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2010年12月

曾於創作革命與鮮網專欄發表。

7-8-2010
【新詩】熱

鹽分凝結在表面了
感覺是如此
黏膩 也許花瓣會貼在上面
或者乾脆再次凝結
又融化

滴滴答答的
沿著髮梢 或是指尖
在強烈的灼目之下
圓點又蒸發

暈眩
是炎熱的緣故
氣溫 濕度
很高很熱

7-13-2010
【新詩】卡

一個個字符飛舞
從指間穿過 捕捉不住

沒有上油的肩膀
機器人動作 喀喀喀
眼睜睜的看到它溜走

鍵盤按鍵遲遲
沒有繼續
卡住了 按不下去
連『我』都消音

字句重組又打散
打散又重組
嘩啦啦的落下 
如水花飛濺
漣漪一層一層又一層層
沒有任何痕跡

有什麼話想說
開口卻無從說起
卡 
機器人的關節生鏽
請上油

7-16-2010
【新詩】行走的

用眼睛去看
唰啦的如急流擊打在大石上的
即使帶著耳機的
也能看得見
聲響很大 
水花很強

7-18-2010
【新詩】內心劇場

習慣 面無表情
或者抬頭先緊張微笑
說 知道了 
謝謝 嗯

內心的小人在跳舞
或者大吼
精心的預演代替正劇
直接上演 表演完了謝謝
已經說了你怎麼不清楚

不耐煩重複
乾脆當作沒發生過
啊 天空很晴朗
空氣很清新
粉飾太平之必須

外面的世界仍然很吵雜
純白的房間更加純白
視線恍惚 注視著哪一點
乾脆停下待機
重啟還要十秒鐘

7-15-2010
【新詩】櫻樹下的

宛如散落的櫻之華
鮮紅而明亮的 埋在樹下的
請說 你的故事

酌以一杯清酒  
一飲而盡的高歌
一切如浮雲
請不要哭泣
 
一條曾經的小溪
在地底深埋著 
櫻樹下方五呎
魚骨 鵝卵石 
擱淺的指骨
泡得微腫的肌膚削瘦
雪白色的頭骨

曾經在鎮上恐慌
難以洗滌衣物的
三天三夜沒有褪去
紅色的溪水
鐵銹的味道依稀

流傳下來的 
只是一滴眼淚的過去
悲傷的低吟

7-19-2010
【新詩】狀況外

即使已經
聽見看見感覺到了——
已經在發生的
速度宛如快轉般不清晰
在場景外 台詞上演
電影院唯一的貴賓席

劇情也模糊了
猶如隔著玻璃紙一樣無辜
透明但確實存在

不懂
不清楚
理解不能
一切皆屬於
毫無所知的狀況外

9-6-2010
【新詩】同伴

又近又遠的呼吸
觸手可及 是假的
已經來了
沉默很猙獰 

腳步聲漸低
喀 
喀喀 
喀喀…

視線開始模糊不清
驚慌失措對比進退失據
浮木就在左近
唯一選擇
微笑與伸手

如此簡易
腦內空白一片也能直線前進
大跨步一致 加速
重疊的鈴鐺叮叮
默契

請相信
手拉手的緊密

9-8-2010
【新詩】熬夜

泡太久的茶 
普洱的顏色
香味不對
煎過頭的咖啡
微焦 澀

濃稠的 夜色
用湯勺在巨鍋裡
攪拌
氣泡『啵』的聲音
咕嚕嚕 咕嚕嚕
咕嚕嚕嚕

9-19-2010
【新詩】花錢

嘩啦啦的從指間流過
大概是這樣的 聲音
彷彿能聽見

路口的臭豆腐好吃
大腸麵線也順便買了
斜對角的珍奶特惠中
在轉角的糖果店
棉花糖雪白雪白得誘人
逃不過美食蠱惑

墨香 齊齊整整的書架
堆疊著滿滿的
輕小說言情小說翻譯小說
奇幻魔幻玄幻小說
美食雜誌財經雜誌英文雜誌
今周刊壹週刊商業週刊
少年Jump寶島少年
花漾夢夢瑪格麗特
純情羅曼史
好想通通帶回家

大概是這樣的心情
經過服飾店藥妝店
逛路邊攤菜市場夜市

嘩啦啦的
從指間流過的
大概是這樣的 聲音
不是時間 是錢

10-8-2010
【新詩】小鳥你好,小鳥再見

踏前一步 
啪搭啪搭啪搭的飛走了

10-16-2010
【新詩】風箏

拖得長長的
逐漸放手的 
細的 容易斷裂的
什麼
要握緊嗎?

菱形的
方形的
如同蝴蝶帶翅膀的
鴿子兔子小狗小貓
愛心老鷹飛魚
海綿寶寶的圖樣
還有自製的 簡陋的
看不出畫了什麼的
是否帶著什麼
風都吹走了

10-21-2010
【新詩】數學

天空下了一場大雨刷啦啦的 
數字在地上彈跳
密密麻麻的神祕符號
神秘的接頭暗語 對上
舞會已經開始

一二三 扭腰
二二三 旋轉

眼花撩亂
數字在跳舞
狂歡的

睡著

10-26-2010
【新詩】現實是

現實是
少女心 
蕾絲與粉紅色
派不上用場
乾脆扔掉

需要長大
要少看童話
要多聽大人的話
要多想想
現實是
準備不足的人
冷水隨時被潑下

10-31-2010
【新詩】沒有冰箱

蘋果放在桌上
熟透了
至少咬下去沒有清脆的聲響
梨子同上

牛奶不能離開超過半小時
六百毫升一口氣灌完的豪邁
放了半天後味道變了
差不多的敗興
優酪乳同上

沒有冰過的
令人傷心的
啤酒 蘋果西打 融化的冰淇淋
果醬 煉乳 只有吐司的惆悵

這一切只因為沒有
沒有冰箱

11-11-2010
【新詩】與魚無關

時間悄悄的溜走
而一切仍在重複
抹桌子逆時鐘半圓
再一順時鐘半圓
又一逆時鐘半圓
擦出的那個
深深的、朦朧的水潭
恍惚間似乎看見
亮銀色魚尾一閃而過
終究
只是短暫在摸魚之下產生的
錯覺

與魚毫無關聯

11-15-2010
【新詩】大概是那樣的感覺

升騰的煙霧繚繞
尼古丁不是香氣
是某種意境
或其實是廟裡的一個場景
濃稠的誠敬

一手微積分
一手漫畫
錯亂的步調有
亂七八糟的隨意

所以大概是那樣的
難以形容的
大概是那樣的感覺

12-3-2010
【新詩】我以為的

只是臆想
並且毫無根據可言
白日夢的可能性明顯

誰大聲哭泣誰在笑鬧
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變成浪花邊的白色泡泡
太陽三角 月亮被射下
童謠與小調顛倒
吟遊詩人已經沉默
沉沒的永無島

『這都是真的。』
若多數人這麼以為
我是否瘋了
所以找不到青鳥

我以為的 
太過神經質
只是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