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擱淺-第三章(完)


  一件東西從商店出售或更早——在出廠之後,它的壽命就開始磨損。

  人類也一樣,在出生之後,以成長為名磨損著,大多數情況下人類在時間磨損速度一致,可能依照基因、生病或種種原因有所差異。將出生時一無所知的純粹人類加以琢磨,雕刻出輪廓形狀美其名成才,假裝從學校社會這些加工廠框架磨出來的東西特別了不起,說那些不適應按造設計圖被雕琢碎裂的人太脆弱了。

  人願意擁有一只易碎而美麗的水晶花瓶、欣賞一件獨一無二的藝術品,也不願意包容那些不適應流水線加工廠批量粗糙打磨技巧的人類,這種雙重標準很少有人願意去在意它。

繼續閱讀 “【小說】擱淺-第三章(完)”

【小說】擱淺-第二章

  我的憂鬱症症狀加重了。

  我怕出意外,最近都不敢一個人待在家裡,一個人待著就容易陷入糟糕的情緒中,盡可能在咖啡廳完成工作,把所有精神都投入課程裡,約親朋好友吃飯,把所有零碎時間填滿……

  第三期的課程就在這樣渾渾噩噩的狀態裡結束了。

  我看得出許多人的精神狀態改變,變得更有自信,思考更正面,但那些課程在我身上似乎毫無效果。

  結束課程後有一場隆重的結業典禮,每個人都獲頒不同名稱的獎狀,最優秀改變最多的同學在台上分享,助教們為所有人獻上花束,祝福他們未來一帆風順。

繼續閱讀 “【小說】擱淺-第二章”

【小說】擱淺-第一章


  歷經過去二十年的努力與耕耘後,我所發現的其中一件事是:萬物都是造來填補空白的。

  急欲用藝術來填補空虛的那股動力,對我來說是不可或缺的。

                              ——艾斯·德夫林


  艾斯·德夫林,毫無疑問,走在世界前沿的舞台設計大師。

  她喜愛黑暗,她喜愛在黑暗中編織舞台。我欣賞她,她是我們這一行的佼佼者,但我無法喜歡黑暗,我對黑暗感到恐懼。

  我害怕黑暗,黑暗好像隱藏著噬人的怪獸,隨時準備在你鬆懈下來的時刻撲向你,撕裂你的喉嚨。

繼續閱讀 “【小說】擱淺-第一章”

【小說】擱淺-楔子

  我就要死了。

  浴室裡白霧蒸騰,我坐在浴缸裡,扭斷飯店附贈刮鬍刀,用刀片直直剖開我的手臂,和橫切手腕自殘不同,血完全停不下來。

  傷口接觸到熱水火辣辣的發燙,但我現在已經搞不清楚是水很燙還是傷口碰到水很痛。

  水龍頭的熱水不斷地流動著,水漫出浴缸,帶著一絲血紅。

  說起來有些對不起房東,不過我不想讓場面弄得太難看,不好收拾,進浴缸前我還穿了一條內褲,還找了藉口預約鎖匠明天十二點來開門。

繼續閱讀 “【小說】擱淺-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