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yDick]時間的魔法

Summary:

警告。角色死亡有。

更加現實向一點,除了他們不是鐵直男以外。

意圖創造出文藝風的氛圍,以寬鬆的範圍來說是21,但其實這篇CP有點錯綜複雜,解釋會收在末尾。

(防雷

  迪克以前總是不能體會越加年長的布魯斯為何總是脾氣變得更糟,個性越來越固執,不願意聽任何人的意見,頑固得令人生氣……

  直到「年長」同樣在他的身上施展魔法,他總算懂得年長等於「老去」,他不能再忽略布魯斯雪白的頭髮,而自己在鏡中發現鬢角花白,不能忽略布魯斯不再敏捷的身手,以及自己即使加倍訓練,也不斷下滑的柔軟度和體力。

  布魯斯會在簡單的小任務重傷,過往的傷痛隨著老去被突出,畫上重點強調,無論如何都沒辦法擺脫軀殼的限制。意識還能飛,踏出得步伐卻沉重得直達地心。也許某一天迪克從高樓往下跳,靠著鉤槍只會讓手腕脫臼,或者原本能像貓一樣輕盈落在地上的腿會在錯估自身條件情況下,喀喀斷成兩截。

  阿福已經過世了。

  如今韋恩莊園請了新的管家,但布魯斯和達米安,或者他們其中任何一人都沒有習慣新管家,沒有小甜餅,沒有人以英倫腔敦促主人好好吃飯,早點起床早點睡覺。阿福辭職了好幾次,每一次都沒有人當真,直到時間替他決定這份工作的長度。

  蝙蝠俠會一直存在高譚,無論傳承是否能夠持續,傳說總是能帶來希望。

  但是那個傳說不再是布魯斯·韋恩,不再是最初伸出手,改變他一生的人。

  人老了,會開始緬懷過去。

  「發什麼呆,白痴。」傑森拉開露天咖啡座鐵藝椅子,不耐煩的嗓音因為時間流逝,變得微微嘶啞,既熟悉又陌生。

  桀驁不馴在傑森的眉心留下皺紋,下撇的唇讓臉頰印著深深的法令紋,傑森這個古板嚴肅的老頭兒挺帥,就是威嚴過頭太嚇人,沒人敢接近他。

  這樣可不利於豔遇。

  迪克嘮叨說:「我在回憶剛才跟我搭訕的美人的電話號碼,她直接在我的耳邊唸給我聽了,我說為什麼不在紙巾上有口紅寫?非要考驗我的記憶力。」

  「你不需要跟我炫耀直到現在你還很有魅力這種事。」

  「因為你很清楚,不是嗎?」

  迪克眼角的魚尾紋只讓他顯得更有智慧,溫暖的笑紋刻在唇側,一看就很好親近,從領巾到西裝上衣口袋的手帕,每一處修飾都精心細致,花俏卻不俗氣。在街上任何一個人眼中,即使迪克挽著十八歲的姑娘也不讓人意外。

  不過對傑森來說,迪克的魅力已經在床上向他證明,所以他不反駁迪克的話,只是冷笑一下,唇角揚起的弧度那麼輕微,若不是迪克還沒老花,他一定發現不了。

  迪克對著傑森誇張地嘆氣,「越來越難討好了,變成怪老頭了。」

  傑森不理他,找來服務生點單。

  美式咖啡很快就送到桌上,傑森一口沒碰,直接了當地說:「你想要的東西在我手上,我的條件只有一條。我說過很多次了,你應該很清楚。」

  迪克收起笑。

  「我不答應。」

  他不可能答應傑森不追究他私刑審判罪犯,然而他更清楚傑森也變成頑固的老頭,像布魯斯一樣,傑森學不會妥協,迪克也遺忘了妥協。

  傑森說:「你太閒了,比起追究我,你的工作可多得多了。」

  「你已經老了,傑森。你什麼時候能學會不再任性?」

  「我們都老了。」他低聲說。

  他們靜靜的相對而坐,半响後傑森匆匆離去,桌上的咖啡仍然一口沒碰。

  迪克不希望看見傑森在某一天跌斷腿,甚至比跌斷腿更嚴重。傑森越線捕獵多年,總有一天,年老的獅子會被取代,咬斷喉嚨。

  ——如果他們都能普通的老死,迪克願意對傑森承認,他們不只是床伴,他是他一輩子最喜歡的人。

  提姆和康納比他活躍多了,他們正值壯年,提姆多次提起要來布魯德海文看他,迪克總是拒絕。

  他知道即使答應,提姆也沒有時間來拜訪他。

  他們是最親近的兄弟,迪克珍惜這樣的情誼,經過時間考驗的親情,他相信距離不會影響它一分一毫。

  即使提姆曾經有點什麼心思,康納也已經填補好提姆生命的空隙。

  他很幸福。

  迪克偶而會想,成為蝙蝠俠,成為羅賓,到底算不算幸福。

  於他來說,如果他不是羅賓,不是夜翼,不是蝙蝠俠,沒有這些經歷的迪克·格雷森肯怕讓人陌生。

  布魯斯和克拉克是一輩子的好朋友,布魯斯有塞滿一火車的女伴,克拉克則對路易絲小姐從一而終,他們相處的時間比任何人還久,比任何人都親密的瞭解對方的內心。但他們只是摯友。

  在錯的時間相遇,錯過的就會是一輩子。

  他一直一直看著布魯斯,他不知道布魯斯現在好還是不好。這是他永遠不能夠碰觸和瞭解的部分,因為他被歸類於對的時間,錯的人。

  他的身份只能讓他永遠立於布魯斯一步之遙的地方。

***

  只要慢一步,就會死。

  迪克當然清楚,所以他狠狠地將達米安向前推,這恐怕是他最近最爆發潛能的一次,達米安被他狠狠地打飛——

  迪克也飛翔起來。

  爆炸引起的波動推著他往天空去,湛藍的天空,明亮的陽光和馬戲團棚子的照明燈一樣耀眼。

  「完美,迪克。」彷彿能聽見母親的讚美,他雙腿掛在橫桿上,盪到最高點。

  迪克下意識伸出手,伸向虛空,他的父親穩穩的握住他的手,他會順著父親的力道,在空中完美的翻滾,而後穩穩地掛在下一個鞦韆上。

  人們驚呼、喘息,他能聽見,能聽見如雷的心跳和掌聲。

  「太神奇了!飛翔的格雷森!」

  達米安瘋狂往回跑,他聲嘶力竭地大喊:「蝙蝠俠!」

  討厭的格雷森沒有回答他。

  「格雷森!混蛋格雷森你沒事吧?」

  真好。

  達米安總算能解脫了。

  不用再繼續望著他的背影,就像他永遠不會忘記,布魯斯站在他的身前有多麼不可動搖,像最穩固的山岳,永遠不會有改變的一天。

END

Notes:

超蝙雙箭頭可是他們沒有在一起。
迪克箭頭布魯斯,但是布魯斯固執地認為他們不能在一起。
迪克和傑森雙箭頭。
提姆曾經箭頭迪克,迪克直接拒絕,提姆脫坑,和康納幸福快樂在一起。
達米安箭頭迪克,但迪克不會答應他,對迪克來說,達米安喜歡他,就和自己喜歡布魯斯一樣,加上達米安與布魯斯的父子關係,迪克對達米安的心思也很複雜。
短篇感覺能表達得不夠多,以後有機會再改OTZ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