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名


宅男*徵信社王牌

  林冠廷覺得很尷尬。

  他領錯包裹了,包裹上的名字是林冠廷沒錯,但他絕對沒有買過這個——德國FUN FACTORY毀滅公爵O克男性前列腺按摩器(黑色),他很確定自己不是買這個,他是買同廠的迷O之環男性寶貝魔戒套環,而且是銀白色的。

  肯定是同名同姓,被其他人把包裹領走了。

  唉,早知道選宅配了,便利商店免運哪有拿錯東西尷尬,難怪剛才結帳金額就怪怪的。

  猶豫了一個多小時,林冠廷才下定決心,再度下樓去便利商店。

  不過他不習慣和人搭話,在櫃檯前晃來晃去,過了二十分鐘,等結帳的人都走光光了,店長這時就發現他了。

  「你要買遊戲點卡?」店長熟稔地問。

  取包裹買零食買飲料買遊戲點數卡他都來這家便利商店解決,店長認識他這個熟客,對他的個性也有一些初步的認識。

  「不是。」他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小聲地問說:「店長,是不是還有另一個林冠廷的包裹?」

  「我看看記錄——」店長在收銀機旁的螢幕點選查看記錄,幾十秒之後說:「啊,今天很忙的時候被領走一個,那一個包裹也是你的?」

  「那一個才是我的,另一個應該是他的,我們都拿錯了。」他盯著腳尖小聲回答說。

  「啊,我幫你留意一下,要是有人過來退,我再跟你說好嗎?」店長笑咪咪地問。

  好想回答不用了。

  可是一想到對方那麼一點有機率會告知店長他拿錯的是什麼東西,他就覺得很驚恐。

  「……我給你電話,麻煩你遇到他讓他直接聯絡我。」

  「好啊當然沒問題。來,我給你紙跟筆!」

  有足夠生活的金錢,父母親人早早領便當沒人可以管他,林冠廷在大學畢業後自然而然地成為尼特族,而且是不喜歡出門的那種。大部份東西靠宅配,小部分靠超商取貨付款,三餐外送,過年過節大多靠便利商店的年節訂餐,再遇到沒有外送的時候,就吃泡麵。平常就在看動畫、看小說、看電視和追影集,漫展嫌人太多不去。

  林冠廷生活得毫無目標。

  也不算完全沒有目標啦,他在網戀,和一個ID禁止停車的男孩網戀,起因是他們兩個ID的相似性,林冠廷的ID是臨時停車,在GAY論壇裡見過幾次對方的ID,兩人就搭上話,聊了幾次,開始網戀起來。禁止停車叫他阿停,要林冠廷叫他停停,他們的感情不錯——至少林冠廷這麼覺得,而他也很喜歡停停。

  停停也傳過照片給他看,錄過道早安、道晚安和生日快樂祝福的錄音,不過林冠廷一直沒有相同的回報他。他不給停停照片,也不想開語音聊天,這些停停都願意尊重他,但他希望有一天戀愛能到現實世界裡見面,不只網戀。他做不到,停停好幾次提見面他都拒絕,他們為此和他吵了幾次。

  林冠廷在求學階段,就和人處得不好。所以他討厭和人接觸,這是他得心理障礙,面對送貨員、便利商店店員就算了,他害怕見到網戀的男朋友,因為在網路上太過親暱,反而無法信任停停是不是真正喜歡他。

  他早就想好了,等哪一天停停厭煩,真的與他分手,他就要換ID,變成另一個人。

  對林冠廷來說,這是他想出最輕鬆無負擔的應對方式了。

  傍晚,當他正在享用每週三晚上送來的藥膳排骨麵,手機突然響了。

  看來電顯示是陌生的號碼,不是熟悉的宅急便來電,林冠廷本來想把它掛斷,突然想到今天他特別去找便利商店的店長,讓拿錯東西的人打電話過來,才不情不願地接起電話。

  「喂?你好。」悅耳、略顯熟悉的男聲說。

  他緊張地回答:「你好。」

  「林冠廷嗎?我也叫林冠廷,拿錯包裹的那個,我正在便利商店裡,你能過來一趟嗎?我把東西帶來了,我們直接交換包裹。我訂東西的比較貴,我還要拿錢給你。」

  他一點也不想在便利商店交換包裹。

  「你可以拿來我家嗎?我家就在便利商店旁邊,你按一下9-3號的電鈴,我給你開門。」

  「嗯——好,我現在就去找你。」他沉吟了一會後回答。

  「掰掰。」林冠廷掛掉電話,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沒多久樓下的門鈴就響了,料想到是對方來按門鈴,他問也沒問就直接幫他開門。

  把毀滅公爵O克男性前列腺按摩器和收據找出來放在桌上,林冠廷努力為自己加油打氣,只要把東西交換回來就好,對方要不要補差價不重要,把東西拿回來,讓這個意外結束就好。

  他才打開門,正對著門的電梯門就開了。

  穿著黑西裝白襯衫,打深藍色領帶的清秀男性從電梯裡出來,略微尷尬地笑著問他:「你是林冠廷?」

  林冠廷腦海一片空白,僵硬著握著門,思考自己要把門甩上躲起來,還是假裝沒認出對方。

  那是停停,無庸置疑。

  「欸說起來我們還蠻有緣分的,除了名字一樣以外,你買FUN FACTORY的玩具,我也買FUN FACTORY的玩具,是因為德國大廠,品質很值得信任的關係嗎?真的很有默契哈哈哈。」停停滔滔不絕地說起話來。

  就在此時,住在對門的阿婆牽著小狗,走出家門,開始關門鎖門。

  停停只停頓一秒,就繼續往下說:「說起來你為什麼會選迷O之環——」

  拜託你看一看有其他人在啊!

  「到我家裡說!」林冠廷慌張地把人一把拽進房子裡。

  他一點也不想被隔壁阿婆知道他買情趣用品。

  「哇好香,是什麼味道?你在吃晚餐?我都不知道,不好意思打擾你了。」停停左看右看,自動脫掉皮鞋換好拖鞋踏進客廳。

  「沒有打擾。」林冠廷拿起放在桌上的毀滅公爵O克男性前列腺按摩器,意圖塞進他的手裡,讓他拿了東西快點離開,「這是你的。」

  快拿走東西直接離開,別一直待在這裡,他心臟不夠有力,沒辦法承受他的網戀對象正待在自己家裡這個神奇又魔幻的現實。

  停停沒有接,他反而隨手把林冠廷的包裹放在桌子上,自然而然地拉開椅子坐下,繼續喋喋不休地說:「你沒有交往對象是不是?所以迷O之環來用?我有男朋友,可是是網戀,所以我不得不買這個來代替他幹我。」

  幹……幹什麼?

  林冠廷覺得自己肯定是幻聽了。

  「他不……那什麼,你可以跟他分手啊。」他聽見自己以恍恍惚惚的聲音回應道。

  「為什麼要?我超愛他的欸!而且你不曉得,他才不想跟我分手。」停停大聲地回答他說。

  你為什麼這麼肯定?林冠廷明明覺得只要停停提分手,他就會答應的。現在被停停這麼一說,他好像真的有一點不捨得。他只有一點點捨不得而已。

  只要停停想分手,他絕對會答應的。 

  「我覺得我們真的超有緣分的,來這是我的名片,我在美麗人生徵信社上班。」停停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名片,直接遞到他的面前。  林冠廷的心臟撲通一跳,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我們徵信社啊,在跟蹤小三,找拋妻棄子的老公啊這類的案件特別厲害,只要有一點點線索,我們就可以找到人!」停停自豪地誇獎自己所屬的公司說。

  「是喔。」林冠廷一點也不想持續這個話題。

  「比如說,我知道這家藥膳排骨麵在距離這裡你家三條巷子遠的地方,一般來說要滿兩百元才願意外送,但是老主顧除外,像你這樣每週三固定吃藥膳排骨麵,每週六固定吃餛飩湯麵的客人就更不多了。」

  林冠廷後退一步,臉色蒼白地說:「你可以走了。」

  停停衝著他笑,一點也沒受到他趕人的話打擊。尤其林冠廷說話又弱聲弱氣,一點威嚇力都沒有。

  「我覺得你跟我的男朋友很像,他也會週三吃藥膳排骨麵,週六吃餛飩湯麵。」

  因為自己就是停停的男朋友,兩個人就是同一個人,同一個人怎麼會不像。

  停停自顧自地往下說:「但是你不可能是阿停,阿停才不需要用迷O之環。」

  「……嗯。」

  停停這個說謊精,明明是他建議自己買迷O之環。

  「所以你覺得他明明不需要用迷O之環,為什麼還不想幹我呢?」停停漂亮的眼睛直直地盯著他不放。

  可以不回答嗎?林冠廷覺得自己像是被逼到死巷子裡,被迫交出錢包的小可憐。

  「我不知道。」他轉頭聽著牆上的時鐘,開始數秒數。

  啊啊,他平常都不知道今夕是何夕,第一次遇到度秒如年的感覺,簡直糟糕到一個爆炸。

  「你猜猜看,我覺得你一定知道。」

  「我不知道。」

  「你猜啊,猜猜看很簡單吧,我覺得你的答案跟我男朋友的答案一定一模一樣,因為你也週三吃藥膳排骨麵,週六吃餛飩湯麵。」停停不屈不饒地問。

  週三吃藥膳排骨麵,週六吃餛飩湯麵和為什麼不做那什麼事,有什麼邏輯上的相關性,他以前怎麼都不知道。

  「你不回答我還是會一直問,問到你回答為止。」停停溫柔地笑著說出可怕的話。

  雖然在網路上停停也很強勢,卻是一個溫柔貼心的人。為什麼現實和網路上的個性相差這麼大,變得這麼強勢——他自己不會因為停停的個性表現得不一樣而不喜歡他,因為停停是很認真的喜歡自己,他可以感覺到。但是停停肯定會因為現實的自己和網路中的自己巨大的差異,而無法接受。

  他們根本沒有未來。

  林冠廷垂著頭,小聲地回答說:「因為……你們見不到面。」

  「那是阿停一直不想跟我見面,為什麼不見面啊,覺得我長得不夠好看嗎?」停停抱怨著。

  「沒有!你很好看,真的。」他急切地抬起頭說。

  停停是他看過最好看的人,一開始只是普通好看,後來越看越好看,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了。林冠廷一直覺得停停是全世界最棒的人,沒有人可以比得上他。

  「那他為什麼不願意見我?」

  「我不知道。」

  「你肯定知道,你快點告訴我為什麼。」

  林冠廷遲疑了半响,不安地回答說:「你怎麼確定你喜歡阿停,那是網戀對象,你喜歡的不會是真正的他。」

  停停愣了愣。

  他收起原本趾高氣昂的態度,露出失落的表情,低聲說:「所以阿停不喜歡我啊——」

  「……」林冠廷不曉得該接什麼話,他很想告訴他說『阿停沒有不喜歡你。』,可是他又不想承認自己是阿停,停停不會相信他。

  從來都沒有人相信他可以永遠辦到一件事。

  除了要他放手,放手讓故事走向結局,一切歸於終點;放手讓錯誤過去,讓意外塵封。除了等揚起的風歸於平靜,林冠廷什麼都不會做。

  雖然他是真的喜歡停停,可是他不相信自己能夠好好喜歡停停。

  「唉,沒想到是這樣。」停停手肘撐著膝蓋,將臉埋到手心之中。

  他正絞盡腦汁想安慰停停的話,停停突然又坐直了,脫掉西裝外套,開始解襯衫釦子。

  「你想做什麼?」林冠廷覺得自己受到非同一般驚嚇。

  「做一點事來紀念一下我曾經這麼神經病。」停停以自嘲地態度說。

  林冠廷不知道停停覺得他自己哪裡神經病,無措地看向他。

  利用職業優勢,查網戀男友住哪,平常都在做什麼。利用撞名的優勢設計他領錯包裹,不得不和自己見面,這不是神經病,還有誰是神經病。要不是覺得阿停真的是他遇到最聊得來又最喜歡的對象,他才不會費這麼多力氣去做這件事。

  「你不是神經病。」

  「我就是,因為我是神經病,我現在才可以這麼做。」停停一邊說,一邊開始拆毀滅公爵O克男性前列腺按摩器的包裝。

  停停拆開包裹上的塑膠,發出嚓嚓的聲響,刺激林冠廷的耳膜,讓他越發慌張。  

  「你你你……冷靜一點。」他後退一步,想逃回房間,又覺得這麼做不太好。

  停停已經拆開包裝盒,把固定的塑膠殼扔到一邊,掏出黑色的毀滅公爵O克男性前列腺按摩器,舉著他對林冠廷說:「我覺得我超冷靜的,待會做完就去警察局自首我強迫你看我做,反正警察局離這裡超近的。」

  這時候要說什麼才能說服停停冷靜?要說什麼?其實他沒有不想看,但也沒有很想看,應該說他不想在這種狀態下看——

  「不要去警察局。」他最後只擠出這句話。

  「你對變態的容忍度也太高了吧。」停停甩給一個不可思議的眼神。

  不過他仍然沒有放棄正在進行中的動作,把拆開的毀滅公爵放在桌子上,他解開西裝褲上的皮帶,撐著椅子抬高臀部將西裝長褲和內褲脫下來。

  深色的西裝褲和雪白的內褲,滑落到停停的腳踝上。接著調整姿勢,右腳抬起來踩在椅面上,讓自己的私密處就這麼暴露在林冠廷的面前。

  林冠廷眼睛轉來轉去,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停停拿起毀滅公爵,按了一下他的開關,發覺它動也不動,不高興地嘖了一聲,「沒電。算了,沒電就沒電吧。」

  眼看停停撕開內附的潤滑液,塗抹在沒有電的毀滅公爵上,林冠廷用膝蓋想都可以想到停停下一步會做什麼。

  停停並不愛護自己。這不是自己不承認、抗拒停停的本意。

  很早以前就已經麻木的心臟久違地感到刺痛。

  林冠廷難得衝動的抓住停停拿著毀滅公爵的手說:「不要。」

  「很難看嗎?我以為自己算中等偏上。」

  「不難看。」

  「那你就看完我做——」

  「不。」林冠廷搶走停停手上的毀滅公爵,本來想直接遠遠的扔到一邊,但他猶豫了,猶豫了兩三秒,他像拿炸彈一樣把它放到距離停停最遠的電視機上。

  停停已經站起來了。他全身上下只掛著一件白襯衫,低著頭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停停。」林冠廷走回去,站在離停停一大步遠的位置。

  他沉沉地嘆了長長的氣,滿臉疲憊,「阿停其實覺得我很煩對吧。」

  不會,其實見到停停很高興。只是他害怕和人接觸,所以害怕比高興表現得更加明顯而已。

  「其實他一點也不想幹我這個跟蹤狂變態。」

  「……」林冠廷抓著自己的衣服下擺。

  他沒有不想。

  「連用道具自己來也不想,我真是一個失敗的傢伙,果然沒有人願意跟跟蹤狂談戀愛。」

  雖然會害怕,但是林冠廷不介意停停有跟蹤癖,跟蹤癖還可以謀生,像他這種害怕跟人接觸的傢伙,根本什麼事都做不到。

  「可以親一次嗎?當作紀念……喔,對,你應該不想碰我。」停停抹臉,讓自己鎮定下來。

  停停很難過。

  他不想讓停停難過。

  鼓起勇氣,林冠廷緩步靠近他,手輕輕的搭在他的肩膀上,棕色眼睛閃著蜂蜜般晶瑩的光。

  他屏住氣息,害怕驚動林冠廷。

  林冠廷的臉貼近停停的,卻在唇相碰前遲疑地問:「親吻……要怎麼做?」

  不能忍耐了。

  停停攫取戀人的唇瓣,緊緊地摟住林冠廷,舌頭勾勒他的唇齒,逗弄他的舌尖,把他親得喘不過氣,因為缺氧而感到暈眩,「阿停。」

  他驚慌地看向停停。相貼的身體完全可以感受到他已經勃起,只是親吻而已。

  「可以繼續嗎?」停停問。

  他搖搖頭。

  「那就只能繼續親了。」停停又再次吻住他不放。

  反覆問了幾次,林冠廷學乖了,他不點頭也不搖頭。

  這讓停停得寸進尺,笑著說道:「既然你不反對我們就繼續了,你的房間在哪裡?」

  林冠廷猶豫地看看他,又看看腳尖,不知道該不該回答。

  「沒關係,按照這種房屋的佈局,我也大概曉得你房間的位置在哪。」停停得意地笑說。

  停停毫不猶豫地在幾扇沒有標示的房間門之中,推開屬於他臥室的那扇門。

  「你怎麼知道是這間?」林冠廷驚訝地問。

  停停也太強了!

  「不告訴你,你只要知道怎麼幹我就好。」

  幹……幹什麼他沒經驗啊。

  「我不知道,我沒有練習過,我做不好……」林冠廷不知所措地說。

  「我不介意你做不做得好。」停停把林冠廷推倒在淺藍色棉被上,跨坐在林冠廷身上,拉下他的褲子,鬆緊帶的運動褲非常好脫,連內褲一起輕輕鬆鬆地拉下來,林冠廷的性器措不及防地暴露在冷空氣中。

  林冠廷掙扎著想把褲子拉回來,但停停正坐在他的身上。停停太過分了。

  停停雙眼發光,吹了一聲口哨,「哇喔,這尺寸要做不好也很難。」

  他羞怯地轉開臉,意圖把臉埋進枕頭裡,當鴕鳥逃避現實。

  「迷O之環肯定也還沒充電,我先用手幫你,然後接下來你得『做』我。」

  「做你?」林冠廷迷惑地問。

  「跟我做愛啊,把你的東西捅進我的身體裡。」他在林冠廷的耳邊低語。

  「我不會。」

  「你一定會,不用怕。」

  和春夢一模一樣,還比春夢誇張一點。

  停停的喘息聲,從他身上傳來的溫度,自己下身的慾望正埋在溫暖濕潤又緊緻的肉穴內……

  林冠廷猶猶豫豫地伸出手,扶著他的腰,觸感很好。

  被他主動的接觸鼓勵,停停更加興奮了,他趴下來親吻他的唇、鎖骨、胸前的凸起。

  「嗯。」忍耐很久的林冠廷忍不住發出聲音。

  「我最喜歡你了,阿停。」

  我喜歡你,阿停。

  在高潮來臨之前,停停不停地說著,就像要把這句話印在他的心裡。  

  「不可以逃走。」

  林冠廷停住動作,他衣服穿到一半,就被抓包了。

  「剛才你拿熱毛巾幫我擦身體的時候我就醒了,笨蛋。」

  停停手把瀏海往後腦勺撥,露出光潔的額頭,他好看極了。

  「喔。」

  「先坐下來。你不討厭我對嗎?」

   林冠廷聽話地坐在床沿,

  「我不討厭你。」

  「那你喜歡我的身體嗎?」

  「我不——」林冠廷說到一半,見停停黯淡的表情,忍住緊張得想逃走的情緒,抖著嗓音往下說:「不只喜歡你的身體,你很好,但是我不是,我很糟糕。」

  他有太多問題,一直相處下去,停停會討厭他。林冠廷自卑地想。

  「你是不是很好的男朋友是我說了算。如果你不介意我是跟蹤狂的話,我們就交往吧。」

  「……嗯。」

  跟蹤狂也不是什麼大毛病。應該吧。

  停停替自己辯解道:「其實我大部分跟蹤都符合法律規定,畢竟是徵信社嘛。」

  林冠廷遲疑地點頭。他自己不介意,不過別人被跟蹤,可能為很介意吧。

  「你不相信我?」

  「沒有。」

  「那為什麼搖頭?」停停問。

  「你可以跟蹤我,我不介意,但是跟蹤別人的時候要小心一點。」他忐忑不安地說。

  停停不會覺得他多管閒事吧。

  他才不覺得阿停多管閒事,反而很感動他的關心,熱情地撲過去抱著他,「我最喜歡你了,阿停。」

  林冠廷身體一僵。

  「還不習慣我抱你嗎?」

  「我會努力。」他怕停停討厭他,連忙保證說。

  「不用努力啦,你會習慣抱我,多抱幾次就習慣了。」

  「嗯。」就算停停說不用努力,他還是會認真習慣他的存在。

  「你知道我說哪個抱嗎?」停停曖昧地笑了笑,手往下抓住林冠廷的性器。

  「……」

  停停不只是跟蹤狂,他還是變態色情狂。

  怎麼辦,開始有點擔心他會對客戶出手了……停停應該不會吧……不能懷疑停停。

  還是多做一點,餵飽他免得他去找外食好了。林冠廷紅著臉暗自決定。

  此時的停停還不曉得,他意外的把阿停變成我的霸道男友了。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