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食字路口 第一章

  如果問附近上班族午餐最喜歡在哪裡解決,大部分的人多半會回答佳佳自助餐。

  不過若要推薦最好吃CP值又高的午餐,上班族們大多異口同聲說:「當然是街口小吃店!」

  「還有街口小吃店隔壁那家沒招牌的,賣涼麵的,他們的涼麵真的大碗又好吃。」

  「還有賣挫冰,冬天會賣關東煮也很棒!」

  「我們都說是街口小吃店隔壁那家,或者叫無名小吃店。」

  「很少人會說無名小吃店吧?」

  「但我這樣說你們聽得懂是哪家吧?」

  「也是啦!」

  兩家相鄰的小吃店擺出來的折疊餐桌都會蔓延到小巷裡的柏油路上,甚至讓人分不清哪張桌子是哪家小吃店的,不過他們兩家老闆關係很好,從二十幾年前一起經營到現在,都說遠親不如近鄰,他們兩家過年甚至會一起吃頓飯,過年過節也常常待在一塊。

  讓他們關係越來越好的除了各自經營小吃店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兩家獨子差不多時間出生,養育同齡的孩子總是有很多相似的話題可以一起聊。

  不過與關係良好,街角小吃店老闆林文雄與吳麗華夫婦與無名小吃店店主王金龍、李秀琴夫婦,作為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王家豪和林冠廷從小就不太對盤。林冠廷從小包攬大小考試第一名,腦袋聰明,常常在自家幫忙更是貼心,王家豪體育萬能,特別會交朋友,但頑皮淘氣。因此大多數時候,長輩們都更喜歡林冠廷,覺得林冠廷更乖巧,故而王家豪一直對林冠廷不屑一顧。

  長大兩人矛盾越加明顯,王家豪見到林冠廷最常翻白眼,林冠廷則習慣用居高臨下的蔑視笑容鄙視他。

  與到了大中午還在賴床的王家豪不同,今天林冠廷仍然早早就在店裡幫忙,帥氣的他成為街口小吃店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好,一份排骨酥麵不要蔥花!」林冠廷大聲喊出菜單。

  「好呦!」林文雄吆喝的同時,抓了一團麵放入煮麵的用的撈麵勺。

  林冠廷的母親吳麗華負責送餐和算帳,今天的太陽特別大,林冠廷頻頻打量母親吳麗華,很擔心她的身體。

  吳麗華體弱多病,很容易生病感冒,常常進出醫院,他在店裡幫忙最大目的就是減輕母親的負擔。夏天正午的太陽曬得很,他忍不住趁送餐的空檔對母親說:「媽,你去休息。」

  「不用,我感覺今天很好。」

  吳麗華覺得自己今天狀態不錯,還想幫忙,不過在陽光底下她的臉看起來更加蒼白,並不像健康的樣子。

  林冠廷推著母親的肩膀要她上樓休息,「哪裡好?媽妳的臉很蒼白,快點去樓上躺下來休息一下。」

  吳麗華指著隔壁的無名小吃店說:「不用啦!你看隔壁秀琴阿姨還不是在幫你金龍叔叔的忙?我也要幫爸爸多分擔一點工作。」

  「媽照顧好自己就好。」他不大滿意地說。

  林文雄呼叫林冠廷說:「兒子,送餐!三號桌!」

  「馬上來!」林冠廷應了一聲,囑咐她說:「媽你先上樓休息,不要讓我擔心。」

  吳麗華說不過兒子,最終被強破推著上樓,走之前她很不放心地說:「忙不過來要喊我!」

  「好啦,媽妳快點去休息。」

  與街角小吃攤這裡的母慈子孝相比,因為天氣熱忙到翻天賣冰賣涼麵的無名小吃攤已經要忙不過來了。店面生意實在太好,王金龍一邊招呼客人,笑容滿面把麻醬涼麵做好,一邊讓妻子去喊兒子,「孩子他媽,你去叫阿豪下來幫忙。」

  李秀琴俐落地打包好冰品遞到客人手上,對下一個準備點餐的客人稍等,到樓梯口喊樓上的兒子王家豪,「王家豪,猴死囝仔快點下來幫忙!王家豪!你皮在癢齁!」

  王家豪用棉被蓋住頭,還是沒辦法蓋掉樓下鼎沸人聲和他媽媽的大嗓門,他只好掀開棉被,停頓片刻,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無奈起床,接著大喊說:「好了!我馬上下來!」

  他用最快的速度刷牙洗臉,邊套衣服邊下樓,一下樓就幫忙王家豪立刻幫忙弄涼麵。

  「你齁,就不能學學隔壁的冠廷嗎?你看他多乖,一大早就下來幫忙,你怎麼不跟人家多學學?」

  李秀琴正準備再唸兒子兩句,被王金龍阻止,「好啦,客人在等,罵他也沒用啦!」

  「只會讓我做壞人,你這個當爸爸的齁……」李秀琴嘴裡唸著,又回去弄她的古早味挫冰,「不好意思,啊你要加什麼料?」

  「紅豆、粉圓、蓮子——」

  「還可以選一種,總共選四種料。」

  「米苔目!」

  「好!」

  林冠廷把排骨麵送到支到巷內柏油路的折疊桌上,和王家豪對上視線,沒多久就笑了,指著王家豪做了一個擦嘴角的動作。王家豪下意識照做,擦掉臉上還沾著的牙膏,他悻悻然摩擦手指,毫不講究地把手指上的牙膏擦到身上T恤的衣角。

  中午的生意很好,雖然王家豪有心找碴,但他實在有心無力,和林冠廷一樣再度投入忙碌的工作中。

  今天的天氣真的格外炎熱,只走在太陽底下三分鐘就汗如雨下,大家都想吃點涼的食物,因此無名小吃店的涼麵賣得嚇嚇叫,尤其是麻醬涼麵,麻醬香氣鮮明卻不讓人覺得油膩,Q彈的黃色油麵麵條十分有嚼勁,加上小黃瓜與紅蘿蔔絲,和一點蒜泥的香氣,三兩口就讓人吃完一盤涼麵,直叫人意猶未盡,還想再來一盤。  

  李秀琴的古早味冰也是一絕,特意熬煮焦香的紅糖變成深沉的棕色,古早味糖水的香味傳得老遠,紅豆、綠豆、大紅豆、花生等料更用糖熬煮入味,不過要說起來米苔目、粉粿才是大家熱愛的選項。

  直到中餐時間過去,還有許多上班族來無名小吃店打包數十碗冰品回去公司當下午提振精神的點心。

  其實不止附近的上班族,以排骨酥麵、滷味為招牌的街角小吃店,和隔壁攤什麼都賣、涼麵賣最好的無名小吃店,兩家店都有傳承的好手藝,被饕客評為必訪的美食聖地,即使過了用餐的顛峰時間,兩家的生意還是好得嚇嚇叫。

  不過到了下午四點,晚餐人潮還未出現之前,王家豪就上樓洗澡換衣服,他晚上有一份重要的打工,在一家頗負盛名的西餐廳工作。

  王家豪急急忙忙拿著包衝下樓,和媽媽李秀琴打招呼說:「我出門了!」

  「上班認真一點知道嗎?」李秀琴叮囑他說。

  「還用你說哦。」王家豪嘟囔著,戴上安全帽,發動機車。

  無名小吃店的熟客來吃冰的時候喜歡和李秀琴聊天,看到王家豪風風火火的離開,忍不住好奇問:「你們家弟弟已經開始上班囉?」

  「最近在西餐廳當學徒啦,我們家兒子不成器,不像隔壁冠廷成績那麼好,念資訊工程成績很好還可以直升研究所。」

  隔壁街角小吃店店長林文雄聽到李秀琴說的話,連忙謙虛說:「哎呦,沒有啦秀琴,你們家兒子以後開西餐廳也很好啊!」

  「我還以為你們家弟弟會接下你們家的小吃店。」熟客問。

  「我們還能做,弟弟想做什麼我會讓他去做啦!」李秀琴回答。

  另一個熟客插話說:「現在年輕人就是要出去闖闖看!這是好事啊!」

  正在限速內努力趕路,要在四點半抵達餐廳打卡準備開始上班的王家豪並不知道他的離開引起的一段小小討論。

  他很看重這份實習打工,雖然他去工作也只能從備料開始,到現在也只能負責一道濃湯,和其他打下手的工作,但主廚的指導讓他獲益匪淺。

  王家豪嚮往米其林星級料理,雖然傳統小吃手藝也是一門重要的傳承,但比起學習小吃店賣最好的涼麵、關東煮調料

秘方,他想在料理這條路上更進一步。從小看料理漫畫長大的他,就希望自己能像漫畫裡面的主角一樣,能夠追求更高層次的料理之道。現在是餐飲管理系四年級的學生,他比其他同學勤奮,多花時間去考了中餐丙級和西餐丙級認證,所以到了四年級找實習的時候,憑著執照找到現在這家一般學生很難進入實習的西餐廳。

  他從能站在水泥磚上摸得到灶台就開始幫家裡忙,他的爸爸王金龍做什麼都好吃,雖然最主要的夏天涼麵,冬天關東煮賣得嚇嚇叫,但其實他時不時就會開發新菜單供客人選擇。王家豪就在這樣的環境裡長大,他學到很多爸爸的手藝,他的爸爸是他的啟蒙導師,他無法否認在小吃店長大對他有巨大的影響,但他還是希望離開小吃店。

  雖然嚮往能夠成為獨當一面的大廚,但王家豪卻被恩師主廚說自己在傳統西餐上缺乏天份,主廚讓王家豪考慮好方向,並進一步問他「你做菜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如果他真的是漫畫主角,也許會說為了開心,但他知道他不只是覺得做料理很開心、很有成就感而已,他想要成為一個領域的大師。

  到了實習的西餐廳,王家豪圍上圍裙,戴上廚師帽,加入忙碌的同事和前輩之中。

  西餐廳後廚很忙碌,餐廳主廚不希望實習生插手料理過程,王家豪負責維持湯品的品質,其中包括經典的法式洋蔥濃湯,光是道湯需要至少兩個半鐘頭準備,所以在他到達之前,前輩已經將數道濃湯完成,他只要小心攪拌、小火保溫,避免鍋底焦掉就好。王家豪到進入後廚第一件事就是品嚐每一道湯品的味道,確定沒有任何問題之後,就和負責做湯的前輩完成交接。他一邊攪拌湯鍋,一邊偷偷觀察另一位前輩廚師調製醬料。

  這位前輩正在做荷蘭醬,荷蘭醬不好保存,現做更加新鮮,鮮黃色的醬料使用蛋黃及白酒醋、奶油和少許的鹽,前輩的動作很快,幾乎沒有任何遲疑,短短五分鐘就完成荷蘭醬。

  「Chef!我醬料準備好了。」他拿湯匙舀了一勺荷蘭醬遞給主廚確認味道。

  主廚嚐味道後,表情沒什麼變化,只淡淡地說:「味道很好,可以上菜了。」

  「是!Chef!」前輩因為主廚同意可以把醬淋上菜品後上菜鬆了一口氣,不過當他注意到王家豪偷偷瞧他的視線,當著主廚的面罵說:「王家豪,你不好好顧湯東張西望什麼?」

  主廚沒說什麼,王家豪想頂嘴,但想了想還是忍下來,低聲道歉。「對不起。」

  他來這家餐廳實習,主廚給他的主要任務就是不要礙事,連現在能夠負責濃湯都是他努力爭取之後的結果。雖然不負責烹調湯品,但是所有湯品出餐都是他負責舀到湯盤裡,加上裝飾或胡椒、起司等等,在放到出餐檯。在營業時間他必須打起十二萬分精神,注意負責點餐的侍者報菜單,然後用最快的速度將湯品盛裝、裝飾完成。

  時間過得很快,過了九點廚房就不再出餐,他們花了一個小時將廚房清理乾淨並完成明天的備料。

  如果是平時,十點所有人就下班了,但每隔半個月一次的週日晚上是特別的日子,這家西餐廳的主廚仿造一些米其林餐廳的規矩,讓廚房裡從上到下的所有人都可以完成一到菜品供大家品鑑。

  王家豪最期待這天,他可以碰廚房的器具不被呵斥,盡情的發揮自己的想法,做出夢想中的料理。

  等到十一點半,包括侍者在內,整間餐廳的工作人員都聚集在一起,後廚出餐檯的桌面上整整齊齊擺滿許多道不同菜品。

  「大家開動吧!」

  「是!Chef!」

  每個人都拿一支湯匙品嚐每個廚師精心準備的料理,窸窸窣窣的討論聲讓人十分在意,王家豪準備了一道法式紅酒燉牛肉,他格外在意地盯著每一個品嚐他料理的人的表情,可是他什麼也看不出來。

  到了投票時間,等主廚宣布投票開始,王家豪的法式紅酒燉牛肉一票都沒有。

  主廚點評了前三名料理,王家豪專心地聽主廚的評語,前三名的料理即使被主廚挑剔也都是小毛病,其中的創意和美味不可多得。

  王家豪很沮喪,吃了一口剩下來的法式紅酒燉牛肉,覺得味道沒什麼不對。

  所有人都開始收拾廚房,主廚踱步過來,他也有吃王家豪的料理,「不去洗盤子嗎?」

  「馬上去!Chef!」王家豪回答。

  「你很在意為什麼大家都不投票給你吧。」主廚緩緩地說。

  「是,Chef。」他不太服氣,覺得自己也沒有那麼差,可是也想不到自己的料理有什麼優點可以在主廚面前為自己辯護。

  「你的菜沒有不對,但也沒有驚喜,你知道吧?」

  「……知道。」

  確實如此,如果是這個理由,他心服口服。

  「知道就去把盤子洗起來,別在這邊發呆!」

  「是,Chef!」

  王家豪一邊洗盤子,一邊回憶他在初入門時以米苔目為材料製作的餐後甜點,那時候他什麼都不懂,乾脆拿家裡自己做的米苔目過來,發揮創意做了一道甜點。

  米苔目是類似麵條的米食,雪白晶瑩又Q彈,甚至有手搖飲料店將米苔目當作配料的一種,和珍珠相提併列。

  米苔目是台灣炙熱夏季限定的古早味,搭配熬出焦香的古早味糖水,熬得軟爛粒粒分明的紅豆、綠豆,再加進仙草、愛玉,他在第一次參加西餐廳半個月一次的料理評選,以這道冰涼的米苔目甜點當時獲得了主廚的肯定。

  但他自身卻對以小吃為基底發想的高級料理感到迷惘,這個方向真的是對的嗎?或者說他在小吃店長大的背景真的可以成為他發揮創意,製作高級料理的發想嗎?

  他不敢肯定。

  王家豪換了衣服,把廚師圍裙和廚師帽好好地收進後廚房的置物櫃裡,離開西餐廳,緩緩地走。

  自從開始想成為一個米其林星級廚師,他就開始四處去吃真正頂尖的料理,每一家餐廳都有它的獨到之處,他明白主廚說他沒有創意是為什麼。料理精益求精之後,已經成為一門精緻的技藝,甚至可以稱為藝術家,許多米其林星級廚師就非常注重料理在美的呈現。

  氣味、視覺、品嚐的味道、餐廳氣氛,每一個小細節都必須非常注重。

  王家豪知道自己還有很多要學,深夜,他在沒有什麼人煙的街道上牽出自己的機車,發動機車,騎機車離開。

  在到家之前,他的手機突然響個不停,他只好停在路邊接起來。看來電顯示是葉鈞佑,他一個開酒吧的朋友,也不知道這麼晚打來有什麼事。

  「喂?」

  「阿豪,你現在有沒有空?十萬火急!」

  葉鈞佑的大嗓門穿過電話,讓王家豪忍不住把電話拿得遠了一些。

  「什麼事啊?」

  「我們店裡的歌手感冒發燒不能來,你能不能來代一下班?」葉鈞佑問。

  「你神經哦,我還以為你找我去幫你們酒吧的廚房。」他還以為是找他去幫廚房救急。

  「我們廚房只需要工讀生幫忙炸薯條炸雞塊,不需要用到你的大廚手藝啦。現在更缺歌手。」葉鈞佑說。

  王家豪很無奈,他覺得葉鈞佑異想天開,「我只是平常在KTV唱唱歌而已……」

  「你是KTV之神好嗎?」葉鈞佑連忙說。

  「好了好了,少拍馬屁,我現在就去。」

  他小時候有參加過合唱團,被老師委以重任,長大以後制霸KTV,在大學系學會活動唱過歌之後全系轟動,他有歌唱的天賦,不過唱歌只是他的興趣,他從來沒想過要靠唱歌當工作賺錢,要不是和葉鈞佑關係好,王家豪也不想答應。

  他往家裡的Line群組傳了一則訊息說了要去幫葉鈞佑的忙,接著轉向騎往葉鈞佑開的酒吧。

  酒吧開幕的時候,葉鈞佑邀請了一大群好友捧場,他也有去,所以知道酒吧的位置。

  酒吧的看板燈火璀璨,他好不容易停好機車,走進騎樓,有一個往地下一樓的樓梯,往下走就是葉鈞佑開的酒吧。

  十二點對於酒吧來說還是正熱鬧的營業時間,缺少了駐唱歌手,老闆葉鈞佑覺得氣氛乾的要命,頻頻看手機打不定主意要不要再打一次電話問王家豪人在哪裡。

  看到王家豪的那瞬間,葉鈞佑一下子跳起來,衝過來和他擁抱,「豪哥,你終於來了!」

  「現在上嗎?」王家豪問。

  「嗯,現在上。你怎麼只穿T恤牛仔褲?」葉鈞佑嫌棄他穿得太隨便。

  「我一下班就趕過來了,怎麼可能回去換衣服?」

  「我的帽子、項鍊還有手鍊借你戴!」葉鈞佑給他一頂螢光色的帽子和一條亮閃閃的長項鍊和皮手鏈,「這樣看起來好多了。」

  「好了吧?樂隊可以配合我嗎?」王家豪說。

  「沒問題,他們都是老手。」

  「我看一下歌單。」

  他翻看一下曲譜,和台上樂團商量了一下,跳上台準備唱歌。

***

  與王家豪相比,林冠廷缺少了一點歌唱上的天份。

  他喜歡創作,細心經營一個youtube頻道,在上面上傳自己的原創歌曲,每天都會認真回覆其他人的留言。

  林冠廷自學如何創作歌曲,一點一點經營之後,終於有上萬的訂閱。他看完上一首曲子在youtube上的留言,很高興大部分都是正面評價,心情很好的將一首新歌上傳。

  上傳新歌之後,林冠廷不急著看留言,他切換到音樂軟體頁面,面無表情用軟體一點一點修掉自己唱起來各種走調的歌聲。在這個科技的時代讓他可以運用軟體把自己走調的歌聲修好音準,靠著發達的科技,他想成為創作歌手的夢想至少可以在網路上實現。

  林冠廷不願意承認他內心羨慕王家豪的歌唱天賦,但他心裡不是沒有過「如果我有王家豪的歌唱天賦就好了」的念頭,林冠廷喜歡音樂,喜歡創作歌曲,他還開放他創作的歌曲給其他網路歌手試唱,有別的有名網路歌手唱紅自己的歌雖然讓他高興,但他心裡更希望自己能唱,然而他只能藏在音樂軟體背後,靠著修過的歌聲,發表自己創作的歌曲。

  他想這個世界也許還算公平,給了他讀書的天賦,就不給他唱歌的天賦。

  叩叩,林冠廷的門被敲了兩聲。

  「冠廷啊,現在已經很晚了,快點睡覺。」是林冠廷的媽媽吳麗華,她半夜起床上廁所,看兒子房間的燈光還亮著,很是擔心,於是催他早點去睡。

  「好,我馬上就睡。」林冠廷馬上回應。

  她一安心下來,走廊上的寒氣就讓吳麗華咳了兩聲。

  林冠廷聽見咳嗽聲很擔心,立刻離開電腦桌,打開房間門關心媽媽,「媽,你感冒了嗎?我去幫你煮薑茶。」

  「不用啦,都這麼晚了。」吳麗華不希望兒子為自己忙碌。

  但林冠廷知道他母親身體不好,一點小症狀要是不注意,很容易變成大病,所以他很堅持地到廚房動手做了一份薑茶。監督媽媽喝完薑茶,兩人互道晚安,林冠廷也準備睡覺。

  時間接近兩點,林冠廷上床之後用手機檢查email,看見有人邀請寄信去現場表演,他無奈地苦笑,找了藉口,用手機回信拒絕了。

***

  在兩家小吃店對面裝修了半年多的咖啡廳終於開幕,第一次自行創業的美女店長陳怡君不夠自信,沒有額外請工讀生,想自己一個人應該可以應付客人。

  她一大早七點半就到達咖啡廳,準備了半個小時之後,八點準時開店。

  「陳怡君,加油!」她給自己打氣之後,才遙控鐵捲門。

  咖啡廳就在兩家小吃店的斜對角,開在街角的咖啡廳小而精緻,部分上班族看見新開的咖啡廳,捨棄便利商店的咖啡,選擇嘗試新店家。

  雖然陳怡君的咖啡廳有提供數種不同口味的紅豆餅,不過一大早吃紅豆餅的客人不太多,所以她勉強還能應付。陳怡君忙碌了一個早上,一直到十點多才閒了下來。

  比預期還要多的客流量讓陳怡君多了不少自信,但也有些擔憂,她有些擔心自己一個人忙不過來,但現在已經來不及臨時找人來幫忙了。

  等到中午,陳怡君的咖啡廳排起長長的隊伍,掛在咖啡廳招牌上的買一送一紅布條引來大量的人潮,她忙得滿頭大汗,客人已經開始有些不耐煩。在做咖啡的同時還要兼顧紅豆餅比她想像得還要困難,陳怡君還得收銀,忙得分身乏術。

  對面小吃店的老闆、老闆娘也注意到陳怡君的忙碌,吳麗華和李秀琴湊在一起,一邊觀察新鄰居一邊聊天。 

  「那個水姑娘忙不過來了。」李秀琴說。

  她在準備開店的時候就注意到新開的咖啡廳店員是一個漂亮女生,年紀看起來不太大。

  「對啊,怎麼整家店只有她一個人啊。」吳麗華覺得陳怡君可憐。

  「大概是捨不得請人,小朋友開店經驗不足。」李秀琴點評說。

  兩人一邊忙,還有精力一邊聊天,昨天熬了一夜,但睡到中午的王家豪仍舊被李秀琴叫下來幫忙。

  王家豪聽見媽媽和麗華阿姨的討論,也觀察了一下對面的咖啡廳,注意到對方還得一邊做紅豆餅,忍不住手癢。以前無銘小吃店也賣過一段時間紅豆餅,後來王金龍賣了一段時間膩了,嫌備料麻煩,把紅豆餅的機器擱置一旁,李秀琴轉頭就把做紅豆餅的機器賣掉換錢。

  「不然我去幫忙好了。」王家豪提議說。

  反正李秀琴和王金龍兩個人顧攤位也忙得過來,李秀琴叫王家豪下來幫忙,只是不希望兒子繼續睡懶覺。

  「你不怕人家嫌你雞婆哦?」李秀琴不覺得這是個好主意。

  「有什麼好嫌雞婆的,她都忙成那樣的,有人願意幫忙應該很開心吧?」王家豪回嘴。

  「都是鄰居,我讓冠廷去幫忙好了。」吳麗華聽王家豪這麼說,轉頭叫自己的兒子,「冠廷,你去對面給那個妹妹幫忙。」

  李秀琴知道吳麗華特別愛心軟,想一想覺得讓王家豪去幫忙也沒什麼,「那讓我家兒子也一起去好了。」

  「喂,林冠廷,走啊,去對面幫忙。」王家豪看上做紅豆餅的機器,早就想去玩一玩了,一聽媽媽同意,叫隔壁的死對頭趕快跟上。

  李秀琴往兒子的頭上一拍,「對冠廷客氣一點!」

  「嗎,你再打我就傻了!」

  林冠廷看王家豪吃巴掌,愉快地笑了笑說:「我們走。」

  兩人主動往咖啡廳走,王家豪搶先對陳怡君說:「我們是對面小吃店的店員,我會做紅豆餅,他數學不錯可以幫你點餐結帳,你的吧檯要怎麼進去?」

  陳怡君驚訝的睜大眼睛,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你嚇到人家了。」林冠廷猜對方被王家豪的主動嚇了一跳,露出友善的笑容解釋,「別怕,我們不是壞人,只是想幫忙。」

  陳怡君看著排隊的人潮,雖然對來幫忙的兩個人心有疑慮,但為了消化掉長長的隊伍,她已經別無選擇。

  「拜託你們了!」

  王家豪研究了一下紅豆餅的口味,很快上手,林冠廷負責點餐和結帳,陳怡君忙著做咖啡,三人同心協力,等人潮消化完畢,已經是兩個小時過去。

  一起合作了兩個小時的經歷讓陳怡君原本高高提著的心放鬆許多,她滿心感激地說:「謝謝。」

  「不客氣。」

  「你們想喝什麼咖啡?我請客!」陳怡君說完,又連忙補充說:「剛才幫忙的時薪一個小時算兩百塊可以嗎?」

  「不用,妳只要請我們喝咖啡、吃紅豆餅就好了。」王家豪覺得幫忙只是小事一樁,江湖救急,不用算錢,更何況對方是大美女,「對不對,林冠廷?」

  「那怎麼好意思!」陳怡君可不敢真的什麼都不給。

  林冠廷沒有接王家豪的話,他先問陳怡君,「妳明天找得到幫忙的工讀生嗎?」

  「明天可能還來不及。」陳怡君以前在其他咖啡廳打過工,如果聯繫以前工作的同事,也不知道能不能邀請到人來幫忙。

  「那這幾天我們兩個都來打工,連今天的兩個小時一起算,給我們基本時薪就好。」林冠廷說。

  「這幾天我們隨時聽候差遣。」王家豪知道林冠廷想得比他周全,有些不服氣,不過還是按著他的話回應,接著問陳怡君的名字,「美女,怎麼稱呼?」

  「陳怡君,我要怎麼稱呼你們。」

  「王家豪,叫我阿豪或豪哥都可以,那傢伙是林冠廷。」

  林冠廷溫柔地對陳怡君微笑,「你好,未來幾天就請多指教了,店長。」

TBC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