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最後一無所知的死去(2016-3-31)

空氣污染到達
一定程度
生成一團烏雲
在頭頂降下工業污染雨

全副武裝吧,人們
雨傘和口罩
人與人之間建構了至少有
傘半徑那麼遠的距離
花朵不嬌艷欲滴
教人無法呼吸

微塵
毛毛雨
懸浮微粒
陰鬱

簡直無法再愛了
氧氣是我的生命
帶毒的糖蜜
最後一無所知的死去

【詩】人生RPG(2016-3-28)

沒有遊戲攻略本或
金手指金錢無限,加加加
95加滿
騎小綿羊出發的路途是顛簸的
甚至不知道:
「前方五百公尺處有測速照相,
請減速慢行。」

被開罰單的人生
應該早就習慣,被評斷
一顆蘋果好壞

這場遊戲又如此盛大且擁擠
如同嘉年華
沒有目標只能順著人群前進
可能為啤酒無限暢飲停留
也可能被小偷打一悶棍
在小巷裡剝個精光
類似水煮蛋

遊戲早就開始,請選擇:
——今天真累啊!早點休息吧。
——到城裡走走,完成任務。

【詩】睡眠不足就做豆腐(2016-3-25)

沒有睡飽的人腦袋被捅了
一個洞
窟窿通往宇宙
可惜信號不通
豆腐腦灑了一地
還沒加香菜和油蔥

據說咖啡因和糖份
可以當作燃油
一邊飛一邊漏
回神到了小王子沒去過的星球
剩下的糖被搜刮走
甜豆花佐咖啡凍的潮流
打開新世界的大門
通往

稀裏糊塗的一天後
昨日做了什麼
賣了一天豆腐
空擔子回家的美夢

【詩】決鬥吧,馬鈴薯(2016-3-24)

決鬥吧
如果終將成為一顆
不沾土依靠
薯片和汽水成長的
空氣馬鈴薯
扔白手套

明白過去一小時用眼睛
吃下的內容物
和昨天吃過什麼
前天大前天和
上週一早午晚三餐
忘記了生活該有
多漫不經心
又匆匆忙忙

毆打肚子到
吐出來為止
到真正覺到疼痛
感覺到現在
存在為止

===(6/16修改)===

決鬥吧
如果終將成為一顆不沾土依靠
薯片和汽水成長的
空氣馬鈴薯
扔白手套

明白過去一小時用眼睛吃下的內容物
和昨天吃過什麼
前天大前天和上週一早午晚三餐
忘記了生活該有
多漫不經心又匆匆忙忙

毆打肚子到吐出來為止
到真正覺到疼痛
感覺到現在
存在為止

【詩】無所適從所以拾荒(2016-3-18)

當海浪超過常態
越過海堤
它打翻的船板
還沖走了陸地上的人
一片空白
記憶都被清洗
一時間忘記目的地

試圖做一個衝浪手
踩衝浪板,踏浪尖
沒有風浪的大晴天
面無表情在沙灘椅上發呆
沒有人生意義
那就改當救生員

當不了救生員
想讓所有生都持續
死都離去
現實不盡如意
從浪尖上墜落下來
一直往下降

下降
深海底採珍珠
潛水夫症
驟變的壓力讓我嘔吐
最後我發現沙灘上都是垃圾
布希鞋
寶特瓶
生鏽的鐵罐

做拾荒者
用鐵罐煮魚湯
補破網捉魚

【詩】樹造我(2016-3-14)

我愛那些在櫥窗裡的
蕾絲
花朵
雪紡輕飄飄的雲
但我假裝不在意
不想戴上它
作為一棵不開花的樹
應該有某種原則

歡迎啄木鳥來
但他們不常來
又不願意去醫院掛號
外觀看起來沒病
芯被蟲蛀一個大洞
恐怕
根也快爛了
總是下雨淹得我喘
不過氣來

直到鮮豔的氣球卡在枝枒
ㄧ顆長氣球的樹
那一刻終於明白
規則是不存在的
可以行走就不只是
單純的樹

人工晴天
絲質綁帶
蝴蝶結的十八種打法
大紅色的口紅和
蓬蓬的雪白裙擺
豐富的氧氣
自由自在

【詩】擺放(2016-3-10)

這不是誰的錯
作為特別的人
被認同或不被認同
重要性比不上
由自己親自認證的

效法變色龍
並不是誰的錯
一層厚厚鎧甲
睜著眼睛睡覺也
不會被抓包的
平庸

或非得變態才行
完全變態
以無數隻腹足
轉換成翅膀
破繭失敗就死
不突兀,殘酷

現實只是一種狀態
一張佈景
劇場總會換幕
而後歸於空白
謝幕

在掌聲下鞠躬的那一刻突然
原諒
這不是誰的錯
終於靜靜的歸於零

【詩】生長紋也不記得了(2016-3-8)

以前是什麼形狀
忽然連色調都記不清楚
隨著近視加深模糊
突然懂得以前不
會流淚的電影台詞

過去在意的
未必還保持著
等時間刮風吹跑
記錄重點的便條紙
去撿回來不是唯一的選擇

都不像了
新朋友誤認了星座
明明最初
被指責,你總是固執
果然是這樣的
特質

固執的輪胎胎紋
都磨平了再差一些
就要破了
和過去還相似嗎?
張口又回答不出來
生長紋也不記得了

【詩】輕輕(2016-3-7)

很重要啊
口味的選擇與
話題的相關性
就像奶油擠花上必須放草莓
點綴
酸甜而忐忑

學漫不經心
意圖輕飄飄
像旗幟一樣展開
企盼注意
又努力學雲
淡風輕,不
過度用力

撒糖粉適量
下雪也必須是
朦朧而美麗的
剛剛好甜

===
煩欸,覺得戀愛詩寫得很詭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