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GG】D/S-07

Photo by Paulo Janela from Pexels

  充滿提防和警覺心的Gellert當然無法在晚餐時間和Albus來一場順利的對話,自然晚餐約會的效果不如Gellert原先以為的那樣好。沒有回憶甜蜜的過去、沒有調情,更缺乏浪漫的氣氛,明明是一場約會,卻吃出商業午餐的氣氛,這讓Gellert的心情很不好。

  在分開之前,Gellert不願意就這麼吞下失敗,他打算約Albus一起去喝點酒好繼續這場較量。

  一個晚餐時間足夠讓Albus消氣,他在Gellert提出邀約的時候重新審視對方,雖然不再是柔軟的金髮少年,但是Gellert現在的模樣仍然非常吸引他,他的靈魂沒有改變,仍然是那個爭強好勝的傢伙,讓人特別想……給他一點教訓。

  Albus當然尊重Gellert作為Dom的身份,但是他們如果想要在D/S關係更近一步,那麼爭奪掌控對方的權力就是他們需要考慮的重點。Gellert似乎很有信心保持上位者的身份,在Albus的眼裡,這樣的Gellert渾身都是破綻。

  「去我的酒吧?」Albus提議說。

  「哦,當然,在你的酒吧我們更方便。」Gellert別有意味的笑了。

  Albus和Gellert愉快的達成協議,所以Albus直接開車到他的鳳凰會酒吧,兩人肩併著肩進門的時候幾乎要嚇壞整個酒吧裡的人。

  在所有人眼裡,他們應該水火不容,連站在同一個空間呼吸同一片空氣都是難以忍受的事才對。

  只有調酒師性情淡泊,對和自己無關的八卦沒多少興趣,很快按照要求調了酒送到Albus和Gellert的桌上。

  「需要來一些點心嗎?搭配酒精的堅果、起司和火腿?」Albus問。

  「聽起來很不錯。」Gellert說。

  「再來一個配酒的點心拼盤。」Albus和酒保要了餐點,喝了一口調酒,拿著酒杯問:「我這兒的氣氛怎麼樣?是不是很讓人放鬆?」

  「你在自誇嗎?」Gellert反問他。

  「是的,我在誇獎我自己開的酒吧,我覺得這裡是一個很棒的遊戲地點,大家都能在這兒放鬆享受。」Albus回答。

  「你很有自信。」Gellert沒想到Albus會這麼自信的誇獎自己,不過他同意Albus的看法,樓上還有設備齊全的遊戲間,這間酒吧確實是個好地方,「確實不錯。」

  「你終於笑了,Gellert,和我聊天不是那麼難受的事吧?」Albus問。

  Gellert收斂了笑,喝了一口酒之後,又恢復笑容,不過這次的笑顯然禮貌成分多了一些,「你總是這樣風趣,Albus,我不會覺得和你聊天有什麼不高興的地方。」

  「那很好。因為我很高興能和你聊天,在過了這麼長久的時間之後,還能夠再次重逢,顯然我們很有緣份。」

  「我不知道你原來相信緣份。」

  「人和人之間能不能合得來就是緣分,Gellert,這不是什麼神秘學,只是人們會有的普通感受。」

  「我不喜歡緣分的說法,Albus,我是為你而來,我需要你知道這點。」

  「我猜到了。」

  「那你應該明白那就不只是單純的緣分。」

  「是的,你用了心,我們才能再次坐在一起喝酒聊天,這是一件很棒的事。」

  「……如果我並不只是想要和你喝酒聊天呢?」Gellert投出直球,直接問說。

  「我猜你想要繼續遊戲。」

  「是的,你想得沒錯。」

  「但是我們現在都是Dom,這就是問題的重點,是不是?」

  「你很聰明,親愛的Albus。」

  「可是你比你自己以為的要誘人許多,親愛的Gellert,你仍然勝任農夫的角色。」Albus舉起酒杯,朝他敬酒。

  「我確信木匠的角色更適合我。」Gellert沒有動搖。

  他早就想過要怎麼約束Albus,好讓他成為乖巧的禁臠,他想要將鳳凰調教成能夠關進籠子裡的金絲雀。

  「你不明白你的魅力,Gellert。雖然這麼說會讓我顯得很不稱職,但我必須說,在你要我教導……Aurelius的時候,我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你的身上,你喜歡我的遊戲間,渴望我的皮鞭落在你身上——」

  「我沒有,你的幻想太不切實際。」

  「我不這麼認為。」Albus的手虛虛附在Gellert的臉頰上,以捧著他的臉的姿勢讚美他,「你有一副鍛鍊結實的臀部,隔著布料我也能看得出來,我的手若是放在那上面觸感會有多好。」

  Gellert不敢相信Albus竟然能在這種時候說出這種話,他以為他永遠不會說出那麼露骨的言語。在他不知道的時候,Albus的變化確實很大。

  「你的軟屁股更適合我的皮鞭。」Gellert回嘴。

  說完Gellert就有些懊惱,落後一步說出這樣的話,明顯使他落於下風。

  「要試試看嗎?」Albus優雅地微笑,暫時容忍Gellert的挑釁。

  「我們曾經試過很多次。」Gellert試圖反擊,他找到過去的證據用以舉例,「我們交換過木匠和農夫的角色,那時候你大多擔任農夫,我想時間讓你忘記做Sub是什麼樣的感覺。」

  因為Gellert那時候總是求他讓他能當木匠,那個狡猾的少年很擅長利用自己漂亮的眼睛作出楚楚可憐的模樣,在年少的時候,Albus會覺得大兩歲的自己更加成熟,可以讓著年紀小的孩子。但是到了現在這個年紀,兩歲的差距變得不像年少時那麼巨大,Albus不會在像過去隨意讓出自己的主導權。

  不過Albus也不會告訴Gellert自己過去都在讓他,這會惹得脾氣不好的Gellert生氣,那傢伙生氣可不好哄。

  「我們可以重新嘗試,Gellert,時間過去,很多事情都不一樣了。」Albus委婉地說。

  「只是用說的,不可能分出高下。」

  「當然,只是說說當然不可能,所以我們才要試試看。」

  「不用試也是我做Dom。」

  「我欣賞你的自信,親愛的Gellert。」

  「我有的不只是自信,親愛的Albus,我有豐富的經驗可以好好的疼愛你。」

  「如果你做得到的話,儘管來試一試。」

  「現在去你的遊戲間?」Gellert發出挑戰。

  「沒問題。」

  Gellert喝光酒杯裡的酒水,放下杯子,簡潔地說:「走。」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