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sewt】Security Spell

CWT50投幣式小料公布:)

  Theseus Scamander最最擔心他弟弟的地方……就是全部,他幾乎什麼都要為弟弟擔心,比如Newt總是提著一行李箱的奇獸到處跑,常常不曉得跑到哪兒去了,連讓貓頭鷹送信都找不到他,或者弟弟總是不為自己的住處施展魔法,那實在非常不安全——雖然如果小偷敢闖進Newt家,大抵討不了什麼好處,畢竟那些奇獸們很樂意保護Newt的家,即使Newt對他們的看重多過於他自己的家。

  他沒辦法完全搞懂自己弟弟在想什麼,畢竟他們差了整整八歲,不過他相信父母親們也同樣搞不懂Newt在想什麼,包括Newt為什麼會變得這麼癡迷奇獸。也許是母親培育天馬的興趣影響了Newt,就像母親對天馬中的神符馬為什麼只喝純麥芽威士忌能夠講上三天三夜,Newt對奇獸的興趣則不限單一品種,所有奇獸都能讓他講上三天三夜。

  不管怎麼說,Newt都是他的弟弟,他會付出一切保護Newt的安全,不管他需不需要。

  Theseus站在Newt的公寓門外,發現拉上蕾絲窗簾的玻璃窗裡頭燈光一閃一滅,看起來十分可疑。Theseus以正氣師的專業可以想到十幾種魔法、魔藥、煉金物品或各式各樣得以造成這種效果的違禁品,Newt家顯然來了位不速之客。

  ——必須在這個週末幫Newt設立保護居家安全的魔法,否則這種危險的事隨時會發生。

  Theseus下定決心要好好為弟弟的安全努力,接著他提起十二萬分的警戒心,隔著門高喊一聲:「Newt?你在家嗎?」

  沒人回答他。

  他一邊提防可能出現的惡咒,一邊開門,但門把一轉就開了,門根本沒鎖。他愣了一下,就聽見熟悉的聲音。

  「Theseus?」Newt充滿疑惑地喊他。

  他一回頭,就看見他親愛的弟弟抱著一紙袋的食材,手裡提著牛奶用很詫異的眼神看著他。

  「噓。」Theseus讓他安靜。

  Theseus對門內施展一個偵測魔法,但一無所獲,於是他更緊張了。

  「你在做什麼?」Newt說。

  「你的房子,你看不出來嗎?」Theseus反問。

  「哦,我才剛修好我的檯燈沒多久呢。」Newt平靜地回答,推開自家大門,回頭打量自己的哥哥,「要進來嗎?你又戴了你的黃金懷錶和寶石袖扣了。」他顯然對哥哥的裝扮很不滿意。

  Theseus仍然握著魔杖,先一步踏進Newt家,左右打量的同時一邊說著:「那又怎麼樣?你管好你養的玻璃獸就好……噢,玻璃獸。」他默默收起魔杖,譴責地瞪視著抱著檯燈黃銅開關拉線的小玻璃獸寶寶,照這樣胡鬧的個性遲早會成為危險份子的生力軍。

  Newt先放下採買的食物,心裡想著如果對Theseus直說:我沒想到你會來,食物沒有你的份。對方會有什麼反應,一邊處理頑皮的小玻璃獸寶寶,「南瓜,你不能這樣。」Newt抓著Theseus的袖子,用閃亮亮的寶石袖扣吸引小玻璃獸的注意力,趁他放棄檯燈的黃銅開關拉線,轉移目標撲向袖扣的時候一把抓住,塞進口袋。

  Theseus收回手,默默摸向另一邊的袖口,抓下另一個小玻璃獸現行犯,遞給紐特,「這隻叫什麼?」

  「裸麥粉粗麵包。」Newt回答。

  「他是黑白花紋的,為什麼不叫牛奶?」Theseus問。

  「因為他喜歡吃裸麥粉粗麵包。」

  好吧,這樣的命名方式頗有原則。

  「為什麼出門不鎖門?」Theseus不大高興地問。

  「沒有其他人會來找我,我的助手……我的助手每天晚上都會回家……我只是出去買一些週末的食物,商店就在附近,不需要鎖門……」Newt越說越小聲,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

  「停。好了,你不需要解釋,你吃晚餐了嗎?還沒?我煮一些吃的怎麼樣?你有特別想吃的嗎?餡餅?肉派?」Theseus掛好外套,挽起袖子走進小巧的廚房。

  「不、不用了,我不餓。」Newt手足無措地跟在對方身後。

  「你的廚房怎麼什麼都沒有?」Theseus抱怨一句,召來Newt放在桌上裝食材的紙袋,「Accio!」

  Newt徘徊了一會兒,發覺幫不上忙,從黃金掐絲瓷茶杯、茶盤和銀湯匙附近撈走小玻璃獸柿子和開心果,靜悄悄地放哥哥一個人在廚房忙碌。

  雖然Newt不懂Theseus為什麼總擔心自己吃不飽,還對他餐餐吃培根蛋三明治的習慣不高興。不過既然有人掌控了廚房,他不介意去地下室照顧那些小可愛——

  Theseus像背後有長眼睛似的,開口攔截他,「別忙著照顧你那些奇獸,晚飯馬上就好。」

  「我得把玻璃獸寶寶送回去。」Newt試圖找藉口溜走。

  「各給他們一支銀茶匙可以讓他們安分到你吃完晚餐嗎?」Theseus問。

  「他們喜歡銀茶匙。」不過銀茶匙對小玻璃獸寶寶還太大,不好藏進他們的腹部口袋。

  Theseus用漂浮咒送來好幾隻銀茶匙,Newt只得把茶匙放進口袋,安撫在口袋裡面滾成一團的小玻璃獸寶寶。

  他們意外的喜歡銀茶匙,Newt找了一個寬口花器,將小玻璃獸寶寶們暫時放在裡面,讓他們有玩耍的空間又不至於亂跑。

  就這麼短短的一會兒,Theseus已經準備好晚餐,用魔杖指揮著香腸佐馬鈴薯泥、烤花椰菜、番茄燉豆和大蒜麵包,還有米布丁擺了滿滿一桌。

  「吃飯。」Theseus說。

  Newt覺得這頓飯一定很難消化。

  晚餐時間對大部分的英國人來說,都是聯繫感情的時間,Newt一個人住,通常都用冷的火腿三明治打發晚餐,稍微對晚餐用心一點的時候會烤一下三明治,讓麵包變得酥脆,裡面夾著的起司稍微融化,這樣對Newt就已經是難得的美食了。

  現在桌上擺滿琳瑯滿目的食物,讓Newt想起在霍格華茲坐在赫夫帕夫長桌上的時光。

  晚餐開始,也象徵著交流時間開始,Theseus問候弟弟說:「最近好嗎?」

  「好。」

  「玻璃獸好嗎?」

  「他們生了寶寶,很好。」

  「是嗎?那就好。」簡單的問候就此結束,Theseus更深入地問:「你最近在做什麼呢?」

  Newt不覺得說明最近撿回的日本河童飼養紀錄是一個很好的話題,但除此之外,他沒別的事好分享,只好結結巴巴地把如何幫河童洗澡完整的說明了步驟,即使整個清洗過程並不適合在吃飯時間提,不過Newt發現Theseus聽到一半就開始走神——這很正常,大多數人對如何幫河童洗澡並不感興趣,少數人覺得太噁心——他還是抱持著整理如何幫河童洗澡的心得說完整段話。

  等Newt的發言終於告一個段落,作為兄長,Theseus給出在魔法部寫報告的心得,給Newt回饋:「你可以把它寫進你的書裡,但必須把過程精簡到三百字以內說明完成。」

  這確實是很有效的建議,Newt決定接受,他點點頭,然後接下來一片安靜。

  Newt很享受安靜,只是Theseus少這麼沉默,他有點介意,卻不想追問原因。等到他們一起吃完了晚餐——Theseus主動清洗碗盤,因為他一向擅長魔法,連家務魔法也比Newt懂得更多——Theseus仍然保持安靜,Newt開始感到不自在。

  「你有什麼話想說嗎?」Newt試著提問。

  「嗯?哦,抱歉,你剛才說了什麼?」Theseus心不在焉。

  Newt只好再問一次,「你特別來找我,Theseus,你有什麼話想跟我說?」

  只是想來關心一下弟弟。

  只是一個人待在家裡很孤單,尤其在他以為他將有家庭的時候就失去它……

  只是……

  有非常多原因,Theseus看著Newt,第一次用不確定的語氣問:「我是一個好哥哥嗎?」

  「呃,我以為這不需要問我?」Newt很想像木精Pickett躲起來,他不太擅長應付這種問題。

  「因為你很討厭我。」

  Theseus略為沮喪地離開廚房,坐在Newt家的沙發上,弓著背、雙手撐著下巴顯得很陰沉,Newt覺得看上去像真的受到情感傷害的模樣。

  Newt張了張嘴覺得很難解釋,左看右看又沒有別人可以幫忙,只好竭盡所能,盡可能用自己的方式解釋,「不,我沒有……雖然我確實覺得你很煩,但正氣師大部分都有這樣的特質,你的工作會使你變得有些盛氣凌人……驕傲……雖然有點煩人,我知道你需要尊重,像鷹馬雖然個性驕傲而且容易生氣但我一點也不討厭他們……所以……」

  「所以?」Theseus用期盼的眼神看著他。

  「我不討厭你,Theseus。」Newt回答。

  「那你喜歡我嗎?」Theseus追問說。

  「喜歡?」Newt愕然。

  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兄長為什麼會問這種問題,Theseus是有自信的人,一個成功的正氣師,甚至有一整隊正氣師歸他管理。難道是工作壓力太大,一時失常?

  「你不喜歡我。」Theseus低落地說。

  「我沒有不喜歡你,你是我哥哥。」Newt說。

  「我不是一個好哥哥。」Theseus傷感地說。

  一定是廚房有什麼過期、有毒的東西讓他吃到了。Newt想。

  「你……你是一個好哥哥,你用你的方式對我好。」

  Newt吃力地想找Theseus的優點,比如Theseus是一個足夠優秀、得以成為正氣師,甚至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發揮得很好,被世人稱讚為英雄。雖然英雄這個稱號只會增加距離感,讓Newt對童年曾經背著他到處跑、到處瘋玩的Theseus感到陌生。但Newt確實為自己有一個不錯的哥哥感到自豪。

  「你討厭我對你好。」Theseus自暴自棄地說。

  「我只是覺得你管得太多了。」Newt誠實地回覆。

  「那就是討厭我的意思。」

  「……但大多數時候,你的建議我還是會聽不是嗎?」

  「可是你不想加入魔法部待在我的部門。」Newt正想接話,Theseus伸手阻止他,繼續往下說:「我當然知道你有你的志向,你是我弟弟。你了解我就像我了解你,但我現在突然不確定一直管東管西會不會引起你反抗的情緒,進而討厭我。」

  Newt感到無比的愧疚,他現在很想去廚房一趟看他到底在廚房放了什麼不該放的東西讓Theseus變得如此敏感,判若兩人。

  他只能安慰自己突然變得脆弱的哥哥,生硬地走過去,抱著他的頭,輕輕拍了兩下,「我永遠都不會討厭你。」

  「真的?」

  「真的。」

  「我永遠愛你,弟弟。」Theseus站起來,抱住矮自己一丁點的弟弟,他真正感傷了起來,他的弟弟Newt真的長大了。

  「我也是。」Newt回答。

  「那麼我現在就幫你的房子設立保護居家安全的魔法。」Theseus鬆開懷抱,抽出魔杖充滿幹勁地說。

  「什麼?」Newt眼神茫然。

  「我會保護你的,Newt。」Theseus真情流露,親吻他的額頭,又揉揉他的頭髮。

  「我不需要安全魔法……那會阻礙奇獸的行動……」Newt想阻止Theseus。

  「那不是很好嗎?小玻璃獸寶寶不再到處亂跑,乖乖待在你的地下室。」

  「我不介意他們在我的屋子裡玩耍。」

  「但你至少得鎖門,你出門連門都不鎖。」Theseus指責他。

  「有開鎖咒,鎖門有意義嗎?」Newt試圖還嘴。

  「至少可以阻擋不會開鎖咒的人。好了,你可以去你的地下室做你的事,我得好好規劃整個房子的防護——」

  「我真的不需要,你管得太多了。」

  「那都是因為我愛你。」

  被推往地下室入口的Newt這時才確定Theseus沒有吃壞東西,也不是突然變得感性。他只是在耍心機,計畫著要顛覆他的家。

  Newt站在樓梯口,掙扎著現在去和Theseus打一場,或者等他走了再想辦法把那些魔法消除,最後Newt放棄抵抗,一邊下樓一邊小聲說:「我討厭正氣師。」

  「我聽到了!」Theseus提高音量說。

END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登入LikeCoin帳號,並幫我按五下拍手,這能夠讓我得到您的贊助,感謝您支持與鼓勵!

Shar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