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SM|思蠍】關於內褲的日常三兩事(下)

  在醫院廂房醒來的阿不思,先發現靠在椅子上睡著的天蠍,他癡癡地看了一會兒,才注意到身邊有兩三封信件和三五個問候禮物。

  他一眼就看到署名比爾·衛斯理的信,渴望一個答案的阿不思,立刻把它挑出來讀。

  信件內容很短,比爾直接否決了詛咒的可能性。由於阿不思在詢問時,只透露自己因詛咒愛上不該愛的人,比爾溫和地告訴他真正的愛情不應有任何區別,並祝福他享受好好戀愛,加把勁追求對方。

  不是詛咒。

  他鬆了口氣,隱隱感到欣喜和忐忑。

  先高興看到天蠍而心跳加速的自己沒有生病。他只是很喜歡天蠍,喜歡到變成了愛。

  然而他的心情無比忐忑,因為天蠍有極大的可能性只把他當成好朋友,要是告白,連朋友都沒得做怎麼辦?天蠍會和他老死不相往來嗎?

  他感到心煩意亂,心臟噗通噗通地跳著,好像要從喉嚨裡蹦出來,原本壓抑的感情像晃動過度的汽水終於打開瓶蓋,一下子爆發。

  他再也無法忍耐,汽水甜美的氣泡蔓延出來,如同充斥在心中的洶湧愛意。

  「……阿不思?」天蠍揉揉眼睛,發現阿不思醒了。

  「天蠍。」阿不思充滿喜悅地喊他。

  「你嚇了我一跳,還好沒事。」

  「天蠍。」

  「怎麼了?」

  「天蠍。」

  好想不斷不斷地呼喚天蠍的名字,阿不思沉浸在甜美的氣泡中,一點也不覺得只喊名字無聊。

  但是只呼喚天蠍的名字,會讓他困擾的。

  阿不思想讓天蠍知道他的心情,想傳達愛意,他一刻也無法忍耐。

  「天蠍,我喜歡你,我們交往吧!」阿不思緊張地盯著天蠍,等待他的反應。

  「交往?」天蠍驚訝了一下,開始嚴肅思考和好朋友交往的可能性,「也不是不可以……」

  阿不思下決心,不顧一切地提議說:「要試試看嗎?親吻,如果不討厭的話,我們就交往吧。」

  天蠍遲疑一會兒,點頭答應。

  他靠過來,臉對臉,鼻子碰鼻子,嘴唇輕輕地印上。

  阿不思伸出舌頭,舔了一口。

  天蠍開始覺得一點點害羞,同時感到新奇,他摸摸嘴唇,得出結論,「不討厭。」

  阿不思腦袋發暈,想也沒想就說:「我喜歡你。」

  關於那天在醫院廂房的記憶,阿不思只記得天蠍的吻很甜,並且笑容很甜。

  感謝內褲,感謝那些夢,感謝我的摯友總是在我身旁。

  現在我們有機會永遠在一起,永不分離。

番外,戀愛四步驟

  交往的順序是牽手、擁抱、親吻、做愛。

  做愛……

  阿不思鑽進自己的衣櫥裡,坐在裡面可以讓他雜亂的心緒沉靜下來。他和天蠍進展順利,手也牽了,該抱也抱了,在天文塔上寫天文學作業時,還利用查找星星的空檔接吻了。天蠍的嘴唇很軟超軟非常軟,軟得像好吃的雞蛋布丁,又香又甜,阿不思到現在還能感覺到唇上殘留的味道。

  可是他和天蠍竟然還停留在蓋棉被純聊天的階段,這導致他洗內褲的頻率還是一如既往。

  他甚至還不小心讓天蠍發現他今天早上又洗了內褲。阿不思完全不想回憶這件事,但這只是今天早上發生的事,要遺忘真的太難。阿不思忍不住悲觀地想,他在一百歲生日的那一天,腦海中對今天發生糗事的印象也能像在儲思盆內看見的記憶一樣生動。

  事實上天蠍並沒有嘲笑他,只是看著忘記鎖門,蹲在地上赤裸地洗著內褲的自己臉紅,說了一聲打擾了就再度關上門。

  但是、但是……

  經過認真的思考,他迫切地想要和天蠍做愛,一刻都不能等待。

  在實踐之前,他確信自己需要一些時間來完成他的作戰計劃。

  第一步,營造浪漫的氣氛,阿不思在認真做功課查資料之後,決定購買可以不斷製造飄落玫瑰花瓣的魔法商品和香氛蠟燭。

  在燭光搖曳、暗香浮動的寢室,雪白的床單上方有玫瑰花瓣紛紛飄落,被票選為浪漫初夜最強佈置,成功男友必備道具!

  第二步是準備決勝的約會戰鬥裝備,包括髮型也必須精心設計,表現出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帥氣。

  阿不思在聖誕假期採買他的決勝裝備,但穿在身上還是有些不太滿意。

  妹妹莉莉牽著漂浮的冰淇淋氣球,經過阿不思的房間,看著他哥在鏡子前臭美,半响後嘆氣說:「阿不思,你如果要去約會,穿這個絕對不行。」

  「不行嗎?我覺得很好看啊。」

  那是緞面葡萄紫色的巫師禮袍,上面繡著葡萄藤蔓作為裝飾,設計簡潔大方。

  「巫師禮袍很好看?你的審美被三頭犬吃光了嗎?」莉莉震驚,就算那是一件不差的巫師禮袍,但巫師長袍又不合身,寬寬鬆鬆穿著像水桶,哪裡好看了,「阿不思,雖然我早就認知到你不可能像詹姆或比爾舅舅一樣會打扮,但——」

  「他們兩個那樣算會打扮嗎?」阿不思不喜歡他們花俏的穿衣風格。

  「別打斷我!我是說至少他們都不會認為巫師禮袍適合約會!」

  「那要穿什麼?」

  「……你跟我來。」

  莉莉帶著阿不思到詹姆房間,小心繞過地上東一件西一件的雜物,牛仔外套、魁地奇雜誌、課本、惡作劇玩具。詹姆不在房間裡,他和朋友出去玩了,暫時不用擔心他突然回家。

  「莉莉,你要是動詹姆的衣服,詹姆會生氣。」阿不思說。
  「不,他不會。」莉莉非常肯定。

  阿不思不想穿詹姆的衣服,「但是——」

  莉莉唰地打開詹姆的衣櫃,然後後退一步,從容看著衣服如同雪山崩落般滑落地面。

  「哇喔。」阿不思讚嘆。

  「所以我說他絕對不會發現。」莉莉挑了一件低腰彈性貼身牛仔褲遞給他,又選了一件寫著「幹翻銀河系」的T恤遞給他。

  「不,我不穿這種花的T恤,他也不會喜歡。」

  「他?不是她?是誰?算了,我去上學的時候就會發現了,這個不急。牛仔褲必須穿。」莉莉不耐煩地把牛仔褲硬塞到阿不思手裡,又接著翻了半天,好不容易找到一件純黑色長袖襯衫扔給他,「穿這個,黑襯衫就不花俏了吧。」

  「拿走沒關係嗎?」

  「不穿就全部放回去,想穿得性感點就把牛仔褲和襯衫留著,然後幫我把這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塞回衣櫃。」

  他們一起同心協力,把衣服們塞回衣櫃,將一切恢復原狀。

  整個聖誕假期,詹姆真的都沒發現自己少了兩件衣服。

  好的約會戰鬥裝備必須由裡到外、從上到下,全身上下每個角落都不可忽視,一件合適的性感內褲很重要。

  要買帶兔子尾巴的內褲,還是黑紗網內褲?要買皮革縷空內褲,還是丁字褲?

  阿不思在在麻瓜情趣商店的內褲展示櫃前猶豫了很久。

  聖誕前夕,情趣商店的生意很好,阿不思幾乎耗費整日時間,卻還是無法做出決定,猶豫到店員終於找到空檔,前來關切問:「請問這位客人,需要我幫忙介紹嗎?」

  「不,不用了!我就買這個!」阿不思慌張地抓了兩件後空內褲到櫃檯結帳。

  他拎著低調的購物紙袋在店門口發愣,往裡面看會發現店員將兩件內褲分開用緞帶打上漂亮的蝴蝶結,拿來送禮完全不需要再額外包裝。

  ……多的那一件要不要送天蠍?

  比起自己穿,天蠍穿一定更好看,但是讓貓頭鷹直接寄過去要是不小心被他爸看見就不妙了,還是等放完假回去再親自送到他手上好了。

  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他送了後空內褲給天蠍的情境,阿不思害羞地捧著臉蹲下,差點一頭埋進街邊的雪堆中。

  「我回來了。」天蠍推開房門,發現他和阿不思併在一起的兩張床上,不斷有暗紅的紅的玫瑰花瓣飄落,到處香噴噴的,天蠍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這不太像阿不思的風格,但應該是他佈置的。

  浴室傳來嘩啦啦的水聲,天蠍敲敲門喊:「阿不思?」

  水聲停止,然後傳來批哩啪啦東西被撞落地面的聲音。

  阿不思尷尬地問:「天蠍?你怎麼提早回來了?」

  「下暴風雪了,所以今天訓練提前結束,都還沒開始流汗呢。你怎麼在這個時間洗澡?」

  阿不思蹲在浴缸裡,他沒想到天蠍會這麼早回來!

  還好衣服都拿進浴室裡了,待會可以直接換好給天蠍看……

  阿不思一邊掙扎著從浴缸站起來,一邊說:「今天想早點睡,就先提前洗澡了。我買了禮物,放在你的桌上,你先去看看,我馬上就出來。」

  禮物?聖誕節才剛結束不久,阿不思沒欠他聖誕禮物啊。

  天蠍注意到一個扁平的小禮物盒被安放在書桌一角,不經意一看還以為那是蜂蜜公爵的糖果,但那包裝又偏向麻瓜風格。難道是麻瓜的巧克力?
  他愉快地拆開禮物盒,紙盒包裹著閃亮銀色布料的後空內褲。

  「天啊!這太酷了!」天蠍展開纖薄的布料,疑惑地摸摸臀部挖空的位置,又拿起紙盒細看,紙盒上有模特穿著後空內褲的示範照,天蠍忍不住驚嘆說:「竟然有這種設計!」

  這禮物太棒了!

  麻瓜的內褲設計巧思真是太了不起了!

  雖然不適合穿去練習魁地奇,但一定非常通風,睡覺穿起來肯定很舒服,待會洗澡就把禮物穿上吧。天蠍如此決定。

  天蠍準備好換洗衣物和真絲睡袍,等阿不思出來,他急著洗澡換上禮物,完全忽略掉穿著襯衫牛仔褲外罩巫師禮袍的阿不思。

  「天蠍!」阿不思下意識跟上天蠍,浴室門在他眼前關上,他的鼻子差點撞在門上。

  天蠍在浴室裡說:「我很喜歡禮物,等我洗好澡再聊!」

  噢。
  看來巫師禮袍真的太不顯眼了,阿不思沮喪地脫掉禮袍,把它收進衣櫃,決定認命地按照莉莉的指導,解開胸口前三顆鈕扣,低腰牛仔褲確實拉低,卡在胯骨的地方,如此一來內褲褲頭高出一截。

  阿不思緊張地躺在床上,擺出性感撩人的姿勢,撥亂髮絲讓瀏海自然垂下一縷在額頭上,床正對著浴室門,等天蠍一出來就能看見他。

  天蠍沒有洗太久,他畢竟是個男孩兒,不像金妮和莉莉都會佔用浴室又要護髮又要抹乳液,平均每天在浴室耗費一小時。

  鉑金色的頭髮擦得半乾,脖子上掛著雪白蓬鬆的毛巾,襯得紅撲撲的臉頰更圓潤可愛了。真絲睡衣貼合肌膚,展露天蠍青澀纖細的肌肉曲線,少年的身驅雖然略顯輕薄,卻已經非常結實。

  梅林啊,天蠍真是好看極了,沒有人能比他更好看了。阿不思面紅耳赤地扭過頭,不敢再直視他。

  「阿不思,你今天要穿著麻瓜牛仔褲睡覺嗎?你上次不是說牛仔褲穿著睡覺不舒服?」天蠍爬上床,趴在阿不思旁邊撐著臉問。

  「呃,我覺得牛仔褲很好看,你覺得怎麼樣?」

  天蠍由衷地讚美說:「雖然和平常的風格不一樣,但你穿起來很帥,阿不思。」

  「那太好了。」阿不思鬆了口氣,紅著臉說:「天蠍也很帥。」

  「謝謝。」天蠍小聲道謝。

  兩人面對面,只顧著臉紅和微笑,少年們的笑容如蜂蜜般香甜馥郁。

  阿不思傻笑半天,忍不住靠近天蠍親他一下。不只是嘴唇碰嘴唇而已,阿不思像前一次嘗試的親吻輕輕吸吮天蠍的唇瓣,天蠍伸出舌頭舔回來,阿不思也伸出舌頭試著交纏,他的舌頭好像有魔法,明明又甜又軟,又好像有電流流竄。難道巫師的舌頭也充滿魔力嗎? 

  「阿不思,暫停一下。」天蠍在喘不過氣之前推開他,往後縮了縮身體。

  「我咬痛你了嗎?」阿不思擔心地問。

  「沒有。」

  天蠍沒感覺到痛,他只是因為被親到勃起,感到些許不好意思。

  「那我還能繼續親你嗎?」阿不思問。

  「可以。」天蠍害羞地回答。

  他們吻了又吻,像一對接吻魚。

  等到後來,阿不思才想到他應該愛撫天蠍,他盡可能自然地將手伸進天蠍的真絲睡袍裡,但手一直在微微顫抖。他的手指輕輕劃過天蠍的乳頭,和羽毛搔癢的感覺很像,天蠍想退後躲一躲,因為很舒服,又有些捨不得。

  天蠍很快決定回報阿不思,也把手伸進敞開的襯衫領口,摸摸他胸口的突起,乳頭一下就被摸硬了,阿不思覺得心口像有巧克力蛙在裡面跳,下身的性器也硬了。

  「天蠍,你願意摸摸我的……嗎?」阿不思講不出關鍵字。

  「摸什麼?」天蠍不解地問。

  阿不思張嘴又闔上,半天都說不出話,最後抓著天蠍的手按在自己藏在牛仔褲裡勃起的肉刃,「求你摸摸它。」

  天蠍愣了愣,想了一下貼近阿不思的耳朵說:「你也摸摸我的。」

  明明沒蓋棉被,他們卻都覺得自己像在火爐邊一樣,烤得渾身發燙。

  他撩起天蠍的睡袍,情不自禁地去撫摸天蠍的屁股,一摸就直接碰到天蠍圓潤又彈性十足的兩瓣臀肉。

  難道是沒穿……不對,有摸到布料,這肯定是後空內褲。
  天蠍竟然馬上穿了!
  「天天天蠍!」阿不思抱住天蠍,感覺腦袋要冒煙了,「你穿了那件內褲?」

  「對,我很喜歡。謝謝你的禮物。」

  應該是他謝謝天蠍才對。

  阿不思說:「我也穿了同樣款式的內褲。」

  「我想看。」

  他們從床上爬起來,天蠍脫掉睡袍,阿不思脫掉牛仔褲,兩人站在床邊觀察對方身上的後空內褲。

  那件內褲在天蠍身上的效果就和想像中的一模一樣,豐腴如同蜜桃般的臀又挺又翹,非常性感。阿不思覺得天蠍不管怎麼樣都好看,他沒辦法選擇穿哪一種內褲的天蠍更好看。

  這讓阿不思有些自卑,擔心自己穿著後空內褲的效果。

  「我可以摸嗎?」天蠍雙眼發亮問。

  「當然可以。」阿不思說:「我也摸摸你的。」

  「好。」

  他們抱在一起,互相揉搓對方的屁股,下身的勃起碰在一塊兒摩擦,刺激的要命。

  「好舒服。」阿不思說。

   阿不思從沒想過被揉臀部會這麼害羞、這麼有感覺,他一直以為碰陰莖才會很刺激。

  「阿不思,你的屁股手感真棒!彈性好極了!」天蠍說完,興奮得拍了拍阿不思的屁股。

  手掌製造出的脆響讓阿不思又羞又窘。

  於是他也拍拍天蠍的屁股,稱讚說:「你的屁股才棒呢。」

  「嘿嘿,我們都有性感翹臀!」

  他們又鬧了一會兒,身體黏在一塊,下身不時摩擦,他的氣息漸漸變得粗重。

  「我們可以繼續嗎?」阿不思問,心怦怦地跳。

  「你會嗎?」天蠍小聲問:「我只聽學長他們說過要怎麼做,但我沒完全聽懂。」

  「我應該會,之前查了很多資料。」阿不思不太有自信地回答。

  雖然查了不少資料,但缺乏實際經驗讓他很緊張,就怕弄痛天蠍。

  「你真了不起,阿不思。」

  「這沒什麼。」

  阿不思生疏地脫下彼此的內褲,抓著兩根火熱的性器碰在一起相互摩擦,它們在自己的手心微微顫動,頂端分泌出透明的液體,液體隨著時間越來越多,整個沾溼整個性器。

  「阿不思的果然比較大。」天蠍用手比了比長度,有些不服氣地說。

  做完之後,他伸手覆在阿不思的手上,跟著上下愛撫他們的快樂之源。

  「唔。」阿不思差點被誇到立刻射精。

  他怕丟臉,克制忍耐,腦內只剩下一個想法:至少不能比天蠍還快一步射出來!

  這非常困難,因為只是抵在一起摩擦的感覺,就已經比作春夢或者自慰還要舒服幾百倍幾萬倍。

  天蠍軟軟地把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他大概有些腿軟,但他也同樣快站不住了,只是勉力支撐。

  「嗯哈……」天蠍發出細碎綿軟的呻吟,眼底蘊含著水光。

  舒服到不行的時候,天蠍忍不住挺胯,抵著他們圈在一起的手抽動幾下,率先達到高潮。

  阿不思只晚了半秒,突然繃緊腰胯射出白濁的液體,精液沾在阿不思的黑襯衫上,格外淫靡。

  兩人都失神地待了好一回兒,阿不思才想到他還沒做完。  

  「去床上。」阿不思說。

  他摟著天蠍跌跌撞撞地倒在床上,脫掉自己的襯衫。現在他們兩人身上一片布料都沒有了。

  「沒想到愛撫陰莖這麼舒服。」天蠍說。

  「天蠍……我想繼續,可以嗎?」阿不思小聲問。

  「你是說把陰莖插到屁股裡嗎?」

  「嗯。」

  「好像很痛……」天蠍若有所思,摸上阿不思的屁股,「你不怕痛嗎?」

  「怕,你怕痛嗎?我可以先試試嗎?」阿不思心一跳,他還沒做過被上的功課,這時只好努力爭取第一次先做的權利。

  「那下次輪到我。」天蠍說。

  下次的事情下次再說,重要的是現在。

  阿不思拿出保險套和小包裝的潤滑液——買完內褲回家的路上,在販賣機投幣買的——將潤滑抹在天蠍屁股的小小開口。

  他耐心揉壓入口處的皺褶,慢慢把潤滑液都擠進去裡面,接著用手指為他擴張。才伸進食指指節,阿不思的手指就被火熱的腸壁包裹得阻擋去路。

  「放鬆,我會很小心。」阿不思耐心地安慰戀人。

  他又加了一點潤滑,擠進穴口,接下來把整隻手指都送進去的進度就順暢多了。他的手指在裡頭轉圈屈伸,天蠍發出小小聲甜膩的悶哼,聽起來不像不舒服。

  抽插幾次之後,他再加入第二根手指,探索那絲滑的甬道,同時另一隻手也不忘關照天蠍又再次半勃起的性器。

  「會痛嗎?」阿不思問。

  「嗯……不會,只是感覺有點怪。」天蠍有點緊張,手緊緊抓住棉被,棉被上的玫瑰花瓣也被他抓在手心裡,搓揉出草木獨特的氣味,「啊!」

  難忍的愉悅讓天蠍的身體重重地彈了一下,阿不思的手指碰到天蠍體內從未被開發過的敏感點,如電流般流竄全身的快感讓天蠍嚇了一跳。

  阿不思緊張地抽出手指,「痛嗎?對不起。」

  「不,不會痛。」天蠍紅著臉說:「你可以繼續,前面也繼續碰。」

  天蠍享受雙重快感的樂趣,慢慢身體放鬆,穴道裡分泌出透明的液體,阿不思想應該差不多可以了,抽出手指,笨拙地戴上保險套。

  好在他練習過,沒在戴保險套這件事上浪費太多時間。

  阿不思把自己硬梆梆的肉刃送進天蠍的體內,被溼滑溫暖的甬道包裹吸附的感覺太過舒服,他差點直接射出來,但他忍住了,僵直著身體告訴自己冷靜,得趁這次難得的機會好好表現一番。

  他想再度找出天蠍體內的敏感點,但他胡亂抽送幾次只有一次找準位置,才動這麼幾下就讓他無法忍耐。

  「嗚嗯,阿不思……哈啊……」天蠍難耐地晃動頭,昂著下巴喘息,他要被這源源不絕的快感燒化了,幾乎要融化成一灘水。

  天蠍的喘息好性感,天蠍半瞇著眼睛沉浸在慾望裡的模樣讓阿不思再也無法忍耐,阿不思心裡沒有任何雜念,只想要讓天蠍舒服,握著他的腰又急又猛地抽插。

  「啊啊……慢一點……」天蠍難受地搖頭,汗水涔涔。

  天蠍最好看了,天蠍是最棒的,沒有人可以取代他。

  阿不思一天比一天更迷戀天蠍,總有一天,他們不僅僅是最好的朋友,最般配的戀人,還會是無法分割的靈魂伴侶。

  細小的電流匯聚在一起炸開,就像放煙火一樣滿天星星填滿阿不思的腦袋。

  「嗯……啊啊……」天蠍也因為前後夾擊的快感,再度高潮。

  太棒了,他們同時想。兩人抱在一起喘氣,享受靈魂輕飄飄的愉悅。

  他們享受餘韻,天蠍首先回神,提出邀請:「我們改天再做一次。」

  「好。」

  正當阿不思鬆了一口氣,覺得自己這次做得挺不賴。

  天蠍突然說:「下次我想在上面。」

  「噢。」

  下次的事,等下次再說吧。

  隔天上午沒課,本來兩人可以睡一頓懶覺,但他們卻被厚厚一層玫瑰花瓣給壓醒了。

  醒來天蠍又打了一個噴嚏,魔法香氛蠟燭濃郁得嗆人。

  阿不思不用他提醒,立刻中止製造玫瑰花瓣的魔法道具,又熄滅魔法蠟燭。天蠍想辦法招來風,捲走臥室裡太刺激的香氣。

  天蠍理解玫瑰花瓣和香氛蠟燭的用意,但忘記停止製造玫瑰花瓣不是什麼好主意,魔法蠟燭顯然也香過頭了。阿不思覺得懊惱,但他們對看了一眼,一塊捧著肚子笑得不能自已。

  「下次改進。」阿不思承諾說。

  「不用弄得太浪漫,但可以來點奶油啤酒。」天蠍說:「等我們成年再換成紅酒吧。」

  「好。」

  等他們一起長大。

  那不是太久,他們不必過度著急。

END

完售公布全文。

謝謝收藏本本的小天使們~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登入LikeCoin帳號,並幫我按五下拍手,這能夠讓我得到您的贊助(而LikeCoin基金會贊助這筆費用,所以你不必直接出錢),感謝您支持與鼓勵!

Shar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