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梨酥(現代paro)

  到台灣出公差的行程並不緊湊,吉恩還有時間私自到街上逛逛。

  吉恩到便利商店買了包菸,獨自抽完一根菸,才打電話給躲在街角許久的好友說:「有空嗎?我們去逛逛。」

  「被你發現了。」尼諾笑,拿著手機大大方方朝吉恩走來。

  「很難不發現吧。」

  天氣還很熱,雖然尼諾躲在景觀樹叢後很完美的隱匿身形,但路人經過側目得太明顯,畢竟這季節穿得一身黑帶墨鏡還包緊緊的傢伙也就只有尼諾一個了。

  「但是只有你發現我,你的隨扈們都沒有——」

  「我讓他們回去了。」吉恩沒戳穿還有路人也發現尼諾,這傢伙跟到亞熱帶國家,也不知道換個符合情境的衣服。

  「我帶你去逛逛吧,我知道這裡哪裡很不錯的店。」

  他們招了一台計程車,司機熱情地用英文招呼他們,尼諾把手機的店家地址遞給司機看,司機研究半响,拍胸脯打包票用英文說:知道了,沒問題。

  計程車從高樓林立的信義區,載著他們往目的地去。

  位於民生社區微熱山丘台北店販售外國旅客們極力推薦的鳳梨酥,也是蘿塔指定帶回的點心。尼諾用google地圖研究過了,周圍還有許多評價很高的咖啡店,買完鳳梨酥之後他們也能到咖啡店稍做休息。

  司機放他們下車的時候,燦爛地笑著推薦台灣點心,「鳳梨酥,嘀哩休斯!」

  吉恩覺得有趣,微笑和司機道謝和道別。

  綠樹成蔭的民宅社區雖然不比信義區繁華,卻別有一番悠閒的味道。

  鄰近公園,隱身民宅的微熱山丘溫暖,以木質牆面和黃色調燈的空間顯得溫暖又悠閒,質樸的木桌搭配冰冷鐵椅卻並不突兀。

  店員招待兩人在長桌上坐下,端上盛放茶水和鳳梨酥的木托盤,並奉上了一份英文介紹的價目表,並表示需要介紹都可以找店員詢問。

  「蘿塔有說要買多少回去嗎?」吉恩問,「最近幾次出差她怎麼都沒告訴我要買什麼。」

  「你確定想知道原因?」

  「不能說嗎?」

  「蘿塔說跟你說你記不住,乾脆告訴我就好,反正我幾次都剛好跟你同路。」

  「……她還沒忘記藍姆葡萄奶油餅乾?」

  不過上上次去日本忘記買了,後來尼諾也補帶一份給她了,沒想到蘿塔記到現在。

  「還有更之前有一次去柏林,你忘記買糖漬柑橘巧克力片回去。」

  吉恩真的不是故意忘記,只不過記著記著忙起來就忽略了。

  尼諾替吉恩拆開鳳梨酥包裝,遞到他的手上,「吃吃看,是用台灣在地鳳梨做餡料,和糖一起煮成塊做的內餡,口感扎實,比一般鳳梨酥還酸一點。」

  「我還沒吃過一般鳳梨酥……」吉恩隨口回答,他要比較也無從比較起。

  不過吉恩試著咬了一口,使用上等奶油製成的薄麵皮香酥可口,和微酸的鳳梨餡料搭配味道恰好,清爽不甜膩。

  充滿熱帶風情的鳳梨,和不同於西式糕點的麵皮,果然很適合當作伴手禮。

  吉恩搭配碧綠的清茶吃掉整塊鳳梨酥,對尼諾說:「多帶一盒分給同事好了。」

  「一盒夠嗎?」尼諾問。

  只一盒是不太夠,如果蘿塔還想分給其他朋友……

  他一邊算要買多少才夠,尼諾把吃了一半的鳳梨酥遞給他,「給你。」

  「你不吃嗎?」

  「我看你很喜歡,給你吃。」尼諾說完揩掉吉恩嘴角的糕點碎屑,放進嘴裡吃掉。

  「弄到臉上了?」吉恩不好意思,擦擦自己的嘴角。

  「已經擦乾淨了。」  

  「噢。」吉恩偏過頭,臉頰有點紅,把半個鳳梨酥送進嘴裡。

  尼諾忍不住舉起相機,對準吉恩拍照,吉恩現在的表情真好看。

  因為很在意尼諾一直拍照,吉恩趕緊吃完鳳梨酥,「我現在就去結帳,你待會還想去哪?」

  「有一家不錯的台式點心店,吃完可以到附近的餐廳或咖啡廳用餐。」

  尼諾晃晃手機,instagram上有許多精緻可愛的蛋糕和擺盤精緻的餐點,尼諾點開其中他想去的台式點心店,用紙袋包著熱騰騰名叫紅豆餅的棕色圓形餡餅,內裡包著奶油餡料或紅豆餡料,看起來非常美味。

  「蘿塔一定會喜歡這種點心。」吉恩說。

  「紅豆餅沒辦法帶回去,我們幫她吃就好。」

  說的也是,吃完拍照傳給蘿塔看吧。

  蘿塔在沙發上滑手機,意外發現哥哥少見地在instagram上發了一組美食照,簡短地在說明寫說:紅豆餅,好吃。  

  照片選取的角度非常專業,讓人一看就覺得肚子餓。

  一定是尼諾幫哥哥拍的。

  好想吃!

END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