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苛刻與原諒(2015-11-27)

你必須先誠實
坦承即使是對號列車也會
遲到
有如潮起潮落一般
只有遠去才看得見螃蟹
它們橫著走啊
沒有道理

即使走在卵石按摩步道上
痛恨鋪設的人
沒關係
刺痛不等於健康由心而生
你不需要接受
包袱

慢慢的
有一天突然直視
車窗反射的影子
下雨天小水潭倒影
某台機車的後照鏡
是我

那是你
一直都等在那裡
等待被放在日程表上
正視
於是終於上了關於擁抱的課程
學習接納

最後只要感到一點點的溫暖
就已經開始原諒了

【詩】愛沉重得無法呼吸(2015-11-26)

我為什麼要長大
我為什麼要長大
催彼得潘快懂得人情事故
否則過的就不是好生活
你確定嗎?
你確定你空口白牙能
寫下別人的一生嗎?

我提出計畫
我告知期限
工程的組長指責我沒有人情味
喪失了良心應該
付出更多補償
不可置身事外
在外面看拿不到你
真聽話的補償
但事實不會改變
世界即將改建
你打感情牌
寬限再寬限
帳上增添一筆呆帳

我可以築一個人的家
並且沒有義務接受
指責
離群索居等於不好
我能夠支配自己
在不違反法律下
反抗「管你,是為你好」
摘掉身上自私自利的評價

最後我只能說抱歉
把你留下

【詩】登幽州台歌22K(2015-11-24)

前不見古人
歷史課都在睡覺
老人說年輕人不努力
活該吃土喝風
別當我傻
以前薪水沒這麼差

後不見來者
害怕養不起小孩
還有食安
健保還調降
拜託你不要垮

念天地之悠悠
竟然要外派到海外才不會領22K
反正在台灣做什麼都會餓死
不如開心的學藝術餓死

獨愴然而涕下
說起來應該要哭但
連哭都哭不出來
的時候也不是沒有

朗誦完古詩
竟然瘋癲地笑了

=====
挑戰一下古詩廢文大賽。
22K有事嗎?

【詩】朕知道了(2015-11-20)

呼吸很正常
不呼吸就死了
邏輯上似乎是正確的
但實際上A=C, B=C需要先假設條件
才能寫下A=C的證明題算式

你好像是好人
不亂丟垃圾
在圖書館不大聲喧嘩
扶老太太過馬路

王陽明說:「心即理。」
你崇尚天動說
命令太陽落下
在合適的時候自然落下

朕是天子
朕知道了

===7/14

呼吸很正常
不呼吸就死了
邏輯上似乎是正確的

你好像是好人
不亂丟垃圾
在圖書館不大聲喧嘩
扶老太太過馬路

王陽明說:「心即理。」
你崇尚天動說
命令太陽落下
在合適的時候自然落下

朕是天子
朕知道了

【詩】陌生的地方感受自己(2015-11-18)

我想靜靜
你問靜靜是誰
不想回答你
反正你跟她不熟

要設定條件
篩選
要有貓
咖啡機的聲音不算噪音
沒有小孩尖叫的速食店

坐在不認識的人周圍
聽隔壁不認識的人聊天
如果咖啡廳沒有提供詩集
那就自己寫
或寫散文 或小說
然後把昨天和明天忘記
把此刻壓扁延展性堪比

金箔
撒一點在蛋糕上當裝飾
珍貴的我
壓扁的樹葉書籤
時間

【詩】放飛(2015-11-17)

走到某條路上
放掉所有手中的線
還認識他
在跑馬燈裡有他
風箏卻飛高了

還買風箏也
還記得快樂與其他
和熟悉的咖啡店員點頭微笑
記得曾經每天路過的書店
有時候會羨慕賣氫氣球的人
擁有一顆氣球牽在手上
足夠滿足又安穩
不怕被氣球帶得飛走

天空很藍
剛好沒有雲
豔紅與亮黃醒目
風很強
知道他會流浪到我不知道的地方
就安心的放手
如此一來
故事就告了一個段落
我也能夠繼續去__了

【詩】晚安(2015-11-10)

路總是會走到盡頭
即使在森林行走著
聽見夜鶯歌唱
會曉得天色已經黑
一天也要完結

布拉姆斯搖籃曲
緩慢的
漸漸闔上眼睛
溫柔啊
最好寧靜了
回憶滿滿的

就像樹葉會凋零
春夏秋冬交替
老老的貓咪送來最後一隻老鼠
要你喜歡昨天和明天
加上今天
晚安,親愛的
晚安

【詩】夢(2015-11-5)

睡吧
我的夢
你不必發覺或者瞭解打印在
包裝上的期限
反正過期一點也
只是褪了色彩
還能吃,也死不了

同時也別在意誤了花期
遲了
冬季不會下雪
也沒有差別

書桌上早沾滿灰
每天抱著筆電倉皇
四處奔走
手機連結蛛網通往
離羅馬太遠
理論上出發時
裝滿滿的
空白白的
連夢魘都不願來

你還記得我嗎?
我卻發覺你的面貌已模糊
我不愛你
或者我不夠愛你
更可能我害怕愛你會將
自己燃燒得不剩灰燼

【詩】好(2015-11-3)

1.
以公定刻度量測
到底是多少的量
才稱得上好

2.
月圓是好
月缺不好嗎?
月有陰晴圓缺
古人說
反正改變不了

3.
我好你好大家好
我好你不好大家好
我好你不好大家不好
我不好
以此類推
還有數種排列組合
一直都清楚知道

4.
晚餐吃濃郁噴香的拉麵很好
白米都浸得油亮亮的腿庫飯很好
一天一顆蘋果醫生說好
香蕉你個芭樂
OK
最好

【詩】尷尬(2015-11-1)

雜亂的
翻遍了紙堆都找不著
關鍵的檔案夾收藏
在哪裡
現在
向跟你打招呼的陌生人點頭微笑
「嗨。」
假裝還記得是誰

夏日冰塊在奶茶裡
迅速地融化殆盡
味道略嫌稀淡
如同灰姑娘十二點的鐘聲一響
魔法漸漸消失
不奔跑就來不及了
匆匆地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