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hur/Orm 無差]Fairy tale-04

  Arthur找了一套柔軟棉質的居家服給Orm穿,淺藍色格紋的居家服讓黑髮的男人變得溫馴許多,Arthur再次倒了熱水給他,讓他坐在沙發上,並警告他說:「這是喝的水,不是洗澡水。」

  「我知道。」Orm用看傻瓜的表情看著Arthur。

  他只是有點缺水,所以倒了一些水在頭上應急,缺水不是缺少智商,Orm早在觀察Arthur用容器喝黑色的苦味水的時候,他就知道這個容器的真正用法。

  「你知道就好。」Arthur還是不太放心。

  不過這時候通常是他關心意圖自殺者的心理狀況的時候,像Orm這樣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讓他久違地感到棘手。

  「你最近過得好嗎?怎麼會選擇來海邊……逛逛?」Arthur輕描淡寫地描述Orm看似自殺的行為。

  「我很好。」Orm放下杯子,正式地接受了Arthur的問候,全心全意地吐露他真正的目的,「我為你而來,兄長。」

  「我沒有兄弟,我爸只有我一個兒子——」

  Orm打斷他,用端莊肅穆的神情解釋,「而你的母親有另一個兒子,我們是異父兄弟,兄長。很高興你還活著。」

  「呃……謝謝?我確實活著,活得很好。」Arthur有點不太確定對方高興他活著那句話是否要反面理解。

  他心情複雜地看著穿著柔軟睡衣的黑髮青年,他長得很好看,稜角分明,仔細看眉眼間確實和自己、和母親有相似之處,這是他的弟弟,他這輩子第一次見到他,直到現在,Arthur還不知道他的名字。

  「你叫什麼名字?」

  「Orm,我允許你直接叫我Orm。」

  「好吧,Orm。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燈塔的稅收可以讓你過上富裕的生活嗎?」

  「稅收?哦,守燈塔沒有稅收,有一份薪水,不太多,夠我買酒喝。」

  「這太可悲了,兄長,你和我回亞特蘭提斯吧。」

  「我過得很好,沒你想像得那麼糟……也許沒你過得好,我記得老爸說過我媽是海底世界的公主?那你就是小王子?」

  「現在母親是亞特蘭提斯的王,而未來的某一天我將繼承她的王位——這是我原有的打算。」Orm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他不能無視他兄長擁有的繼承權,直接越過他繼承亞特蘭提斯,「兄長,我原本就知道活在陸地上非常辛苦,四處都是空氣污染、垃圾和高溫,但母親說你有一個燈塔可以繼承,我以為它不比亞特蘭提斯差,或者至少有亞特蘭提斯一半好,但現在看起來你過得很不好,貧困潦倒。」他願意把王位讓給Arthur繼承。

  「嘿,我有一座屋子可以住,有酒可以喝,這可稱不上貧困潦倒!」Arthur抗議。

  「跟我回亞特蘭提斯,學會繼承我們的國家,兄長,這是你天生應有的權力。」Orm鄭重地承諾,「我將竭盡所能地輔佐您登上王位。」

  Arthur感覺自己看了一齣舞台劇,聽了一大段好像真有那回事的台詞。

  「不了,我是燈塔的守塔人,我會留在這裡工作。」

  「這對你太不公平了,兄長。」Orm不太贊同他的選擇。

  「不,我覺得很公平,亞特蘭提斯有網路嗎?有綜藝節目或者美國職業摔角可以看嗎?可以用線上串流看影片嗎?更重要的是水底有漢堡和啤酒嗎?」

  Orm不知道網路和綜藝節目或者美國職業摔角是什麼,更沒聽過線上串流,也不知道什麼是漢堡和啤酒,但他想那應該是某種熱食,「亞特蘭提斯有熱食,和許多保證健康和營養的美食。」

  「不了,我還是留在陸地上就好。」Arthur說:「現在天黑了,你得去睡覺了,明天下午我帶你去吃冰淇淋。」

  冰淇淋是什麼?Orm不知道,他也不關心,他更想知道接下來Arthur要做什麼。

  「那你呢?」他殷切地盯著初次見面的兄長,好像怎麼看都看不夠。

  Arthur遲鈍地忽略了Orm熱烈的視線,夜晚是他工作的時間。

  「我得守著燈塔直到天亮。」

  「那我跟你一起。」Orm立刻說。

  顯然小王子決定黏上他了,Arthur覺得頭痛,他以前沒有親兄弟,不知道該怎麼和新認識的王子弟弟相處,更何況他們一個活在陸地一個活在海洋,兩者天差地遠,他們之間的代溝恐怕有馬里亞納海溝那麼深。

  「你不想睡覺嗎?」

  「不。」

  「那你明天會打瞌睡。」

  「我不打瞌睡,偶而少睡一個晚上不算什麼。」

  「年輕人。」Arthur咕噥說。

  不過他再也沒理由阻止Orm了,於是他乾脆從冰箱拿出兩支冰啤酒,帶著Orm走到燈塔頂端。燈塔存在的目的,在於引導海上航行的船隻,Arthur不只要確定燈塔的燈泡徹夜敞亮,還要觀察海面是否有船隻需要幫助。

  擔任一個燈塔守塔人是能夠贏得漁民尊敬的工作,這也是Arthur幾乎不怎麼社交,鎮上的人仍然會和他打招呼的原因之一,偶而去酒吧甚至還會有人請他喝酒。

  在漫漫長夜,不能分心玩手機遊戲,必須把所有的精神投注在一望無際的深色海洋,這同時是一份寂寞的工作。以前他會陪伴父親一起守著燈塔,父親過世後,他一直都是自己守一整夜,Orm陪在他身邊是難得的新奇體驗。

  守燈塔不應該喝酒,不過一支啤酒不會讓他喝醉,酒精能讓身體溫暖。

  另一支啤酒他遞給了Orm,Orm遲疑地接過,喝第一口的時候就被嗆著了。

  「哈哈哈……」Arthur笑得東倒西歪,「這只是啤酒,又不是伏特加。」

  「它的味道又苦又澀,有什麼好喝?」Orm面無表情地問。

  「因為酒精能讓人忘卻煩惱?」Arthur試著找了一個理由。

  Arthur喝酒只是習慣,它是成人的飲品,喝酒了就能品味出不同酒類的不同滋味。

  Orm覺得酒精的效果沒什麼意義,「但是煩惱不會因此消失。」

  「你說得對。但是許多人寧願忘記一會兒,好讓自己輕鬆一下,其他事等酒醒了再說。」

  Arthur發現他的小王子弟弟不傻,很有自己的想法。

  他喝完Orm捨棄的第二支啤酒,然後兩人安安靜靜地守了一整夜,這個夜晚的海浪很溫柔,輕輕地擊打在岩石上,一浪接著一浪拍擊出溫柔的海浪聲,使人的心情平靜。

  Arthur對海的心情很複雜,他一直住在燈塔裡,在海邊生活的他應該喜歡海,但是海洋使他和他的母親分離,他的父親一生都在懷念他的母親,現在知道母親活著,他應該感到高興。

  可是Orm的存在讓他心情複雜,他還沒有想好要怎麼對待這個異父兄弟。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