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2011年12月

曾於創作革命與鮮網專欄發表。

7-14-2011
【新詩】絲路

於是我一個人散步
而公園綠樹底下誰幫我作了
一個從未聽聞
在風化的碑文它提到

刀鋒劃下鮮血飛濺的
城牆綿延萬里
交替
駝鈴與馬蹄叮鈴
商人在千百年間相繼
首級隨著刀的方向飛起
而一直用那眼睛看清

青金岩與乳香來到
裊裊香氣千年了深藍
仍未退色
濃稠了虔誠的立體
彷彿能看見書背的字跡
經卷四散

惆悵
於是我一個人驚醒

7-25-2011
【掩飾一夏】關於喜歡

太過粉紅感受第一次
失序的心跳
在倒扣在地上的湛藍
白色的熱度光照
蘇打口味的古典清涼
吹過的帶走聲音叮噹

站在浪濤的頂端
我仰望

「我喜歡你。」被訴諸於口
而氣氛在凝固中旋轉帶走
「對不起。」他說

「我們都在無止境的路途上。」
帶著腳下的人出發

※隱藏內容:初戀,海邊,艷陽,冰棒,風鈴,衝浪,告白,電風扇,失戀,旅行,影子

7-20-2011
【新詩】如果沒有夢想

首部曲仍未開始
前傳空白
二部曲全無頭緒
三部曲還沒打算
一下午沒想出墓誌銘
明天世界末日 漠視 
或正好

而我們終將被我們
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打敗
因為原點並不在腳下
不在時間和空間
在點線面構築的世界裡沒有

早上七點半早餐
八點上班

※修改後

放在白楊木書桌上的
書名已經模糊 紙頁風吹過
於是該知道
首部曲仍未開始

前傳流瀉而過有潮濕的腳印
寫下二部曲
三字被千千萬萬人踩踏
鞋印在紙面上也模糊
何況字跡
三部曲還沒打算
印刷廠營業十二小時
夜深已經打烊
如果一下午沒想出墓誌銘
明天世界末日 漠視 
或正好

而我們終將被我們
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打敗
因為原點並不在腳下
不在時間和空間
在點線面構築的世界裡沒有

玻璃杯滑落破碎
怔然
早上七點半早餐
八點上班

8-6-2011
【新詩】地球

橫亙交錯的鐵絲
橘黃色的緊戒線下
珍貴的被廉價的對待
被緊緊掐出血液
傷痕累累的保麗龍球

枯黃的秋海棠
在漫天的風沙飄盪
蜿蜒的淚光閃閃
天涯海角轉變同滄海桑田
這個世界我們都陌生

亞特蘭提斯悲鳴
眾神的黃昏 
不只是神棄之地
天地人皆未倖免
只好沉浸在最後的夢境裡
豪奢揮霍狂歡享樂

最初
應是捧在心口上的
一滴眼淚

8-27-2011
【新詩】而你聽不見我說

蝸牛說它並沒有說話
卻忘記聽見
眼珠說它沒有聽見
卻忘記看見
而我們都累了
蓋子闔上的

停下腳步沒有放棄速度
周圍的風帶著聲音 
我用我的手寫下
感覺到嗎?
指尖畫過背脊的遊戲

注意
仔細聽

9-21-2011
【新詩】給妹妹

我感到
無法存成一點力氣
那是吐息和
龐大,憂愁
就在裏頭川流不息
血液的音符都要滿溢

繁雜的
舞步踢踏的夢
看見了嗎?
新鮮的肉塊在砧板上
如你願意分下一塊上前

微閉著眼
你知道的
你清楚方向

9-30-2011
【新詩】遺落在遺落

在時間的河流
大概是金黃色的光亮
光之河在黑夜消融人的目光
人的目光最後被吞吃掉
剩下純黑

看風轉折落葉軌跡
風之外聲音早已遠離
人來人往 空蕩蕩
已經被留下
跟也跟不上

遺落在
過去之前未來之外
只要是心甘情願
在遺落

10-2-2011
【新詩】迴圈

如果今天他
站在一個圓圈的尖端
喚他回來卻執意在
軌道上繼續

可是所以
然後可是
腳尖點在最沉重的前方
前面是進路也是退路

聲嘶力竭的
圓周仿若未聞
火車順著鐵軌
鐵鏽順著紅色蔓延

10-11-2011
【新詩】給小雞和紫米

踩踏在紛紛亂亂
蓬鬆而乾燥的羽毛堆
看花
動物和草
在十字街口紛紛亂亂的行人

知曉在此地的機率與
間隔與你們
在嘹亮的鳴叫也無法明白
於是猜測著妳們的思想

在手心暖洋洋的呼吸
將一併踏上未知的天空
梳理羽毛
平安與健康祝予

10-16-2011
【新詩】說話

我在深夜裡和人說話
人和我說話
我遺落了一些字詞給他
而空白了隔天的早晨
我說:「我沒有翹課。」

因此踏上一個人也回不了的旅途
歸途在圓圈上重覆
來回的不是候鳥
是疲倦和一圈圈增長的年輪
說不完故事
小女孩說:「爸爸,今天我想聽白雪公主。」

他在深夜裡和我談話
我和他談話
他遺落了簡單的回答給我
而空白了下一句
他久久沒有任何回覆
我說:「晚安。」

沉沉睡去的不只是夢
還有夢境

11-1-2011
【新詩】留空

聽到一的時候向二前進
看到二的時候向三撤離
知道了方向於是
留在原地等待
再一次的回合開始
又再一次放棄

太陽在白日升起帶走鳥鳴
誰帶著貓頭鷹在陽光裡沉沉睡去
那是最明媚的時候
月光讓人窒息彷彿記不住
正與反的間距

我們都缺乏前進的什麼
什麼被留空

11-8-2011
【新詩】每個

於是
每個人都能看見每個
轉彎都連接著每個
未知而另人悵惘的每個
想不起來卻也忘不掉的每個
夢境或者故事或任何每個
被遺棄而忘記的每個
片段

於是
每個片段都承載的些許碎片每個
都唱出一段旋律每個
旋律組合成每個
你熟悉或不熟悉
的歌

11-17-2011
【新詩】踏空

踩踏在絲線織就的
星星的軌跡
棋盤上的縱橫
或蜘蛛的網

於是陷落下去
才發現蝴蝶振翅
踏空

11-21-2011
【新詩】小河

於是車輛經過小河
小河吞吐了魚和廢氣
廢氣遺忘了抱怨的初衷
初衷太燙手撲通
撲通成為小河裡的石頭
石頭沖刷了寂寞
寂寞伴隨河水
河水一點點成為小河

於是
睡醒了嗎?
潺潺水聲連綿
順流而下

11-24-2011
【新詩】二分之一

於是將自己一分為二
為了豎起過度防衛的刺
一面向陽光微笑
反面在陰影中跳舞 
眼淚早已典當
在借給不在乎和沒關係的時候
磨損成細細碎碎的沙
只是說也說不出來
最後零碎的字句湮滅在古怪的音節裡
敬莫名其妙的笑

被倒掉
白日與黑夜顛倒在混淆的懷表裡
時間在調整時間的長短針上
日落夢醒
竭力呼救的並不是誰
也不會是自己
所以不開口就不是答案
尖叫是痛苦的
因此疼痛只在最柔軟的一處
音量禁音

在最後的最後
喪失了表達的能力
也忘記最初
回到最初不是所謂的目的地
破碎的玻璃杯匡鐺
人們漠然的轉身而去

11-29-2011
【新詩】杯子

咖啡因也裝不住的
黃金烏龍說:「晚安」

如果你是一個好杯子
所以晚安

11-30-2011
【新詩】糖

我在第一座森林裡看見
第一隻兔子跟我說
糖果放在櫥櫃最左邊
往上屬三格在向右兩格
天上的星星放在那裏
我吃掉它們於是變小

我在第二座森林裡遇見
在這之前經過了一座山
山上有一座破落建築
遇見的毛毛蟲跟我說
最好的軟糖被墊在柔軟的床上
那棟屋子曾經屬於巫婆
也許軟糖還沒被住在那兒的兄妹吃光
我吃掉它們於是丟掉了
最後遺忘丟掉了什麼

我在第三座森林裡碰上
搬家的烏龜跟我說
森林的邊緣有火車的鐵軌
沿著鐵軌可以找到
曾經被螞蟻搬走的糖

我還在鐵軌上尋找方向
經過的鳥
偶而帶來一塊泡茶的方糖

12-6-2011
【新詩】翹課

被深埋在地底的種子
不發芽的藉口並不需多加尋找
在夢境之中在夢境之外
桃花源並不是妄想
只是得做到那樣
如果環境是壓力的理由

我的吐息下沉
所有人都沒有發現
在深海凝結成砂礫
不被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