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一種生活(2016-5-9)

正在生活嗎?
還在呼吸呢
腹式呼吸
隨便呼吸
一下子死了停止呼吸

被電蚊拍擊中
焦黑不再煩擾的煩惱
它的屍體還在
可惜你的血液已經被消化了
消化殆盡
並且沒有轉化成有益的營養
萬幸阻止登革熱
還挽救了夜晚
安靜地睡了一覺

光鮮亮麗的餐聚數次
暫且先遺忘存摺
反正十分之一滿的米缸
和空米缸沒有太大差別
勉勉強強還吃得飽
兩個便當
滷肉飯和雞肉飯特餐
接近月底炊米配醬油
每天一個茶葉蛋
如此便是活著了吧
一種生活

【詩】作為一條烤焦的魚(2016-5-3)

我告訴你我的憤怒
對於整個世界的社會的明日的
選擇並不太多
隨手拾取數個案例告訴你
比如頂樓加蓋多麽炎熱又違反法律
但是我只能留在這裡
給我一斗水救命
或來乾貨店找我
作為一條烤焦的魚

需要更加內化的
自省的憤怒
於是我描述形狀
包含燃燒自己的油脂香氣
霹哩啪啦的聲音
帶你飛快觸火焰你不會燙傷
最後你說:
還好消防隊很快就來了
為什麼要阻塞防火巷呢?
要擺攤賣早點呀
我的早餐車搬不上頂樓
作為一條烤焦的魚

那些憤怒搜集起來
並不能依靠怒氣值開大招
比如召來海水
比如行雨
它們只會漸漸轉化成
外層烤焦的憤怒餅乾殼包裹
自卑害怕奶油內餡
不可確定的未來
有時候甚至會忘記
作為一條烤焦的魚沒有未來

===
這首完成度很高的樣子,開心!
如果要改的話應該會把憤怒餅乾殼那段改成綢魚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