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nan/Kirk】Hunter of Demons-07

  接下來一整天異端裁判所造成的響動幾乎沒有停止的時候,鬧轟轟的讓人沒辦法休息,貝卡一度想去和他們打一架發洩休息不好的怒氣,不過抬頭看外面毒辣的太陽又打消念頭。

  她和埃爾南在中午和傍晚各自用了一些乾糧和水,兩人隨身攜帶的水存量不多,如果今天晚上沒有解決任務,他們也得讓獵魔人公會來一趟為他們補充食水。

  埃爾南閒著無聊,一直試著想讓小蝙蝠柯克喝點他的血液補充營養,不過柯克排斥吸血,連埃爾南特別刺破指尖凝出血珠也被柯克拒絕了,埃爾南只能自己舔掉手上的血。餵食沒成功,埃爾南也不在意,他不時撫摸小蝙蝠的翅膀、蝙蝠耳朵和毛茸茸的肚子,有時候甚至還故意戳了戳他,柯克只能用小爪子和翅膀去推埃爾南的手,不過效果太差,根本沒辦法阻止埃爾南騷擾他。

  等太陽一下山,柯克就立刻飛出埃爾南的懷抱,變回人形。

  埃爾南搓搓手指,懷念毛茸茸的手感,盯著變回人形的柯克,心裡不免覺得可惜。

  「我們繼續吧?」柯克想擺脫這種刺人的目光,主動提議。

  「走。」貝卡收好東西,踏出他們的休憩地。

  異端裁判所的人好像不用休息,也不吝惜子彈消耗,搞出密集如雨般的大陣仗,不過畸形種確實被清理一空,埃爾南三人甚至能悠閒地在古城內步行,緩緩搜尋每一處角落。

  他們的目標是刺客聯盟,找出刺客聯盟在這座古城廢墟的據點並毀去,能調查出刺客聯盟到底有什麼企圖就更好了。

  「到底藏在哪裡……」貝卡用劍四處敲擊地板,試著尋找實驗室的入口。

  「你這樣敲有什麼用,不怕劍刃被磕出裂口嗎?」埃爾南嘲笑她。

  「至少比你不動手還要好。」貝卡瞪了消極怠工的埃爾南一眼。

  「你怎麼知道我沒有在找?」

  兩人繼續鬥嘴,柯克跟在他們身後,有點羨慕貝卡能毫無顧慮地和埃爾南說話,這不是埃爾南的問題,埃爾南對他夠好了,就算他是吸血鬼也沒有用特殊態度對待他,埃爾南看待他的眼神平等又溫柔,是他自己沒辦法好好地和埃爾南說出心裡話。柯克不覺得自己有資格率性的表達喜歡或討厭。

  遠方驟然響起巨大的爆炸聲,廢墟裡殘破的牆壁因著爆炸的震動落下浮灰,三人一時間都往發出聲響的地方望去。

  異端裁判所不知怎麼弄出這麼大的動靜,埃爾南皺眉問:「他們在搞什麼?」

  「去看看就知道了!」貝卡飛上天空,朝聲音響起的地方衝去。

  柯克和埃爾南立刻跟上,他們飛越半個古城廢墟,地面上的子彈殼和畸形種屍體越來越密集,污血從屍體流淌而出,與被祝福的子彈殼接觸,污血發出沸騰般的響聲,帶出一股股青煙和惡臭。

  異端裁判所將地面炸出了一個大洞,洞內有著向下的石階,石階上堆滿落石碎片,看地上紊亂的腳印,看來他們已經往地下建築去了。雖然晚了一步,不過光靠他們三人在碩大的古城廢墟裡找到入口恐怕得花上更多時間,現在有人開路正好。

  埃爾南抽出手電筒,三人小心翼翼地往下走,地下建築的涼氣撲面而來。任誰也沒能想像到沙漠底下有這麼大的空間,牆面上有祭拜鬼神的壁畫,貝卡也抽出手電筒,兩人一幅幅仔細地觀察它們。柯克原本研究的學科就和民俗考古無關,即使在決定幫助埃爾南,開始惡補神秘學之後,仍然缺乏許多獵魔人該有的常識,他只能確定壁畫上不是耶穌、天使或常見的撒旦,畫中有人高的吸血蝙蝠以及龐大畸形的帶角怪物,用簡單線條勾勒的人類捧著整盤珍果和裝滿水的寶瓶供奉。

  不過最讓人在意的不是那些人類向鬼神供奉的壁畫,而是另一組色彩更豔麗的圖畫,畫中描述一個牧羊少年平凡的生活、被吸血鬼初擁,接著被人類拱上寶座。然而讓人不解的是最終一幅壁畫,牧羊少年轉變而成的吸血鬼站立在碧瑩瑩的水池裡,張臂擁抱天空。從登上寶座到水池裡,有什麼關聯?

  「就是這裡了。」埃爾南無聲無息地站到柯克身邊,語帶不屑之意,「嘖。雷霄.奧.古這傢伙還是這麼自戀。」

  貝卡看了一眼,篤定地說:「拉撒路池。」

  看柯克露出疑惑的樣子,埃爾南向他解釋,「拉薩路池就是雷霄.奧.古可以在獵魔人公會追殺下還能保有性命的原因。原本帶有生氣的聖池被魔法改造逆轉成死氣,蓬勃的死氣能讓雷霄.奧.古體內的吸血鬼血脈變得更強橫。即使只是被低等吸血鬼初擁,經過拉薩路池的改造,他的力量至少有吸血鬼公爵的水準。如果這次能找到拉薩路池,就讓你泡一泡。」

  「不用了。」柯克對變強沒有太大興趣。

  「泡吧,變強比什麼都重要。」貝卡也湊過來看壁畫,不過她的興致不高,她催促說:「沒時間閒逛了,不能讓異端裁判所直接毀掉這裡,回去還得跟公會交差。」

  「急什麼。」埃爾南懶洋洋地回了一句,伸展手腳關節發出霹啪聲,接著蹲下來用拳頭輕敲地面傾聽聲響,最後用力一拳擊穿了地面!

  柯克腳下的地面立刻崩毀碎裂,地面讓埃爾南打穿了一個大洞,他馬上扇動翅膀飛了起來,地底下透出螢藍色的光亮,一個個人高的玻璃圓柱裡裝著被拚縫而成的畸形種,不遠處的實驗台上還放著肢解的人類屍體和惡魔肢體,令人注目的是屍體附近散落的獵魔人裝備。

  埃爾南從實驗台上揀了一把獵魔人用的槍,耍了一個槍花,「謎題揭曉,死掉的人都變成材料了。」

  「你噁不噁心,上面都是血。」貝卡一臉嫌惡地對埃爾南說。

  「人血有什麼噁心的。」

  柯克觀察周圍,他總覺得這裡很不對勁,更仔細地放開五感感覺週遭,「有新鮮血液的味道……」

  「異端裁判所的神經病被刺客聯盟的傢伙放倒了?」埃爾南幸災樂禍地捧腹大笑。

  「這裡有吸血鬼!」

  陰影裡藏匿的吸血鬼們在柯克喊出話的同時,舉著長長的武士刀從四面八方朝埃爾南、貝卡和柯克攻擊。

  「終於出現了!刺客聯盟的渣滓!」埃爾南狂妄地笑了起來,用手上沾血的槍擋住一把襲來的刀,抽出銀鍊揮動它纏繞對方的脖頸。

  柯克抽出重新裝填好子彈的槍朝四周掃射,刺客聯盟的吸血鬼紛紛閃避,但仍然有遺漏的吸血鬼朝舉刀朝柯克背面砍下,貝卡掄著大劍幫忙架住刀,然後大劍帶著刀一轉帶離了刀勢,向前一刺,劍尖穿透的吸血鬼的身軀。

  「小心。」貝卡囑咐一聲,繼續投入戰鬥。

  銀鍊帶著清脆的響,埃爾南抽出槍,同時單手操縱銀鍊,使它發出嘩啦啦的響聲,銀鍊與刀面輕撞,銀鏈前端的矛尖勁射,刺向一個刺客聯盟吸血鬼的眉心,穿出血洞。

  與刺客聯盟的戰鬥比先前在古城廢墟內的任何一場戰鬥還要激烈,畸形種和人形蝙蝠只有獸性,攻擊單一;而刺客聯盟的吸血鬼經受殘酷的訓練,並不害怕與吸血鬼的剋星獵魔人戰鬥。可惜他們面對的不是普通的獵魔人,而是獵魔人中的頂尖好手,貝卡和埃爾南在應付對手的同時,還有餘裕朝柯克伸出援手。

  柯克手槍裡的子彈用盡,正要上前與對手撕咬,被埃爾南抓著腰帶摟回懷裡,「別亂跑。」

  「我還可以戰鬥!」柯克有些急了。

  「讓貝卡動手就好。」

  「你偷懶也偷懶得太光明正大了吧?」貝卡一邊抱怨著,一邊更快地揮舞她雪白的大劍,劍鋒帶動血珠飛濺。

  埃爾南帶著柯克躲開血珠,他嫌棄說:「髒死了,別把血弄得到處都是。」

  「囉唆。」

TBC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