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Borg|哨兵嚮導AU】Deep Love-01

Photo by S Migaj on Unsplash

  Uki Violeta聽過關於那個哨兵的傳聞。


  那個位於505區,幾乎可以成為首席哨兵的強者Fulgur Ovid。
  只是幾乎可以,還差那麼一點,畢竟多數哨兵並不認同他。Fulgur是一位充滿爭議性的哨兵,因為他並不單純只是哨兵,他同時是哨兵也是生化人——真正強大的哨兵,應該倚靠自己的肉體——多數哨兵都認同這一點,哨兵們也為自己的能力感到自豪,所以Fulgur的存在,對於很多哨兵來說,就像梗在喉中的魚刺一樣。
  但是那些哨兵們在唾棄Fulgur時,不得不承認 Fulgur確實擁有極度強大的戰鬥力。
  說實話,Uki根本不在乎首席哨兵是誰,所以更加不在意對那些爭奪首席哨兵席位的哨兵人選。如果不是他收到塔的要求,要他去505區和Fulgur測試是否可以成為搭檔,他不會去探究那些關於Fulgur的傳聞。
  身為首席嚮導, Uki一直沒有訂下固定搭檔的想法,塔尊重他的想法,要他去505區試試和Fulgur是有期限的任務,要和哨兵建立到什麼樣程度的連結,選擇權在Uki的手上。
  Uki坐在豪華的航空器中,啜飲冰涼的紅酒。月亮高掛在天上,航空器行駛的軌跡在空中交織成一條條亮閃閃的絲帶,他待在這樣繁華的城市久了,等到了505區那麼接近戰場的地方,他有很多奢侈的習慣需要暫時戒掉。他應該很不高興,從接到塔給他的任務開始,他理所當然地詫異,一些親近的嚮導同僚甚至開始討論這個任務是否是下一屆嚮導首席選舉的陰謀⋯⋯
  Uki有理由感到不快,但屬於他獨特的直覺告訴他應該感到狂喜。
  狂喜?
  為了什麼?
  Uki的精神體舞動著無數細絲般的觸肢,藍色的銀幣水母在主人的周圍自在地游動。這很少見,他的精神體多數時間喜歡懶洋洋地漂浮著,一動也不動。但他的精神體此時卻反常地亢奮,也許是那惱人的直覺影響了他的精神體。
  幾乎可以稱作預知的直覺是Uki嚮導技巧之外的特殊能力,它在幾次危機的情況幫上大忙。但更多時候,是恍然大悟之後的悔恨。明明預知到危險,為什麼沒有躲過災難?
  「冷靜。」Uki食指按在銀幣水母的頭上,呵斥他的精神體。
  航空器往郊區駛去,離開交通壅塞的市區,他很快就能抵達505區。

***

  Fulgur待在505區的作戰指揮部沉思。
  他的精神體,一隻黑色的綿羊不知道從哪裡獲得了一把青翠的小麥草,咬在口中咀嚼,發出細碎的聲響。
  「你應該去樓下等,首席嚮導隨時都會來。」Yugo Asuma在Fulgur的辦公桌前走來走去。
  「他不會來。」Fulgur冷淡地回覆。
  那是首席嚮導,而他只是505區層級最高的哨兵而已。被塔嬌養的高級嚮導都不喜歡505區這偏僻到幾乎什麼都沒有的地方來,更何況是首席嚮導。
  「那是塔的命令!他當然會來!沒有人會違反塔的命令!」Yugo高聲說:「Daddy,你還不能放棄!」
  「安靜一點,Yugo,我不是放棄,我只是合理的推測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而已。」Fulgur抬頭看他,似乎無法理解他為何如此激動。
  「以前有其他嚮導要來505區,你都會到樓下迎接,現在換首席嚮導,你怎麼可以只待在這裡!」Yugo說。
  「正因為那是首席嚮導。」Fulgur說。
  他知道自己是什麼鬼樣子。
  來到505區,和Fulgur並肩作戰過的所有的哨兵都願意支持他,但是少數願意待在505區戰鬥、不討厭Fulgur的嚮導,沒有一個能夠幫助他。Fulgur知道自己無可救藥。神遊的症狀初現,他就清楚自己已經時日不多。
  遲早有這麼一天。
  在他只能成為實驗品,成為第一個哨兵兼生化人之後,他就知道自己耗損的會比其他哨兵更快,他會更迅速的迎接死亡,從他接受改造之後,他就知道他擁有的時間不多。
  已經活得比預期的還要久了。505區的嚮導已經盡可能幫助他了,Fulgur很感謝他們。
  那些嚮導雖然能力不夠強,但是其中資深的嚮導鍛鍊出的技巧可以彌補嚮導與嚮導之間等級的差異,在那位嚮導滿臉愧疚地告訴他自己的能力不足,無法為Fulgur疏導,Fulgur反而放下壓在心上的大石。
  總比懷抱希望,卻一次又一次失望更好。
  「如果Sonny或Alban在就好了,他們比我更能勸你。」Yugo沮喪地低下頭。
  「Sonny和Alban今天巡邏,如果不是你吃壞肚子,你也要跟著去。你不需要擔心這麼多——」Fulgur話說到一半,停了下來,詫異地抬高眉毛。
  Yugo晚了幾秒,但他也聽見了。是航空器的聲音,肯定不是戰鬥用的航空器,那引擎發出的聲響能驚動方圓百里的哨兵⋯⋯或者,505區裡大部分的哨兵都能聽見航空器發出的噪音,肯定是從大都市來的豪華航空器,更講究舒適,雖然效能也不差,但是在靜音方面的設計勢必有些許犧牲。
  畢竟哨兵嚮導的人口只佔十分之一不到,航空器公司設計一般民用航空器不會太顧忌哨兵敏感地聽覺。
  「一定是首席嚮導!」Yugo跳了起來,「快快,我們下樓去迎接他。」
  「讓人領他上來就好。」Fulgur撥了通訊到樓下櫃檯,讓櫃檯迎接嚮導到頂樓的辦公室。
  「那我們去電梯前面等!」Yugo手撐著辦公桌,堅持一定要迎接遠道而來的客人。
  Fulgur不反對這一點。
  他和Yugo一起站在電梯前等待,在電梯打開的剎那,Fulgur少有地感到後悔。
  Uki也變了臉色。
  強烈地、難以用言語詳述的吸引力,來自於哨兵和嚮導自身的費洛蒙。傳說中命中註定的靈魂伴侶,Fulgur和Uki從來沒想過自己會遇到這樣的對象。

TBC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