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noon Tea-03

  吉恩剛剛出差回來,因為休假所以稍微多睡了一個小時,不過他很快就被蘿塔烤土司的香氣喚醒。

  好香,是MUGIMAKI吐司的味道。他相信就算只是不經意地經過店門口的路人,都能被濃郁的奶油和麵包香氣所擄獲。

  他披著薄毯循香來到廚房。廚房中島上已經擺上一壺煮好的咖啡,木桌被蘿塔先前鋪好的白底紅格子餐墊包裹,兩人份的餐盤刀叉也已擺放妥當。

  蘿塔回頭望向還帶著惺忪睡眼的吉恩,微笑舉起手中的雞蛋問:「我正在烤番茄吐司和南瓜吐司哦,煎蛋要兩個還是一個,哥哥?」

  「嗯,要幾個呢……」吉恩雖然起床了,卻還沒清醒,他遲鈍地自問。

  「平常都吃一個,還是改成兩個,做成炒蛋?炒蛋配麵包很好吃哦!我再煎培根。」

  「那就炒蛋好了。」

  烤麵包機叮的一聲,兩片烤好的吐司跳出來,紅色和橘色的吐司覆上淡淡的焦黃。

  吉恩主動幫忙把吐司裝到盤子裡,轉身放到中島桌上,接著又放了番茄吐司和南瓜吐司進烤麵包機。

  「啊,這個油醋醬也拿過去,哥哥幫我拌一下桌上的沙拉。」

  「沙拉……」

  切好的紅蘿蔔絲、玉米粒、碎堅果、葡萄乾和撕成片的萵苣,裝滿整個大玻璃盆。吉恩困擾地盯著橘紅色的胡蘿蔔絲,他不喜歡生紅蘿蔔的味道,如果煮熟的紅蘿蔔就不會有胡蘿蔔的腥味,比如說紅蘿蔔燉牛肉他就很喜歡。

  蘿塔發現吉恩在發呆,揮舞著鍋鏟叮嚀道:「要多吃蔬菜!」

  「好,好。」

  吉恩把紅蘿蔔絲撥到一邊,才加入油醋醬,開始拌整碗沙拉,等每一片萵苣都沾上油醋,吉恩再把紅蘿蔔絲藏到碗底。

  大功告成。

  伴隨著炒蛋的蛋香、煎烤培根的油脂香味,吉恩倒了一杯咖啡,一口熱騰騰的黑咖啡喝下去,吉恩總算清醒了。

  窗外一片湛藍,只有幾絲雪白的雲,打開的窗戶吹來清涼的風,今天天氣真好。

  好閒。待會去天台抽根菸吧。

  吉恩想從口袋裡掏菸盒,但睡衣口袋是空的,連打火機也不在身上。

  昨天晚上回家前,菸盒和打火機都還在身上,如果是洗澡前拿出來,會不會放在床頭櫃上……嗯……等下再去拿。

  蘿塔取走擺在餐桌上的兩個空盤子,把炒蛋和煎培根分別盛進去,最後在炒蛋上磨了一些胡椒粒又灑了一小撮鹽,「好了完成!」

  「有草莓醬嗎?」

  「欸?這種特殊口味的吐司,沾橄欖油才能真正享用吐司美味的說——」蘿塔一邊說著,一邊給吉恩拿放在冰箱裡的果醬,「來,草莓醬。」

  「謝謝。」吉恩用果醬抹刀挖草莓醬,塗在番茄吐司上。

  唔,草莓跟番茄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好吃。

  麵包機又叮了一聲,蘿塔取出吐司,到桌邊坐下,然後夾了一些沙拉、炒蛋和培根到南瓜吐司上,對折起來咬了一口,南瓜甜香和鹹味的炒蛋、培根搭配絕妙,搭配沙拉味道更清爽。

  下次可以用南瓜吐司做三明治,給哥哥帶出去吃。

  「哥哥,尼諾最近怎麼都沒有來約我們吃下午茶?」蘿塔問。

  歐塔斯家的早餐時段,是蘿塔和吉恩兄妹倆交流感情的時間。

  「啊?尼諾在忙吧。」 

  「但是尼諾明明說最近這三個月都會待在巴頓區……」蘿塔覺得奇怪,繼續問:「上星期一哥哥不是和尼諾約去喝酒?為什麼那天那麼早回家?」

  「你怎麼知道?」

  上週一晚上蘿塔也約了朋友出去吃飯,她怎麼會知道他最後沒去酒吧提早回家?

  「霍克斯先生拜託我把這盒香菸給你,他說味道太甜了還是不習慣。上週一晚上哥哥和他一起抽菸,看哥哥好像很喜歡的樣子,就決定送給你了。」蘿塔拉開抽屜,把黑底燙銀的漂亮菸盒拿出來,遞給吉恩。  

  是科羅萊區特產的黑惡魔香菸。

  「幫我說一聲謝謝。」

  「我已經先替你謝過霍克斯先生了。」蘿塔繼續問:「所以上週一哥哥也沒和尼諾見面?」

  「沒有。」

  最後一次和尼諾聊天,正好說到黑惡魔香菸。說起來上週一尼諾只傳了簡訊說臨時有事,連打電話說一聲都沒有,不知道他在忙什麼。

  是自由記者的工作,還是內務調查課的工作?

  尼諾說過,他現在還在內務調查課供職,但鑑於之前救吉恩那一次太過高調,他已經不再適任匿名部員,今後將以尼諾的名字繼續在內務調查課工作。

  那麼如今依照吉恩在監察課的權限,他可以從系統調閱尼諾的工作行程安排。

  不過好像沒必要特別去監察課一趟看尼諾的行蹤啊,真的想知道,打電話給尼諾,他會坦承的。

  既然是尼諾想要隱瞞的事,那就繼續讓他保密好了。

  早餐後,洗完餐盤,和蘿塔合力把廚房整理乾淨後,吉恩把黑惡魔香菸放進睡衣口袋,回房間裡找打火機,打火機不在床頭櫃上,吉恩四處找來找去,怎麼樣也找不到它。

  「奇怪……打火機、打火機……」

  「在這裡,給你。」蘿塔正要洗衣服,她倒好洗衣精和柔軟精,發現找東西的吉恩,把打火機扔給他,「哥哥真是的,每次都忘記。不是說把衣服丟進洗衣籃之前,要先把口袋的東西都掏出來嗎?」

  「嗯,我出去抽根菸。」吉恩敷衍地點頭,打火機在手上轉了一圈。

  「去天台嗎?」蘿塔問。

  「要買什麼東西嗎?我出去散步好了。」吉恩腳步頓了頓,轉身回房間換衣服。

  「太好了,吐司沒有了,哥哥記得去MUGIMAKI一趟。」

  「我知道了。」

  「除了原味鮮奶和番茄以外,哥哥也選兩種可以當甜點的吐司回來。」

  「好。」

  吉恩點燃香菸抽了一口,悠閒地穿越街道和馬路,尼古丁使腦部分泌更多的多巴胺,他享受悠閒的天氣和香菸對情緒的舒緩。食指中指夾著香菸的吉恩非常引人注目,他不時聽見擦肩而過的人低聲討論他。

  ——那是蹭菸的吉恩,我第一次看到他。

  ——今天沒有穿ACCA制服,休假日嗎?真悠閒啊。

  不過吉恩不在意被人圍觀,因為有抽菸的習慣,他早就習慣被許多人盯著看了。吉恩似乎沒發現有個熟悉的傢伙,正跟在他的身後。

  尼諾穿著沒什麼特色的黑色T恤和牛仔褲,胸前掛著相機遠遠跟在吉恩身後,路上行人不少,但尼諾並不怕跟丟吉恩。他知道往某個方向走,那目的地大概是哪裡,往某個目的地時,吉恩習慣走哪條路。如果吉恩臨時改變主意,想繞遠路逛逛,尼諾也猜得出吉恩的選擇。

  「畢竟整整看著他三十年了,這點程度的熟悉也很正常。」尼諾自言自語。

  尼諾已經不需要盯著吉恩,時時刻刻保護他和蘿塔的安全,但尼諾最近忍不住做和過去一樣的事,他獨自跟在吉恩身後,和他搭同一航班出差,在同一家餐廳不同角落用晚餐。

  尼諾想看著吉恩,沒有他人的命令這一類的理由,只是他想要看見吉恩。

  吉恩抽菸的姿態、用刀叉切割牛排的優雅,還有他與下屬視察分部的樣子,素來帶著從容不迫的氣質。

  回到巴頓區,尼諾洗出吉恩的照片,挑出最好看的一張收進錢包裡,照片裡的吉恩正在酒吧喝酒,長腿擱在吧台椅上,表情寂寥地晃動酒杯,酒杯裡是淺藍色像海水一樣的調酒。尼諾看著照片,彷彿能聽見冰塊與玻璃杯碰撞出來的清脆聲響。

  這麼做的吉恩在想什麼?對莫芙部長失敗的單戀?還是什麼都沒想?

  尼諾還記得自己幾乎想走過去和吉恩打招呼,問一問他的想法,但他忍住了。

  他不想讓吉恩知道自己還在跟蹤他,雖然尼諾有很多藉口能讓吉恩相信的藉口可以用。例如內務調查課要他出差,來完成兼職的記者工作,放假恰好來玩……

  尼諾相信,自己一定能隱藏想靠近吉恩的心情。

  但他不想欺騙自己,欺騙吉恩,他想讓吉恩知道,但不是現在。

  他想先暫時跟吉恩保持距離,又想看見吉恩,兩種不同的想法交匯,內心充滿矛盾與掙扎。

  吉恩果然和尼諾猜測的一樣,熄掉手上的菸,走進MUGIMAKI。

  尼諾站在對街,他才跟著出差的吉恩回到巴頓區,家裡冰箱什麼食物都沒有。他要不要在吉恩離開以後,也去買兩片巧克力吐司?

  在尼諾猶豫不決時,他的手機響起吉恩的專屬鈴聲。

  「我看到你了,尼諾。」

  隔著電話,吉恩的嗓音微微失真。

  但那的確就是吉恩的聲音,尼諾已經好幾天沒聽見了,他發自內心對能和吉恩說話感到愉快。

  「被你發現了。」

  「你看得太用力了,尼諾。」

  「哈哈,真的嗎?那可真是太失敗了。」尼諾苦笑。

  「快過來。」

  吉恩掛掉電話。

  他不知道尼諾反常的原因,但他不在乎原因,反正尼諾想說就會說,吉恩是這麼想的。

  吉恩彎腰從櫥窗裡選好想要的吐司,等尼諾推開店門進來,吉恩已經站直,對店長說:「鮮奶和番茄兩公分的各四片,草莓奶酥、巧克力和抹茶紅豆二點五公分各兩片。」

  「好的,請稍等。」

  「你今天沒事吧?待會要不要到我家?」吉恩沒等尼諾回答,「剛才買好你的點心了,巧克力吐司二點五公分兩片。」

  尼諾一愣,愉快地笑了。

  「那就打擾了。」

  吉恩除了「你的機車停在哪裡?」之外,什麼都沒問,尼諾一方面很享受吉恩對他的信任,一方面希望吉恩開口問他。

  如果吉恩想知道,不管時機是否合適,尼諾無論如何都會把自己的心情告訴他。

  喜歡,愛。

  有性慾的那種愛,從心口蔓延出的大火,將尼諾渾身血液燒得滾燙。

  尼諾提議去蜂熊買布丁給蘿塔當禮物,吉恩想一想同意了。

  到蜂熊的時候,他們的招牌泡芙正好出爐,泡芙的香味和吐司的香味不太一樣。尼諾觀察吉恩的表情後,決定再買三個泡芙帶走。

  尼諾在歐塔斯家度過愉快的一天,蘿塔就像他的妹妹,看公主過得很好,尼諾很欣慰。

  在蘿塔忙著處理大樓管理人的工作時,吉恩到天台抽第二支菸,尼諾拿起相機跟過去,光明磊落對準吉恩一陣狂拍。

  「你又在拍我了。」吉恩淡淡地瞥他一眼,沒帶任何情緒問:「要把照片交上去嗎?」

  「不,不用,我想拍你。剛才那一瞬間的風很好,香菸煙霧飄出去的樣子很好,拍到很了不起的相片了。」

  「欸……是這樣啊。」

  吉恩大概覺得這理由有點無趣,他吐出一個煙圈,又揮手攪散它。

  「沒錯,照片洗出來以後,我帶來給你看?」

  「好啊。」

  尼諾說完有一點後悔,他太衝動了,如果吉恩能看出拍攝照片的當下他的感情……

  但吉恩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尼諾又很高興。

  尼諾想要吉恩注意他。

  「上次喝酒,聊到你喜歡什麼類型。」

  「啊,摩托車的話題嗎?」

  「是喜歡女孩子的話題!你還沒說你喜歡的類型,這次不能用摩托車混過去了。」

  「我沒有故意混過去。要說的話,金色頭髮很不錯,顏色很美,眼睛的話,顏色和你一樣——」

  吉恩打斷他說:「不可以對蘿塔出手。」

  「我才不會,蘿塔是妹妹。」

  「喔。」

  沉默片刻,尼諾又說:「身高比我矮一點,大概這麼高。」

  尼諾虛虛比了一下位置,大概是吉恩的高度。

  「欸?和我一樣高的女孩子會不會太高?」

  不是女孩子哦,吉恩。尼諾在心裡說。

  「會嗎?我覺得剛剛好。」

  尼諾喜歡吉恩的身高,他們之間的身高差,恰好能讓吉恩舒適地靠在他的肩膀上。

  「欸,原來如此,你喜歡高挑的金髮美人。那對方的個性呢?」吉恩問。

  「和我聊得來,可以和好朋友一樣相處。」尼諾毫不遲疑。

  「能夠好好相處確實很重要。」

  「對吧?」尼諾得意地笑。

  「那你周圍有這一類的女性嗎?」

  「沒有。」

  「但你明明很受歡迎,我覺得你不能限定對方的髮色或眼睛的顏色,尼諾。」

  「髮色很重要。」

  「髮色可以染,眼睛的顏色可以帶變色片……」

  「那不一樣。」

  其他人都不是你,吉恩。

  「我發現你很喜歡在奇怪的地方固執,難怪你一直沒交女朋友。」

  「堅持喜歡對象的類型,和固不固執無關。」

  我有你哦,吉恩。

  以前尼諾沒有心思戀愛,需要他顧慮的事情太多太多。

  如今尼諾發覺自己喜歡吉恩,過往的經歷變成命運的安排,他所遭遇的一切都是為了遇到吉恩,遇到他心愛的王子。

  不可以急躁。

  尼諾反覆警告自己,別急、慢慢來,還有很多時間。

  我會花一輩子的時間愛你,吉恩。

TBC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