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Die Sommerferien(暑假)-Ch13

  Ariana和Aberforth出門不在家,在午餐時間之前不會回來,家裡除了他們兩人誰都不在,Albus再也想不到理由拒絕,也不想拒絕。

  想要更靠近、更貼近對方,Albus的臉頰發燙,他伸手撫摸Gellert的頭髮,默許他的要求,只低聲問:「你會做嗎?」

  「我看過別人怎麼做。」Gellert自信滿滿地回答。

(中略約四千字)

  「我愛你。」Gellert親吻他的額頭,低聲呢喃說:「你也愛我,我們彼此相愛,直到永遠。」

  做完愛的兩人身體交疊,赤裸著身體,只在腰間搭著棉被,屋裡都是性愛後令人羞澀的氣味,Albus用魔杖驅使氣味散去,瞥了一眼房裡的時鐘,推推懶洋洋的Gellert。

  「怎麼了?」

  「先起來收拾,Ariana和Aberforth要回家了,我得準備午飯。」

  「等等,我們先定血盟。」

  「午飯——」

  「只要十分鐘,不用太久。」

  雖然Gellert這麼說,但是把身體清理乾淨,復原被魔咒撕碎的衣服再穿上它們已經花掉將近半小時,Albus迫不得已和Gellert一起用家庭魔法做好一桌飯菜,就被Gellert帶回房間,鎖上門還施了不讓任何人打擾的咒語。

  Albus本來想阻止他,不過一動就身體發疼,他實在沒有力氣和Gellert爭辯什麼,乾脆默許他的舉動。

  Gellert用最簡潔的話語說明的血盟該如何訂立,該如何施法和魔語都耐心的說明,Albus雖然疲倦,但他的頭腦還很清晰,很快就理解血盟魔法。

  血盟能使訂立血盟的雙方永遠不能對對方出手,他們永遠不會彼此為敵。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Gellert堅持要訂立血盟,不過既然是Gellert希望,那麼他願意這麼做。

  「我懂了,那我們現在就開始?」Albus問。

  「現在開始。」

  他想等Gellert拿魔杖完成血盟,不過Gellert卻把魔杖放到一旁,捲起袖口做好準備。這時他才明白為何剛才Gellert非得和他把血盟魔法說得一清二楚——Gellert希望由他施咒。血盟魔法的主導者與訂立盟約的人在黑魔法中相對平等,但作為黑魔法,它仍然偏向施咒的人,雖然不清楚Gellert決定由他施咒的原因,但他對由自己施咒毫無異議。

  他拿著魔杖,伸出手,讓對方將手遞給他。他用魔杖劃開Gellert和自己的手心,魔法造成的傷口比普通的割傷還疼弄,但還可以忍耐。為了讓血液交融,兩人十指交扣,他拿著魔杖閉上眼睛,低聲唸出咒語。

  他沒看見的是Gellert又盯著他看,異色瞳眸異常閃亮,Gellert再度預見了鳳凰,然而鳳凰仍然背對他越飛越遠。

  為什麼?為什麼!他不明白。

  被拋下的委屈讓Gellert的眼眶瞬間盈滿淚水,Gellert詫異自己的情緒化,他本來不該是這樣的人,所以他決定立刻閉上眼睛,不去看那幅景象——即使他知道閉上眼睛毫無用處,他仍然能「預見」鳳凰轉身離開——假裝這一切不會發生,並扣緊Albus的手,似乎想藉此挽留他。

  他們成功地訂立了血盟,兩人的血液構成一個精緻的金屬飾品,頂端有Albus魔杖的圖樣,看起來像是象徵黎明、希望與曙光的盧恩符文DAGAZ。

  這似乎是好的結果,Gellert接過完成血盟的金屬飾品,對Albus說:「我要將它做成項鍊,貼在我的心口,你不能跟我搶。」

  「好,那給你收著。」Albus寬容地讓出完成血盟的成品。

  Gellert心裡矛盾,既希望Albus要走血盟,又希望他把血盟留給自己。最終他將血盟收盡自己的口袋,然後解除封鎖房間的魔法。

  猛烈地敲門聲響起,Aberforth暴躁地聲音隨之而來,「Albus?Albus你到底待在房間做什麼?Ariana在等你吃飯!」

  「一起吃飯?」Albus問。

  Gellert深深看了他一眼,打開Albus的窗戶,熟練地翻窗離開,「我先回家了。」

  他快速地跑開,不想回頭看Albus的表情,手伸進手袋裡緊緊捏著血盟。他沒有吃午飯,對晚飯也沒什麼興趣,「預見」的畫面讓他不由自主地收拾行李,等他回過神來,他已經將所有書籍和這個夏天獲得的小東西都收進行李箱。

  意識到這點,他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翻過行李箱將所有物品抖落出來,他將黑魔法書籍四散在各處,從德國帶來的黑魔法實驗材料也擺滿的今年夏天Bathilda以變形魔法為他做的書桌,Ariana送給他的乾燥花束和羊毛氈成的小動物也擺放在床頭櫃上裝飾,最後剩下Albus送給他的東西零零碎碎擺滿了床面。

  將它們放回原位吧。Gellert這麼想著,盯著看了很久,才一個、一個慎重地將Albus給他的書、煉金術製作的玩物、幾顆玻璃彩紙包裝的硬糖和金色錫箔包裹的巧克力等等,各種充滿回憶的東西放回原位。

  不知不覺他在英國有了一個家。

  自從父母過世之後,Gellert不覺得自己有家,剛住進Bathilda家他也不覺得這裡是家,是Albus給他家的感覺。他向Albus分享他對魔法的見解、分享野心,他給Albus自己所有的、僅有的愛,他不能想像有什麼理由能將他們分開,訂立血盟之後,兩人密不可分。

***

  第二天,Gellert將血盟掛在胸口,一如往常地去尋找Albus。

  這個夏天就要結束了,他還有很多話沒有和Albus說,關於他被退學、關於他打算留在英國,還有他們的夢想,為了廢除《保密法》他們必須做更多準備。

  他仍然無可抑制地去思考他怎麼會與Albus有決裂的那天,也許是在英國倡導廢除《保密法》的時候,出了什麼差錯。

  Gellert不相信其他人,他仍然希望獲得重生石,好獲得一支完全在他控制之下的軍隊。他相信越少的變數越能讓廢除《保密法》成真,為了更偉大的利益……

  為了愛。

  他還是從後院進入Dumbledore家,Ariana正在照顧她心愛的小羊,「嗨,Gellert哥哥,大哥現在正好在家。」

  「那就太好了。」Gellert露出迷人的微笑,向她點頭打過了招呼,從後門走到Albus房間。

  穿過走廊,他沒有敲門Albus的房門就開了,「大老遠就聽到你的聲音。」

  Albus用魔杖再將門關上,Gellert拉住他,摟著他的腰和他交換一個深吻。

  「嗨,親愛的。」Gellert放開他之後說。

  「你打算以後就這樣叫我?」

  「或者你比較喜歡甜心?蜜糖?」

  「你想怎麼叫都隨你,只要讓我用同樣的方式叫你,親愛的。」Albus微微一笑。

  「好吧,我們來談正事。」Gellert聳肩,「我還是想找到重生石。」

  「為什麼?廢除《保密法》不需要重生石,我們有其他方法可以完成目的。」

TBC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登入LikeCoin帳號,並幫我按五下拍手,這能夠讓我得到您的贊助(而LikeCoin基金會贊助這筆費用,所以你不必直接出錢),感謝您支持與鼓勵!

Shar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