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家魔男二三事(上)

   最初陸良惟從沒問過他砲友太多個人資訊,說實話除了對方那根友幾公分多粗多長會不會有點太彎以外,他覺得對一個砲友不用關心太多。

  但既然從固砲轉成男友,他開始覺得得關心一下男友這個人本身,雖然他們現在每次見面仍然會從床上開始,上完床才會一起去吃頓午飯或晚餐甚至宵夜什麼的……

  三更半夜,穿著外套吹著寒風,站在鹹酥雞攤位前等待食物的陸良惟問無聊得滑手機的男朋友說:「欸,鄭孟軒,你以前有其他男朋友嗎?」

  「有啊。」

  鄭孟軒收起手機,幽幽的雙目透過薄薄的玻璃鏡片看向他。

  這個答案並不讓陸良惟意外,畢竟鄭孟軒的條件不錯,而且他們兩個在約砲的時候,就確定過當時彼此事單身的狀態。

  陸良惟更好奇鄭孟軒為什麼會和前任分手,他興致勃勃地問:「那你們怎麼分的?」

  「你問這個做什麼?」鄭孟軒問。

  「多關心瞭解你啊。」

  「他某次又突然要我在週六跟他一起去度假,我跟他說不行,我已經買了美術展的票了,他為什麼不提早一個月跟我約……」

  「然後?」

  「然後他就把他的手帳扔到我臉上,讓我跟手帳一起過日子。」

  「哈哈哈……」陸良惟抱著肚子笑個沒完,斷斷續續地問:「你、你是不是和現在一樣,哪天做愛都要先規劃好?」

  「是。」鄭孟軒點頭。

  「哈哈哈哈!」陸良惟笑得更倉狂了。

  雖然他和鄭孟軒從第一次約炮,彼此滿意對方的契合性,鄭孟軒就鄭重地向他約定,無論如何他最晚要提前兩個星期預定約炮的日期,如果有急事可以取消,但是盡量不要。

  「有那麼好笑嗎?」鄭孟軒面無表情地問。

  「其實你這樣很龜毛你知道嗎?我是無所謂啦,但是偶而很想做要怎麼辦?」陸良惟擦掉笑出來的眼淚。

  「那就做啊。」

  「如果你有其他計畫呢?」

  「比如?」

  「去看晚場電影?」

  「……」鄭孟軒認真地思考起這個可能。

  「你還猶豫了!」陸良惟驚訝地抓著鄭孟軒的手臂,追問他說:「晚場電影有做愛重要嗎?」

  「但我可能只有那個晚上有空去看電影。」鄭孟軒說。

  「電影有那麼重要嗎?」

  「……重要的不是電影,是我的計劃,我不喜歡我的計劃被打亂。」

  「你真的很怪。」陸良惟用很怪取代偏執兩個字,「你不是偶而會週末加班嗎?那不是一樣打亂你的計劃?」

  「所以我不喜歡加班。」鄭孟軒說。

  「騙人,我每次下班時間聯絡你,你都在加班。」陸良惟說。

  「那是在我計劃內的加班。」

  「好吧,你說了算。」陸良惟聳肩。

  他比較隨遇而安,遇到鄭孟軒這種計劃狂,他覺得配合一下又不會掉一塊肉,就配合囉。

  鄭孟軒皺著眉頭看他,久久不語。

  「為什麼這樣看我?」陸良惟被看得毛毛的。

  「……等一下回去還想做第二次嗎?」鄭孟軒問。

  話題怎麼突然轉得這麼快!

  「什麼?等等、等等!為什麼突然這麼問?」陸良惟比出一個暫停的手勢。

  「因為今天計劃只做一次,你又一直問打亂我計劃話怎麼樣。」鄭孟軒認真地跟他說:「如果你真的很想,我們可以再做一次,但是你要負責洗床單。」

  陸良惟被他的話噎到,怪聲怪氣地說:「謝謝你哦!」

  「不客氣。」鄭孟軒一點也沒聽出來他的意思,「如果還要做的話,就只買鹹酥雞,不要去買麻辣燙了。」

  「不,我不想做,我要吃麻辣燙。」陸良惟不假思索地回答。

  鄭孟軒愣了一下問:「為什麼又不要了?」

  「我本來就沒有要做第二次——」

  鹹酥雞攤的老闆很尷尬,可是他還有別的客人要忙,只好假裝沒聽見這對情侶對房事規劃,提高音量說:「那個、先生,你們的鹹酥雞好了喔!」

  鄭孟軒有點失落,他本來都想好第二次要用什麼姿勢了,現在突然說不用做,他剛做好的計劃都泡湯了,不過他還有原計劃可以實行,去麻辣燙的攤位買麻辣燙。他付了錢,拎走屬於他們的鹹酥雞,接著往前走,對陸良惟說:「走吧,去買麻辣燙。」

***

  回到鄭孟軒家,陸良惟切到體育台看比賽,鄭孟軒把鹹酥雞不同的裝進大盤子裡,麻辣燙平均地分成兩份,最後熱了牛奶,把食物通通端到茶几上。

  「喝牛奶解辣。」鄭孟軒說:「記得趁熱喝。」

  「謝啦!你好賢慧!」陸良惟用竹籤插了一塊炸甜不辣塞進嘴裡。

  「不要用賢慧誇我。」鄭孟軒說。

  「好吧,那你真棒!」陸良惟拍拍他的肩膀。

  「太敷衍了。」鄭孟軒嫌棄說,臉上卻不自覺露出笑容,顯然對陸良惟的稱讚感到高興。

  他們擠在沙發上吃完宵夜,在球賽中場休息的時候,陸良惟才想起他想繼續了解他的男朋友。

  「軒軒啊,你是什麼星座的?」陸良惟問。

  「魔羯座。」

  陸良惟立刻想到魔羯座出名的固執和工作狂的個性,除此之外,魔羯座還有什麼特質啊?他立刻用手機查了一下魔羯座的特質。

  優點有謹慎、有毅力、有原則、重視紀律、有主見等等,缺點有太現實、固執、缺乏浪漫情趣……

  陸良惟立刻懂了,把魔羯座的個性鄭孟軒套在身上理解,就可以理解鄭孟軒在想什麼了。

  比如鄭孟軒硬賴他想做第二次,還要他洗床單,就是缺乏浪漫情趣的表現。準備牛奶給他喝,那就是他貼心的表現。

  陸良惟其實想做第二次,但他不想洗床單。所以,只要不在床上做就好了吧?

  他翻身跨坐在鄭孟軒的身上,抓著他猛親,手還伸到對方的褲襠裡,隔著內褲摸某個總是會讓人熱血沸騰的器官。

  「不是說不想做第二次嗎?」鄭孟軒覺得莫名其妙。

  「我不想在床上做第二次,我們在沙發上做。」

  鄭孟軒摟著陸良惟,怕他動來動去撞翻茶几上的食物,「東西還沒吃完——」

  「吃宵夜重要,還是吃我重要?」陸良惟問。

  鄭孟軒停頓了幾秒,真切地思考這個問題,接著慎重地做了決定。

  ——吃陸良惟重要。

]]>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