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noon Tea-05

  下午茶三層架的話題結束後,他們也差不多吃完水果鮮奶油三明治,原本燙得不得了的司康餅變得微溫,正好入口。

  蘿塔切開司康餅,塗上尼諾帶來的檸檬卡士達醬。她咬了一小口,外層像餅乾硬脆,內裡鬆軟,抹上清爽的檸檬卡士達醬酸甜冰涼,配上充滿濃濃奶香司康餅剛剛好。

  蘿塔閉上眼睛感受美好的滋味,幸福地捧著臉說:「又鬆又軟,好好吃哦!」

  「好吃吧?喜歡就多吃一點。」尼諾笑著回應。

  尼諾還替吉恩切開一塊司康餅,抹上草莓醬才遞給他,但吉恩心不在焉,連草莓醬的味道都沒辦法拉回他飄遠的思緒。

  這顯然有些浪費司康餅的美味。

  尼諾與蘿塔聊得熱絡,有尼諾轉移注意力加上吉恩一向話少,直到他們倆離開,蘿塔都沒發現兄長異常的沉默。

  他們走進管理員電梯,尼諾在選擇樓層按鈕之前問:「我的摩托車停在地下停車場,你要在樓上等我,還是一起下去?」

  「跟你一起下去。」吉恩說。

  電梯安靜地一層層下落,直到停車場後,電梯門無聲滑開,他們踏進空曠又安靜的停車場,鞋跟敲擊在地面的足音迴盪。

  尼諾把安全帽讓給吉恩,「安全帽。」

  「你自己不戴嗎?」

  「沒辦法,今天只帶了一頂出門。別擔心,等會我會記得避開街上的監視器,和巴頓區ACCA分部巡邏車。」

  這傢伙很擅長隱藏自己,吉恩相信尼諾做得到,乾脆默認他的決定。反正今天出門穿便服,小心一點不要被人看到監察課副課長公然違法就好。

  太陽下山帶走難以忍受的高溫,加上高速行駛摩托車產生的風,彷彿能把夏天灼熱的躁悶吹走。

  尼諾沒有帶他去常去的酒吧,而是繞到商店買了一手啤酒和三五點心,帶吉恩往目的地前進。

  他們在河堤邊停下,這裡人不多,清涼的河水帶走暑氣,特別涼快,從高中開始,他們偶而會來這裡天南地北的閒聊。

  啤酒鋁罐外凝結了冰涼的水珠,尼諾打開塑膠提袋,又拆開海鹽洋芋片、魷魚絲和杏仁小魚乾的點心包裝,啤酒沁涼的溫度和綿密細緻的氣泡,蘊含麥芽和啤酒花的香氣和些微苦味,和這些簡單的點心很搭。

  吉恩不常喝酒,他的酒量不太好,但現在他卻一口氣灌下一整罐啤酒,吉恩想借用酒精減少自己的緊張感。

  「不管你去哪裡,都騎那輛摩托車呢。」

  「是啊,每次出遠門都得把摩托車托運上飛機確實很麻煩,但沒有它我會很傷腦筋的。」

  「不過這輛摩托車和之前看到的好像不太一樣,雖然還是黑色的……」

  吉恩記得尼諾之前騎的那輛黑色的摩托車,款式和現在的有幾處差異,但要詳細說差在哪裡,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

  「被你發現了,哈哈。新車是年初出的新款,我看了半年,還是決定買了,最近總是騎它。這輛摩托車的汽缸容量超過400cc,引擎的馬力、扭力比前一台更強,雖然有點野,不好控制,但我非常喜歡。」

  「你真的很喜歡摩托車。」

  「是啊。」

  對話就此中斷。

  吉恩抓了一把杏仁小魚乾,白色條狀杏仁和鹹甜酥脆的蜜汁小魚乾的搭配非常和諧,讓人一口接一口停不下來。燻烤過的魷魚絲味道極鮮,又有嚼勁,一條魷魚絲一口啤酒又是不同風味。不僅如此,啤酒和炸物一向是絕配,由森林區所產的巨大馬鈴薯切薄片壓成波紋狀洋芋片,炸得酥酥脆脆後,再撒上海鹽,簡單的搭配造就絕世美味。

  雖然這三樣點心比不上酒吧的培根香腸拼盤或辣烤雞翅,但它們仍然非常下酒,吉恩不由得又開了一罐啤酒。

  鋁罐拉環被拉開,嘶嘶地啤酒的氣泡聲從罐口傳出。 

  「你為什麼會喜歡我?」吉恩直接了當地問:「我察覺到你的目光了,你一直在看我,實在很難忽略。」

  尼諾苦笑,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髮,然後大方地承認說:「被你發現了,你打算怎麼做?」

  吉恩還以為尼諾會慌張,或者藉此機會告白,但他沒想過尼諾會不慌不忙地把話推回來,要他表態。

  「不知道。」

  「會討厭嗎?」尼諾問。

  「不,只是不懂為什麼你會喜歡我。你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啊,你不用回答我,我還記得你以前從沒這樣看過我。」

  「覺得奇怪?」

  「對,一般都會覺得奇怪吧。」

  「這並不奇怪,因為我想吻你,想了很久了。」

  「吻?」吉恩嚇了一跳,把啤酒罐放回草地上。

  尼諾笑著問:「要試試看嗎?親吻。」

  雖然笑著,卻能感受到他很認真,沒在開玩笑。

  「……好啊。」也許是氣氛感染,又或者說被尼諾的眼睛吸引,吉恩答應的話語不由得脫口而出。

  然而當尼諾真的靠近吉恩,吉恩又忍不住後退。

  不,不應該答應的。現在自己嘴裡都是菸味,並不適合親吻。吉恩忍不住往後仰想避開尼諾,他撐在地上的手指尖微微發抖,好像在害怕,他不禁在心裡罵自己大驚小怪,這樣的反應太丟臉了。

  於是吉恩硬撐著脖子,僵在那裡,等尼諾以溫暖的手掌輕輕握住吉恩的脖子。尼諾柔軟的嘴唇冰涼,帶有啤酒的麥香和點心的鹹味。吉恩還嚐得出尼諾嘴裡啤酒、杏仁小魚乾、魷魚絲和洋芋片的味道,想尼諾肯定也能嚐出他嘴裡微苦的菸味。

  尼諾耐心等吉恩習慣,原本溫和的吻越來越激烈,幾乎要讓吉恩無法呼吸。尼諾想吞下吉恩,他不願意放開他的王子,最好能永遠將吉恩囚禁在自己懷裡……

  等吉恩幾乎要窒息,尼諾才依依不捨地放開他。

  「怎麼樣?」尼諾微微喘息。

  可以接受嗎?會覺得討厭嗎?會喜歡嗎?

  吉恩摸摸腫脹的唇,小聲說:「不討厭。」

  尼諾終於鬆了口氣。

  「要交往看看嗎?讓我們談一場適合我們年紀,成人的戀愛吧。」

  「成人的戀愛是什麼?」

  「沒有嘗試之前,我也不清楚。」

  「聽起來一點也不可靠。」吉恩笑出聲來,他總覺得尼諾非常萬能,沒想到他也有不自信的時候,「不過我答應了,就這麼辦。」

  書上說成人的戀愛應該把戀人當作最好的朋友,但尼諾已經是吉恩最好的朋友了,吉恩覺得戀愛指導書一點幫助也沒有。

  成人的戀愛到底是什麼?這是一個巨大的難題。

  說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吉恩以前大多喜歡才貌兼備的美人,但真正談戀愛卻一次也沒有過,而尼諾雖然很受歡迎,但他以前完全沒有戀愛的時間。

  兩個沒戀愛過的大人,要來一場大人的戀愛……

  客廳被叮叮咚咚的電子音效填滿,尼諾和吉恩坐在狹小的兩人沙發上,手裡各握著一個遊戲手柄,專心致志地盯著螢幕。

  螢幕上的角色正努力跳過刀山陷坑,吞吃金幣,比賽誰最先達到終點。

  吉恩比尼諾還要緊張,他很少玩電動,不像尼諾玩著玩著,還能空出手吃零食。

  雖然努力,但吉恩還是輸了,角色倒在地上,身上冒出大大的骷髏圖案。

  「你得先連續按跳躍鍵,讓角色跳到浮空的磚塊上,不然掉下陷坑就死了。」尼諾說。

  「後面的關卡好難。」吉恩放下遊戲手柄,感到挫敗。

  「我之前也花了很多時間才通關。」

  交往後兩人的相處模式沒什麼差別,不過他們一起外出的機率越來越高。到後來想不到要去哪裡,尼諾邀請吉恩到家裡來玩。高中時都沒有到尼諾家裡打過電動,現在一口氣把過去沒做過的事情補回來,只是打電動不太像成人的戀愛就是了。

  「先吃點零食吧,這是科羅萊區和農耕區合作推出的巧克力洋芋片。」

  「又鹹又甜,真的好吃嗎?」

  「非常好吃,我沒騙你,你先吃吃看。」

  厚切波狀洋芋片一面沾了一層薄薄的巧克力,洋芋片的油炸和巧克力的可可脂,不同感受的油脂交織成二重奏,洋芋片鹹味中和巧克力的甜味,簡直難以想像會這麼對味。

  「巧克力和洋芋片好搭,我以前吃過沾巧克力醬的餅乾棒,本來以為味道差不多……」

  「完全不一樣,對吧?雖然餅乾棒沾巧克力的吃法更經典,但巧克力搭洋芋片也很可口。」

  不愧是尼諾,能搜集到與眾不同的巧克力點心情報。

  洋芋片的碎屑和巧克力粘在吉恩的嘴角,尼諾伸手去揩掉它,然後自然而然地將沾巧克力和洋芋碎片的食指送進嘴裡,舔食乾淨,「沾到了。」

  吉恩看呆了,鮮紅舌頭捲走雪白食指上黑色的巧克力和淡黃色的洋芋碎片,這幅畫面太過色情,讓他不自覺撇過臉。

  「你在看角落的花瓶?」尼諾沒發現吉恩的不自在,順著吉恩的視線,看到放在角落的東西,「那是我在當記者時收到的年禮,那時候光想要回送什麼東西給報社的總編,就傷透腦筋。」

  「我就想你不是會買花回家擺設的那種類型。」

  「應該說我很少待在家裡,就算買花回來擺設,也許擺到花枯掉了我才會再次看到它。」

  「內務調查課真忙。」吉恩說。

  他在監察課常常需要出差,但比起他自己,尼諾比他更神出鬼沒。

  「以前比較忙,現在清閒多了,現在我所有的時間都是你的。」

  「……唔。」吉恩含糊地應聲。

  他不知道要怎麼回應尼諾直白的話語,雖然不討厭,但他沒辦法從容地應付尼諾。這時候會突然察覺尼諾真的是年長的一方,比他穩重多了。

  吉恩還不習慣他們原來相差近十歲,以為的平輩其實不是平輩,但以前的認知很難改變。

  吉恩因為認知與習慣的落差感到困擾,他跟尼諾聊過這個,尼諾只笑著摸摸頭讓他不用改變,這件事就輕輕揭過了。

  說起來相較於因為感受年齡差異,而苦惱是否應該改變相處方式而言,以及隨之產生新的相處模式,才讓吉恩更加手足無措。

  比如尼諾突如其來的親吻和擁抱。

  「突然親我做什麼?」

  尼諾摟著吉恩的腰,下巴靠在吉恩的肩膀上,悶聲笑問:「我不能吻你嗎?」

  第二次、第三次或者第十次的親吻和第一次都沒有什麼差別,吉恩的心依然怦怦跳得飛快。

  「你當然可以吻我。」

  ——因為我們是戀人,親吻和擁抱對戀人來說很正常。

  不止親吻和擁抱,在更進一步的事情,吉恩也認真考慮過了,雖然他沒想出所以然,更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如果是成人的戀愛,那麼吉恩應該更大方地地接受尼諾,不僅僅只是親吻,還有其他。

  像性慾。

  吉恩清楚尼諾喜歡他,尼諾會想撫摸他,從他擁抱用了多大的力氣就能了解他的克制。

  親吻、擁抱、愛撫彼此然後做愛,吉恩沒辦法想像最後一個步驟會是什麼感覺,他不討厭尼諾想要他,但他會不可抑制地感到害羞。吉恩看過尼諾的身體,最近一次在尼諾受了槍傷的時候,他看見上半身赤裸纏著繃帶的尼諾,小心翼翼碰觸尼諾,檢查他的傷口,但那時的碰觸不帶有任何慾望。

  會想觸摸尼諾嗎?

  吉恩會因為尼諾而心跳加速,這已經可以稱作喜歡。

  吉恩不討厭同為男性的尼諾親吻他,不排斥尼諾有碰觸他的慾望,只有尼諾可以這麼做,非尼諾不可。吉恩終於確定自己喜歡尼諾,雖然吉恩還沒釐清為什麼會喜歡他,就像吉恩不懂為何尼諾會喜歡他。

  不過理由已經不重要了。

  尼諾放開吉恩,舉起遊戲手柄晃了晃,「還要再來一局嗎?」

  「不。」吉恩這次主動靠近尼諾,輕輕地印下一吻,「我喜歡你。」

  尼諾完全沒預期他的王子會這麼主動,手還舉著遊戲手柄愣在原地。

  吉恩微笑看他。

  尼諾不是吉恩第一次喜歡的人,但他們毫無疑問地相愛。

  「你這傢伙真是……」尼諾停頓,愉快地笑了,「我愛你。」

  ——不愧是我心愛的王子,不過至少在告白的份量上,可不能輸給吉恩啊。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