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Die Sommerferien(暑假)-Ch11&12

  這樣的安靜持續了一段時間。直到深夜,Gellert輕手輕腳地從床上爬起來,Albus跟著他,Albus用無聲魔法改變兩人身上的衣服,讓它們更適合外出,才一起翻越窗戶離開家。

  今晚的月亮很圓,不過星星同樣閃耀,他們憑著月光走入森林,行走在獵人開拓的小徑上,Albus才率先用魔法點亮魔杖,「Lumos。跟我走,你不熟這裡的路。」

  「Lumos。」Gellert用同樣的咒語點亮了魔杖,他上前握住Albus的手,牽著他的手說:「好,走吧。」

  Albus反握Gellert的手,Gellert的手很冰涼,所以他忍不住又握得更緊一些,希望能將溫度分給他。他們一起穿越森林小徑,從另一頭繞到高錐客洞的教堂墳地,墳地裡深處有一些家族的墓園,他們蓋得更緊密一些,裡面的空間向下拓展,好收容數千年綿延至今的血脈。

  有些墓園顯然因為失去傳承而缺乏照顧,Gellert向Bathilda打聽過Peverell家族墳墓的位置,因此進了墓園之後就換成Gellert拉著Albus往前走。

  墓園裡吹著陰冷的風,黑色的貓咪在角落發出嘶啞難聽的叫聲,夜梟的咕咕的鳴叫聲像哭泣,氣氛特別恐怖,不過握著魔杖的Gellert和Albus都面不改色,仔細尋找刻著Peverell姓氏的墓園。

  「在這裡。」Gellert舉高魔杖,照亮了一扇石門的頂端,石門頂端沒有家族象徵的奇獸石像,只有模糊的P字首和一個刻著死神聖物的圖樣。

  兩人對視了一眼,Gellert率先踏入破敗的墓園,這裡顯然欠缺血脈後代的維護,充滿了塵埃與蜘蛛網,Gellert用一把火燒掉所有不好的東西,在裡面繞了幾圈試圖尋找Peverell兄弟中排行第二的Cadmus Peverell。

  「這裡什麼都沒有。」Albus說話時,聲音在地下墓園起了回音。

  「Accio——Resurrection Stone!」Gellert嘗試用魔法呼喚他想要的東西,不過顯然重生石不在這裡,Gellert只能接受這一趟只是徒勞無功,好在他們本來就有其他計畫,「我們走吧。」

  Albus不確定Gellert是否感到沮喪,畢竟是他堅持非要來Peverell墓園一趟,Albus安慰他說:「沒有重生石,對我們的計劃也沒有影響。」

  「我不想消耗魔法界珍貴的人口,Albus,我寧願利用死去的人。看來必須去魔法部找Peverell的祖譜,才能知道重生石的下落。」

  「你打算潛入英國魔法部?」Albus沒想到他會這麼堅持。

  「不行嗎?」Gellert反問,而後笑著說:「哦,我忘了,你是威森加摩英國青少年代表,怎麼樣,要去魔法部告發我嗎?那我要想辦法賄賂你。」

  「我不會告發你,但我也不會接受賄賂。」

  他們正在沿著破敗的樓梯往上走,Gellert突然將Albus壓在牆上,強吻了他一下,語帶笑意問:「真的?你確定?如果是這種賄賂呢?」

  「你想利用你自己還賄賂我?就這麼自信會被我接受?」Albus回吻他一口,扶著他的肩膀促狹地問。

  Gellert又吻了他,還舔了舔他的嘴唇,「想不到我不被接受的理由。」

  「你太自信了,Grindelwald先生,威森加摩的代表沒有這麼容易被討好。」Albus禮尚往來,也舔了舔他的嘴唇。

  兩人身體緊緊貼在一塊,反覆地親吻對方,雖然在陰冷的墓園,但他們的身體好像燃起了柴火,炙熱不已,臉頰坨紅得像喝醉酒。

  「我想要你,Dumbledore先生,如果你允許的話——」Gellert拉長語調問。

  「……這裡是墓園。」Albus呼吸急促,艱難地拒絕他。

  「那回你家?」

  「不,今天不行,我敢打賭Aberforth就躲在我的房門外,如果我們有什麼聲音,會被他發現。」

  Gellert抱怨了一句,「你弟弟真煩人,那去我那裡?」

  「Bathilda——」

  「Bathilda耳朵不好,她聽不見。」

  他的提議格外誘人,體內湧動的情潮和慾望都催促著Albus同意他的邀約,但他知道不行,現在還不是時候。

  「梅林啊!」Albus呻吟一聲,他們的下半身貼在一起,他清楚的感覺到自己和對方都硬了,「不行,至少今天不行,我沒有準備好。」

  「我已經準備好了。Albus,你對我太殘忍了。」Gellert用控訴般的語氣說。

  在這一刻,幾乎沒有什麼事比做愛更重要了。重生石、Peverell三兄弟、死神聖物,即使待在Peverell家的墓園裡,他們暫時忘卻一切,眼底只有彼此的存在。

  非常聰明,聰明又狡猾,Gellert當然知道怎麼說話才能讓他心軟,讓他幾乎想要鬆口答應Gellert,但他一點也不討厭Gellert的小心機。

  「改天好嗎?」

  Albus不希望他們這樣灰頭土臉的去Gellert的房間,就算Bathilda耳朵不好,巫師總會為自己的家施下保證安全的咒語,他完全可以想像驚動Bathilda會有多尷尬。

  「好吧,回你的房間,一人一床棉被,什麼都不做。」Gellert故作沮喪的語氣逗笑了他。

  「不去看星星?」他說起他們原定的行程。

  「也好,我們得吹吹冷風冷靜一會兒。」Gellert的話實在的讓他啞口無言。

  他們爬上山丘吹風,兩人都忘了熱可可,不過沒人在意。他們不敢靠在一塊,就怕又擦槍走火,只牽著手,隔著一段距離盤坐在地上,仰望星空。

  「可惜得等到秋天才能看到鳳凰座。」Albus小心揀選了一個話題,以閒聊的語氣說:「你知道嗎?傳聞我們Dumbledore家跟鳳凰有盟約,一旦家族成員面臨生死攸關的危難,鳳凰必會出來拯救他,可惜我從沒看過鳳凰。」

  「有這樣的傳說?」Gellert對他提起的話題似乎很感興趣。

  「我們家族有紙本記錄,以前真的有養過鳳凰。」

  「我以為鳳凰已經成為傳說,只有製作魔杖的人還存有鳳凰的尾羽當作材料。」

  「也許,畢竟鳳凰從未來拜訪過我或我的家人。」Albus悵然地看著星空。

  「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鳳凰,我會為你找到牠。」Gellert承諾說。

  Albus為Gellert的承諾動容,他知道以他們的個性,都不輕易承諾什麼,可是現在Gellert說要為他找到鳳凰。他相信Gellert一定找得到鳳凰,到那時候,就連Aberforth都會因為鳳凰而對他另眼相看吧?

  高錐客洞的星空如此遼闊,有Gellert陪伴身邊,他對那一天的到來感到憧憬。

  

***

  最初,夢見鳳凰讓Gellert欣喜,他知道自己又即將「看見」。直到那隻鳳凰朝雪白的北極狼吐出火焰,而北極狼則朝鳳凰嘶吼,跳起來像要攻擊鳳凰……

  「不。」Gellert慘白著臉,從床上坐起。

  不可能是這樣,他已經打算暫時留在英國,和Albus一起從英國的魔法界著手,他會坦承他已經被德姆蘭退學,所以他可以繼續待在高錐客洞,甚至可以住在Albus家裡在白天陪伴Ariana,等Albus下課從霍格華茲回高錐客洞,他們一起享用晚餐,在同一張床上睡覺……

  他和Albus會有什麼問題?Albus認同他的理念,除了他的家庭對他來說太過累贅,但這無傷大雅,他會幫助Albus。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Gellert跳下床,焦慮的在房間裡來回踱步,神經質地回憶從見到Albus第一面至今的每一個回憶,確定他從沒做錯什麼……他尊重Albus對Ariana的決定,任由Ariana浪費她的巫師天份……

  他們到底碰到了什麼樣的困難?

  不,他不可能與Albus為敵,這說不通。

  Gellert不相信命運,他從來不相信人必須按照命運過活,否則預言家的天賦就不該出現在巫師的身上,預言是為了能夠改變一切。

  突然想到了什麼,他立刻從行李箱裡掏出一本魔法書,瘋狂翻頁到記錄那個特殊魔法的頁面,這是一本太過溫和的黑魔法書,要不是運用到巫師的鮮血,他並不會對這種無法造成傷害的黑魔法感到一絲一毫興趣。

  血盟。

  這個魔法能保證雙方訂立契約的雙方,不能對彼此攻擊。

  他拿著這本魔法書,找到Albus,翻到血盟那一頁遞給他,斬釘截鐵地說:「我們來完成這個魔法吧。」

  「這是什麼?血盟?」Albus理解了這個魔法的含義,帶著疑惑問:「為什麼?」

  「證明我愛你,非常非常愛你。」

  「那也不必……」Albus觀察他的神色,「你真的想嘗試這個魔法?」

  「Ich liebe dich。」Gellert非常慎重地告白,把愛說出口之後,他一方面對過去想要利用愛的自己釋然,一方面又發自內心的感到難過,「我非常非常愛你。」

  因為真的愛上了對方,所以他才會在意預言。

  「如果你真的認為這有必要的話,那我們就試試看吧。」Albus決定縱容年輕且任性的戀人,和他一起進行這個未經實驗過的魔法。

  Gellert撲上來擁抱他,貼著他的耳朵低語,「我想跟你做愛。」

  「現在?」

  Albus懷疑對方不是因為試驗魔法來找他,只是想做愛順便找他試驗魔法。這兩種可能有微妙的差異。

  「現在。」Gellert肯定地回答。

TBC

H的部分保留不發,總之收錄在實體本本裡,等完售之後會回頭在網站上補H。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登入LikeCoin帳號,並幫我按五下拍手,這能夠讓我得到您的贊助(而LikeCoin基金會贊助這筆費用,所以你不必直接出錢),感謝您支持與鼓勵!

Shar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