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Die Sommerferien(暑假)-Ch06

沒有得到兄長們的回答,Ariana露出害怕的表情,身上洩漏的魔力開始震盪,牽動整棟房屋,窗戶喀啦喀啦地響、放在桌上的餐具和瓷盤碰撞叮叮噹噹,那些不安的碰撞聲響與兄長們的沉默,使得Ariana更加害怕,黑霧不受控制地從她的身周瀰漫開來……

「都是我的錯……」Ariana垂下頭。

「妳沒錯。」Aberforth立刻衝到Ariana身邊,摟著妹妹,輕輕拍打她的肩膀安撫說:「沒事的,Ariana。看著我,沒事的,我就在這裡,妳什麼事都沒做錯。」

Albus抽出魔杖,為Ariana和Aberforth身上各套一個防護安全的魔力護罩,房子的震盪立刻減緩下來,但Ariana卻嚇了一跳,Aberforth立刻回頭吼他,「你別多事!」

「抱歉。」Albus無奈地舉高雙手,收起魔杖表示不會再做任何事。他想他不是一個合格的哥哥,不像Aberforth貼心,好像多做多錯,做什麼都不對。

Aberforth狠狠瞪了他一眼,揮手散掉他變出來的魔力護罩,繼續安撫妹妹的情緒,「冷靜下來,Ariana,哥哥就在這裡,哪裡都不去,妳會繼續住在家裡,我們哪裡都不去。」

「讓我去吧。」Ariana紅了眼眶,低低地啜泣起來,「都是我不好,媽媽——」

Aberforth打斷她,溫柔且堅定地說:「別這麼說,媽媽愛妳,她讓妳記得她有多愛妳,不是嗎?」

她的眼淚流個不停,嗚咽著點點頭,又點點頭。

麻瓜。

Albus以往從未思考《保密法》、思考避開麻瓜的好與壞,他純粹的覺得麻瓜裡本來就有好人和壞人,就和巫師也分好巫師和壞巫師一樣。

他的母親來自麻瓜家庭,他們幼時曾拜訪外公外婆,他們對母親、對外孫和外孫女擁有魔法毫無歧視和偏見,那是一對非常棒的父母,愛女兒Kendra也愛她的三個兒女。Albus記得外婆說過,因為父親Percival和母親結合,才有他們三兄妹存在,他們因愛而生。Albus還記得幼時他的家庭是多麽的幸福,他們三兄妹擁有最好的童年。

如果沒有發生那件意外,如果不是《保密法》讓麻瓜對魔法一無所知……不,如果Ariana遇到的不是三個充滿惡意的麻瓜男孩,而是像他們的麻瓜外公外婆一般和善……但事實就是那三個麻瓜男孩在看到Ariana展現魔法能力時襲擊她、傷害她,使她成為無法醫治的默然者,他的父親不會在盛怒之下殺死那些麻瓜,他們的家庭不會分崩離析……

為了保護Ariana,母親不得不謊稱她身體不好,替Ariana拒絕霍格華茲的入學通知。Albus記得妹妹小時候有多期待能夠進入霍格華茲讀書,但母親為她拒絕入學通知時,她從未哭鬧,靜靜地接受不能上學的事實。

默然者大多活不過十歲,Ariana好不容易活到十四歲,但她還能活多久呢?

在接受霍格華茲聘書時,Albus特意向校長提出他必須每日回家照顧妹妹,無法接受教授輪值夜巡校園的工作,雖然校長好心免去他這一項職責,但他仍然憂心忡忡。要是他待在學校教課的時間裡,Ariana出了什麼意外要怎麼辦?

即使Albus再三制止Aberforth休學照顧妹妹的提議,但他明白他的妹妹確實需要家人全天候的陪伴。

如果麻瓜知道魔法……

如果能夠建立一個讓妹妹安穩生活的世界……

如果自己真的可以和Gellert一起建立一個讓巫師安全無虞生存的世界,巫師們不必對麻瓜躲躲閃閃,能夠從容地行走在街上,即使當著麻瓜的面施展魔法也不會遭受處罰……

如果有那樣的世界。

Albus明白,他已經被Gellert完全說服,這幾日的掙扎不過枉然。

***

Albus在山丘上找到正在實驗黑魔法的Gellert,山丘下的玫瑰花漸漸地盛開,花香隨風吹拂,飄到山丘之上。

來自德國的少年對他找來這裡似乎一點都不意外,他仍舊穿得一身黑,身邊還放著一個藤編野餐籃,坐在碎花野餐布上。Albus一看到他就忍不住笑了出來,Gellert的著裝仍然和野餐的悠閒毫不相符,長及膝的長靴、貼身剪裁的黑色西裝長褲和沒有一點摺痕的白襯衫,仍舊是一副去參加葬禮也不突兀的打扮。

也許德國人都喜歡黑色的衣服。雖然單調,但很適合Gellert。Albus想。

Gellert沒有花時間和他寒暄,等Albus坐下,他直入正題。

「建立一個新世界需要什麼?」Gellert自問自答: 「秩序、力量和相信新世界的追隨者。」

他們討論過魔法,討論過力量的重要,他們了解彼此對其他巫師的號召力,但他們從未仔細討論過新世界的秩序。

「那麼新世界會擁有什麼樣的秩序?」Albus問。

「建立新世界的秩序,最重要的就是保證我們全體巫師的絕對安全。從數百年前麻瓜對巫師的狩獵行動、制肘巫師以魔法自衛反擊的《保密法》,一直以來都深深地威脅著我們巫師的身家性命。我們都忘記了,擁有魔力的我們才是更有天賦的天選之人,巫師應該成為人類的統治者,規範麻瓜的行為準則。」Gellert篤定地說。

「所以廢除《保密法》是最重要的一件事。」Albus說。

「沒錯。」Gellert微微地笑了笑,「維持秩序不止要規範麻瓜,還要管理巫師,我們巫師人口稀少,或多或少都有親屬關係,我們要友愛我們的兄弟姐妹,團結在一起,愛任何一人如同愛自己的手足,否則我們將難以應對那數千萬計的麻瓜。」

Albus驚奇地發現Gellert笑起來非常好看,他直勾勾地盯著他看,一時間竟然沒注意聽清他說了什麼。等Gellert以詢問的眼神回望他,他才想起一點剛才的關鍵字,「你說愛?」

「是的,我們必須彼此相愛。」Gellert維持著恰到好處的迷人微笑,以漂亮的藍眼睛繼續望著他。

「什麼?你說相愛?」Albus吃驚得臉紅了。

——我一定瘋了。

他無法克制自己臉紅心跳,也許這是中了愛情魔藥的緣故……但他剛才沒有吃下任何Gellert給他的食物,也沒看到Gellert對他施展什麼控制魔法……

他臉頰發燙,呻吟一聲將臉埋入雙手內,「你在開我玩笑。」

「是你沒專心。」Gellert躺到胡桃樹上,拿著書的手靠著腹部,暢快地大笑起來,「我說我們巫師必須彼此友愛,如兄弟手足,你以為是什麼?」

「是我的錯。」Albus窘迫地坦承自己分心。

「但你確實是十分迷人的巫師。」Gellert深深地望著他說。

「德姆蘭有教授學生如何訴說甜言蜜語的課程嗎?」Albus開玩笑說。

「沒有,我比較擅長說話,你也可以說我油嘴滑舌,但我確實真心的認為你很迷人。」

Albus感受到自己的心臟如春雷般震耳欲聾,他完全無法應付Gellert和他調情,明明自己較為年長,卻表現得這樣生澀,他在心裡反覆提醒自己鎮定,別再臉紅了。

「用迷人形容男巫太不恰當了。」Albus別過臉,露出通紅的耳朵。

「是嗎?」

他指著山丘下的玫瑰想轉移話題,「迷人應該用來形容玫瑰,你看,底下的玫瑰都漸漸開了。」

「但是你的紅髮比玫瑰還要鮮豔好看。」Gellert語帶笑意地回應。

「別一直捉弄我,Gellert。」

「如果你非要認為這是捉弄的話,那就隨你。」他隨意聳肩。

Gellert實在太讓人分心。

他們繼續談如何建立新世界的秩序,Albus盡全力讓自己的表現不出任何差錯,但他很懷疑對方一定看出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所以才頻頻用話語捉弄他。不過Gellert笑起來終於有這年紀少年應有的爽朗,Albus不得不在心裡承認自己被對方姣好的面容迷得暈頭轉向。

他知道Gellert很優秀,即使比自己還要小兩個年級,但對方精通黑魔法就如他精通變形魔法。不僅如此,Gellert在其他種類的魔法方面對方都有獨特的見解和心得,他們對魔法有相似的見解,對建立新世界的秩序的看法也沒有意見相左的地方。Albus不禁覺得Gellert就像另一個面向的自己,他們的靈魂極度相似,越深入談話越能引起靈魂共鳴。

TBC

]]>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