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noon Tea-06(END)

  大約猶豫了一個月左右,蘿塔還是買下了華麗的骨瓷英式三層架,三只盤子外緣都有華麗的掐絲琺瑯玫瑰,紋樣線條細緻,非常美麗。為了要搭配英式三層架,她也乾脆地買了同花色的附蓋蛋糕架和茶壺、茶杯、茶盤。

  因為購買金額達到免運標準,店家還提供親自配送到府的服務,蘿塔期待很久,預計送達那天她特意等在家裡收貨。等門鈴響起的那一刻,蘿塔就像是等到聖誕老人一樣開心。

  大門傳來鑰匙轉動的聲音,蘿塔跑到玄關,看見吉恩正推門進來。

  「你回來啦,哥哥?」

  吉恩趁午休時間回家拿忘記帶的打火機,「今天提早放學了嗎?」

  「你看你看,我買的下午茶三層架終於送來了哦!」

  他正好碰上蘿塔拆開白薄紙包裹檢查,三層架、蛋糕架、茶盤等,擺滿餐桌琳瑯滿目。

  「需要再買一個餐具收納櫃嗎?」

  「不用,我已經專門在櫥櫃清出空間了,哥哥你忘了?我之前把不常用的餐具拿去二手店賣掉,還拜託你幫我一起搬過去。」

  「哦。你是說上個禮拜三,還讓尼諾也一起來幫忙那次?」吉恩這才想起來。

  「沒錯!」  上週三蘿塔突然叫他和尼諾,搬了兩箱易碎瓷器到二手店賣,雖然賣得錢還不夠他們三個吃頓晚餐,不過確實有這麼一回事。

  「唔,找到了。」吉恩拿起遺落在茶几上的打火機,將它收進口袋,才湊到蘿塔旁邊看,「真漂亮。」

  「對吧!」蘿塔一手舉著茶壺,一手拎著茶杯,非常得意的樣子。

  吉恩對碗碟餐盤沒有特別的喜好,因此沒有接話。

  現在還是上班時間,他只回家一趟拿東西,馬上就要去下一個目的地了。

  「我要出門了,下午還要去ACCA總部一趟。」

  「等等,哥哥,你待會還會回去監察課嗎?」蘿塔放下手裡的茶壺茶杯,從沙發邊的茶几上拿起一疊精緻的卡片。

  吉恩穿鞋的動作頓了一下,回頭看蘿塔問:「會,怎麼了?」

  「我想辦下午茶會,這些邀請函幫我拿給課長、諾特還有阿特利她們!」

  「知道了。」吉恩繫上皮鞋鞋帶。

  「還有尼諾……我沒有寫給尼諾的邀請卡,但我想請他先來幫忙可以嗎,哥哥?」

  他不確定蘿塔特意在把尼諾單獨提出來說,有沒有其他意思。

  「那妳去問尼諾吧。」

  蘿塔又埋頭去整理那些茶壺杯盤,頭也不回地說:「你幫我問就好啦,你們最近不是很常見面嗎?」

  ——想拜托尼諾的話,要自己開口去說。

  如果站在兄長的立場,他應該教導蘿塔與朋友之間的交際禮儀。不過現在他和尼諾的關係,變得比朋友還要複雜一些。尼諾的身份從摯友變成戀人,是不是等於更近一步,更接近家人的身份?

  吉恩愣了一會兒,錯過自然回應的時間。

  「……好吧,我去跟他說。」吉恩穿好皮鞋,拎起公事包,打開大門。

  「路上小心!」

  吉恩關上門之前,探頭對她說:「待會記得去上學。」

  蘿塔嘟著嘴,沒想到自己還是沒混過去,被哥哥發現翹課了。

  雖然被發現翹課也不會怎麼樣,吉恩不會說什麼,但總有心虛的感覺……

  「真是的。明明是哥哥跟尼諾才要心虛才對,瞞著我偷偷談戀愛!」蘿塔自言自語。

  她早就發現了。

  最近蘿塔開始搜羅巴頓區有提供結婚蛋糕訂作的店家,把看起來不錯的幾家店都列入備選名單。

  有做巧克力草莓的蛋糕店家排在前列,畢竟是新人口味。通常這種蛋糕都做成外層巧克力,內層草莓餡的樣式。還是專門訂作一半純巧克力蛋糕,一半草莓鮮奶油蛋糕那種?上面的新人糖霜小人偶,也要做成巧克力和草莓口味的嗎?

  結婚典禮不止結婚蛋糕,喜宴的料理也很重要。

  現在想到喜宴料理好像有點遠,但已經是想「尼諾跟哥哥結婚之後,會搬過來一起住嗎?」這一類問題的時候了。

  要不要把爸爸媽媽的房間,收出來給哥哥當新房?媽媽的房間早早淪為儲藏室,兄妹倆一致把不常用的東西收進紙箱,再放進那個房間裡。  

  蘿塔想把房間為哥哥和尼諾收出來,最好下午茶會的時候就能讓他們入住新房,還可以趁機向來參與的親友公布兩人交往的喜訊……

  「不過只我一個人收拾的話,在下午茶會之前肯定來不及收完。要不要找人幫忙?」

  不能找尼諾,也不能找哥哥,瑪吉不在巴頓區,雷爾ACCA的工作應該也很忙……

  真傷腦筋。

  雷爾才下巡邏車,就打了個噴嚏。

  「感冒了?」個子比較高的同事問。

  「沒有,可能有人突然想起我了。」雷爾揉揉鼻子。

  「是誰?」

  如果是蘿塔就好了。

  雖然這麼想,但雷爾還是惱羞地吼說:「……我怎麼知道!」  

  「這個反應——有狀況!快從實招來,是不是交女朋友了?」雷爾的同事們像看到花朵的蜜蜂一樣圍上來。

  「什麼?雷爾交女朋友了?」

  「是誰?可愛嗎?」

  「有沒有照片?」

  雷爾的前輩直接從他褲口袋裡抽出手機,開始翻找手機相簿。

  雷爾想要搶,卻被攔住,只能恨恨地喊:「手機還來!誰想把蘿塔的照片給你們看啊!」

  手機桌面就是和蘿塔、瑪吉的合照,上回一起去吃鮮奶油水果三明治的時候拍的照片。

  「這不是『蹭菸的吉恩』的妹妹嗎?小子膽量不錯啊!」

  「監察課副課長的妹妹也敢動……」

  「你懂什麼!沒有人比蘿塔更漂亮可愛!」雷爾面紅耳赤地反駁。

  由於雷爾的反應太嫩,前輩們怪聲怪笑,故意把平常囂張的傢伙給欺負了一番。

  依照他的純情表現,前輩們不太看好他的情路。

  好不容易把人欺負夠了,他們良心發現,給雷爾建議說:「多送花啊,年輕的女孩也喜歡花!」

  「要送玫瑰!」

  「囉唆!蘿塔喜歡好吃的甜點勝過花!」

  「笨,你不會送有花的甜點嗎?」

  「我記得最近有加店出了限定款的海鹽玫瑰戚風蛋糕,小子快去買啊!」

  海鹽玫瑰戚風蛋糕……

  聽起來又浪漫又好吃。

  雷爾怦然心動,問:「海鹽玫瑰戚風蛋糕?在哪家店?」

  「不會拿手機搜尋嗎?」

  掐絲琺瑯玫瑰的骨瓷三層架被鄭重地放在餐桌中央,由下往上,先擺鹹的三明治,再來是司康餅,最上面有蘋果蛋糕、巧克力瑪芬和蜂熊的草莓泡芙。

  因為參與下午茶會的客人眾多,不僅新買的蛋糕盤放了一整個巧克力草莓蛋糕,還有一整盤西區麵包屋的手工甜甜圈。除此之外蘿塔拿出家裡所有盤子,切了MUGIMAKI的吐司給大家自由抹奶油、果醬享用,偷師學來的鮮奶油水果三明治也做了滿滿一大盤。

  香草茶、紅茶和手沖咖啡,怡人的香氣繚繞在整個空間裡,讓人放鬆下因工作而繃緊的神經,熱牛奶壺和糖罐放在一旁任人取用,很是周到。

  客人們都很開心,被邀請來幫忙烤司康餅的尼諾也很高興能幫上忙。

  吉恩今日是主人,所以他沒自顧自地上天台抽菸,而是乖乖留在客廳裡和大家聊天,應付下屬們像是「副課長家好大啊!」、「這裡的景觀真好!」、「副課長你知道房東是誰了沒有?」諸如此類的問題。

  蘿塔一臉開心地和諾特的小孩就「哪家布丁最好吃」的話題進行激烈的辯論,因為課長坐在旁邊,雷爾坐立難安,有口難開。

  趁大家去取食物,吉恩好不容易脫身,他打算去抽根菸再說,就被尼諾拉到落地窗外有屋簷的陰涼處說話。

  「聽說邀請卡還寄到皇宮去了?」尼諾問。

  「是啊,不過王子的侍從官回覆了一份正式的信函,說『不克參加,萬分惋惜。』」吉恩說。

  「欸?但我聽說蘿塔和斯萬王子相處的不錯。」

  蘿塔個性甜美,本來就很討人喜歡。她可以無視斯萬王子偶而彆扭的酸言酸語,好好和他交流,意外地和他維持良好的表兄妹的關係。

  「是這樣沒錯,蘿塔和國王也很聊得來,所以待會我們要用冷凍宅配把烤好的司康餅寄回去。」

  「但司康餅幾乎都是我做的,沒關係嗎?」

  「沒關係,他們會吃到蘿塔做的。」

  就算不是,名義上也是蘿塔做的。

  尼諾懂他的意思,不再深究,「蘿塔今天很開心,太好了,我常常擔心她光忙著管理人的工作,在學校都沒交到什麼朋友。」

  「我覺得朋友不用太多,只要有一個摯友就夠了。」吉恩說。

  「我們已經不算朋友了。」尼諾糾正。

  「我們是戀人。」吉恩微笑,「你和我是惡友變孽緣。」

  「你這樣說我會傷心。」

  「你會傷心嗎?」吉恩挑眉,見尼諾低著頭沒回答,態度放軟說:「好吧,對不起。」

  尼諾一笑,說:「開玩笑的。」

  他嘆氣,再度恢復懶洋洋的姿勢,半靠在玻璃窗上。

  吉恩說:「你這人真惡劣啊。」

  「我們彼此彼此。」

  吉恩不想和他鬥嘴,他說不贏尼諾,尼諾總是比他厲害得多,「我去拿吃的,你要蘋果蛋糕嗎?還是要草莓巧克力蛋糕?我幫你切一塊。」

  「都要,我吃得了十塊蛋糕。」尼諾開玩笑說。

  「到時候胖到腹肌都看不出來。」

  「你說你自己嗎?吉恩?我看你平常太缺乏運動了。」

  「缺乏運動就考不上ACCA監察課了。」

  「要比一場嗎?」

  端著兩塊草莓巧克力蛋糕的蘿塔找到他們倆,正好聽到最後一句,蘿塔氣鼓鼓地說:「你們又要打架!」

  「沒,我們只是想切磋一下,友好的切磋。」

  「真的?好吧,不想打架就好。」蘿塔把蛋糕盤遞到兩人面前,「尼諾玩得開心嗎?下午茶會?」

  尼諾認真地回答:「開心,烤司康餅果然很好吃,蘋果蛋糕跟西區麵包屋的手工甜甜圈也棒極了。」

  「那就好。」蘿塔安心地拍拍胸脯。

  吉恩說:「不用特意來招呼尼諾,妳去和其他人多聊聊,蘿塔。」

  「我也是這麼打算的。不過在我去跟別人聊天之前,我想問個問題。」蘿塔回答。

  「什麼問題?」尼諾問。

  蘿塔正色說:「尼諾,你什麼時候要搬來我們家住?」

  尼諾睜大了眼睛,「突然讓我搬——」

  蘿塔疑惑地問:「你們不是在談戀愛嗎?還是要哥哥搬過去你那裡?」

  尼諾靠近吉恩的耳邊,悄聲問:「你跟蘿塔說了?」

  「啊,不是我,是你表現得太過火了。」吉恩立刻否認。

  「哥哥也是,既然跟尼諾戀愛,偶而留他住幾個晚上又沒什麼,以前喝完酒還會一起睡在客廳呢!最近尼諾都不來了。」

  「……」

  「……」

  吉恩和尼諾啞口無言,說不出話來。

  「搬過來吧,我會很高興的,這樣最好了,我就真正多一個哥哥了。你們再多想一想,我晚點再來問你們決定怎麼做。」蘿塔微笑說完,飄然離去。

  望著蘿塔的背影,吉恩和尼諾久久說不出話來。

  「真了不起,不愧是公主殿下。」尼諾苦笑地說。

  「嚇了我一跳,蘿塔什麼時候知道……」

  尼諾問:「我可以搬過來跟你住嗎?」

  「你別跟著蘿塔起鬨。」

  「我想跟你一起生活,可以嗎?」

  「可以。」

  「我很高興,吉恩。」尼諾的聲音無比的溫柔甜蜜。

  「……我也是。」

  我也喜歡你。

  尼諾宣佈說:「那麼兩塊巧克力草莓蛋糕就歸我了。」

  「為什麼?草莓是我的,你只能吃巧克力的部分。」

  「巧克力草莓蛋糕應該被當作一個整體,除非他叫草莓巧克力蛋糕,那才歸你。」

  「你幾歲了還跟我搶蛋糕吃!」

  「反正你又沒特別喜歡吃甜食。」

  「沒有特別喜歡,不代表不喜歡!」

  男人們關於甜點的幼稚戰爭還在持續著,他們一時疏忽了某位青春萌動的男子。

  雷爾抓住課長沒緊盯蘿塔的間隙,緊張地和心儀的女孩打招呼說:「蘿塔!」

  「嗨,雷爾。」

  「我帶了海鹽玫瑰戚風蛋糕。」雷爾把手上裝蛋糕的紙袋舉高。

  「哇啊,我可以拿出來跟大家分享嗎?」

  當然不行。

  但蘿塔想怎麼樣都隨為她吧。

  「……當然可以!」

  千挑萬選的禮物被當眾分享,雷爾感到心在滴血。

  柔軟的戚風蛋糕體上一層層鮮奶油以抹刀塑造成玫瑰花瓣的模樣,鮮奶油稍稍凍硬後,撒上糖霜和玫瑰花瓣還有海鹽,味道層次更加豐富。

  蘿塔拿出海鹽玫瑰戚風蛋糕,就聞到它馥郁的玫瑰芬芳。

  「它好漂亮,聞起來好香,謝謝你!」

  「不客氣。」

  落地窗外的陽光碧藍,雲朵像棉花糖絲,輕飄飄又軟呼呼的。

  甜食和茶的香氣充斥整個空間,悠閒的午後好像能夠無限延長……

END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