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族與鐵公雞

  月光族每個月初五號領薪水的當週,過得像月薪五萬一樣,每天上風格迥異的咖啡館,週末定好頂級餐館,拍照打卡,享受資產階級的豪奢。在接下來一個月只能自己動手用店裡的咖啡機壓濃縮、打奶泡,拉醜醜的心型拉花,吃工作餐,然後懷念別家咖啡館的輕鬆氛圍。

  啊啊,如果真的月薪五萬就好了。然而他只有26K,房租水電就快一萬,聽到小確幸就感到淡淡的哀傷。

  作為現充,他最近有大大的哀傷。

  他新交的男朋友是鐵公雞。

  「岳光!你又把錢都花光光了?」男人冷淡地推了推名牌眼鏡。

  全身上下每一件都是貴鬆鬆的名牌,六次約炮每一次穿的都不同套,連內褲都是名牌的無懈可擊,岳光一開始還很高興炮友是凱子然後轉正了。

  然而他太天真了。

  岳光翻了一個大白眼,「你管我,宮君擎,分攤的房租我有先留下來,就壓在放在門口的金魚缸下面。」

  他們合租了一間兩房一廳的公寓,頂樓加蓋,原本宮君擎就住在這兒,岳光搬過來之前沒想太多,後來才發現這傢伙根本是為了省錢在住在頂加。

  有著霸道總裁名字和氣質的男人,將紅白塑膠袋掛在廚房的門把上,走到瓦斯爐邊看了看正在煮水的鍋子、放在旁邊的冬粉,對岳光皺眉。

  宮君擎問:「你的意思是要我這一週天天看你吃冬粉拌和風醬?」

  「不然呢?」

  「不是叫你留買菜錢給我?」

  「如果你哪去買好的食材,我當然不介意給你。但你看你都買什麼!即期品!」岳光臭著臉放下指著冬粉包裝袋製造日期的手,去拿掛在門把上的紅白塑膠袋,打開一看,臉上馬上出現厭惡的表情,「今天菜市場打折出售的魚!你不覺得聞起來很腥嗎!」

  「做成炸魚就沒什麼味道了。」宮君擎不以為然。

  岳光氣急敗壞地說:「我寧願吃冬粉拌和風醬也不要吃你做的菜。」

  「但你每天還是吃了我煮的東西。」宮君擎指出事實。

  沒錯,但他還是有原則的。即使過期一天的東西,他寧死不吃!除此之外,宮君擎若是做飯做了他的份,他還是會乖乖吃光光。

  岳光惱羞成怒,氣沖沖地質問:「誰叫你多煮我的份了!如果我不吃,你又會自己一個人通通吃光光,胖了怎麼辦?」

  「我每天走路回來,可以消耗很多熱量。」

  「說到這個,至少下雨天給我開車去上班!淋雨很好玩嗎?」

  省油錢也不能省成這樣。

  說到底,是自己一開始就誤會了。

  宮君擎約炮時沉默寡言,不怎麼聊天,但是舉止很貼心,儀容得體。每次赴約打扮得光鮮亮麗,談吐看不太出來,不過聊時尚話題對方都搭得幾句。殊不知他就這麼六套不重樣的衣服,皮鞋一雙,皮夾一個,眼鏡一副……

  這個表面派!答應同居就露出真面目!

  「你再這樣,我要跟你分手了。」

  「你這個月講第八遍了。」

  「哼,現在也才八號,我就想天天講,怎樣?」

  「你高興就好。」宮君擎摸摸岳光的頭,將他推出廚房,「我把魚做成魚丸,今天吃魚丸冬粉好了。」

  岳光站在廚房門口發了一下呆,絕望地看著宮君擎即使套上超市贈品圍裙,把襯衫袖子捲起來,拿著刀俐落處理魚的樣子還是帥得掉渣。

  為什麼這世界上有這麼帥的鐵公雞。他不懂這個世界。  

  宮君擎平淡地說:「下個月就別再亂花錢了,咖啡直接買豆子回來,我幫你沖。」

  雖然他很想回:混蛋,你沖得咖啡能喝嗎?然而對方有著一手很棒的手沖咖啡技術……

  「如果不是你會手沖,我真的馬上就搬走分手。」

  「這句也是這個月第八遍了,換一點花樣。對了,你的衣服不要丟拿去送洗,也不要拿到樓下用投幣式洗衣機洗。放在浴室,我晚點手洗。」

  「你管我!」

  「你如果敢把你的內褲扔到底下的洗衣機洗,我會生氣。」宮君擎說話的語氣很平靜,卻有風雨欲來的效果。

  可惡。要不是這傢伙有這麼強的氣場……

  「我、我知道了。」

  岳光大步走到客廳,坐到茶几前,拿了餅乾罐旋開密封蓋,拿了一片宮君擎手作的伯爵茶餅乾塞進嘴裡,大口咀嚼,忿忿不平。

  只不過是體貼工作很累,用機器幫忙一下又不會怎麼樣,手洗很麻煩又很浪費時間,也沒有比較省水。

  廚房裡傳出宮君擎的聲音。「晚餐前只能吃一片,不然我下個禮拜不做給你吃了。」

  「不做就不做,我花自己的錢去買!」

  「你敢?」

  「……」岳光不敢。

  那六套衣服多虧宮君擎每天手洗,溫柔對待下才能保持像新品一樣的外觀,畢盡機器洗的衣服容易扭曲變形,或者褪色的情況。

  但是時間就是金錢!

  每天為了一堆家事弄到一兩點就是不對!

  然後岳光該死的不想省這些錢,泡澡的水就讓它流掉,不要留在浴缸裡當作沖馬桶的水使用,不然浴室會很潮濕。上個月岳光咬牙買了一台洗碗機,沒想到宮君擎馬上拿去退貨,害他不得不依照那傢伙的要求,繼續手洗碗筷,他很討厭洗碗。

  岳光越想越不甘心,覺得自己很吃虧,好不容易挑出一條理直氣壯不能省錢的條件說:「總而言之,下雨天你敢再頂著大雨走一個小時去上班,我就跟你分手!」

  與之相對的,宮君擎淡淡地說:「下個月記得不可以再亂花了。」

  宮君擎根本沒搭理他的意思。混蛋!

  酒足飯飽之後,岳光洗完碗,決定先去洗香香撫慰心靈。

  在浴缸裡加海鹽(是那傢伙出差從飯店拿回來的小包裝海鹽),當水變成淡藍色之後,他總算覺得生活還是充滿情趣的。

  在浴缸旁邊的淋浴間洗澡,宮君擎大大方方地開門進來,他拿著岳光買的歐O丹香皂綜合禮盒走進來,「你要學會節省,不要再亂買新的香皂,我不是做了手工肥皂給你用了嗎?」

  一般人會因為男朋友花很多錢買手工香皂,就去買手工香皂的相關用品自己做嗎?還有買烤箱自己烤手工餅乾?正常人都不會這麼做好不好,這樣不是反花了更多錢……

  雖然宮君擎跟他說自家多做的香皂可以賣錢還可以當禮物送親友。但他們倆都有正職,哪有空賣肥皂,肥皂分送幾次之後,大家就不想再收到了啊。

  「你做一次薰衣草味道的肥皂我們兩個用一年都用不完!我就想換著味道洗啊!」岳光寶貝地握著手裡玫瑰香味的香皂。

  宮君擎沒辦法把拆開已用的肥皂拿去退貨,只好將它收到浴室的儲藏櫃裡,嘴裡還碎碎念說:「浪費。這筆錢明明就能省下來。」

  岳光開著蓮蓬頭,隔著水幕問:「省下來做什麼?」

  「在身上打肥皂的時候,水不要一直開著。」

  你管太多了,宮君擎。

  岳光想翻一百個白眼給對方看,不過他最近翻白眼翻得有點累了,決定遵從宮君擎的碎碎唸,暫時先關掉水。

  宮君擎這才回答說:「存到銀行裡,其中一部份的錢按比例投資基金、股票,不過你的本錢不夠玩期貸。」

  岳光根本沒想過基金股票要怎麼買,他連銀行打電話推銷一個月三千買基金的錢都拿不出來。

  即使有那個錢,他也寧願花掉,花在自己身上,兩萬六的薪水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呀。

  「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他正大光明的裝傻。

  「你大學怎麼畢業的?」宮君擎問。

  「你問這做什麼?」

  「上次你不是說你大學念財金?念財金的會聽不懂,你們學校還讓你畢業?」

  岳光半真半假地說:「畢業後就馬上忘光了不行嗎?」  

  「比起在咖啡廳工作,到大公司上班薪水還會比較高。」宮君擎認真地建議說。

  「就算薪水很高,過得像你那麼省也不怎麼樣。」岳光先反駁宮君擎一句,才解釋說:「而且我上次不是也說了嗎?我要在咖啡店一邊學習一邊存錢,夢想是開咖啡廳!」

  他淡定地指出事實。「但你沒存錢。」

  「……兩萬六根本不夠用。」

  吃大餐、看電影、揪團桌遊、買新衣服、去酒吧見朋友,休假日下午泡咖啡廳美其名研究市場……

  錢一下子沒注意就沒了。

  「所以我不是教你哪些錢可以省下來?」宮君擎挑眉。

  宮君擎優雅地換下全身衣物,走進淋浴間,拿了沐浴球,握著岳光拿肥皂的手,輕輕在沐浴球上蹭一下,然後用沐浴球打出泡沫。

  宮君擎雙手環著岳光,給他看充滿潔白泡沫的沐浴球。

  「你看,這樣就能肥皂就不會用那麼快了。」

  岳光感受到男人身體散發的熱量,想到對方形狀優美的腹肌,臉紅得像番茄。

  「別、別擠在一起洗澡,現在天氣還很熱。」岳光用手推他。

  「兩個人一起洗可以省水。」

  「明明一起洗會洗很久很浪費水。」

  這時候宮君擎已經結結實實將岳光摟在懷裡了,兩人肌膚相貼,岳光能夠感受到他特別興奮的某個部位。

  只有在色誘的時候,才不浪費的男人實在太討厭了。

  「這是必要的浪費,今天我可以特別服務你洗澡噢。」宮君擎意有所指,手搭在岳光挺翹的臀上,「我幫你洗乾淨這裡。」

  岳光結結巴巴地說:「你不是說……那什麼……晚點不是要洗衣服嗎?」

  「不急,衣服可以明天洗。」

  岳光不假思索,話脫口而出,「我也可以明天洗。」

  說完他就後悔得想咬掉自己的舌頭。明天洗是什麼鬼,太髒太噁了。

  宮君擎輕笑數聲,笑得岳光耳尖發麻。

  「想醃起來當鹹菜?不行喔,我沒吃那麼鹹。」

  「你這個鐵公雞色情狂。」

  「不色你怎麼會喜歡?」

  他們在浴室醬醬釀釀了一個晚上。

  睡前,岳光只記得宮君擎最後說了一句話:「今天省了三個保險套。」

  這傢伙真是夠了!

  其實岳光自認不是膚淺的打卡吃照片的普通凡人,他很在意食物的味道,自認擁有美食家的舌頭,藝術家的眼睛。一家好的餐館或咖啡廳,不只要做出好吃好喝的產品,還需要提供感官饗宴,讓客人流連忘返,下次還想再光顧。

  岳光會喜歡宮君擎也不只是因為他外表光鮮亮麗,帶出去很長面子,在家也很賢慧……

  岳光是饕客。他絕對不會被表面的美色誘惑,宮君擎臉帥不帥不重要,只是宮君擎剛好是那盤菜,實用性和食用性都讓人想一再品嚐。

  等等,這樣不是太稱讚宮君擎了嗎?那傢伙鐵公雞的個性要倒扣一百分,根本是零分男友,要不是吃起來味道不錯……

  「今天放假,我們要去哪裡逛逛?」

  「去北投抓寶可夢好了,你不是一直嚷嚷著想升級嗎?」

  「但我想去木柵動物園。」

  宮君擎絕對認真地說出不去木柵動物園的理由,「北投公園沒收門票。」

  「但是可以順便逛逛動物園啊!你不覺得CP值比較高嗎?」

  據說動物園內有接駁車可以搭,最適合岳光這樣的懶人,一邊搭接駁車一邊刷補給點拿球。

  「去北投公園之後,我們可以一起泡溫泉,你不是很喜歡泡澡嗎?」

  「……不去大眾池。」

  「好,我們可以去溫泉旅館過夜。」宮君擎難得大方地承諾。

  總覺得他別有所圖。

  沒錯,宮君擎惦記著他那和快要過期的保險套。不要問保險套為什麼會過期這種簡單的問題,因為那是草莓牛奶口味的保險套,那種會融化的糖果套套當然有保存期限。  

  他們到北投公園的時候人山人海,要不是宮君擎週末才放假,岳光一點都不喜歡在週末出門。

  作為服務業,他習慣在一般日出門玩,不需要跟人群擠,習慣了悠閒的氛圍,現在看到人群,岳光臉都綠了。

  岳光卻步了。

  「……我們直接去泡溫泉好了。」

  不過宮君擎拉著他,打開手機,堅定地走進人群中。  

  「先去走走,你得運動一下。」

  「我覺得你比較介意溫泉旅館包房費。」

  「我們都要過夜了,早去晚去沒差。」

  說的也是。

  難得宮君擎大方一把,他就在北投公園逛久一點好了。

  岳光不知道宮君擎是個重度寶可夢中毒訓練家,每天佔據公司底下的道館,宮君擎不知道聽到幾次手下員工在抱怨道館一直打不下來,不知道哪個人那麼變態一直佔著道館不放,他其實很得意每天都能賺十塊皮卡丘幣。只不過沒有人願意問他的帳號叫什麼名字,只有幫忙宮君擎在補給點收球的特助知道他的帳號,但是特助不敢洩漏秘密。

  誰叫宮君擎長了一張很嚴肅的菁英臉。

  總而言之,對宮君擎來說,難得北投公園有這麼多免費飄花,不好好利用就浪費了。

  岳光一打開app,開始大呼小叫,「你看,有大蔥鴨跟可達鴨!」

  遠處的陌生人高呼,「卡比獸!」

  「這裡有快龍!」

  人群隨著驚呼聲移動,岳光不停拋球抓寶,抓到沒有球,只好慢慢刷補給點。

  「你看,三千五的快龍。」宮君擎不像以往笑得克制,露出燦爛的笑容,讓岳光一下子看呆了。

  岳光看了半天才去瞅他的手機螢幕。「……我看看,你運氣好好喔。」

  宮君擎矜持地表示說:「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份。」

  突然覺得手癢這傢伙有點欠揍。

  「你幫我玩,我沒有你會抓。」岳光乾脆將手機交給宮君擎。

  「你的等級怎麼還這麼低,你工作的咖啡店不是有補給點嗎?」

  「我上班又不能偷玩。」

  「你的老闆不懂,會玩的員工才會認真工作。」

  不要亂講歪理,如果你不是Boss,哪能在上班時間玩手機。

  「你幫我抓啦。」

  兩人甜甜蜜蜜的徒步抓寶,岳光孵出了十公里的蛋,得到一隻IV值不錯的小海獅。

  岳光喜歡可愛的東西,想了半天,還幫小海獅取名叫「十里」。  

  宮君擎問:「五公里的蛋孵出來的話,是不是要叫五里?」

  「五里也太難聽的吧,五公里孵出來的就叫七里。」

  兩人講著沒有邏輯的垃圾話,天色已晚,他們到路邊攤吃了哨子麵配貢丸蛋花湯。

  雖然兩人約會很省錢,不過岳光還蠻滿意今天的行程,拍拍肚子,在宮君擎在的情況下,兩人徒步上山到溫泉旅館。

  路有點長,周圍有點荒涼,讓岳光突然很想講鬼故事,但他其實蠻怕鬼故事,所以講了一個關於鬼故事的冷笑話。

  「欸,宮君擎,我跟你說一個鬼故事。」

  「好,你說。」

  「有一天,計程車司機載到一個中年婦女,中年婦女跟司機聊天,聊到喜歡吃什麼水果。司機說他喜歡吃蘋果,那個女人就回答:『我生前也喜歡吃蘋果。』」

  「然後呢?」

  「司機就嚇一跳,很想踩剎車回頭看,但又不敢。對方繼續說:『但我生完小孩就不敢吃了。』」

  宮君擎停下來,認真地告訴他說:「你這個是冷笑話。」

  一陣陰風吹過,說冷笑話的人反而抖了抖。

  「對啊是冷笑話,我們快點往前走吧。」岳光白著臉說。

  總覺得講冷笑話得罪好兄弟了,趁著夜色,好不容易走到溫泉旅館,岳光才放鬆下來。

  放好溫泉水,泡在池子裡的岳光滿足地嘆息一聲。

  「啊啊好舒服。」

  宮君擎坐在旁邊,只有腳泡在池子裡休息。「等一下我們來用掉上次買的草莓牛奶口味的套套。」

  這話題實在太突然了,岳光怔了一怔,他其實一直在等待那東西過期以後,他可以丟到垃圾桶去,有效期限好像只剩下……三天?

  一整盒都沒用的情趣糖果保險套,岳光沒好氣地問:「你以為我可以幫你咬幾次?」

  「我們可以互相幫助。」

  「那也才用得完兩個。」

  「舔融化就可以換一個。」宮君擎說。

  「……所以要比賽誰吃比較多的套套?」

  「這主意不錯。」

  「你夠了喔!」

  岳光覺得這提議有夠胡鬧。

  但是當天晚上,岳光還是同意宮君擎的提議開吃。並且他還贏了,吃了六個,宮君擎只吃了四個。

  雖然贏了,感覺輸了。

  隔天早上——

  岳光醒來之後,越想越生氣,把宮君擎拍醒,「下次不准再買即期品!你這個笨蛋鐵公雞!」

  「月光族沒有挑剔的資格。」

  「滾蛋,以後你買的就通通自己吃!」

  「你撐不了那麼久。」

  宮君擎的誠實為他自己招來的一陣暴打,不過宮先生表示拳頭就跟毛毛雨打在身上一樣不痛不癢。

END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