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等醒來了隱約覺得出發過(2015-6-22)

我在等待某種契機
扛著鋤頭上山挖泉水
直到清澈咕嘟咕嘟的湧出
周圍的植物翠綠鮮活
鳥兒爭相歌唱
但我似乎還要
點燃了一截時間尋找
往其他方向看了看第一次發現口渴的
不只我一人

我在迷路
其他也還沒有正確的路線圖
雖然甲聲稱他發現了寶藏
即使乙第一個發現吸食葉子上的露珠,可以解渴
大部份人學習
連露珠裡的蚜蟲一起吃下去了也
沒什麼好介意

我看見有人扛著鐵楸
似乎比鋤頭更適合一些
或帶著一隻打獵的狗
狗咬死了一隻尋松露的豬
狗和豬的主人打架不死不休
直到夜深
看熱鬧的許多人,經過時把松露被撿走了
尋松露的豬也被撿走了
他們誰也沒有得勝

我也沒有得勝
我還在找正確的位置
地下暗河會轟隆隆地響
我覺得我聽得見它
就像血液流過心臟的轟隆隆地震耳欲聾
悸動的節拍
猛然醒來發覺其實我從未出發
紅色的塑膠鋤頭擺在床尾
幼兒不可食用的警語模糊不清
刷牙十分鐘洗臉十分鐘
我在等待某種契機

【詩】你以為很重要其實並不(2015-6-17)

一種急躁感油然而生
比爬牆虎生長的速度還要響亮
又緩慢地延展成
薄薄的薄薄的一大片

好想強行拔起來顯得長一些
長得高一點可是
必須忍耐
比如沙漏的
流速是否因為溫度而影響
但它還是需要時間才能夠
落到另一頭

悉心照顧
忍耐
直到學會不急不緩

並無不同
今日和明日或昨日

【詩】花茶的閒暇(2015-6-12)

由壺嘴注入
撞擊玫瑰花瓣沉浮
深深吐息然後吸氣
一直靜置到花香充分地
填滿肺葉
等候使蕩漾的水紋被撫平
在滾水徐徐綻放是
一瓣瓣地舒展開吧
洛神花

染紅了水色如
最心愛的一支口紅
或只剩瓶底薄薄一層的
指甲油的味道會破壞香氣
還是用色鉛筆畫一朵花最應景
紙筆摩擦的沙沙聲
重疊
午後風吹過紗窗外的樹葉

一本攤開的詩集正在說
玫瑰,帶著濃稠香氣的
綜合起來微酸
覺得太酸就加冰糖
反正有閒暇慢慢
思考
或不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