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九章

  吳毓欣拿起對講機聽筒,「喂?」了一聲,聽溫家姊姊們說想找溫亦君就爽快地按了開門鍵放人上樓。

  她打開窗戶往下看,七個盛裝打扮的女人依序進門,「她們來了。」

  吳毓希應聲,放下貓去開門,溫亦君亦步亦趨地跟著他,他們倆一起站在門口,吳毓希他們租住的是在三樓的無電梯公寓,一層兩戶,等溫家姊姊們爬上樓梯,抬頭一看,就看見半開的大門,和弟弟溫亦君探出來的頭。

  「快進來,免得貓都跑出去。」溫亦君催促姊姊們說。

  本來想開著門等人,但他們都忘了家裡的貓有多難纏,吳毓欣攔著想跳出寵物柵欄衝出家門的貓咪們,吳毓希本來注意力還放在即將到來的溫家姊姊們身上,但貓咪這麼一亂,他跟著擔心貓跑出去,過去和妹妹一起阻止貓咪逃獄。 繼續閱讀 “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九章”

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八章

  不管邵先生將經受怎麼樣的危難,溫先生都已經決定跟吳毓希離開他的高級公寓,邁向一段難得的同居之旅。

  吳毓希帶溫亦君回家放行李箱,拿鑰匙出來,開門之前問:「對了,你會怕貓嗎?」

  「不會。」溫亦君搖搖頭。

  「我們家有貓,你不怕就好。」吳毓希鬆了一口氣,畢竟來得太急,事前完全沒想到這點也是他的錯。

  原來毓希家有養寵物,這是溫先生之前對他不了解的事。

  吳毓希將溫先生的行李放在門口,就又關上門,「我騎機車載你去附近買東西。」 繼續閱讀 “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八章”

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七章

  「店長,蛋要焦了。」店員小妹戳戳吳毓希的手臂,但他毫無反應,她只好加大音量,在吳毓希耳邊喊:「店長、店長!你有在聽嗎?蛋!」

  「啊!焦了……對不起,我重新煎一個,漢堡夾蛋要半熟的蛋對嗎?」

  吳毓希最近有點魂不守舍,連上班時間都沒辦法專心了,他和男友溫先生的相處非常甜蜜,但也為他帶來一些甜蜜的煩惱。

  比如前幾天溫先生送了他一個月也穿不完,超過三十種不同顏色不同款式的名牌內褲……真的是三十幾件,足足裝了好幾個購物袋……

  「前幾天去買新內褲,覺得應該也幫毓希買幾件。」溫亦君指著沙發上為數不少的購物紙袋,期待地看著吳毓希,「你看看款式喜不喜歡?」 繼續閱讀 “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七章”

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五章

  就在店長在家裡一邊反省著必須改變這個僵局,把話講清楚說明白的時候,溫先生也在做準備。

  他把邵先生叫來了。

  溫亦君一看到邵庭諭,就迫不及待地說:「請你幫我清算財產,列一張表單出來。」

  「怎麼突然想要清算財產……你生病了嗎?最近情緒感覺抑鬱嗎?有什麼不高興的事都和我好好談一談吧。」

  邵庭諭緊張地握緊公事包,覺得溫先生精神狀態有點異常,和平常溫潤如水的模樣完全不同。

  溫先生遇到了人生瓶頸嗎?即使有錢也不快樂嗎?想不到人生目標嗎?

繼續閱讀 “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五章”

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四章

  隔天早上,作了噩夢一夜沒睡好的店長帶著黑眼圈,用送瘟神的心情上供豐盛的早點——火腿玉米蛋餅加起司配大杯鮮奶茶,硬是趕走堅持要來早餐店一遊的妹妹吳毓欣。好不容易送走妹妹,吳毓希才鬆了口氣。

  他才不要讓妹妹宣布他的戀情成功或失敗,他想要自己努力!努力追求到溫先生!

  「店長,你怎麼可以昨天就把店就這麼丟下——」

  「因為我是店長。」吳毓希說。

  他希望打斷這個話題,因為昨天的約會不算成功,要是讓這些八卦男女問起跟溫先生約會順不順利怎麼辦?

繼續閱讀 “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四章”

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三章

  說是要追溫先生,但是吳毓希連溫亦君喜不喜歡男性都還不知道。

  吳毓希聽說過一些「異男忘」的故事,很多「愛上直男卡慘死」的前車之鑑在前,吳毓希多少心裡怕怕的,但在看到溫先生的那瞬間,全世界好像充滿著七彩泡泡,他的好食早餐店好像貼上粉紅色愛心壁紙,彩虹橋從吳毓希這頭連到溫先生那頭……

  「早安,毓希。」溫先生靦腆地打招呼。

  咦……毓希!

  他叫我毓希耶,好突然,可是聲音很好聽,笑容也好可愛。

繼續閱讀 “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三章”

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二章

  店長意外地帥啊——

  「溫先生?」吳毓希問:「你在發什麼呆?」

  「啊,沒有、沒事。」溫亦君羞澀地低頭,感覺臉頰有些發燙。

  除了門口警衛,公寓大廳還有一位前台,前台小姐替他們按好電梯,等溫先生和吳毓希走進電梯後,前台小姐替他們刷了感應卡,按下溫先生所在的樓層,最後才退出電梯對著他們一鞠躬,讓電梯門關上。

  吳毓希第一次看見這種作派,想著這棟公寓傳聞極貴的房價和管理費果然物有所值。

繼續閱讀 “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二章”

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一章

  「這一季因為受到美股衝擊,股市呈現跌幅,為此我已經帶領團隊收縮投資,接下來的資金運用會以保守為主——」專業經理人邵庭諭扶高眼鏡,看著自己服務的對象魂遊天外的模樣,面無表情地敲了敲桌面,「溫先生、溫先生,你有在聽嗎?」

  「邵先生,你今天早餐吃了什麼?」溫亦君的問題來得很莫名其妙。

  不過和溫亦君合作多年的邵先生大概理解溫先生現在的狀況,他大概沉浸在某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裡,不找到癥結點就不願意結束思考,也就不能邁向下一個問題。就這一點來說,溫先生很適合當科學家。

  不過溫先生不是科學家,是邵先生的老闆。

繼續閱讀 “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