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球是圓的(完)

※大B活動文,順便兼任我個人慶祝熱刺晉級歐冠決賽的賀文!

※會播球類比賽的酒吧老闆和邊緣人房東

※希望沒有無意間寫太多讓人弄不懂的術語,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請提出來讓我修正謝謝。

  「帥哥,我們要加點!」

  「好的沒問題!」

  滿四十歲之後,以青年自稱就不像以往那麼有底氣,好在李恆沛的臉還扛得住帥哥的稱呼,還可以在人家喊他帥哥的時候應聲。

  「想要加點什麼呢?」李恆沛拿著點餐紙做紀錄。

  「一杯小夜曲,還有綠色蚱蜢⋯⋯」客人指著酒單說完,又追加了點心,「還要綜合炸物拼盤!」

  「好,請稍候。」李恆沛擺出營業用的禮貌微笑,回到吧台用點餐機輸入餐點,讓廚房做綜合炸物拼盤,自己開始準備調酒。

  取出調和用的基底酒、其他調和用的酒類和配料,雪克杯和盎司杯,李恆沛非常熟練,已經不用多思考就能調出客人想要的飲品。

  李恆沛經營的酒吧擁有一個超大螢幕用來直播運動賽事,就像現在正在直播英超聯賽,「先看這一波攻擊,球傳到左路——」

  因為長年直播運動賽事,他的酒吧也是許多球迷的聚會場所,客人們三三兩兩的聚在一塊,緊張地盯著大螢幕,就怕漏看了精彩進球時刻。

  為加點的客人送完餐,李恆沛還沒回到吧台內,酒吧門就被來客推開。看清客人的面容,李恆沛露出愉快的笑容,來人是他特別關注的客人,還沒到暗戀的程度,但擁有很高的好感,一直想著哪天要好好搭訕對方。

  「歡迎光臨。」李恆沛露出愉悅的微笑,迎向來客,「今天還是照舊嗎?」

  有著娃娃臉的男人認真地點點頭。

  「裡面請。」

  李恆沛直接走回酒吧為對方準備調酒,對方也直接跟過來,坐在酒吧前面,視線已經放到了螢幕上直播的球賽上。照舊的選項是蘋果啤酒,李恆沛給客人取的暱稱是小蘋果,就是因為對方喜歡蘋果啤酒。

  使用尼克白蘭地、蘋果汁均勻混合,再加上一點糖漿,最後再一起到入啤酒裡,這樣調酒就完成了。李恆沛把酒放在小蘋果的面前,沒有說話打擾他。

  等到電視上直播的球賽到了中場休息時間,小蘋果才轉過來看向自己的桌面,看到杯壁沾滿水珠的蘋果啤酒眼睛一亮,喝了一大口露出滿足的表情。

  「今天怎麼比較晚來?」李恆沛問。

  小蘋果眨眨眼睛,慢吞吞地回答:「新房客來看房子。」

  「這樣啊。」李恆沛點頭表示理解,換了一個話題說:「上半場零比零,也沒什麼特殊的狀況發生,所以你沒有錯過精彩畫面。」

  「嗯。」小蘋果也朝他點頭,直接句點了李恆沛。

  李恆沛沒有太在意,經過近一年時間的觀察,他知道小蘋果不太喜歡說話,但他靠著每次蘋果來消費就問一句的方式打探到他的很多資訊。比如小蘋果住在酒吧附近,專職的房東,沒有其他工作,常常穿著拖鞋和棉T恤和柔軟的棉褲,一副家居打扮來到他的店裡看球賽,2018年世足賽喜歡上看足球,接著看了半季英超之後喜歡上熱刺,只要有熱刺的比賽都會來他的酒吧看球——

  李恆沛再接再厲,丟出小蘋果一定會被吸引的話題,「最近熱刺官網商店全球免運,我打算定球衣,你要不要一起買?」

  「⋯⋯會不會太麻煩你了?」

  「不會,這是熟客限定的服務,你可以上官網看看要買什麼,待會告訴我。」

  「嗯。」

  中場休息的廣告時間,他很認真的在官網商店上挑選想要的商品,李恆沛讓小蘋果截圖,之後再用Line把截圖傳給他。藉著這個機會,李恆沛終於要到小蘋果的聯絡方式,和對方在Line上老老實實輸入的全名——孫瀧雨,很秀氣的名字,和他白裏透紅又圓潤可愛的臉很搭。

  要到通訊方式之後,李恆沛試著用Line和孫瀧雨聊天,隔著通訊軟體,小蘋果回話比面對面的時候多得多了。

  他也成功和小蘋果成為朋友,雖然他希望兩人可以發展成朋友以上的關係,不過他決定慢慢來,免得讓小蘋果嚇一跳。

***

  李恆沛不知道小蘋果早就喜歡上他了。

  孫瀧雨人生沒什麼目標,一直知道自己喜歡男性,但是因為社交障礙,認識了喜歡的對象也很少成功和對方交朋友,更遑論告白了。孫瀧雨活了四十多年,一直沒什麼朋友,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嗜好,大學畢業之前,爺爺過世直接分到好幾處房產,直接晉升房東,在擁有房租收入之後,孫瀧雨再也沒有認真的思考過人生的目標。

  他的作息很固定,天天守在電腦、電視前面,為了保證健康,他早晚會花一個小時在家裡附近散步繞圈,所以李恆沛酒吧在裝潢的時候,他就見過來監工的李恆沛,然後一眼就喜歡上對方了。

  孫瀧雨前一個暗戀對象是每天固定在社區公園跑步的男大生,不過年齡差得太多了,他根本沒有去搭訕對方的打算,只是每天早上步行公園一圈,以他緩慢的步行速度,正好可以讓男大生經過他三遍。

  半年後男大生和同樣時間晨跑的女大生修成正果,他的暗戀也付諸流水。他花了一個早晨和下午為他的暗戀失敗傷心,接著在晚上經過裝修中的酒吧對李恆沛一見鍾情。

  李恆沛在他居住的社區開了一家酒吧,他有充分的機會好認識李恆沛,比如李恆沛在店門口招工讀生的時候,他差點衝動報名了。

  直到買了履歷表,填完年齡那一欄,輪到工作經歷的時候赫然發現他有極高的機率不會錄取。一般人都不會任用超過三十歲以上沒有任何工作經驗的人手,他超過四十大大超齡,自覺不該投履歷自取其辱。

  還是當個消費者吧。

  孫瀧雨四十五歲生日那天許下願望,他四十六歲之前一定要進李恆沛的酒吧消費一次,接著他開始每天買啤酒練酒量,花了大半年,等到某一天酒吧特別熱鬧的時候,他終於鼓起勇氣,推開酒吧的門——

  「一個人嗎?」李恆沛問。

  孫瀧雨點頭,不敢說話,怕說話的時候太激動讓嗓音分岔。

  他被李恆沛帶到剩下一個位置的吧台坐下,看了酒單半天決定點蘋果啤酒,然後震驚地看著李恆沛在酒裡加入啤酒以外的高濃度酒精——他以為蘋果啤酒是蘋果口味的啤酒,就跟台啤有芒果口味、鳳梨口味和葡萄口味!

  因為不敢一直盯著李恆沛看,所以他習慣性地看向播放著什麼的大螢幕,後知後覺地發現電視上正播放著世足賽。

  他自己除了走路沒有特別有興趣的運動,所以以前看電視很少看運動台,這是他第一次完整看完一場足球比賽,年輕男士在球場上揮灑汗水,用身體對抗,偶而有暴力拉扯,看到球衣被撕破的時候孫瀧雨覺得自己第一次認識到足球這項比賽有多麼吸引人。

  於是看球賽變成孫瀧雨的最新興趣,在李恆沛的酒吧看球特別有氣氛,蘋果啤酒雖然不是他以為的蘋果啤酒,但是味道非常好,他幾乎想天天泡在李恆沛的酒吧。但他不太好意思,在家裡追了幾週的英超比賽,找到喜歡的本命球隊,孫瀧雨奢侈地決定凡是熱刺的比賽他就去李恆沛的酒吧看。

  這樣可以同時看到暗戀的對象和喜歡球隊的比賽,還能喝到好喝的蘋果啤酒,太奢侈了。

  他還是不擅長和人交際,即使李恆沛會主動跟他聊天,他還是不太能成功聊起來,但他和李恆沛說的話,已經超過他和這一生中暗戀的任何對象對話的總和。

  李恆沛主動提出代購,和他交換聯絡資訊更是意外之喜。

  隔著通訊軟體,他終於能好好思考之後,保持平常心回覆了,和李恆沛變熟以後,他也比較敢和他說話,雖然對視仍然不敢超過十秒,但這已經是巨大的進步了。

  基於對方知道自己的職業,還有熱刺在歐冠成功晉級,他在週中的歐冠比賽也會到李恆沛的酒吧看球。

  雖然總是一個人走進酒吧,一個人坐在吧台上喝蘋果啤酒,但是吧台有李恆沛在,他克服了對陌生環境的恐懼,待在李恆沛的酒吧也能像待在家裡一樣自在的看球。

  和喜歡的對象一起看球的感覺很幸福,即使熱刺在英超的成績讓他有點鬱卒,但歐冠熱刺對曼城成功晉級之後,他開始覺得許多事的結果不再那麼篤定,就像足球比賽,因為球是圓的,最後比賽會是什麼樣的結果都不一定。

  熱刺贏曼城只是晉級四強,但熱刺有太多傷兵,對阿賈克斯的比賽第一輪主場Harry Kane因傷缺席,孫興慜累計黃牌停賽,最終以一比零輸球,只能等下一場客場作戰翻盤。

  孫瀧雨看過一些如果喜歡的球隊晉級,我就去做什麼什麼事的祭品文。他在第二輪比賽的前兩天鄭重地決定如果熱刺晉級,他就和李恆沛告白。

  上半場阿賈克斯領先兩球,總進球數變成三比零,孫瀧雨緊張得想咬玻璃杯。

  中場休息上完廁所,桌面上多了一杯蘋果啤酒,李恆沛笑著說:「招待。」

  「謝謝。」

  「下半場還有機會。」

  「嗯。」

  李恆沛和他說熱刺還有機會,就好像跟他說他還有告白的機會一樣,讓孫瀧雨有點不好意思。

  下半場兩顆僅僅相鄰四分鐘的連續進球讓孫瀧雨打起了精神,這兩顆都是客場進球,如果再進一顆,即使總分是三比三,熱刺也會勝利,因為三顆客場進球會贏過阿賈克斯的一顆客場進球加兩顆主場進球。

  再一球。

  再一球就好。

  孫瀧雨緊張地盯著大螢幕不放,抓著身上穿著的客場球衣下擺,不斷在心底許願。

  超過九十分鐘,到了傷停補時的時間,最後一球的機會渺茫,孫瀧雨開始安慰自己下半場剛開始能先進兩球已經很厲害了,就算最後一球沒進,他也不會後悔。

  如果進了,他就立刻跟李恆沛告白。這和他最初的計畫不一樣,他本來計畫熱刺晉級之後用Line傳訊息告白,如果被拒絕也不會太尷尬,但是現在是關鍵時刻,他想加重砝碼,讓大宇宙的意志幫助喜歡的球隊贏球。

  球賽接近結束,最後一次角球進攻機會,守門員也到前場參與爭頂,可惜沒有進球。阿賈克斯的門將慢慢地開球,被發了一張黃牌,但那位門將並不在乎,只要能拖時間就好。

  孫瀧雨憋著一口氣,比賽還沒有結束,還有機會——

  90+6分,Lucas Moura成功完成帽子戲法,進了關鍵的第三球。進球的那一刻整個酒吧一下變得鬧哄哄的,這場比賽精彩得讓人難以忘懷。

  裁判多加了一些時間讓阿賈克斯有反攻的機會,但熱刺穩穩地守住了,最終熱刺以三比三贏得比賽。

  孫瀧雨第一次看球看到跳起來,在裁判吹停比賽的那一剎那,孫瀧雨離開座位,心情激動地站起來看向李恆沛,對他說:「贏了!」

  「恭喜熱刺晉級!」李恆沛笑著說。

  「嗯。」孫瀧雨第一次直視李恆沛超過十秒,他深吸一口氣,在氣氛沸騰的酒吧裡用比平常更大一些的音量說:「我喜歡你。」

  李恆沛睜大了眼睛。

  唔。他可能搞砸了。

  不過孫瀧雨還處於贏球的興奮,他仍然看著李恆沛的雙眼,等待一個回答。

  「我們交往好嗎?」

  於是孫瀧雨清楚地聽到李恆沛這麼問。

  孫瀧雨覺得這是他這一輩子裡,過得最高興的一天。

END

加碼小段子:

  「什麼?你比我大?」李恆沛很吃驚。

  「大五歲。」

  孫瀧雨伸出手掌比了比,交往後孫瀧雨除了早晚散步,只要李恆沛開的酒吧營業,他都待在店裡,偶而還客串帶位和點餐的服務生。和李恆沛交往之後,孫瀧雨成功把李恆沛的酒吧當作自己的地盤,在自己的地盤上,他的社交障礙就不那麼嚴重,點餐和帶位的工作對他來說不那麼困難。

  「你怎麼保養的?」

  孫瀧雨慎重地思考之後說:「每天走一萬步?」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