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Bat】Soulmates-第八章

  克拉克的隊友都是好人。

  他們答應布魯斯調查,遠程參與討論,分析這些實驗室的分佈,一起圈出十二顆最有可能關著克拉克的行星。

  不僅如此,他們決定參與救援行動,偷溜出來和布魯斯他們會合,見面後雙方彼此自我介紹——主要是布魯斯和他的傭兵團夥伴的自我介紹,畢竟幾位都是常常上塔宣傳海報的名人。


  有閃電美譽的貝瑞·艾倫和他想像力豐富、應變力良好的嚮導哈爾·喬丹;被稱為公主殿下,實力直逼克拉克的黛安娜·普林斯和她的嚮導史蒂夫·崔佛,據聞他在塔內留下的飛船駕駛訓練記錄至今無人超越;駕駛機甲「海王」的亞瑟·庫瑞和他精明幹練、武力超群的嚮導媚拉。

繼續閱讀 “【SuperBat】Soulmates-第八章”

【SuperBat】Soulmates-第七章

  匆促之下,布魯斯盡可能地把派得上用場的裝備都送到奧利佛那裡,讓奧利佛自己看著辦。雷克斯企業對他們這些哨兵嚮導來說很危險,他希望能保障奧利佛和黑金絲雀的安全。

  布魯斯數日未眠,窩在韋恩宅地底的祕密基地裡,他把所有的精力放在調查那批失蹤的哨兵上,那批哨兵被帶回塔之後,沒有和眾人接觸,一直處於祕密特訓狀態,他懷疑在塔偽造這些哨兵趕赴前線的記錄前,這些哨兵已經出了意外。

  調查越深,雷克斯企業與塔隱約不起眼的聯繫被他挑選出來,他們來往的信件並未有直接的線索,可是對照塔的其他記錄,布魯斯發現有一批未成年哨兵,在塔的高層與雷克斯企業有信件來往時——信件內文表示對新得的玩具很滿意,希望塔的高層下次也可以提供同等品質的好東西——失蹤,塔記錄這些未成年哨兵在前往荒星接受考核時,飛船出了意外,沒有人懷疑塔的說詞。

繼續閱讀 “【SuperBat】Soulmates-第七章”

【SuperBat】Soulmates-第六章

  以軍事管理方式教育出來的哨兵們動作迅速,通往原邊境堡壘的太空航路已調查完畢,偵查隊每次返程都會拖著長長短短的小尾巴。

  每天都有難民被救回來,目前都被安置在新邊境堡壘鄰近的星球上,也就是布魯斯暫時作為臨時基地使用的星球。

  新舊兩道防線之間宜居星只有零星兩三個,和其他熱鬧的星球相比,住在上面的人不多,只有幾百萬人。其中有能力買艘小飛船逃出來的很少,加上沿途太空補給站的工作人員,所有逃出生天的難民加起來只有數萬餘。

  難民基地堪稱一片混亂,不只欠缺物資,還急需人手幫助並管理。

繼續閱讀 “【SuperBat】Soulmates-第六章”

【SuperBat】Soulmates-第五章

  新邊境堡壘的運作漸漸上了軌道,在克拉克的努力下,那些併入塔的前自由嚮導們不甘不願地同意,只要克拉克保證他們有自主選擇伴侶的權利,就答應為哨兵們疏導精神圖景,戰鬥會提高哨兵罹患思覺游離症的機率,嚮導願意伸出援手,總算是幫了大忙。

  此外,新邊境堡壘的哨兵們摸索出輪值的時間,照表出勤。塔之中能力最出眾的哨兵嚮導都在克拉克的小隊,所以他們拆成三組,輪流擔任作戰指揮。他和黛安娜、史蒂夫一組,哈爾和貝瑞一組,亞瑟則和媚拉一組。

  排班輪換讓克拉克有更多休息時間,他想去找布魯斯——克拉克心裡已經認定那個領頭的自由嚮導就是布魯斯——但他又不知道該怎麼追求比較好。

  他知道小氪和布魯斯的精神體常常交換禮物,花草、漂亮的石子、一個適合讓精神體背在身上舊碎花背包,也不知道他們從哪裡找來這麼多小玩意。

繼續閱讀 “【SuperBat】Soulmates-第五章”

【SuperBat】Soulmates-第四章

  克拉克把捕獲的變異六型交給塔派來的研究員手上,交由他們研究這次外星生物突然進化的原因。

  與此同時,黑市販售變異六型的生意火爆起來,包括完整標本、號稱可以增加精神力的外星肉罐頭等等稀奇古怪的產品。直到聯邦星域內發生變異六型在城市肆虐的事件,布魯斯才知道黑市到底幹了什麼沒腦子的壞事。

  一個大膽的非法實驗室從黑市購買一隻活蹦亂跳的變異六型,在明知六型外星生物變異的情況下,實驗組長為了省錢沿用強度不足的舊玻璃皿囚禁變異六型。

  變異六型能打破那個破囚籠一點也不意外,而六型的精神攻擊不僅對哨兵嚮導有影響,對普通人類的殺傷力更大,精神力平均比哨兵嚮導低五到十倍的普通人類完全無力抵抗,由於哨兵們幾乎全體赴往前線,人們付出比平時更慘烈的代價才擊斃那隻變異六型。

繼續閱讀 “【SuperBat】Soulmates-第四章”

【SuperBat】Soulmates-第三章

  當休眠艙裡潺潺不絕的水流聲混雜風拂過松針的沙沙聲乍然而止,克拉克便醒了。

  哨兵專屬的休眠艙有六種基礎白噪音,森林、海、小溪、雨聲、雷鳴、火爐燃燒,可按比例自由組合,或僅聽單一種聲音,他習慣設定森林和小溪兩種。

  有記憶以來,克拉克就在「塔」的環境生長,一開始他被「塔」外圍的管理員,一對普通夫婦收養。

  克拉克還記得在養父在塔外悄悄給他搭了一個鞦韆,他站在鞦韆上,盪得高的時候,彷彿能碰觸到垂下的樹梢,小時候天真,甚至覺得自己能抓住一絲白雲尾巴。

繼續閱讀 “【SuperBat】Soulmates-第三章”

【SuperBat】Soulmates-第二章

  克拉克趕到目的地,在一塊稍稍隆起的小土丘上有一棟沒了屋頂的舊房子,比起房屋,用涼亭來形容也許更精確,只剩下四四方方的外牆爬滿藤蔓和苔蘚,門窗位置洞開,燦爛的光線遍灑整個空間。

  啟動角落的舊型家務機器人,讓它開始打掃充滿落灰和枯葉的地板,克拉克親手把房子正中那套不怕日曬雨淋的石桌椅擦拭乾淨,這套桌椅克拉克親手做的,還包含一只石花瓶,花瓶外型質樸,插著一束乾掉的花。

  小氪一來就到附近採下一束粉紫色的不知名小花,咬在嘴裡遞給克拉克。

  「謝了。」克拉克接過花,給石花瓶換上新鮮花束。

  祕密基地最精華的部分在地底挖掘出來的生活空間,不過把廢墟整理乾淨,周圍生意盎然的野花野草和牆上的爬藤稱得上別出心裁,克拉克自己很喜歡,他希望布魯斯也會喜歡。

繼續閱讀 “【SuperBat】Soulmates-第二章”

【SuperBat】Soulmates-第一章

  低調的黑色跑車像一陣炫風,開進建於地底的祕密基地。

  「那些宣稱沒有嚮導的哨兵都得到良好照顧的人,都該通通抓去槍斃!」布魯斯一打開車門,扯下面具就朝管家滔滔不絕地抱怨,「連控制那些單身哨兵不要當街發狂都做不到,還敢講妥善照顧?發豐厚的撫卹金用來買棺材?那些錢能讓他們買得到嚮導素嗎?」

  那些沒有和嚮導結合的單身哨兵,如果沒有持續注射嚮導素又得不到嚮導安撫,他們年紀越大,思覺游離症就越容易發作。

  思覺游離症會讓哨兵五感中的某一感官無限放大,無法再關注周圍的一切,面對危險也無從躲避,也可能像布魯斯今天遇到的傢伙一樣陷入癲狂,發狂的哨兵不只會殺了自己,還可能殺掉任何一個無辜的路人。

繼續閱讀 “【SuperBat】Soulmates-第一章”

【SuperBat】Soulmates-楔子

  每半年由「塔」主辦的舞會,無論對哨兵或嚮導來說,都是不可錯過的盛宴。

  寬闊的宴會廳可容納近千人也不會顯得擁擠,挑高的穹頂和古董水晶燈閃耀璀璨光芒,一支古典樂團現場演奏的舞曲通過收音設備,以絕佳的音響填滿每一個角落,繫著小領結,手上平穩地端著香檳和點心的服務生在賓客間穿梭,所有人都打扮得花枝招展,活像孔雀開屏。

  布魯斯·韋恩熟悉宴會、舞會這種社交場合,但他討厭「塔」,更討厭「塔」舉辦的舞會,雖然服用抑制自身嚮導素的藥劑會有嗅覺不夠靈敏的後遺症,但在「塔」舉辦的相親舞會上,哨兵嚮導們大量混雜在一起的信息素對他來說仍然太過刺鼻,他在路上忍不住打了噴嚏,只好用花粉過敏的藉口敷衍過去,還好在那之後他可以用手帕稍微遮掩口鼻。

繼續閱讀 “【SuperBat】Soulmates-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