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擱淺-第二章

  我的憂鬱症症狀加重了。

  我怕出意外,最近都不敢一個人待在家裡,一個人待著就容易陷入糟糕的情緒中,盡可能在咖啡廳完成工作,把所有精神都投入課程裡,約親朋好友吃飯,把所有零碎時間填滿……

  第三期的課程就在這樣渾渾噩噩的狀態裡結束了。

  我看得出許多人的精神狀態改變,變得更有自信,思考更正面,但那些課程在我身上似乎毫無效果。

  結束課程後有一場隆重的結業典禮,每個人都獲頒不同名稱的獎狀,最優秀改變最多的同學在台上分享,助教們為所有人獻上花束,祝福他們未來一帆風順。

繼續閱讀 “【小說】擱淺-第二章”

【小說】擱淺-第一章


  歷經過去二十年的努力與耕耘後,我所發現的其中一件事是:萬物都是造來填補空白的。

  急欲用藝術來填補空虛的那股動力,對我來說是不可或缺的。

                              ——艾斯·德夫林


  艾斯·德夫林,毫無疑問,走在世界前沿的舞台設計大師。

  她喜愛黑暗,她喜愛在黑暗中編織舞台。我欣賞她,她是我們這一行的佼佼者,但我無法喜歡黑暗,我對黑暗感到恐懼。

  我害怕黑暗,黑暗好像隱藏著噬人的怪獸,隨時準備在你鬆懈下來的時刻撲向你,撕裂你的喉嚨。

繼續閱讀 “【小說】擱淺-第一章”

【小說】擱淺-楔子

  我就要死了。

  浴室裡白霧蒸騰,我坐在浴缸裡,扭斷飯店附贈刮鬍刀,用刀片直直剖開我的手臂,和橫切手腕自殘不同,血完全停不下來。

  傷口接觸到熱水火辣辣的發燙,但我現在已經搞不清楚是水很燙還是傷口碰到水很痛。

  水龍頭的熱水不斷地流動著,水漫出浴缸,帶著一絲血紅。

  說起來有些對不起房東,不過我不想讓場面弄得太難看,不好收拾,進浴缸前我還穿了一條內褲,還找了藉口預約鎖匠明天十二點來開門。

繼續閱讀 “【小說】擱淺-楔子”

【詩】通常晴日的心情優於雨日

只有雨天和黑夜
無月的暗處,萌芽
從春天纏纏綿綿細雨
暴雨
大雷雨
颱風中心
啊,晴日。

被割草機割裂的草液香氣
太潮濕的霉味棉被
曝曬時褪色
破壞性的結果

很在意
是恨或愛吧
對自己審判無法公正公開
冰砌的牆
因為濃烈的夏融化
加速反應
可能腐化

【詩】不是鴨

變成另一種生物了
洗不掉染色變成
綠頭鴨
不再是天鵝

光澤碧綠的羽色
獨特
但天鵝群不能接受
天鵝就是天鵝,綠頭鴨是綠頭鴨
多試試看各種品牌的漂白劑
「你還能好起來。」

振作
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池塘在下雨

【詩】擁擠(2017-06-22)

憂慮使得房間變得擁擠
雙人床一個人睡也擁擠
沒有邊際夢境同樣擁擠
像沙丁魚罐頭和
通勤時間的文湖線捷運車廂
還未上車便覺得擁擠

只好在離峰時間
緩緩徐行
遲到所以困擾的
孤獨偶爾寂寞的
稍稍擁擠

【詩】跌倒是不對的(2017-05-26)

想告訴你我疼痛
撕開繃帶
你告訴我不應該沾水
更不能見光

「別再說了。」
塵埃落定
於是傷口流膿流血流淚
流下,蜿蜒的長長的深深的
刻痕

走在台階上不應該跌倒
注意腳下
也許你還問:
在想什麼在玩手機嗎天黑了路燈沒亮怎麼不報修
早就不能想了
跌倒是不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