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2010年6月

曾於創作革命與鮮網專欄發表。

1-9-2010
【新詩】恍惚

溫度更高
聲音已經燃燒
赤足踩踏
空曠的迴廊
油畫框框

周圍一片
濃重的色調
微笑卻輕了

城堡沒有
花園沒有
房間都沒有
爭吵也消失了

所以誰不見了
誰一直在這裡

我遺忘拋棄
拋棄很恍惚

2-2-2010
【新詩】空

踩踏迴廊
華爾滋的節奏
一二三 
   空蕩蕩 
一二三
   空蕩蕩

沒有盡頭
所以沒有前進
無路可退

之後
在原地旋轉

周圍空了
空蕩蕩

 二
  三

2-4-2010
【新詩】所以說

「一切都是真的。」
所以說
當誰 是假的
誰 是自己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所以說
流失 指尖砂
挽回已經 不同

「一切都沒有改變。」
事實上 仍然改變著
所以說
欺騙 是真的
相信 失去作用

最後的最後
鴕鳥被吃掉了
這是結局

所以說
都是真的
誰站在土壤上
土壤會唱歌

2-20-2010
【新詩】假設

在眾生之中
假設自己美好
真實的夢境 笑了
特別饕餮
剩下 空空如也了吧

「這是假設。」誰強調。
舞台屬於 唯一
燈光微笑 矚目誰
所以被忘記
不是配角或路人
從不存在

「笑的人是誰?」誰問。

假設顛倒世界
如果真的顛倒
或真的假設

笑著的假設

3-6-2010
【新詩】凌亂

到處都是
扔得 散落四處

枕被撕裂了羽毛
羽毛在飛
散落了書頁
書香陳舊得破碎

貓閒逛腳印
一團毛線糾結
黑梅花點點

零零碎碎
淹沒
散亂著嘆息

3-12-2010
【新詩】江湖救急

錢袋忘在宅邸
紙筆沒有帶齊
必殺令已經懸掛
還和書本用輕功喘息

江湖救急
抄抄改改 
葵花秘笈前後句互換
改作花魁秘笈

飛鴿傳訊
有人的地方 就有江湖
江湖需要兄弟
需要你

3-20-2010
【新詩】三無

只是不想說
沒有表情
心跳按照節拍跳動

想什麼不需要知道
奉行唯一真理
自己規定真實
與世界無關

會笑只是很少
沒有必要
要簡短說話
重點

喜悅哀傷
沒反應
無口無心無表情

3-28-2010
【新詩】要忍耐

不管討厭誰
在被稱做世界框框裡
任性 要忍耐

即使不喜歡
上學頭痛
沒能力做上學以外的事
書包很重 要忍耐

瘋狂偶而享受
笑鬧調劑一切
選擇開始的是自己
在終點之前
路程很累 要忍耐

3-30-2010
【新詩】動力

動力是文字
吟詠著傳頌著
帶給人們勇氣
即使覺得一切不可思議

動力是夢
白日夜晚自己說出來的
夢見夢想
幻想美好
即使最終遙不可及

動力是智慧
創造是人類最有意思的創舉
尤其是在超人身上
披風附引擎

4-8-2010
【新詩】跳吧,向前跑。

有時候會想
太空虛昨天做什麼忘了
最後總輸
鬱悶還裝不在意

烏龜慢慢跑贏過他
輸了的兔子
輸了烏龜
變什麼都不是
支點消失

其實不甘心有
忘記享受陽光的代價
是不是習慣被灼傷

限制在隱形的框框
那麼兔子先生
忘記所有過去
跳吧 跳吧
向前跑

輸了不可怕
記得放下
維持很簡單
比停下輕鬆
停不下來很容易
很好

4-19-2010
【新詩】咿呀

誰旋轉水袖
拖著長調
咿咿呀呀的流轉
還在懷念 風乍起

是夢
滿頭珠翠
重量很滿
聲音如此清晰

咿咿呀呀的唱
悲傷或許
一點點百年前的影子
華麗著頹唐前朝

小小的院子裡
推門聲
咿呀

4-22-2010
【新詩】所以我幾乎忘了

愛情跟耐心相同
在化妝檯上的香水
空了

香氣依稀
於是產生錯覺
一切從未改變
即使事實是
沒有什麼不會改變

曾經是過去
你說 
已經消耗殆盡
已經累了
很累
你說
「你應該要,學會一個人生活」

也許早就知道
夢碎的可以
所以我幾乎忘了
是什麼樣的
讓我駐足的愛情

4-26-2010
【新詩】風雨

雨絲斜斜著
乾脆與地面垂直
擺脫地心束縛

一個人逆風前進
雨傘都翻倒了
滲透 雨衣也濕了
沒有更糟糕的
風颳走所有

一切挫折之後
必須重新開始了嗎?
做好準備

下一場風雨
記得準備獨木舟
享受
洪水漂流

5-5-2010
【新詩】劇場

是的喲 
人生的劇場屬於不夜的夢
這是秘密 就像 
流浪者享受的是新鮮的幼鼠 
高傲的在垃圾箱的蓋頂
那是王座
家貓享有新鮮的牛奶和親暱的撫摸 整日
脖子上的金質鈴鐺脆生生的響

月亮早就高掛於天頂了 
或許說在教堂的鐘塔上 沒發現嗎?
如此明顯的把視線照耀
是你 一個人的舞蹈如此美好
彷彿能聽見巷子口的陰影 笑聲
伴隨傑克的刀尖滴答 穿刺鮮活的心臟
血腥的甜香給的連一分熟都沒有的節拍
很適合宴會上的國標 要凜然
別介意沒有樂團伴奏的粗糙

洛可可的糜爛有致幻的藥效 
不現實在現實上演 不需要 
過於驚訝
這一切都如此的平常——
至少從過去到現在就是這樣

劇場早就開始 即使
乾巴巴的台詞毫不著調
THE END會被供奉著
漫不經心的安魂曲錯了幾處
不需要在意 最後一定
會被忘記 

是的喲 連留在墓碑上的字在千年後
會被風蝕掉

5-8-2010
【新詩】繼續

童話結束了 故事才真正開始
幕升起——

毒蘋果被咬了一口 
在青草地上 公主的裙擺邊
和飯團一起 沿著山坡的滾落
飯團進洞 蘋果罰一桿 
落到森林邊的池塘

仙女驚醒
「你掉的是金蘋果銀蘋果還是蘋果?」
獵戶路過餓了 
誠實的品德也許
最終得到的是三個結果

毒蘋果磕磕碰碰 不能吃了
種子種在院子裡
獵戶的妻子每日澆水
另一個放在窗戶邊
被烏鴉叼走 金蘋果送給海倫
銀蘋果鎔鑄了玩具兵一組
最後一個缺了一隻腳

玩具兵送給了獵戶的孫子
而蘋果已經發芽
殘缺的玩具兵出門遠行 
過幾年蘋果花開
一朵小小的馨香瀰漫

現在 紅蘋果掛在樹上
玩具兵歸來 廚房烤蘋果派
熱情邀請旅人一起品嘗它
無論是背著豎琴的詩人 或你
還記得最初的故事嗎?
從未停止
現在仍持續進行

5-14-2010
【新詩】限定

聽見了嗎? 
有『什麼』在說話
不對 不行 
不可以 
這是原則問題

第一記得遵從
與服從無條件的必須
第二是畫下的界限
陳舊卻清晰
所以沒有權力忘記
撤走了鐵柵
還是無可否認的規矩
飛不出壁壘畏懼
透明或者根本不存在

第三 永遠是對的
不是相信自己
適應和更新
世界上大多數人的正義

在鳥籠裡呼吸
純金的 沒發現嗎?
夜鶯的歌唱如此
空洞麻木的華麗

默認的規則
它限定

5-26-2010
【新詩】哪裡去了,我的…

哪裡去了 
到處都尋不著
於是從起點開始

房間放襪子的格子還大大敞開
剛換下的白色的制服襯衫在書桌椅上 
亂七八糟的書散落一地
第一 先換了衣服
但衣櫃裡沒有
浴室門半掩 
剛才用過的毛巾濕答答的掛在架上
洗手台上沒有 浴池邊沒有
洗衣籃裡沒有
倒退三步右轉退四步出了房間
房間裡沒有

咕嚕嚕的響著 大同電鍋裡沒有
高麗菜切了一半 切絲
胡蘿蔔壓花 待會煮湯
一邊吃點心的盤子放進洗碗槽
洗碗槽沒有
廚房裡沒有

停下沒找著
檢查左邊外套口袋 零錢
準備去買醬油放進去的
右邊口袋 
哪裡去了 我的時間
時間在手錶走動
手錶乖乖在口袋了

5-28-2010
【新詩】頹廢,夏眠…

床的邊緣一直一直在延伸
至少如何捲著絲被翻滾
姿勢沒有影響到旋轉的夢
冷氣只定時三小時 省電 
電扇嗡嗡的聲音清晰
炎熱的慢火灼燒
滾燙的溫水煮青蛙
還沒清醒

娃娃三兩個散在四周
亂膨膨的鳥窩 
捲髮的波浪壓扁了
昨夜點的香精燈殘留淡淡的玫瑰
床頭擱著翻開倒放的壓著字
很不舒服卻不想動
中午了還是 還早 
已經晚了

月光早已遠去
如此頹廢的
夏眠

5-31-2010
【新詩】殺死了

睡醒
於是殺死了

早晨充滿食物的香味
習慣拉開窗簾 開窗 
空氣很新鮮
所以殺死了肆虐的停滯
時間又開始走動
沒發現嗎?

最後
講桌設有陷阱
七點半遲到的規定
簽到本空白
被殺死了
自由的 非值日時間

6-8-2010
【新詩】要小心

還很弱小
要小心成長
幼崽

在懸崖邊 排隊
背著批量製作的
臘融成的翅膀
如此簡陋 拍打羽翼
向上

炎熱的陽光
臘滴滴
滴滴答答
滴滴答
滴答

也許中途必須綁架飛鳥
或自製熱氣球
或在網路上訂購滑翔翼

動作不緊不慢
重要的是
從容

憧憬著飛翔
或扶搖直上的本能
小心
障礙物危險
墜落前請準備
降落傘

6-18-2010
【新詩】餓了的夢

到達不了的地方
咬不到 什麼在飛
在至高之處 
或回首就能夠看見
在夢之中

有很香的味道
從門縫悄悄溜了進去
純白的房間
找不到或者還沒醒來
是食物 
是肉的香味

招牌三寶飯
京都排骨
紅燒肉
雞腿

餓了的夢
食物在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