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扯出來丟掉(6-26-2014)

有很多時候我們都必須
將白麵包撕下一部份
沾一沾巧達濃湯才
被放進胃裡

都必須
將塑膠紙撕開
包裹海苔的鮭魚飯糰
才被允許將它放進嘴裡咀嚼

撕開白麵包的缺口
塑膠袋揉一揉丟進垃圾桶
不需要保持完整
把理智中認為無用的
扯出來丟掉

【詩】每個人都會(6-18-2014)

每個人都會玩樂高積木
堆砌方塊、寬度與高度
選擇顏色 竭盡所能地造出
那樹那花那院子
確認與設計想法沒有出入
精心設計擺放的角度

*原題名:每個人都會寫詩
*備份創作革命的回覆:
苗林 6-22-2014
咦,不在屠宰場也可以回吧(癡呆)?
對不起拖了兩天才來回,這兩天忙壞了也忙忘了。
這是首論詩詩,換作是我寫的話可能抽掉最後兩句,然後將積木的譬喻不斷延伸,但這是我的寫法你可以參考也可以不用理我。想回的原因是剛好想到關於詞語抽換的問題,也就是最近這幾年來大家在討論的事情,詩的好寫或難寫,以及詩到底有沒有力量。說真的,詩很好寫。應該說很好入門,因為詞語的抽換是很簡單的,之前鴻鴻弄了一個新詩販賣機的網頁,只要填入字詞,網頁會自動幫你生一首詩出來。我覺得這可能要關注的是兩點,詩究竟是什麼以及詩真的可以這樣以一種無機的方式聯結起來嗎?
你說的A=C、B=C其實就是一個連結,A=B=C所以講C就直接會連想到A。但一般來說連一層轉換,大部份的人都看不懂。譬如中國古典傳統的風有傳言與謠言的意思,但實體的風跟抽象的謠言中間還有一個過渡的語言轉換系統,風=謠言的這個意象概念也要知道典故的人才能理解。於是閱讀之間就會產生障礙。而現代寫詩的狀況越來越多人是A=B,然後它還跟你解釋說為什麼B=A或者是那個AB之間有一個明顯聯繫,我偶爾會想這種狀況到底是最近寫詩的人也無法運用轉化了,還是太討好讀者了。
每個人都會寫詩這件事情沒錯,只是寫的好與壞而已。另外好與壞的判斷在哪裡,現代詩對於詩的好壞的判斷在於語言的使用,以及俄國文論所提到的陌生化處理,所謂「讓人眼睛一亮」的句子,其實就只是和日常邏輯有所區別卻又有所聯結的句子而已。在這個脈絡下來看,到底什麼是詩,重視語言還是重視內質?我個人是覺得沒有肉光有靈魂動不了,沒有靈魂光有肉也動不了,語言跟內質是相互影響滲透的。
每個人都會寫詩,因為每個人都有故事。很多人說詩沒有分好壞,只要寫出來你認為是詩就是詩,我某方面可以同意,但其實我仍是有所保留的。因為詩仍是有分好壞的,這一點其實我們都清楚明白。 
我 :
(不在屠宰場也拜託各位回啊!我好喜歡有回應!)
每次我收尾都做的很勉強,可能是我每次都只想了開頭,沒有想中間和結尾要怎麼辦。
所以最後兩句真的用得很勉強,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寫這首詩是期末考結束隔天,抱持著「喵的我居然要畢業了怎辦啊。」、「我到底可以做什麼?」、「啊,我好像會可是不太厲害。」然後抱持著鼓勁的心情,腦海一片空白的寫下來。所以說是論詩詩,也有一半是假設所有做所有事情的加油鼓勵(?),不過好像沒有表達出來哈哈。
其實A連結到C也可能難以讓閱讀者連結,不過我一向沒不在意這個,我覺得在別人眼中跟我自己寫出來的感受應該不會完全一樣,只要大方向有傳達到就好,有時候就會有點隨意到隨便(要好好檢討)。
陌生化處理好像不太困難(有點說大話的感覺),可能是因為我本身講話就有一點會亂用(以前國高中考國學概論的時候分數都不太好看)。像有一次我跟我爸講學校分數線的事情,不知道為什麼說不出年年都有增加的簡潔的說法,所以我就直接說:「可是每年分數都會漲啊。」結果就被說哪有人說用漲來形容。(可是我妹都聽懂我再說什麼了!)總之我的說話習慣對我想新詩的代換詞還蠻有幫助的,希望繼續有幫助下去。
每個人都會寫詩,不過真的要寫好感覺對我來說需要連接宇宙意志,跟不斷不斷的努力,現在的情況很多時候寫了有趣的東西,但是有時候不知道該怎麼持續,也許還要多研究跟學習吧。「至少要寫出自己也覺得好的東西」,或者像娜塔莉在《心靈寫作》講要持續不斷地寫作宣泄自己的練習,大概會對自己這麼期許這樣。
dale:
非白同學,我挑個筆誤,我想你原來想說的應該是:「A=C、B=C,所以A=B」
然後我也覺得最後兩行刪去會比較好,或許標題可以直接用第一行「每個人都會玩樂高積木」,因為作品本身即以詩的形式呈現,又貼在詩相關的討論區,B究竟為何,其實呼之欲出,如果答案先公布在題目了,會損害讀詩的樂趣。
要不這個作品很完整了,我很喜歡!
看到你的標題現在是「每個人都會」,我覺得滿有意思的;可能你還有更多想說的話?
或許可以想想,是不是真的還有想說的、必須說的話,還是心裡的節奏驅策你繼續寫字?若是前者,只好加個一、兩節,把話說完;若是後者,大概只能改寫目前的詩,讓節奏和內容一致。如果還不能確定,把作品放一放,以後再想也不錯。
如果是加寫的話,或許可以重複「玩樂高積木」的主題,強化你原本說的話(例:一、二、三節都敘述積木/詩的現實或常態);或者不玩積木了,改玩其他東西,以此創造新的連結;或者仍然玩積木,但改變玩的狀況,例如改變玩的人或方法,進而傳遞你對積木/詩的理想(例:第一節敘述現實或常態,第二節敘述理想)。
大概可以考慮這幾種策略,當然我相信還有很多很有趣的策略。無論是加寫或改寫或不寫都只有你能決定!

【詩】踏上未知的人生旅途(6-15-2014)

手上拿著的地圖
不知何時遺落
記憶被雨打濕
墨水濕糊
於是站在岔路口中央
依照直覺選擇了
左邊、左邊再左邊

左邊又左邊的盡頭
巨大的南牆屹立
搭著小火車衝撞
撞得飛上了天
摘下一顆烤糊的星星
帶焦香的芝麻味兒
小松鼠啃咬的碎屑
在月下的森林連成一線
麻雀早晨吃掉我的路引
隨意地在午後漫步到水邊
坐在鯉魚上水花四濺
到海口換上
鯨魚骨支撐的蓬蓬裙
邁開沉沉的步伐起航

仍舊記不得路
連目的地都漸漸遺忘
依稀有連成一片的竹籬笆
新曬好的棉被
熱騰騰的白米飯噴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