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kier/Geralt】Djinn-03

  「你說沒事就沒事……」亞斯克爾心有不甘地碎碎念。

  傑洛特回頭看他一眼,成功讓他閉上嘴巴,短暫地安靜下來,大概持續了一分鐘那麼久。

  然後他再次追上傑洛特,開口問說:「還有多遠?還要走多久才會抵達那個邪惡的蛇窟?」

  「你安靜的話,速度會快一點。」

  「你在為難我,我最親愛的朋友,你不能這樣殘忍,剝奪一個吟遊詩人愛熱鬧的天性,我天生就喜歡唱歌說話。」

  「還特別喜歡和美女說話,現在只有我在,你可以安靜一些。」

  「傑洛特,增長的年紀是否給你帶來全新的煩惱?偏頭痛?風濕?關節炎?風濕和關節炎會讓人討厭聽我說話嗎?」

  「就快到了。」要是路途更遠一些,他不知道亞斯克爾還會給他編派什麼樣的毛病,獵魔士沒好氣地回答:「我沒有偏頭痛、風濕或關節炎,謝謝你的關心。」

  蛇窟有半人高,他們得彎下腰才能鑽進蛇窟,傑洛特已經草草清理過蛇窟,攪散了蜘蛛網,將蛇蛻、腐朽的落葉和其他不明物體掃到角落,還好裡面只剩下塵土腐朽的氣息,要是裡面還有蛇殘留下的腥臭味,亞斯克爾打賭自己一定不敢走進去。

  打掃不是什麼難事,傑洛特早就習慣露宿野外必須完成的繁瑣準備,點燃篝火、燒熱水、整理一塊適合睡覺的地方,餵食心愛的坐騎小魚兒,諸如此類的工作他本該習慣。但是只要遇到亞斯克爾和他同行的時候,準備工作的時間至少會比平常還要長上一倍。

  在傑洛特辛勤地清掃、安置臨時的據點,亞斯克爾在點燃篝火後,就窩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了。更正,有篝火解凍,他的嘴皮子更佳靈活了。

  「我很好奇,傑洛特,像你這樣講究、熱愛整潔乾淨的獵魔士可不多見,這種習慣和你過往的經歷有什麼關係嗎?比如曾經在睡覺的時候,因為沒有把住宿的地方打掃乾淨,導致蜈蚣爬進你的頭髮裡?」詩人說完,想像到畫面,自己打了一個冷顫。

  「饒了我吧,亞斯克爾。」傑洛特開始覺得頭痛了,不是因為年紀害的,是亞斯克爾停不下來的說話聲使他腦袋嗡嗡作響。

  亞斯克爾偷偷觀察獵魔士的臉色,覺得自己大約閉嘴比較合他心意,只好拎著自己釣上的魚,釣在洞口讓低溫為兩條肥魚保持新鮮。

  唉,看到魚就想到燉魚湯,到嘴的燉魚湯。

  就他膽子小,不敢當著傑洛特的面,拿陶瓷酒壺出來煮燉魚湯。等一會兒傑洛特睡著,他一個人把陶瓷酒壺洗乾淨,明天一早就拿它出來煮湯吧。  

  亞斯克爾不那麼有耐心,沒一會兒他就試探性地呼喊說:「傑洛特?傑洛特,你睡著了嗎?」

  傑洛特枕著手臂,不打算搭理他。

  「我聽見你說晚安了。」

  「我沒有。」

  「好吧,你只是不想理我,我早有預期,這讓我免於心碎而死。不過我的心還是很痛,你真是殘酷無情的獵魔士,就和傳說與歌謠裡一模一樣。既然這樣,換我跟你說晚安吧。」亞斯克爾清了清喉嚨,鄭重地「晚安,利維亞的傑洛特。」

  「……晚安。」

  獵魔士的睡眠品質糟糕,讓他好好睡一覺很不容易,但是當詩人睡到開始說夢話,甚至小聲唱起了童謠,「誰殺了知更鳥?誰殺了……知更鳥?是我,麻雀說。我……殺了知更鳥……用我的弓和箭……」

  這人就是沒辦法安靜下來哪怕一刻嗎?

  傑洛特翻了一個身,面對蛇窟的泥牆,竟然在亞斯克爾呢喃一般的歌聲睡著了。

***

  亞斯克爾是冷醒的。

  醒來的方式很符合常理,因為篝火已經熄滅了。而另一邊的傑洛特不知為何睡得特別熟,詩人躡手躡腳,悄悄觀察傑洛特睡著的樣子,深深的黑眼圈說明他極需睡眠。

  他退回自己的位子上,輕輕地掏出陶瓷酒壺,準備拿到洞口,用雪清洗它,順便再撿一些枯枝樹葉好當篝火的材料。

  按照事情先後緊急的次序,他應該先去生火,生火之後再回頭處理陶瓷酒壺。但他實在沒辦法控制自已的手去打開釣到的陶瓷酒壺,他太好奇了,這個神秘的空酒壺雖然什麼都沒有,但裡面也許藏著靈魔?那種會浮在空中,會使用魔法,脾氣很壞,曾經差點殺掉他的那種靈魔?鎮尼?

  想到曾經的痛楚,他有點而退縮,也許把酒壺再次扔回湖裡……

  不過一個晚上過去,傑洛特鑿的那個小冰洞肯定已經冰封起來了,要丟也沒地方丟。

  這蓋子上也沒有魔法封印的符文,多半只是結實一些的普通陶瓷酒壺,被人丟到湖裡,或被他以魚鉤從湖裡釣上來都沒壞掉。

  亞斯克爾旋開陶瓷酒壺的蓋子,不自覺地看了一眼瓶蓋,罵了一句髒話。

  瓶蓋內側畫著魔法封印。

  「諸神啊!」亞斯克爾小心翼翼拿著瓶蓋,四處張望,尋找鎮尼的蹤影,但他什麼都沒看見,只覺得蛇窟洞口的風變得更大了,「好吧,我現在可以許三個願望。」

  快想想,亞斯克爾,你是整片大陸最偉大的吟遊詩人,你上次就打定主意要是再遇到鎮尼……廢話,如果再遇到鎮尼,第一件事情絕對拔腿就跑。

  如果無路可逃,必須許下三個願望,那麼其中一個就是要確保安全。

  扣掉保證安全的願望,現在還剩兩個願望,留給亞斯克爾使用,但他其實更想把願望讓給傑洛特。

  魔法的氣息驚醒了傑洛特,他跳起來,抄起銀劍,警覺地環視一圈,靠近亞斯克爾,「怎麼回事?」

  「一隻鎮尼,我親手放出一隻鎮尼。」他強顏歡笑,裝作蠻不在乎的樣子。

  「現在,別亂許願。亞斯克爾。」獵魔士警告他。

  「我知道。」他當然知道事情非同小可。

  傑洛特護著吟遊詩人,「躲到我後面去。」

  「我當然會躲到你後面去。」亞斯克爾緊張地躲在傑洛特充滿安全感的厚實肩膀之後,「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能和你親親密密,永不分開——」

  「該死,亞斯克爾,我說別亂許願!你明知道通過怪物實現的願望毫無意義!」

  獵魔士頓了一下,他握不住銀劍,銀劍匡噹地落在地上,張開臂膀緊緊環抱亞斯克爾。

  詩人荒謬的比喻被當作願望實行,亞斯克爾覺得彆扭地掙扎著,無奈地抱怨說:「這也算願望?」

  他根本沒料到他隨口說的話會被鎮尼算作願望,現在傑洛特和他緊緊抱在一起,除了當肉盾恐怕沒有辦法起任何作用,亞斯克爾不怎麼信任作為肉盾的傑洛特能怎麼樣保證他的安全,所以他決定試試憑藉自己的力量。

  「喂!鎮尼大人,我們來一場友好的協議吧!」亞斯克爾大聲嚷嚷。

  「你閉嘴就沒有危險了。」傑洛特恨不得用拳頭堵住他的嘴巴。

TBC

接下來大概接續肉了,因為要出本後續暫時不會發出來,但是等一年後會發全文在我的網站上。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