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Love] 從報仇開始的關係之二 (週三)

[公告] 二月活動第三週題目

前一篇相關——[BB-Love] 從報仇開始的關係 (週一)

❤ 早晨

  褚秋稹自從有了穩定炮友,就大大減少了泡吧的時間,空閒的時間不是和馮安特上床,就是因為值了大夜班的急診室所以賴在床上補眠。

  這個早晨也不例外,當馮安特摸上床,還膽敢摸上他的屁股,他翻身躲開他的動作,但馮安特就在他半睡半醒之間,把手指放進不該放的位置……

  「秋秋,你裡面好燙啊。」

  後穴被異物插入的感覺讓他瞬間清醒,他才睡著不到兩個小時,沒睡飽讓他心情極差,Top的尊嚴讓他感覺瞬間被挑釁。

  雖然這不是馮安特第一次試圖想要上他,之前幾次挑戰未遂他都沒生氣。但由於褚秋稹沒睡飽的關係,他直接抬腳把馮安特踹出去,指著門朝對方咆哮,「滾!」

  「秋秋——」馮安特想要道歉,不過他接住褚秋稹砸過來的枕頭,確定不是說話的好時機,「對不起,我晚點再來找你。」

  「不用來了!」

  「對不起,秋秋……」

  「滾不滾?你不滾我走。」他暴躁地說。

  「……那你繼續睡,我先走了。」

  把馮安特趕走之後,他躺回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冬天蓋著厚棉被腳還是冷得像冰棒,輾轉反側直到天黑,他才認命起床,黑著臉找東西吃。

  馮安特幾次傳來的道歉訊息都被他無視,怒氣上湧讓他忍不住把馮安特設為黑名單。

  在那之後,褚秋稹因為流感盛行在醫院忙得團團轉,根本沒時間也沒心情和人聯繫,直到在褚秋稹在公寓信箱裡發現自家的鑰匙,他才發覺事情嚴重。

  這是馮安特決定和他分手的意思?

  終於想起要操作手機解除社群軟體上針對馮安特的黑名單,打開聊天室對話卻停留在一個月以前,他恍然發現黑名單在封鎖之間的對話不會出現在這裡。

  ——在哪?

  他問馮安特。

  但這則訊息一直沒有被已讀,他也一直沒有收到回應。

❤ 回憶

  馮安特原以為手賤撩了老虎屁股不過是件小事,褚秋稹一直沒有真正因為他想反攻而大發脾氣,直到傳給他的訊息一直未讀,找到褚秋稹的公寓卻屢屢撲空,才驚覺事情嚴重。

  他想直接打電話給褚秋稹道歉,卻窘迫地發現他們最初只交換了社群軟體的聯絡方式,雖然有對方家裡的鑰匙,但是只要人不在,他就沒辦法和褚秋稹溝通。

  試著留了紙條,但下一次來紙條還放在原位動也未動,他原本想要守在公寓等待褚秋稹回來的決心動搖。

  是不是褚秋稹對他們這段關係已經感到厭煩?

  馮安特努力回憶,開始在過去記憶中尋找褚秋稹不喜歡他的跡象,現在看來他的一舉一動都很可疑。

  想到褚秋稹過去就曾經以惡劣的方式和前任單方面告知分手,接著直接封鎖斷絕所有聯繫方式,再加上他連公寓都不回,馮安特覺得自己意會到褚秋稹的意思。

  他被分手了。

❤ 後悔

  起初,馮安特很後悔他為何非要試著上褚秋稹不可,雖然以往馮安特大多處於上位,但他們床事和諧,他也不覺得被上就等於佔下風……

  最終,馮安特決定歸還鑰匙,但他一直等不到褚秋稹回家,所以將鑰匙放在他的信箱。

  起初,褚秋稹反省自己不該隨便把人拉進黑名單,這是他以前養成的壞習慣,因為從來不缺床伴或男朋友,他一向不合就分,連聯繫方式都不留,分割的徹徹底底。但他封鎖馮安特只是一時壞脾氣,沒有真的要和他斷絕關係的意思,畢竟他連公寓的鑰匙都給出去了……

  最終,褚秋稹聯繫不上馮安特,後知後覺的察覺他們從交往關係退回到沒有交集的陌生人。

❤ 逞強

  褚秋稹很少後悔。

  他一邊等馮安特聯繫,一邊埋頭工作,時間一天一天過去,他雖然忙,但三餐時間順便看一下手機的時間還是有的。

  馮安特沒有再傳任何消息給他,也沒有已讀他的消息。

  他應該接受這段關係已經結束的事實,依照他的條件,需要性愛的時候,再去酒吧釣人也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

  但他沒有這麼做,也不知道該怎麼找他們的共同朋友要馮安特其他的聯繫方式。

  明明是馮安特的錯,褚秋稹試圖這麼說服自己,可是心虛的感覺只有自己知道。

  他想念馮安特,但他不說。

❤ 重逢

  在醫院遇到褚秋稹是意外。

  馮安特本來想裝作沒看見,直接走開,可是兩人已經對上視線。

  「好久不見。」馮安特說。

  天天在等馮安特聯繫自己的褚秋稹聽到他說好久不見,幾乎說不出話,他從來沒有挽留過誰,能巧遇馮安特讓他高興,但馮安特的反應又讓他的胃往下一沉。

  「你生病了?」褚秋稹問。

  「沒有,陪朋友來醫院複診。」馮安特說。

  「這樣啊。」

  他聽馮安特說他朋友去排隊付掛號費、去領藥,很快就回來,他馬上就要走了。

  他看馮安特轉身離開。

  他拉住馮安特的手。

❤ 復合

  褚秋稹第一次和交往過的對象解釋自己做錯了什麼,他知道自己做得不對,希望對方原諒他。

  馮安特沒想過他的難過只是誤會,因為一連串的巧合才會和褚秋稹錯過,褚秋稹抓著他的手,讓他立刻把他解開封鎖,好讓他能夠繼續傳訊息給他。等他解開社交軟體的封鎖,褚秋稹又覺得不夠,報了一連串的數字讓他打一通電話給他,記下彼此的電話號碼,免得再找不到人。

  「對不起。」褚秋稹說:「我們還沒分手,你到我的辦公室拿鑰匙,我們今天一起吃飯好嗎?」

  雖然表現得很強勢,但馮安特發現他的手抓得很緊,讓他的手臂都隱隱發痛了。褚秋稹很緊張。 

  「好,我去買便當。」馮安特還沒有完全原諒褚秋稹,他著著實實傷心了好一段時間,所以他在褚秋稹鬆手之後問:「那你回家可以去買保險套嗎?我的尺寸要拿比你常用在大一號的。」

  「……好。」

  當晚,馮安特成功達陣,從來沒有被上過的褚秋稹被打開新世界的大門。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