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跌倒是不對的(2017-05-26)

想告訴你我疼痛
撕開繃帶
你告訴我不應該沾水
更不能見光

「別再說了。」
塵埃落定
於是傷口流膿流血流淚
流下,蜿蜒的長長的深深的
刻痕

走在台階上不應該跌倒
注意腳下
也許你還問:
在想什麼在玩手機嗎天黑了路燈沒亮怎麼不報修
早就不能想了
跌倒是不對的

【詩】日復一日(2017-05-16)

我曾靜坐思考為何需要呼吸
有時候累得不想重複吸氣吐氣
然而別無選擇
本能反應

我害怕溺水
因此時時保持漂浮
也害怕窒息
棉被很少蓋住頭臉
我更怕噎死
卻只在害怕當下小口吞嚥
反正人終有一死
先吃飽再死

我不記得今天的晚餐吃了什麼
大半吃得太多
咀嚼太少
吃飽就想睡覺
連思考都遺忘
那就別思考
(隔日起床,
怎麼也無法想起昨日和往日有何差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