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戀男友是怪人-BB-Love版活動文 [黑聖誕]

※邵君集*寧子軒

場景:期末考教室、燒肉屋、錄音室

食物:大腸麵線

物品:嬰兒油、兩公升水壺

動作:刷馬桶

台詞:「幹!有地震不逃還上ptt發文!媽的!」、「吃完大蒜先去漱口」

  期末考地震怎麼辦?

A、繼續認真寫考卷。

B、趁機跑出教室逃避考試。

C、很想掏出手機上PTT發地震文,但發現手機在教室前面的書包裡。

D、蹲下來躲在課桌椅下。

  地震了。

  寧子軒停筆思考幾秒,然後繼續淡定發呆等四十分提前交卷。

  天花板的吊扇左右晃動,但是整間教室仍然安靜的要命,寧子軒不用細聽,就能輕易聽見後座按自動鉛筆的聲音。

  因為是最後一天最後一堂,又是好過通識課的考卷,寧子軒早就用十五分鐘寫完它,只等時間到提前交卷。所以他一點也不擔心,要是真的大地震得跑出教室要怎麼辦。

  監考老師悠閒的打開教室所有門窗,等她每扇門窗都推開了,地震還沒停。

  這次好像搖得有點久。

  不只寧子軒覺得奇怪,監考老師同樣也覺得異常。她開完門窗,到走廊上觀望狀況,剛好遇到隔壁的監考老師。

  他們說話的聲音不小聲,寧子軒聽見他們這班的女監考老師用很有特色的海豚音問:「哈囉,你那間有同學有人想離開教室呀?」

  「沒有,都還在寫考卷,我那班考經濟學。」

  「那就好,我這班也沒問題。」

  「這次地震很大欸。」

  「對啊,現在還在搖,而且這裡也才三樓。」

  「我們學校在山上,不能算是普通的三樓吧。」

  「也是啦——」

  沒有營養的對話進行到一半,突然啪了一聲。

  電燈一瞬間全熄了。

  這次教室開始騷動起來了。雖然沒電燈不會看不清楚考卷,但是地震到停電就不普通了。

  在寧子軒還在想要不要把地震當理由提早交卷時,就有坐在前排的勇士開口問走廊外的監考老師說:「老師,我們可以提早交卷嗎?地震欸!」

  女老師遲疑了一下。

  隔壁的監考老師接話問:「你考卷寫完了嗎?」

  「寫完了。」

  「寫這麼快喔?」

  「通識課考卷啊。」

  隔壁的監考老師轉頭對女老師說:「放他們走吧,反正地震了。」

  「好,那一個一個交卷。」

  瞬間所有人都站起來要提前交卷了,寧子軒也交了題目卷和答案卡,到教室前拿書包。拿到書包第一件事是掏出手機,打開PTT的手機APP接著點開八卦版。

666  爆6/26 ShaoJun     □ [爆卦] 地震

  ShaoJun是寧子軒男朋友的PTT帳號。

  「邵君集這蠢貨,竟然手這麼快。」寧子軒不由得笑了,又小聲罵了一句,關掉APP點開通訊錄打電話給邵君集。

  邵君集是個怪人。

  比如說上次他們在初遇紀念日到路邊攤去吃大腸麵線,就是為了紀念邵君集奇怪的舉動。

  只有邵君集這種笨蛋才會在寧子軒打工的燒烤店用「你們有沒有大腸麵線?」這種爛招來搭訕他。

  用膝蓋想就知道燒烤店不會有大腸麵線好不好。

  邵君集每次聽到寧子軒提第一次見面,都會笑嘻嘻地反駁說:「可是你們店有泡菜燒肉蓋飯跟壽喜燒啊。」

  「怪我囉。」寧子軒翻白眼。

  菜單是老闆定的,又不是他定的。

  雖然是個怪人,不過至少邵君集誠心誠意的抱吉他到大學男宿舍樓下唱自己寫的情歌〈燒烤店的帥氣工讀生〉追求他(還好邵君集還有理智沒把他的本名喊出來,寧子軒也沒跟室友說過自己具體在打什麼工),而且還唱得很好聽,被路人錄下來上傳到你水管上,還小小的上了新聞……

  寧子軒一直覺得一定是邵君集怪過頭了,自己才會被他的電波擊中,一時頭暈答應和他交往。

  尤其是每次自己一嫌他,邵君集就會唱:「口是心非,你矯情的面容都烙印在心靈的角落——」

  有沒有這麼白目啊。

  至少交往一週年紀年日不能太落漆。

  寧子軒認真的以做化學實驗的態度做了晚餐(雖然菜譜上寫適量一點也不嚴謹),並試過菜的味道,確保兩人吃完之後都不會搶廁所,還認真佈置好吃飯的餐桌。

  除此之外,他還買了能讓水變好喝的兩公升水壺包好準備送給邵君集當禮物,他覺得水壺對邵君集這種熱愛唱歌的人很實用。

  不知道邵君集會準備什麼送他。

  寧子軒坐在沙發上對著時鐘發呆,直到聽見鑰匙插入門鎖開門,他才回過神來。邵君集比平常晚半小時才回家。

  門一推開,鑰匙先飛進來,被扔進玄關口的小籃子裡,和裡頭的車鑰匙碰撞出清脆的響聲。

  「寧寧!」

  他離開沙發,也不去接邵君集手上的大包小包,彆扭地繞進廚房裡,要把菜端出來。

  邊端菜出來,寧子軒邊問說:「叫誰啊,噁心死了。今天怎麼這麼晚回來?」

  「在錄音室遇到不熟的人,一直問上次辦快閃表演的事。」邵君集把東西一股腦的放在門口,比較重要的吉他橫放在沙發上,就黏上他,靠著他的肩膀問:「好香哦,寧寧你煮了什麼?」

  「你不會自己看?」

  邵君集用手去捏菜來吃,寧子軒拍開他的手,「去拿筷子。」

  雖然今天是紀念日,不過氣氛就和平常一起吃飯的感覺差不多,邵君集倒是把菜都吃光光了,平常買便當回來都會剩很多。

  他這麼捧場,讓寧子軒在心裡盤算起以後每天都自己煮會不會太麻煩。不過雖然麻煩,自己煮都比外食還要健康多了。

  吃飽飯,邵君集把買回來的布丁裝盤端出來,寧子軒也泡好茶,他們一起窩到沙發上。邵君集挑了一片CD,寧子軒原本以為邵君集要放寫給他的歌,沒想到是法語民謠,柔和的音樂輕輕的纏繞他們。

  邵君集調好音量,對著他笑了笑。「這次禮物是別的。」

  「你敢亂送東西就試試看。」寧子軒威脅他說。

  明明邵君集比較年長,但他一點都沒有成熟穩重的氣場,寧子軒很多時候都用命令句來跟他說話,他都不會生氣,總是一付沒要沒緊的模樣。

  「我的禮物還要準備一下,我要先看我的禮物。」他厚顏無恥地說。

  寧子軒白了他一眼,把藏在電視後面的禮物拿出來遞給他。

  他撕開禮物包裝,打開紙盒,看到水壺的瞬間開心的喊:「粉紫色的!寧寧你真好。」

  「你喜歡就好。」

  邵君集卻出其不意的貼上來,將寧子軒壓在沙發上,和他熱情的舌吻。

  口水都糊到臉上了。寧子軒在心裡嫌了一句,掙扎著想躲開,但邵君集扶著他的後腦杓壓得很緊,讓他沒辦法閃避。

  如果只是口水就算了。他們嘴裡都是剛才香腸炒大蒜的味道,寧子軒完全無法忍受,伸出腳踢翻他,兇巴巴的吼他:「吃完大蒜先去漱口!」

  「誒,又沒有關係。」邵君集不死心,爬起來又親了他的唇一下。

  「很有關係!你臭死了。」

  「寧寧也一樣有臭臭的大蒜味啊。」

  「所以我才說不要親!」

  爭吵了半天,結果是兩個人一起站在洗手間裡刷牙。

  咕嚕咕嚕的漱口,寧子軒感覺到口裡清新的薄荷味,感覺整個人都活過來了。

  「我的禮物呢?」

  邵君集把漱口水吐進洗水槽,一抹嘴巴說:「……等等我。」

  寧子軒看邵君集神秘的跑到玄關挑了兩個紙袋,關進臥室裡不知道在搞什麼飛機。他乾脆到客廳去喝茶吃布丁。

  反正他對邵君集準備的禮物期望值很低,所以心裡沒有什麼期待感,悠閒的享受音樂、甜點和茶。

  邵君集正職是音樂教室的民謠吉他和電吉他老師,除此之外他還有個地下樂團,同時還是小有名氣的網路歌手。一開始寧子軒被邵君集身上的光環迷惑,還以為玩音樂的都這樣三八又活潑,結果真正和邵君集交往,和他的朋友們交際,才知道只有他特別吵鬧。

  至少邵君集不抽菸也不愛喝酒,除了表演也不太跑夜店,寧子軒對他這方面的表現已經很滿意了。

  等了很久,寧子軒問:「好了沒?」

  他喝了一口茶,沒期望邵君集很快回答。

  但門卻在此時打開了。

  寧子軒回過頭看他,差點把嘴裡的茶噴出來。

  「你看我是閃閃發亮的禮物!」卲君集沾沾自喜地說。

  「咳咳……」雖然沒噴茶,但他被茶水嗆到了。

  他身上完全沒有任何衣料,只掛著一閃一閃的燈泡,身體不曉得擦了什麼油亮亮的。他特意擺出健美姿勢,勉強擠出一點二頭肌。

  「你有事嗎?」寧子軒覺得頭疼。

  邵君集還密集纏繞他重點部位,看起來……要說傷眼……不如說太奇葩了。

  他傻兮兮地笑著,被纏得動作僵硬,小幅度向他招手,「寧寧你快點過來,電線太短了我走不過去。」

  「你從哪裡買來的聖誕樹燈?」

  「我看到他有打折!」他興高采烈地回答,接著殷切地看寧子軒,「不過這不重要啦,寧寧,我要把我自己送給你。」

  寧子軒發自肺腑地建議說:「你可以綁緞帶就好,真的。」

  他斷然否定。「不行,這樣太沒創意了。」

  「那你說說看,你這樣像什麼。」

  「大衛像?」

  邵君集眨眨眼睛,但細長的眼睛一點裝不了無辜。

  他沒好氣地說:「聖誕樹、七彩霓虹燈,你選一個當好了。」

  邵君集雙眼一亮,張口就唱。「轉吧轉啊七彩霓虹燈,讓我看透這一個人生——」

  真是夠了。

  寧子軒趕緊打斷他說:「好了好了,我很喜歡,可以把燈拆下來了嗎?」

  把電線纏在身上太危險了,還是讓邵君集快點拆下來。

  「可以,可是寧寧……」邵君集欲言又止地看著他。

  「怎麼了?」

  「我解不開了。」

  寧子軒臉一黑,冷冷地命令他,「不要動。」

  「喔。」

  他先去拔掉插頭,接著開始幫邵君集拆電線,一邊拆一邊罵他,「白痴!還弄得全身黏黏的。」

  「寧寧——」

  「蠢!笨蛋!」

  「寧寧——」

  「怎樣啦?」

  邵君集眼裡有火焰,「寧寧,我們做吧。」

  寧子軒低頭一看,某人的性器已經硬了。

  他無情的拒絕對方說:「想都別想,先把你身上的油洗掉。」

  但邵君集不知道怎麼地擺脫了電線,牢牢的抱著寧子軒,靠近他親吻他最敏感的耳垂,低聲說道:「油正好當作潤滑。」

  溫熱的吐息鑽進他的耳朵裡,讓寧子軒敏感的軟了腰。

  這傢伙又胡說八道了。

  第二天早上,寧子軒聽見邵君集正在用梁靜茹聽不到的旋律哼歌。

  「你的聲音在叫,床在搖,昨天晚上的你可知道——」  

  寧子軒帶著起床的低氣壓喊人,「邵君集!」

  他倚著臥室門,只有下半身套著四角褲,手上拿著鍋鏟看似賢慧地問:「寧寧!你早餐想吃蛋餅、燒餅,還是我?」

  他抄起枕頭就朝他扔去。

  「你去死吧!」

  「不行,我去死寧寧會傷心的。」

  「那就去刷馬桶!」

  「好,遵命!」邵君集無比聽話的放下鍋鏟,進浴室裡刷馬桶。

  寧子軒用棉被蓋住自己,決定賴床在睡一下。

  但沒一會兒邵君集就開始一邊刷馬桶一邊唱日文歌〈廁所女神〉,完全沒辦法讓人好好睡覺,煩。

  要怎麼才能讓這傢伙閉嘴。

  他拿著枕頭,蓋在頭上意圖隔絕歌聲,但效果不彰。

  不過昨天寧子軒太累了,竟然在邵君集的歌聲中,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邵君集的電話一直打不通。

  因為地震到停電,好像很嚴重,從期末考教室出來,大家第一個反應都是打電話,寧子軒也和他們一樣。不過打電話的人太多,整個信號塞車,不管怎麼打都是忙音。

  寧子軒又試了幾次,打開手機4G,網路同樣慢得亂七八糟。他試著用LINE撥電話,邵君集還是沒接。

  真是的,這傢伙發完地震文就不知道要報平安嗎?

  算了。邵君集說今天他考完試,就一起去吃飯慶祝放暑假了,他直接回家就好了。

  寧子軒離開學校,騎機車回家,中途繞到超市買東西,超市也停電了,不過這間超市竟然有簡單的發電裝置,超市已經出現一大波人潮,大家擠在昏暗的燈光裡,搶購食物和水。他拿了一大桶水,和一大堆營養口糧餅乾和泡麵。還好自己反應快,馬上來買東西回去屯著,再晚一點來超市的人一定更多。

  也不知道會停多久電,搞不好還會停水……

  待會順便去便當店買兩個便當回家好了,現在外面餐廳應該也停電。

  小機車載了滿滿的東西,寧子軒繼續往家裡騎,他和邵君集租的房子離他的大學有一點距離。

  一邊騎,一邊有消防車和救護車呼嘯而過。

  寧子軒心一跳,也催油門加速。

  柏油路都裂開了。

  奇怪,學校那邊明明一點事也沒有,怎麼靠近家裡的地方這麼嚴重。

  靠近他們家公寓大樓的路口,有好幾個三角錐堆放著封住路口,還停著幾輛救護車。

  在路口的交通警察看見他,大聲喊道:「這裡封路喔,你從其他地方過!」

  他怎麼從其他地方過,他家就在這裡啊。

  「我家在這裡!」寧子軒回答。

  警察的神色一瞬間變得有些異樣,但寧子軒並沒有注意。

  「你機車放在這裡,裡面的路不好騎,而且騎進去放很擋路。」警察看他滿車的東西,補充說:「東西我幫你顧。」

  「謝謝。」  

  寧子軒提著心,把機車隨便放著也沒鎖大鎖,就往回家的方向走,他越走越快,漸漸得奔跑了起來。

  看到矮了一大截大樓的那一瞬間,寧子軒腦海一片空白。

  「誒誒誒,你站在這裡幹什麼?這裡很危險,不要待在這裡!」穿著橘色衣服的消防人員大聲喝斥他,動手推他離開。

  「我家在這裡。」

  對方愣了愣,說話的音量小了很多,「去旁邊等。」

  但是邵君集還在裡面啊。

  他呆在原地,不肯動彈。

  穿著橘色背心的義交媽媽牽著他,半強迫的把寧子軒拉到一塊停車場空地待著。

  那義交媽媽還不放心,拉著他繼續和他搭話,「你跟爸爸媽媽一起住嗎?」

  「沒有。」

  「那打電話給爸爸媽媽了嗎?」

  「還沒。」

  「那快點打電話給他們好不好?」

  在出櫃的時候早就斷離關係了,寧子軒不知道他爸媽會不會接他電話,但他還是拿出手機,打電話給媽媽。

  他機械性的撥了好幾十次電話才撥通,信號還很不好,斷斷續續的。

  但他還是聽見媽媽在電話那一頭哭了,一直問他有沒有事。

  沒事。

  他什麼事都沒有。

  不用擔心。

  和媽媽講了半小時電話,義交媽媽大概覺得他沒事,已經走了。

  寧子軒一個人發呆,他左前方坐著一個抱嬰兒的媽媽,小嬰兒哭得好大聲。另外還有三五個看起來很小的小孩在空地到處奔跑,他們大概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

  都和家裡報過平安了,寧子軒覺得應該要再打電話給邵君集一次。搞不好邵君集沒待在家裡,又去準備什麼新的驚喜了。

  但他突然不想動,不想打電話。

  遲疑了好久,寧子軒慢慢的打了一則簡訊,傳給邵君集罵他說:「幹!有地震不逃還上ptt發文!媽的!」

  傳完簡訊又不知道要幹什麼了。

  寧子軒乾脆回去拿水和乾糧回來,一提回來,就拆開包裝把東西都分給空地上的人。

  打開手機APP上八卦版,一連串各地災情狀況,募集物資,徵求志工的訊息。

  手機突然滴滴滴滴了好幾聲,好幾封簡訊湧進來了。

  他略過其他朋友親戚的簡訊,直接點開邵君集傳給他的那幾封。

11:55am 

期末考考完了嗎?地震好大,我拿了吉他等震完了要下樓。

11:58am

房子垮了,我沒事。我愛你,寧寧。

11:59am

寧寧你沒事吧?

12:10am
我躲在浴室裡,這裡有一個小空隙,吉他碎了QQ

ps. 我還有帶你送我的水壺喔!

  現在已經下午三點半。

  寧子軒急切地打電話,但電話還是撥不通,他只好傳簡訊問:「我在外面!你在哪裡?」

  邵君集沒有回傳訊息,現在電信應該還在大塞車。

  他奔跑著去找在大樓那裡搜救的消防員,告訴他們邵君集還活著,他把手機簡訊秀給他們看。

  幾個消防員商量的一會,其中一個過來問他。

  「你們家在哪一層?」

  「在五樓,B棟靠後面的位置。」

  「五樓……五樓現在在下面。好,我們知道了。」

  「麻煩你們快一點!」

  「好。」

  他們應了聲,本來就很忙碌了,寧子軒不糾纏他們,繼續想辦法。

  邵君集有水。

  有水就可以撐好幾天。

  寧子軒想了想,補傳了好幾則簡訊。

15:45pm

水不要馬上喝完,撐一下,消防員要去救你了。

15:45pm

我愛你。

15:46pm

不準死,知道嗎!!!

  下午四點十七分,發生芮氏規模五點二餘震。

  台中大坑有三位搜救人員逃避不及,被埋在倒塌的大樓中罹難。

14:20pm

寧寧一定沒事的。

14:35pm  

中華電信提醒您有1通新留言。最近一筆來自0912-XXX-XXX,請撥777,國外撥+866937000777(需付費)

16:05pm

寧寧告白了!我好感動!我最最最愛你了!

  「邵君集真是一個怪人。」

  「你喝醉了。」

  「你知道他最後語音留言給我留什麼嗎?」

  「……」 

  「你自己聽。」

  他打開手機,播放轉錄出來的語音留言。

我願變成童話裡 你愛的那個天使 張開雙手變成翅膀守護你——

END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