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堅持(2-14-2015)

最初是一個橘色的夢
關於熱情或者朝陽
總而言之是個開始
而後顏色更加濃重
朱紅燃燒得比火光還活躍
炙燒地劈啪聲響徹
直至入夜
深深淺淺的藍紫漫出
濃墨潑灑如落雪
仍然是一個夢
溫度稍微低了一點
比雪花還微末所以
在手心融化於是

你放開或握住了你的手
有未發芽的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