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Die Sommerferien(暑假)-Ch9

  Gellert敏銳地察覺女孩的觀察,他坦然接受Ariana的視線,因為他知道女孩沒辦法影響Albus,他的戀人是堅定的人,他們對自己的決定都非常篤定,更鮮少懷疑自己的決定,即使被人質疑,仍然能夠守住自己的立場。不過Gellert很快就發現Ariana支持他們戀愛,後院羊棚的門開始為他鬆鬆地鎖著,只要輕輕一撥鎖頭就能打開,他隨時都能從Dumbledore家的後院溜進Albus的房間,不必翻越窗戶。

  雖然爬窗台別有一番情趣,不過他接受了女孩兒的善意,還給她帶了禮物,幾個女孩會喜歡的緞帶髮飾,還有一件漂亮的墨綠色洋裝,特別適合這個夏天,更襯Dumbledore家族遺傳的紅髮。他把禮物袋掛在Ariana的房門手把上,大概是不擅長照顧自己,家中唯一會注意到孩子穿著的母親逝世,Dumbledore兄弟才會忘記為妹妹買衣服。

  「Grindelwald先生。」她悄悄的推開門,感覺到房門的重量,她拉上門,看到門把上掛著的禮物袋。

  「Gellert。」他糾正她的稱呼,「自從妳為我開門之後,我們就算朋友了吧?Ariana。」

  「Gellert哥哥,這是給我的?」

  「禮物。」他點點頭,看著Ariana洗得泛白的淺綠色洋裝,忍不住問:「你哥哥給你零用錢嗎?下次我給你帶一本貓頭鷹郵購服裝型錄。」

  他實在看不慣別人不好好穿衣服,每天看見Bathilda姨婆穿大紅大紫、星星月亮花紋的巫師袍,就已經讓他眼睛發疼了。

  「好。」Ariana有些不好意思,但她一口應下。

  「那就這麼說定了。」

  正當Gellert想要告辭,去找Albus的時候,Ariana突然小聲地說:「Gellert哥哥和我的哥哥不一樣呢。他們很少拿巫師的書給我看。」

  「妳是巫師。」

  「沒什麼魔力、不會魔法、身體孱弱的巫師。」

  「可以和默默然對抗這麼久,我不覺得妳是弱者,妳應該嘗試施展咒語,從擁有一支趁手的魔杖——」

  「Gellert。」Albus喝止了他。

  Gellert回頭,看Albus站在走廊的另一頭,第一次不帶笑臉沉默地看過來,他完全沒聽見Albus的腳步聲,也不知道對方聽到了多少。

  Ariana提著禮物,迅速地關上房門,她看Albus的臉色就知道他想說教,她可不想留在原地讓他唸一頓。

  「我正要去你的房間找你。」Gellert說。

  你不該慫恿她冒險,Ariana的身體虛弱,她承擔不了任何一絲意外……

  Albus張了張口,把話吞到肚子裡,他知道在這裡說Ariana能聽見。

  「到我的房間聊。」Albus說。

  他們回到Albus的房間,Gellert不像以往立刻黏到他的身上,而是用魔法指揮Albus書桌前的椅子,選了一個位置坐好,主動說:「我知道你想說什麼。」

  「……我不敢也不能讓她冒險。」Albus嘆了一口氣,選擇坐在自己的床上,正對自己的戀人。

  Gellert完全能猜到他想說什麼,他並不意外Albus在這方面格外保守,他可以理解,但如果Ariana是他的妹妹,他不會用這種完全保護的方式禁錮她。

  她是一個巫師,必須表現出一個巫師的才幹。否則她活著有什麼意義?

  「你確定這樣做真的對她好嗎?」他瞭然地看著自己的戀人,以憐愛的眼神看向對方,「你知道答案。」

  他相信Albus完全清楚Ariana的處境,她活得很辛苦,也讓她的家人過得很辛苦,Albus一定可以理解她的壓力,因為Albus自己也會感受到另一種壓力——作為照顧者,他要怎麼做才能做到最好的壓力。

  「她的身體不好,活著就是梅林對她最大的恩賜。」Albus的語氣像是在說服自己。

  他體貼地談論起其他事情,「我替Ariana買了一些小禮物,你們兩個做哥哥的為什麼都不幫她買衣服?」

  「我沒注意,你幫她買了衣服?」

  「只有一套洋裝,和一些髮飾,我還承諾要帶給她貓頭鷹郵購服裝型錄。」

  「我會給她一些金加隆。」

  「那就好。Accio!」Gellert對一本書施展魔咒,讓它飛到自己手中,「我剛才就注意到了,你把《吟遊詩人皮陀故事集》放在桌上,記得我說過皮福雷兄弟,就埋藏在高錐客洞嗎?我問過Bathilda了,她確定皮福雷三兄弟確實埋在村莊裡教堂後的墓園。」

  「你想要死亡聖物?」

  「我想要接骨木魔杖,而重生石可以為我們的計劃召喚死去的巫師組成一支軍隊。」

  「死亡聖物只是傳說,我想擁有一支軍隊並不必要。」

  「但是為了除去《保密法》——」

  叩叩,敲門聲響起,Ariana在門後說:「Albus哥哥,你可以幫我開門嗎?」

  「好。」Albus即時抽出魔杖阻止Gellert揮動魔杖施法開門,接著收起魔杖,親自走去開門。

  Ariana端了一個大盤子,裡面裝了茶壺、兩人份的茶杯茶盤、糖罐和一看就知道是Bathilda做的大釜蛋糕,大大的茶壺重得讓她捧著盤子的手微微顫抖,Albus趕快接手盤子,Gellert用魔法將書桌移到房間的正中,讓Albus放下盤子。

  「我想下午茶的時間到了,你們要不要休息一會兒?」她觀察兩人的臉色,確定他們不像剛吵過架生氣的樣子,微微鬆了一口氣。

  她怕兩人為了她吵起來,Ariana覺得沒必要讓哥哥和他的戀人為她起任何爭執,她不值得他們這麼做。

  「不和我們一起吃嗎?Ariana?」Gellert主動問。

  「不了,我最近胖了一點,不能再吃太多甜食了。」Ariana說。

  「胖點才好。」Albus說。

  「哥你亂說,女孩子就是瘦才好看。」她皺著鼻子,反駁完之後,用輕快地語氣說:「你們繼續聊,我還要去幫Nina牠們翻鬆草堆,準備一些新鮮的青草給他們吃。」

  「需要幫忙嗎?」Albus問。

  「我一個人就可以了。」Ariana離開之前,停下來對Gellert說:「謝謝你,Gellert哥哥。裙子很合身,穿起來好看極了,不過不太適合穿著去羊棚。」

  「你可以讓你的兩個哥哥帶你去村莊或山丘上逛逛。」Gellert建議。

  「好啊,我改天讓Aberforth哥哥帶我出去玩。」

  「為什麼不找我?」Albus摀著心窩,裝出受傷的樣子。

  「你還是專心陪Gellert哥哥吧,我比較喜歡二哥,不用你陪。」說完她便關上門。

TBC

​不太影響但是之後會全部改掉我前面寫到的「倫敦」,高錐客洞不在倫敦,在英國西部,根據神人考據,可能是在索美塞特郡(Somerset)的塞奇高沼(Sedgemoor)附近。
現在趕稿中,之後有機會修改前面。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登入LikeCoin帳號,並幫我按五下拍手,這能夠讓我得到您的贊助(而LikeCoin基金會贊助這筆費用,所以你不必直接出錢),感謝您支持與鼓勵!

Shar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