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nan/Kirk】Hunter of Demons-08

  埃爾南雖然一手扣著柯克,但他沒有停止攻擊,光是操縱銀鍊不一回兒就能收割數條吸血鬼的生命,雖然比收拾畸形種或人形蝙蝠這一類怪物麻煩,不過將這些刺客聯盟的吸血鬼殺個乾淨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回來。」磁性的女聲從四面八方響起,沒想到這個藏在沙漠地底的實驗室竟然有安裝喇叭,聽到命令的吸血鬼們立刻撤退,藏進陰影裡,消失得無影無蹤。

  「塔莉雅?」埃爾南高聲問。

  塔莉雅.奧.古用有異域風情的英文腔調回答:「沒想到赫赫有名的獵魔人大人也聽過我的名字,我真高興。」

  「高興就出來見我一面啊?」埃爾南露出十分有魅力的笑容說。

  「收到您的邀請好榮幸呀!可惜我已經離開了。」塔莉雅的聲音充滿了虛假的甜膩,調情般地回著。

  「怎麼這麼早就走呢?」埃爾南像挽留情人般纏綿地問。

  「早知道您和貝卡小姐要來,我就知道實驗室遲早會暴露,這裡已經失去價值了。」塔莉雅說,依舊甜膩的嗓音裡仍可聽見被強壓下的不悅。

  「重要的東西都成功轉移了嗎?」埃爾南挑眉問。

  「就差一點,如果異端裁判所沒有來,我就能把寶寶帶走——」塔莉雅惋惜地說:「現在只好留寶寶跟你們一起玩了。」

  看來異端裁判所的人栽到這個女人手上了。

  不過比起那群神經病,埃爾南更在意塔莉雅以甜蜜口吻提起的寶寶,他問:「什麼寶寶?」

  「那是我最喜歡的寶寶,你們一定要好好愛護他呀!」塔莉雅拉長了語調,依依不捨地說:「我得離開了,希望我們還有再見的一天。」

  塔莉雅關掉通訊,喇叭發出短暫地電子噪音,整個地底空間再度安靜下來。

  「裝什麼神秘。」貝卡鄙夷說。

  塔莉雅雖然不曾露面,但說話的語氣讓柯克很不舒服,她讓柯克想起自己被初擁後,被高傲的血族血親指使著做事,不得不聽從對方命令的委屈。柯克再次用吸血鬼的感官感受周圍環境,這次他確定周圍再也沒有吸血鬼,刺客聯盟的吸血鬼都離開了,但柯克仍然感受到一股鋒銳的危機感環繞在身邊,他提高的警戒,下意識緊抓著埃爾南的手臂,埃爾南也覺得不對,但他環視一周,什麼都沒發現。 

  貝卡拎著劍往前查探,沒走幾步地面瞬間破裂,巨大的黝黑怪物衝破了地面,貝卡被撞倒實驗室的天花板上,她落地迅速地翻了一圈調整重心,用劍緩衝,跪倒在地上,蹙著眉頭說:「什麼鬼東西?」

  撞飛貝卡的黝黑怪物讓人毛骨悚然,它擁有三個魔鬼頭顱,無數條手臂和無數腿腳的像刺球般噁心,柯克慶幸自己沒有密集恐懼症,不過它看起來還是有夠讓人難受的。

  「是塔莉雅的寶寶。」埃爾南抽出手槍,朝寶寶射擊,子彈卡在寶寶的皮肉上,不一會兒被蠕動的肉塊推擠而出,叮叮噹噹的落了一地。

  埃爾南詫異地問:「這寶寶吃什麼長大的?」

  寶寶被埃爾南的攻擊惹怒,三個不同頭顱發出嬰兒哭叫尖銳泣聲、怪笑和劇烈的喘氣聲,一蹦一蹦地朝埃爾南衝撞過來。

  怕柯克受傷,埃爾南立刻將柯克推開,獨自舞開銀鍊試圖阻擋如滾石咕嚕嚕滾來的寶寶,但銀鍊細得幾乎沒有作用,勉強扯斷寶寶的一隻手,但它仍有無數隻手腳。貝卡從另一端朝寶寶捅了一劍,雖然刺穿了寶寶的皮肉,但她同時被寶寶許多惡魔手腳又踢又抓,狼狽不堪,好不容易才把劍收回來。

  被劍刃戳痛的寶寶改撞向貝卡,貝卡一邊閃躲,一邊喊埃爾南幫忙,「喂,快幫忙啊!」

  「你喊誰幫忙?」埃爾南還有興致反駁她,同時他動作飛快地換了一組彈匣,再度向寶寶射擊。這次子彈更有穿透力,射進寶寶皮肉之後炸裂開來,黝黑的寶寶發出尖嘯,震得耳鳴。

  柯克躲在一旁著急,他將手裡的槍換上另一組彈匣,彈匣裡裝著他自製的子彈,怕子彈沒辦法穿透寶寶的皮肉,他飛起來衝向寶寶的魔鬼頭顱,對準脆弱的眼睛扣下扳機。

  「嗷!」

  劇痛令寶寶發出疼痛的狂嘯,他圓滾滾身軀的無數四肢手腳揮舞起來,蹬高起來像彈彈球撞向柯克,柯克來不及閃躲,被狠狠地撞在實驗室的天花板上,柯克吐出嘴裡的血,冷靜地端起槍繼續瞄準寶寶脆弱的眼睛、頭臉射擊。

  埃爾南和貝卡戰鬥意識極強,他們立刻發現該如何攻擊寶寶才能致它於死地。他們一齊朝寶寶的弱點猛攻,埃爾南的銀鍊穿透了一只頭顱的眉眼,貝卡則砍下寶寶另一只頭顱,烏黑的血液向噴泉一樣四處飛濺。

  被毀去視線和頭顱的寶寶更像一只巨大的肉球,他在實驗室裡四處滾動,直到耗盡所有力氣,停在原地,刺球般的手腳只剩下反射性地抽搐。

  柯克靠著牆,覺得渾身發疼,埃爾南收起銀鍊,邁步走向柯克,伸手將他拉起來,拍拍他身上的塵土,「沒事吧?骨頭有沒有受傷?」

  「沒事。」柯克說。

  埃爾南端詳柯克一會兒,看不出他是不是在說謊,乾脆咬破了舌尖,噙著柯克的唇吻他。血液從舌尖流入柯克的喉嚨,柯克本能用獠牙刺穿了埃爾南的舌頭,吸血鬼獠牙的麻醉效果讓埃爾南只感覺到一瞬間疼痛,剩餘的都是湧動的慾望。

  如浪潮般洶湧的快感朝他襲來,這是吸血鬼天賦,血族的獠牙天生帶有麻痺獵物的效果,不僅如此,還能帶給獵物絕對印象深刻的高潮。埃爾南被柯克咬這一下,自然就硬了。

  有了鮮血的補充,柯克的狀態肉眼可見迅速地好了起來。

  是埃爾南血液的香味。嚐到嘴裡的仍然一如繼往的香醇,柯克在意識到自己正在吸食血液的瞬間就收回獠牙,推開埃爾南。

  「用完就丟?哼?」埃爾南摟著他的腰不讓他跑,繼續吻他,柯克感覺到埃爾南半硬起來的下身,渾身不自在,又不敢亂動。

  貝卡等了一會,見兩人吻得沒完沒了,脾氣暴躁地說:「你們吻夠了沒?連約會地點都不挑嗎?」

  「你羨慕也去找一個?」埃爾南鬆開柯克,好心情地摟著自己的小蝙蝠說。

  貝卡朝埃爾南比了一個中指。

  中東獵魔人公會從各地調來人手,在古城廢墟做最後的清掃,因為異端裁判所在古城廢墟折損的大量人手,和獵魔人公會鬧得不太愉快,異端裁判所向來與各國政界密切合作,自古以來常常施行政教合一,比獵魔人公會還要勢力龐大,這次異端裁判所被塔莉雅陰了一把,埃爾南覺得他們不去找塔莉雅.奧.古麻煩,反而來刁難獵魔人公會,明顯腦子有病,只是想挑軟柿子欺負。

  不過這都不是埃爾南和柯克需要考慮的事了。

  等他們交付任務,貝卡聲稱不想看人放閃傷眼睛,直接訂當天的班機回紐約。埃爾南則揮霍任務酬金,加訂五星飯店的入住時間,先是昏天暗地地睡了一天,隔天晚上埃爾南就恢復精神,非要帶著柯克到飯店泳池夜泳。埃爾南想和柯克享受假期,也不管柯克願不願意,特別任性。

TBC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