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2011年6月

曾於創作革命與鮮網專欄發表。
1-14-2011
【新詩】調戲

若一個人的名字被人提起
反覆低語 糾纏不清
那又遠又近的距離

常常從一個人身旁
擦肩而過
有濃烈的香氣
或落下書本
書本上的姓名
嘗試拉近

如果行為像是
在花朵邊環繞著飛高飛低
飛遠飛近
喜歡向花靠近

那應該是
一種調戲

2-10-2011
【新詩】冰箱沒用

通往異次元的
也許有奇怪生物的
寒冷的結霜的
發霉的腐朽的
發現過期的煉乳之悲傷
室溫下豐年果糖正常
沒用冰箱

2-10-2011
【新詩】作了個夢

我作了個夢
在向後仰
蜷曲如熟燙的蝦
幅度越大
越向後越延伸
一片空白
翻倒的河豚
腫起一個包

2-22-2011
【新詩】成長應有的速度

香菇
綠芽

在陰暗的
陽光與雨水充足的
在清晨露珠微笑的時光綻放

何時何地任何人事物
龍貓的雨傘下
都應該悄悄的
迅速的
長大

3-3-2011
【新詩】一線

約略只有那樣的寬度
在書桌上投射一線
或逆光
仙人掌
窗簾上暗花
陽台外風乾的衣裳
樹梢
倏忽而過的鳥

3-7-2011
【新詩】愛爾蘭咖啡

琥珀色的
酒香
為此停駐那樣微醺
注入旋轉的
白與黑
緩慢或靜止
流轉時間

致意
帶給你思念

【適合搭配愛爾蘭咖啡飲用】

3-9-2011
【新詩】餅乾

我以為有聞到香味
那是茶那是咖啡那是熱牛奶的
熱騰騰或者熱呼呼的
不是烘培後的
那只是錯覺

經過爐火的洗鍊
至少一開始不是那樣
一口咬下
絕對滿足
公園的白鴿與我

3-11-2011
【新詩】如果

如果徬徨的時候
那就旋轉吧
晃蕩到辨不清方向
然後直走
如果猶豫的時候
那就旋轉吧
筆尖會指引你方向
然後前進

如果悲傷的時候
那就微笑吧
假裝說 喜歡
然後喝醉忘記

因為如果
沒有如果

3-13-2011
【新詩】渙散

這樣迷離
光點跳躍著
慶祝

零亂著 渙散焦點
每個人都在祭典

3-21-2011
【新詩】詩意

在文字洩密之前
不妨更做作
故作姿態
捏著裙角行禮
摺扇上羽飾誇張
說了什麼又什麼沒說

這樣高聲談笑
注意引人注意
閃爍如群星
LED燈囂張
不若鑽石奢華

想告訴什麼都沒告訴

3-22-2011
【新詩】傳說中的冒險

是了
你聽見了還是從沒發現
第一句是虛偽
第二句是謊言
只為了顛倒
成為水中之月

你從未看見還是沒發覺
木造的鳥兒會飛
卻不是幻覺
只是蒸餾了誰留下
齒輪間的機械
自由是假裝在飛

向後或向前仍是
空白一片
執著畫筆摔碎
油漆沾著拖把才足夠
描繪蜿蜒 踏過
酢醬草交織成草原
幸運在此之間
錯過
就不是傳說的冒險

3-26-2011
【新詩】鐵道‧回憶

踢踏在鐵軌上的
旋轉滾輪
倒退著遠去
奔馳以切割天空

載著夢
時間與空間交替
更新
唯獨不含記憶
陳舊清晰
紀念風景

3-30-2011
【新詩】睡不著的貓咪

跳走了又回來
在思緒的重量過於
輕重

頭重腳輕的暈眩
毛茸茸的尾巴
和毛茸茸的逗貓棒
呼嚕呼嚕的打呼聲
睡不著的困

輕飄飄的雲
搖搖晃晃的陷阱
睡不著追尾巴圓圈
一隻貓咪兩隻貓咪三隻
睡不著時數貓咪嗎?
曬太陽的時間都錯過了
大家都睡了咪
嗯喵

3-31-2011
【新詩】我嘗試

我嘗試
花一些時間去了解
一個人
與常人的角度相異
在隙縫中關注
彷彿能聽見陰影展開的聲音

以文字窺見你
這樣隱蔽的推敲
你的喜好你的過去你的想法你的夢想
你的真假
在虛虛實實的字裡行間我辨認
撩亂了時間 我的眼

站在分界
觀望著世界危險左是懸崖邊緣
圖畫構成的世界或者
鍵盤敲擊的聲音明顯我側耳傾聽
節奏是否有真的理解
與心跳同步的暈眩
那是微粉色的夢境

至少是這樣以為
如若這樣的心情是真的
我嘗試

4-4-2011
【新詩】與猶豫並存

向前向後未知
在左是懸空之時
右是空懸
不是應該決定了嗎?
紅舞鞋踢踏
馬都逃走了韁繩

打開又蓋起
可能是冰箱門也
可能是冰淇淋盒蓋
所以我必須猜測
假若選擇一不知道
選擇二不知道
選擇三不知道
沒有正解

紫色粉紅色桃紅色紅色
黑色藍色
按照這樣的次序
與猶豫並存

4-6-2011
【新詩】被靜音

只如同啞劇
全部靜音

「應該有選擇的權利。」
發言無人駁回 
雞蛋雞蛋雞蛋雞蛋雞蛋雞蛋
你打斷了劇情
所謂指控

「我說的你聽見了嗎?」
保全衝入場內
被架走架走架走架走架走被
頹然是否失措 不只
明白過錯在節目單上
演員不是你

你懂了嗎你錯了你知道嗎你可以的你明明你應該
懂了嗎知道嗎錯了明明應該可以的
如果沒有誰就好了

如同被鎖在高塔上的囚禁
禁言或 自言自語
被鎖在鏡中之城如果
那就是真相
或迷失

成為刺鳥
憧憬
一生只唱一次歌的格調
終於聽見了 沒有
鳴泣時未曾被聽見
被靜音

4-12-2011
【新詩】私語

想要了解或者靠近
在夢中驚醒
疑惑猶疑

感覺到節拍的不平均
crescendo
accelerando
(漸強與漸快的譜記)

鴨子的腳步
嗯笨拙 嗯笨拙
重複兩小節
手指的舞蹈凌亂
起伏不定

被感覺到了嗎?
聽見了
斷斷續續的
私語

4-14-2011
【新詩】待機中

想說什麼
說了什麼
要做什麼沒做
已經完成了嗎?

冰淇淋準備好了
餅乾隨時可以出發
停機坪轟隆隆的引擎
昏昏欲睡

電源開著閒置
風扇空轉
沒有在思考
待機中

4-15-2011
【新詩】如此

反覆沉吟 仔細咀嚼推敲
或慌亂了鎮定
微笑後下一秒
雲會落雨

陰晴不定模糊不清
假設已經
嘗試摺疊展開的情緒
側耳傾聽
真實一直不急不緩的細語
熊寶寶你也知道了嗎?

遠遠和以前不同
不在掌控之中
所以我幾乎忘了
沉靜是

第一個想法不一定是正確的方向
一個個字符飛舞
從指間穿過 捕捉不住
已經說了你怎麼不清楚
小鳥都已經回家了

外面的世界仍然吵雜
純白的房間更加純白
思考過了嗎?
月亮早就高掛於天頂了 
或許說在教堂的鐘塔上
如此明顯的把視線照耀
是否看清一切僅是
相隔一指的間隙 真實
不只夢境

貓閒逛腳印
還沒找到嗎?
如此
傾聽自己的聲音

4-20-2011
【新詩】短暫的

假若一切並不真實
在月光下
在瓦片上跳舞
破碎的聲響伴隨胡亂
向遠方長嗥
山谷迴盪著音訊

四季長短不定
火光灼人 連直視都無法
如此畏懼
尋找所謂的過冬
最合宜的距離延展折疊
在夜裡
寒風凜凜柔軟了
我們背對背靠近

是否被擾亂嗅覺
味道如此誘人
恍若 今晨只有似曾相識
短暫的
始終無法明瞭

於是
仍舊維持最合宜的

4-26-2011
【新詩】自以為是的鳴泣

並不是沒有眼淚
來不及出現只在言詞上辯解
睡不著的夢魘準時降臨
錯誤
也只是忘記了悲傷很少
水杯早已滿溢

狂躁的喘息
月亮對此嗤之以鼻
夢境太假太真或者
噩夢一直不存在
心悸是幻覺

我推倒了水杯
玻璃杯碎了

4-27-2011
【新詩】寫作的煩惱

我織就一個世界
毛線打到一半

瓦斯爐上開水滾了
垃圾車的音樂響起
證明題還沒解完
微分在抱怨
經濟捲起風暴

感動呢?
世界忘了大概

4-28-2011
【新詩】是一個壞掉的

從眼珠開始腐敗
美學的什麼被扭曲
深層次的
仍然是找尋不著真相

因為如此貿然
傲慢是顛倒的金字塔已經搖晃
與其是精神狀態
不如說是
不懂狀況的青蛙

在溫水裡烹煮
鮮艷的羽毛迷惑
是死掉的雞
不自覺被怪獸吃掉

5-2-2011
【新詩】頭痛

有什麼要誕生
小雞的喙在輕啄
隱約而如影隨行

吹冷氣或者吹風
如雨
冰涼溼答答的服貼
貪圖20度C的涼意

破殼的小雞
在夜晚
勝利在跳舞

5-6-2011
【新詩】看不見

看不見天空 睡著了
想像浮雲飄過
軟綿綿的糖
香菇卻告訴我
雨傘告訴他真實
糖化了

一帘朦朧的霧
十里外是古堡是江南庭園
不知道就毋須猜測
以為的太假
所以說太自以為是
失去控制常有

鴕鳥告訴我土壤很溼
逃避也面對真實
如果我忘記
看不見也看見

5-24-2011
【新詩】又一日

鏡子裡的世界顛倒
顛倒的月亮映照
放棄什麼又得到什麼
預言什麼又實現什麼
漣漪一圈圈擴散
又消失了

回音在山谷裡說話
小鳥在天空迴旋
風吹過樹梢 沙沙
貓頭鷹說你好
太陽走了月亮
我聽見安靜的聲音

已經結束了又即將開始
又一日

5-31-2011
【新詩】打開

我打開衣櫃
獅子跳出來了
所以我關起來

我打開窗戶
彼得潘飛進來了
影子四處亂竄
所以我關起來

我掀開化妝鏡的蓋子
鏡子裡的兔子跳出來了
時間總是來不及
所以我關起來

我打開網頁
文字嘩啦啦的融化
沿著桌子椅子流下來
沿著地板沿著樓梯
地下室裝不下已經滿溢
所以我關了門
打開除濕機

字輕飄飄軟綿綿的烘乾
載著蝴蝶
打開衣櫃到那尼亞
打開窗戶到夢幻島
打開化妝鏡去夢遊
網頁一直開著
沿著平安結的絲絡

已經打開

6-11-2011
【新詩】顛倒

遺忘了時間
浮浮沉沉的棉被海洋裡
海豚和鮮人掌的刺一起作夢
蚊帳朦朦朧朧的間隔
午後的陽光

指針是六點半
恍若夢境的
晨光早已離去
所謂的悵然若失

只我一人如此

我醒來
而眾人睡去

6-19-2011
【新詩】期末躁動

夏天已經靠近
冷氣很強 冰棒兩三隻
游泳圈與衝浪板的記憶開始
有什麼忘了
蟬已經開始催促
快點忘記什麼
全員逃走
仙草冰和芋圓冰一起出遊

夾縫中有一個七天
一星期

期末考
期末躁動

6-27-2011
【新詩】剩下來的

魚尾巴斷了
因為節奏不對
不清楚水量
曝曬陽光太久
缺水

而最後一粒珍珠
沙子也看不見

新詩~2011年12月

曾於創作革命與鮮網專欄發表。

7-14-2011
【新詩】絲路

於是我一個人散步
而公園綠樹底下誰幫我作了
一個從未聽聞
在風化的碑文它提到

刀鋒劃下鮮血飛濺的
城牆綿延萬里
交替
駝鈴與馬蹄叮鈴
商人在千百年間相繼
首級隨著刀的方向飛起
而一直用那眼睛看清

青金岩與乳香來到
裊裊香氣千年了深藍
仍未退色
濃稠了虔誠的立體
彷彿能看見書背的字跡
經卷四散

惆悵
於是我一個人驚醒

7-25-2011
【掩飾一夏】關於喜歡

太過粉紅感受第一次
失序的心跳
在倒扣在地上的湛藍
白色的熱度光照
蘇打口味的古典清涼
吹過的帶走聲音叮噹

站在浪濤的頂端
我仰望

「我喜歡你。」被訴諸於口
而氣氛在凝固中旋轉帶走
「對不起。」他說

「我們都在無止境的路途上。」
帶著腳下的人出發

※隱藏內容:初戀,海邊,艷陽,冰棒,風鈴,衝浪,告白,電風扇,失戀,旅行,影子

7-20-2011
【新詩】如果沒有夢想

首部曲仍未開始
前傳空白
二部曲全無頭緒
三部曲還沒打算
一下午沒想出墓誌銘
明天世界末日 漠視 
或正好

而我們終將被我們
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打敗
因為原點並不在腳下
不在時間和空間
在點線面構築的世界裡沒有

早上七點半早餐
八點上班

※修改後

放在白楊木書桌上的
書名已經模糊 紙頁風吹過
於是該知道
首部曲仍未開始

前傳流瀉而過有潮濕的腳印
寫下二部曲
三字被千千萬萬人踩踏
鞋印在紙面上也模糊
何況字跡
三部曲還沒打算
印刷廠營業十二小時
夜深已經打烊
如果一下午沒想出墓誌銘
明天世界末日 漠視 
或正好

而我們終將被我們
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打敗
因為原點並不在腳下
不在時間和空間
在點線面構築的世界裡沒有

玻璃杯滑落破碎
怔然
早上七點半早餐
八點上班

8-6-2011
【新詩】地球

橫亙交錯的鐵絲
橘黃色的緊戒線下
珍貴的被廉價的對待
被緊緊掐出血液
傷痕累累的保麗龍球

枯黃的秋海棠
在漫天的風沙飄盪
蜿蜒的淚光閃閃
天涯海角轉變同滄海桑田
這個世界我們都陌生

亞特蘭提斯悲鳴
眾神的黃昏 
不只是神棄之地
天地人皆未倖免
只好沉浸在最後的夢境裡
豪奢揮霍狂歡享樂

最初
應是捧在心口上的
一滴眼淚

8-27-2011
【新詩】而你聽不見我說

蝸牛說它並沒有說話
卻忘記聽見
眼珠說它沒有聽見
卻忘記看見
而我們都累了
蓋子闔上的

停下腳步沒有放棄速度
周圍的風帶著聲音 
我用我的手寫下
感覺到嗎?
指尖畫過背脊的遊戲

注意
仔細聽

9-21-2011
【新詩】給妹妹

我感到
無法存成一點力氣
那是吐息和
龐大,憂愁
就在裏頭川流不息
血液的音符都要滿溢

繁雜的
舞步踢踏的夢
看見了嗎?
新鮮的肉塊在砧板上
如你願意分下一塊上前

微閉著眼
你知道的
你清楚方向

9-30-2011
【新詩】遺落在遺落

在時間的河流
大概是金黃色的光亮
光之河在黑夜消融人的目光
人的目光最後被吞吃掉
剩下純黑

看風轉折落葉軌跡
風之外聲音早已遠離
人來人往 空蕩蕩
已經被留下
跟也跟不上

遺落在
過去之前未來之外
只要是心甘情願
在遺落

10-2-2011
【新詩】迴圈

如果今天他
站在一個圓圈的尖端
喚他回來卻執意在
軌道上繼續

可是所以
然後可是
腳尖點在最沉重的前方
前面是進路也是退路

聲嘶力竭的
圓周仿若未聞
火車順著鐵軌
鐵鏽順著紅色蔓延

10-11-2011
【新詩】給小雞和紫米

踩踏在紛紛亂亂
蓬鬆而乾燥的羽毛堆
看花
動物和草
在十字街口紛紛亂亂的行人

知曉在此地的機率與
間隔與你們
在嘹亮的鳴叫也無法明白
於是猜測著妳們的思想

在手心暖洋洋的呼吸
將一併踏上未知的天空
梳理羽毛
平安與健康祝予

10-16-2011
【新詩】說話

我在深夜裡和人說話
人和我說話
我遺落了一些字詞給他
而空白了隔天的早晨
我說:「我沒有翹課。」

因此踏上一個人也回不了的旅途
歸途在圓圈上重覆
來回的不是候鳥
是疲倦和一圈圈增長的年輪
說不完故事
小女孩說:「爸爸,今天我想聽白雪公主。」

他在深夜裡和我談話
我和他談話
他遺落了簡單的回答給我
而空白了下一句
他久久沒有任何回覆
我說:「晚安。」

沉沉睡去的不只是夢
還有夢境

11-1-2011
【新詩】留空

聽到一的時候向二前進
看到二的時候向三撤離
知道了方向於是
留在原地等待
再一次的回合開始
又再一次放棄

太陽在白日升起帶走鳥鳴
誰帶著貓頭鷹在陽光裡沉沉睡去
那是最明媚的時候
月光讓人窒息彷彿記不住
正與反的間距

我們都缺乏前進的什麼
什麼被留空

11-8-2011
【新詩】每個

於是
每個人都能看見每個
轉彎都連接著每個
未知而另人悵惘的每個
想不起來卻也忘不掉的每個
夢境或者故事或任何每個
被遺棄而忘記的每個
片段

於是
每個片段都承載的些許碎片每個
都唱出一段旋律每個
旋律組合成每個
你熟悉或不熟悉
的歌

11-17-2011
【新詩】踏空

踩踏在絲線織就的
星星的軌跡
棋盤上的縱橫
或蜘蛛的網

於是陷落下去
才發現蝴蝶振翅
踏空

11-21-2011
【新詩】小河

於是車輛經過小河
小河吞吐了魚和廢氣
廢氣遺忘了抱怨的初衷
初衷太燙手撲通
撲通成為小河裡的石頭
石頭沖刷了寂寞
寂寞伴隨河水
河水一點點成為小河

於是
睡醒了嗎?
潺潺水聲連綿
順流而下

11-24-2011
【新詩】二分之一

於是將自己一分為二
為了豎起過度防衛的刺
一面向陽光微笑
反面在陰影中跳舞 
眼淚早已典當
在借給不在乎和沒關係的時候
磨損成細細碎碎的沙
只是說也說不出來
最後零碎的字句湮滅在古怪的音節裡
敬莫名其妙的笑

被倒掉
白日與黑夜顛倒在混淆的懷表裡
時間在調整時間的長短針上
日落夢醒
竭力呼救的並不是誰
也不會是自己
所以不開口就不是答案
尖叫是痛苦的
因此疼痛只在最柔軟的一處
音量禁音

在最後的最後
喪失了表達的能力
也忘記最初
回到最初不是所謂的目的地
破碎的玻璃杯匡鐺
人們漠然的轉身而去

11-29-2011
【新詩】杯子

咖啡因也裝不住的
黃金烏龍說:「晚安」

如果你是一個好杯子
所以晚安

11-30-2011
【新詩】糖

我在第一座森林裡看見
第一隻兔子跟我說
糖果放在櫥櫃最左邊
往上屬三格在向右兩格
天上的星星放在那裏
我吃掉它們於是變小

我在第二座森林裡遇見
在這之前經過了一座山
山上有一座破落建築
遇見的毛毛蟲跟我說
最好的軟糖被墊在柔軟的床上
那棟屋子曾經屬於巫婆
也許軟糖還沒被住在那兒的兄妹吃光
我吃掉它們於是丟掉了
最後遺忘丟掉了什麼

我在第三座森林裡碰上
搬家的烏龜跟我說
森林的邊緣有火車的鐵軌
沿著鐵軌可以找到
曾經被螞蟻搬走的糖

我還在鐵軌上尋找方向
經過的鳥
偶而帶來一塊泡茶的方糖

12-6-2011
【新詩】翹課

被深埋在地底的種子
不發芽的藉口並不需多加尋找
在夢境之中在夢境之外
桃花源並不是妄想
只是得做到那樣
如果環境是壓力的理由

我的吐息下沉
所有人都沒有發現
在深海凝結成砂礫
不被發現

新詩~2010年12月

曾於創作革命與鮮網專欄發表。

7-8-2010
【新詩】熱

鹽分凝結在表面了
感覺是如此
黏膩 也許花瓣會貼在上面
或者乾脆再次凝結
又融化

滴滴答答的
沿著髮梢 或是指尖
在強烈的灼目之下
圓點又蒸發

暈眩
是炎熱的緣故
氣溫 濕度
很高很熱

7-13-2010
【新詩】卡

一個個字符飛舞
從指間穿過 捕捉不住

沒有上油的肩膀
機器人動作 喀喀喀
眼睜睜的看到它溜走

鍵盤按鍵遲遲
沒有繼續
卡住了 按不下去
連『我』都消音

字句重組又打散
打散又重組
嘩啦啦的落下 
如水花飛濺
漣漪一層一層又一層層
沒有任何痕跡

有什麼話想說
開口卻無從說起
卡 
機器人的關節生鏽
請上油

7-16-2010
【新詩】行走的

用眼睛去看
唰啦的如急流擊打在大石上的
即使帶著耳機的
也能看得見
聲響很大 
水花很強

7-18-2010
【新詩】內心劇場

習慣 面無表情
或者抬頭先緊張微笑
說 知道了 
謝謝 嗯

內心的小人在跳舞
或者大吼
精心的預演代替正劇
直接上演 表演完了謝謝
已經說了你怎麼不清楚

不耐煩重複
乾脆當作沒發生過
啊 天空很晴朗
空氣很清新
粉飾太平之必須

外面的世界仍然很吵雜
純白的房間更加純白
視線恍惚 注視著哪一點
乾脆停下待機
重啟還要十秒鐘

7-15-2010
【新詩】櫻樹下的

宛如散落的櫻之華
鮮紅而明亮的 埋在樹下的
請說 你的故事

酌以一杯清酒  
一飲而盡的高歌
一切如浮雲
請不要哭泣
 
一條曾經的小溪
在地底深埋著 
櫻樹下方五呎
魚骨 鵝卵石 
擱淺的指骨
泡得微腫的肌膚削瘦
雪白色的頭骨

曾經在鎮上恐慌
難以洗滌衣物的
三天三夜沒有褪去
紅色的溪水
鐵銹的味道依稀

流傳下來的 
只是一滴眼淚的過去
悲傷的低吟

7-19-2010
【新詩】狀況外

即使已經
聽見看見感覺到了——
已經在發生的
速度宛如快轉般不清晰
在場景外 台詞上演
電影院唯一的貴賓席

劇情也模糊了
猶如隔著玻璃紙一樣無辜
透明但確實存在

不懂
不清楚
理解不能
一切皆屬於
毫無所知的狀況外

9-6-2010
【新詩】同伴

又近又遠的呼吸
觸手可及 是假的
已經來了
沉默很猙獰 

腳步聲漸低
喀 
喀喀 
喀喀…

視線開始模糊不清
驚慌失措對比進退失據
浮木就在左近
唯一選擇
微笑與伸手

如此簡易
腦內空白一片也能直線前進
大跨步一致 加速
重疊的鈴鐺叮叮
默契

請相信
手拉手的緊密

9-8-2010
【新詩】熬夜

泡太久的茶 
普洱的顏色
香味不對
煎過頭的咖啡
微焦 澀

濃稠的 夜色
用湯勺在巨鍋裡
攪拌
氣泡『啵』的聲音
咕嚕嚕 咕嚕嚕
咕嚕嚕嚕

9-19-2010
【新詩】花錢

嘩啦啦的從指間流過
大概是這樣的 聲音
彷彿能聽見

路口的臭豆腐好吃
大腸麵線也順便買了
斜對角的珍奶特惠中
在轉角的糖果店
棉花糖雪白雪白得誘人
逃不過美食蠱惑

墨香 齊齊整整的書架
堆疊著滿滿的
輕小說言情小說翻譯小說
奇幻魔幻玄幻小說
美食雜誌財經雜誌英文雜誌
今周刊壹週刊商業週刊
少年Jump寶島少年
花漾夢夢瑪格麗特
純情羅曼史
好想通通帶回家

大概是這樣的心情
經過服飾店藥妝店
逛路邊攤菜市場夜市

嘩啦啦的
從指間流過的
大概是這樣的 聲音
不是時間 是錢

10-8-2010
【新詩】小鳥你好,小鳥再見

踏前一步 
啪搭啪搭啪搭的飛走了

10-16-2010
【新詩】風箏

拖得長長的
逐漸放手的 
細的 容易斷裂的
什麼
要握緊嗎?

菱形的
方形的
如同蝴蝶帶翅膀的
鴿子兔子小狗小貓
愛心老鷹飛魚
海綿寶寶的圖樣
還有自製的 簡陋的
看不出畫了什麼的
是否帶著什麼
風都吹走了

10-21-2010
【新詩】數學

天空下了一場大雨刷啦啦的 
數字在地上彈跳
密密麻麻的神祕符號
神秘的接頭暗語 對上
舞會已經開始

一二三 扭腰
二二三 旋轉

眼花撩亂
數字在跳舞
狂歡的

睡著

10-26-2010
【新詩】現實是

現實是
少女心 
蕾絲與粉紅色
派不上用場
乾脆扔掉

需要長大
要少看童話
要多聽大人的話
要多想想
現實是
準備不足的人
冷水隨時被潑下

10-31-2010
【新詩】沒有冰箱

蘋果放在桌上
熟透了
至少咬下去沒有清脆的聲響
梨子同上

牛奶不能離開超過半小時
六百毫升一口氣灌完的豪邁
放了半天後味道變了
差不多的敗興
優酪乳同上

沒有冰過的
令人傷心的
啤酒 蘋果西打 融化的冰淇淋
果醬 煉乳 只有吐司的惆悵

這一切只因為沒有
沒有冰箱

11-11-2010
【新詩】與魚無關

時間悄悄的溜走
而一切仍在重複
抹桌子逆時鐘半圓
再一順時鐘半圓
又一逆時鐘半圓
擦出的那個
深深的、朦朧的水潭
恍惚間似乎看見
亮銀色魚尾一閃而過
終究
只是短暫在摸魚之下產生的
錯覺

與魚毫無關聯

11-15-2010
【新詩】大概是那樣的感覺

升騰的煙霧繚繞
尼古丁不是香氣
是某種意境
或其實是廟裡的一個場景
濃稠的誠敬

一手微積分
一手漫畫
錯亂的步調有
亂七八糟的隨意

所以大概是那樣的
難以形容的
大概是那樣的感覺

12-3-2010
【新詩】我以為的

只是臆想
並且毫無根據可言
白日夢的可能性明顯

誰大聲哭泣誰在笑鬧
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變成浪花邊的白色泡泡
太陽三角 月亮被射下
童謠與小調顛倒
吟遊詩人已經沉默
沉沒的永無島

『這都是真的。』
若多數人這麼以為
我是否瘋了
所以找不到青鳥

我以為的 
太過神經質
只是臆想

新詩~2010年6月

曾於創作革命與鮮網專欄發表。

1-9-2010
【新詩】恍惚

溫度更高
聲音已經燃燒
赤足踩踏
空曠的迴廊
油畫框框

周圍一片
濃重的色調
微笑卻輕了

城堡沒有
花園沒有
房間都沒有
爭吵也消失了

所以誰不見了
誰一直在這裡

我遺忘拋棄
拋棄很恍惚

2-2-2010
【新詩】空

踩踏迴廊
華爾滋的節奏
一二三 
   空蕩蕩 
一二三
   空蕩蕩

沒有盡頭
所以沒有前進
無路可退

之後
在原地旋轉

周圍空了
空蕩蕩

 二
  三

2-4-2010
【新詩】所以說

「一切都是真的。」
所以說
當誰 是假的
誰 是自己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所以說
流失 指尖砂
挽回已經 不同

「一切都沒有改變。」
事實上 仍然改變著
所以說
欺騙 是真的
相信 失去作用

最後的最後
鴕鳥被吃掉了
這是結局

所以說
都是真的
誰站在土壤上
土壤會唱歌

2-20-2010
【新詩】假設

在眾生之中
假設自己美好
真實的夢境 笑了
特別饕餮
剩下 空空如也了吧

「這是假設。」誰強調。
舞台屬於 唯一
燈光微笑 矚目誰
所以被忘記
不是配角或路人
從不存在

「笑的人是誰?」誰問。

假設顛倒世界
如果真的顛倒
或真的假設

笑著的假設

3-6-2010
【新詩】凌亂

到處都是
扔得 散落四處

枕被撕裂了羽毛
羽毛在飛
散落了書頁
書香陳舊得破碎

貓閒逛腳印
一團毛線糾結
黑梅花點點

零零碎碎
淹沒
散亂著嘆息

3-12-2010
【新詩】江湖救急

錢袋忘在宅邸
紙筆沒有帶齊
必殺令已經懸掛
還和書本用輕功喘息

江湖救急
抄抄改改 
葵花秘笈前後句互換
改作花魁秘笈

飛鴿傳訊
有人的地方 就有江湖
江湖需要兄弟
需要你

3-20-2010
【新詩】三無

只是不想說
沒有表情
心跳按照節拍跳動

想什麼不需要知道
奉行唯一真理
自己規定真實
與世界無關

會笑只是很少
沒有必要
要簡短說話
重點

喜悅哀傷
沒反應
無口無心無表情

3-28-2010
【新詩】要忍耐

不管討厭誰
在被稱做世界框框裡
任性 要忍耐

即使不喜歡
上學頭痛
沒能力做上學以外的事
書包很重 要忍耐

瘋狂偶而享受
笑鬧調劑一切
選擇開始的是自己
在終點之前
路程很累 要忍耐

3-30-2010
【新詩】動力

動力是文字
吟詠著傳頌著
帶給人們勇氣
即使覺得一切不可思議

動力是夢
白日夜晚自己說出來的
夢見夢想
幻想美好
即使最終遙不可及

動力是智慧
創造是人類最有意思的創舉
尤其是在超人身上
披風附引擎

4-8-2010
【新詩】跳吧,向前跑。

有時候會想
太空虛昨天做什麼忘了
最後總輸
鬱悶還裝不在意

烏龜慢慢跑贏過他
輸了的兔子
輸了烏龜
變什麼都不是
支點消失

其實不甘心有
忘記享受陽光的代價
是不是習慣被灼傷

限制在隱形的框框
那麼兔子先生
忘記所有過去
跳吧 跳吧
向前跑

輸了不可怕
記得放下
維持很簡單
比停下輕鬆
停不下來很容易
很好

4-19-2010
【新詩】咿呀

誰旋轉水袖
拖著長調
咿咿呀呀的流轉
還在懷念 風乍起

是夢
滿頭珠翠
重量很滿
聲音如此清晰

咿咿呀呀的唱
悲傷或許
一點點百年前的影子
華麗著頹唐前朝

小小的院子裡
推門聲
咿呀

4-22-2010
【新詩】所以我幾乎忘了

愛情跟耐心相同
在化妝檯上的香水
空了

香氣依稀
於是產生錯覺
一切從未改變
即使事實是
沒有什麼不會改變

曾經是過去
你說 
已經消耗殆盡
已經累了
很累
你說
「你應該要,學會一個人生活」

也許早就知道
夢碎的可以
所以我幾乎忘了
是什麼樣的
讓我駐足的愛情

4-26-2010
【新詩】風雨

雨絲斜斜著
乾脆與地面垂直
擺脫地心束縛

一個人逆風前進
雨傘都翻倒了
滲透 雨衣也濕了
沒有更糟糕的
風颳走所有

一切挫折之後
必須重新開始了嗎?
做好準備

下一場風雨
記得準備獨木舟
享受
洪水漂流

5-5-2010
【新詩】劇場

是的喲 
人生的劇場屬於不夜的夢
這是秘密 就像 
流浪者享受的是新鮮的幼鼠 
高傲的在垃圾箱的蓋頂
那是王座
家貓享有新鮮的牛奶和親暱的撫摸 整日
脖子上的金質鈴鐺脆生生的響

月亮早就高掛於天頂了 
或許說在教堂的鐘塔上 沒發現嗎?
如此明顯的把視線照耀
是你 一個人的舞蹈如此美好
彷彿能聽見巷子口的陰影 笑聲
伴隨傑克的刀尖滴答 穿刺鮮活的心臟
血腥的甜香給的連一分熟都沒有的節拍
很適合宴會上的國標 要凜然
別介意沒有樂團伴奏的粗糙

洛可可的糜爛有致幻的藥效 
不現實在現實上演 不需要 
過於驚訝
這一切都如此的平常——
至少從過去到現在就是這樣

劇場早就開始 即使
乾巴巴的台詞毫不著調
THE END會被供奉著
漫不經心的安魂曲錯了幾處
不需要在意 最後一定
會被忘記 

是的喲 連留在墓碑上的字在千年後
會被風蝕掉

5-8-2010
【新詩】繼續

童話結束了 故事才真正開始
幕升起——

毒蘋果被咬了一口 
在青草地上 公主的裙擺邊
和飯團一起 沿著山坡的滾落
飯團進洞 蘋果罰一桿 
落到森林邊的池塘

仙女驚醒
「你掉的是金蘋果銀蘋果還是蘋果?」
獵戶路過餓了 
誠實的品德也許
最終得到的是三個結果

毒蘋果磕磕碰碰 不能吃了
種子種在院子裡
獵戶的妻子每日澆水
另一個放在窗戶邊
被烏鴉叼走 金蘋果送給海倫
銀蘋果鎔鑄了玩具兵一組
最後一個缺了一隻腳

玩具兵送給了獵戶的孫子
而蘋果已經發芽
殘缺的玩具兵出門遠行 
過幾年蘋果花開
一朵小小的馨香瀰漫

現在 紅蘋果掛在樹上
玩具兵歸來 廚房烤蘋果派
熱情邀請旅人一起品嘗它
無論是背著豎琴的詩人 或你
還記得最初的故事嗎?
從未停止
現在仍持續進行

5-14-2010
【新詩】限定

聽見了嗎? 
有『什麼』在說話
不對 不行 
不可以 
這是原則問題

第一記得遵從
與服從無條件的必須
第二是畫下的界限
陳舊卻清晰
所以沒有權力忘記
撤走了鐵柵
還是無可否認的規矩
飛不出壁壘畏懼
透明或者根本不存在

第三 永遠是對的
不是相信自己
適應和更新
世界上大多數人的正義

在鳥籠裡呼吸
純金的 沒發現嗎?
夜鶯的歌唱如此
空洞麻木的華麗

默認的規則
它限定

5-26-2010
【新詩】哪裡去了,我的…

哪裡去了 
到處都尋不著
於是從起點開始

房間放襪子的格子還大大敞開
剛換下的白色的制服襯衫在書桌椅上 
亂七八糟的書散落一地
第一 先換了衣服
但衣櫃裡沒有
浴室門半掩 
剛才用過的毛巾濕答答的掛在架上
洗手台上沒有 浴池邊沒有
洗衣籃裡沒有
倒退三步右轉退四步出了房間
房間裡沒有

咕嚕嚕的響著 大同電鍋裡沒有
高麗菜切了一半 切絲
胡蘿蔔壓花 待會煮湯
一邊吃點心的盤子放進洗碗槽
洗碗槽沒有
廚房裡沒有

停下沒找著
檢查左邊外套口袋 零錢
準備去買醬油放進去的
右邊口袋 
哪裡去了 我的時間
時間在手錶走動
手錶乖乖在口袋了

5-28-2010
【新詩】頹廢,夏眠…

床的邊緣一直一直在延伸
至少如何捲著絲被翻滾
姿勢沒有影響到旋轉的夢
冷氣只定時三小時 省電 
電扇嗡嗡的聲音清晰
炎熱的慢火灼燒
滾燙的溫水煮青蛙
還沒清醒

娃娃三兩個散在四周
亂膨膨的鳥窩 
捲髮的波浪壓扁了
昨夜點的香精燈殘留淡淡的玫瑰
床頭擱著翻開倒放的壓著字
很不舒服卻不想動
中午了還是 還早 
已經晚了

月光早已遠去
如此頹廢的
夏眠

5-31-2010
【新詩】殺死了

睡醒
於是殺死了

早晨充滿食物的香味
習慣拉開窗簾 開窗 
空氣很新鮮
所以殺死了肆虐的停滯
時間又開始走動
沒發現嗎?

最後
講桌設有陷阱
七點半遲到的規定
簽到本空白
被殺死了
自由的 非值日時間

6-8-2010
【新詩】要小心

還很弱小
要小心成長
幼崽

在懸崖邊 排隊
背著批量製作的
臘融成的翅膀
如此簡陋 拍打羽翼
向上

炎熱的陽光
臘滴滴
滴滴答答
滴滴答
滴答

也許中途必須綁架飛鳥
或自製熱氣球
或在網路上訂購滑翔翼

動作不緊不慢
重要的是
從容

憧憬著飛翔
或扶搖直上的本能
小心
障礙物危險
墜落前請準備
降落傘

6-18-2010
【新詩】餓了的夢

到達不了的地方
咬不到 什麼在飛
在至高之處 
或回首就能夠看見
在夢之中

有很香的味道
從門縫悄悄溜了進去
純白的房間
找不到或者還沒醒來
是食物 
是肉的香味

招牌三寶飯
京都排骨
紅燒肉
雞腿

餓了的夢
食物在飛

新詩~2009年

曾於創作革命與鮮網專欄發表。

8-30-2009
【新詩】櫻雨

在那屬於自己的季節
繁花似錦

在那屬於自己的季節
留下漫天的花雨

只是有些虛幻罷了
那一片粉色粉色是一直延伸
只是踏出一步就消失了

只是有些落寞罷了
那一陣粉色粉色是一直落下
只是遇上泥土之後凋零

那一個屬於櫻雨日子
見過太多

太多不堪負荷的甜蜜
太多不會實現的承諾

太多

只是讓櫻落下更大一陣雨

8-31-2009
【新詩】是時候到了

是時候到了
該說再見了
好聚好散的故事
是最平淡最真實的
所以就算記得那年那天
那也是過去了

是最後的時候了
於是我感謝最後的微笑
在痛哭失聲以後
讓我還能夠微笑

是最後的時候了
於是我感謝最後的擁抱
在心痛了之後
讓我還記得春季的味道

我想那個時候
不是我忘記眼淚
只是淚忘記出現
但我想明年花開
能記得真實的笑

趁記憶還美麗著的時候
謝謝你離去還記得風度
讓我也祝福你 幸福

9-4-2009
【新詩】書房

一杓茶葉 紫砂杯碟
胡亂泡出的 香在泛黃的扉頁
吉他撥弦 燃香一線
煙霧繚繞 那是不倫不類的古典

從前是掛在牆上的畫卷
偶而發現飛走的蝴蝶
書架旁的窗戶 關不住
季節的更迭
就連時間 也從指間滑落不見

切莫後悔
每一步都是笑與淚
不前進就會倒退 
夢要實現最美

9-15-2009
【歌詞】聽雪

過了多久 原來已經是冬季
可可粉還放在那裡
起床沒有泡好的香氣
有時候還會懷疑
自己有沒有清醒

聽雪的聲音 好安靜
寒冷的空氣 終於清醒
其實也沒什麼
只是已經分離

之後 
夢醒現實一步步靠近

兩個人的圍巾只剩自己
雙人床太空曠冷清
雙份的記憶留給過去

可不可以 
隨雪花融化不在想起

9-28-2009
【新詩】墜落

墜落

越來越炎熱 越來越寒冷
伸手拂過空氣 陽光與冰晶

在虛無裡沒有 思維沒有 
擁抱沒有 心沒有

流言好痛 微笑好痠 
不在意已經累了

從天空墜落
直線墜落

墜落

翅膀在哪裡
手你抓不住
誰人得到拯救?

10-19-2009
【新詩】餓了

餓了
吞下紙 什麼味道都沒有
堆在手邊的
油印味 香香脆脆

這個不可以
還沒有記得
吞也吞不下去

11-6-2009
【新詩】長髮公主

公主住在塔頂 
璀璨的流金 放在窗外晾乾

奇怪的男人爬上來
爬上來
爬上來

爬 
上來

他不是王子
不是勇士
奇怪的男人

11-19-2009
【新詩】混

現在已經過去了 
沒有感覺
過去做了 
什麼都沒有

還在這裡 前進後退 

前進後退
前進後退

在前進還是後退
無所謂
好像有幾個月亮
太陽也過去了

昏昏沉沉

11-20-2009
【新詩】想不起來

在做什麼
剛才做了什麼
想不起來 沒有關係

昨天寫的作業
寫了幾個字 
寫了詩嗎
想不起來 記事本上沒有

到底買了什麼 
錢包都空了
只找到皺皺的紙袋
拿起來了嗎
誰記得誰又忘了

昨天見了誰
做了什麼事
吃了什麼飯
通通都想不起來
想起來 又忘記了

想不起來
沒 有關係

11-22-2009
【新詩】童話

孩子們最喜歡童話
喜歡劍與白馬
喜歡公主和高塔
這些代表著夢想

童話一直都美好
活潑的亮色調
誰想過
王子不知道人魚愛他
皇后為什麼忌妒美貌
仙女為什麼只眷顧灰姑娘

勝利的勇者代表光亮
誰又注意過陰影的地方
誰遺忘的失敗者的過往
其實錯的不是他

童話是天真的歌謠
詠嘆世界美好
善良不能夠支撐世界的重量
生活的步調重複真實的樣貌

你必須記得要看清的不只一種想法
第一個想法不一定是正確的方向
看見的需要思考
自己譜過童話
才知道歷史掩蓋著滄桑的城堡

11-27-2009
【新詩】夢境

早就忘記
朦朧的清影
是誰旋轉著水袖
攪亂這一池風景

到底期盼什麼
只觸摸到空氣
嘆息都已經忘記
平淡的追逐
還是沒有遺忘的過去

一直沒有想過
那其實是夢境
所以忘記放棄
忘記悲傷是權力

其實真實已經看不清
夢裡是誰 說什麼
最後彼此還悵惘著
相隔一指的間隙

一直沒有想過
那其實是夢境
什麼都不需在意
事實是 連水中的倒影
也沒有留下痕跡

12-2-2009
【新詩】反應過度

是誰說了
在那裡
是誰說了什麼

是說誰
模糊又清晰
有人在竊竊私語

害怕怪獸在追
有還是沒有
有沒有怪獸
無影無蹤
別害怕

不害怕
鎮定沒事
沒事鎮定
今天和跟往日一樣
反應過度
是 不是
誰緊隨在後

12-5-2009
【新詩】學會微笑

月亮還在升起
無所謂失去
只記得 下一秒 
淚水乾了
雲會落雨

所以那天
必須微笑
來抵抗陰雨

火車過了時間不停
奔跑也趕不上
漸遠的距離
過去已經過去

所以那天 
記得微笑
維持鎮定與風度
為了對比記憶的遺蹟

總是記得美好的風景
保持不急不緩的前進
時間還在流動
漂泊著遠離

所以那天
學會微笑
微笑最幸福的言語

12-6-2009
【新詩】沒差

事實總是這樣
過去的改變不了
現在改了沒差
習慣也是這樣

所以忘記
忘記了也沒差

現實還是這樣
前進嫌太早
後退沒辦法
習慣總是這樣

所以記得
記得也沒差

12-16-2009
【新詩】發呆

發呆 
差點忘了 
紅色的紙要簽名
自己簽的會不會被發現

寄到郵箱裡
不是紅色炸彈
老師在上面寫字
偷偷收起來
發呆

12-18-2009
【新詩】Lost control

我想知道
到底是不是看錯
多了什麼
遠遠和以前不同
不在掌控之中

在薄冰的湖上滑倒
一個人很冷
等了很久 
也許溶化會沉入水底
最後等不到陽光

一隻紅舞鞋
兩隻紅舞鞋
不停向前
在針尖上有血滴
踩著節拍跳舞
狂歡失序的墜落
losing control

失去控制世界
世界失去控制

12-24-2009
【新詩】死了

從指間流過
是什麼
滴滴 答答
滴滴答
和鐘擺重合
水龍頭關緊了

涼意 濕寒的
那一刀說
一夜
絳紅色湖水
在蜿蜒

電腦還沒關
冷冷的光閃爍
午夜後

12-30-2009
【新詩】意義

是的 為什麼在這裡
站在這裡
伸手攔截雨滴
明知雲雨無法觸及
雨下夠了才天晴

猜不透 為什麼在這裡
站在這裡
微笑蒼白無力
掩面也擋不住眼淚
沉浸風化的背景
黑白色的默劇

所以 在這裡
站在這裡
掌握在手心
回到現在
回歸原點
重新 在稿紙留下
堅信自己的真理
唯一存在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