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杯子(12-29-2014)

小陶瓷罐小把手
果糖適量
珐瑯杯子裝熱拿鐵
玻璃杯子裝冰拿鐵
日曬的耶加雪菲裝進粗陶杯子
果味 酸味
層層疊疊風味
洗一洗都是空杯子

我的杯子把手上有一隻小雞
小雞喝水 
小雞喝茶
小雞喝果汁
飲盡又裝滿 再洗一洗
我的空杯子把手上有一隻小雞

【詩】其他人在看我(12-16-2014)

躺在水管交錯的十字中央
水管上鋪著網格鐵絲如同
烤架
隨著火苗浮動著
香噴噴的味道四散開來
「客人啊,還不來買嗎?」
滴落了油火舌舔上
追逐吧燃燒直到散落成灰

然後我告訴你這只是幻想

水管組的支架
交錯的十字中央
十個玻璃茶壺排列
拿一只下來泡茶
注入的熱水煎熬了
洋甘菊
檸檬草

於是倒在杯子裡
一口飲盡了是白開水
只有我還在說話

【詩】梳梳頭髮(12-13-2014)

梳梳頭髮
順順的聊天
就是這麼自信
沒有打結

大風刮過
梳梳頭髮
喀 打結
喀喀 繩索斷裂
掰掰
一期一會與掉落萬丈深淵

晴空萬里
有點焦了
梳梳頭髮
糟糕的氣味
晦氣於是沖一沖水
盤踞了下水道口

需要重新生長的時間
再梳梳頭髮

【詩】該買紙膠帶櫃了(12-11-2014)

絆倒了一捲
紙膠帶長長地路中央
黑白條紋、黃灰斜紋
限定版的台灣黑熊走過
藍腹鷴叫了一聲
「你好。」
獼猴扔來的桃核擊中 

紙上色彩紛呈
安全島貼了綠色的草葉
天空黏深藍
路燈柔和了黃色
實際上又是一圈一圈的黏上
還沒有膩喔

買了一捲捲的
據說是人生
切割剪貼了一部分
十公尺又沒了
「老闆,再來一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