起來愛情也不是多貴重的事物。」Ike評價之後,回應他們:「我沒辦法理解你們之間的愛情,也沒辦法理解你們對我的愛。」
  「你只要放輕鬆,接受我們就好。」Vox說。
  「要做愛就做,別說太多廢話。」Ike說。
  「Ike想要,我們當然樂意奉陪。」Vox回應。
  「怎麼做都可以嗎?」Mysta眼睛閃閃發亮。
  「隨便你們。」Ike承諾。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